痞子蔡作品集

华夏怒吼 收藏 66 1063
导读:痞子蔡作品集

【雨衣】〈1〉



※ 雨 衣 ※


天气,是不应该如此闷热的。

这种天气让我想起七月中的台北晌午街头。

拥挤车阵排放的废气,高楼冷气机释出的热气,

在烈日的酷晒下,让温度计里的水银柱不断向上攀升。

台北盆地似乎变成西游记里的火 山。

很想拜托孙悟空去向铁扇公主借芭蕉扇, 除所有的火气。



但我并不在台北,而是在台南;

现在也不是七月中,而是五月底。

一连好几天了,天气就是这般地跟你耗着,丝毫没有妥协的迹象。

人还可以躲进冷气房里避暑,但狗就没这麽幸运了。

听说狗的舌头因为伸出过久,常有肌肉抽筋的现象。



我住公寓的顶楼,是最接近上帝的地方,也最容易感受到上帝的火气。

穷学生没有装冷气机的权利,只好勉强把电风扇当做芭蕉扇来用。

奈何电风扇无法降低上帝的火气,我仍然挥汗如雨。

去研究室吧!我心里这麽想着,因为研究室有台冷气机。

如果天气一直这麽闷热,那麽不得不常跑研究室的我,

大概很快就可以完成我的毕业论文。



冲个冷水澡,换掉早已被汗水濡湿的衣服。

背上书包,带着两本书充当细软,我像逃离火灾现场似地奔下楼。

跨上机车,为了贪图凉快,索性连安全帽也不戴。

虽然有个口号叫做:“流汗总比流血好”,

但在这种天气下,我倒宁愿被罚500元,而使皮夹大量流血,

也不愿再多流一滴汗。



拂过脸畔的风,倒是带走了一些暑气,也减缓了汗滴滑落的速度。

停好机车,看到校园内的那只黑色秋田犬,正伸着舌头望向天空。

顺着它的视线,我也仰起头,但并不张开嘴巴。

没想到原本是“一片无云”的天空,竟然飘来了“一片乌云”。

『下场雨吧!』我开始期待着今年夏天的第一场梅雨。



像是回应我的请求般,天空轰然响起一阵雷。

接踵而来的,像是把“柏青哥”的小钢珠一骨脑地倒进盆子里的声音。

僵持了数日,雨神终於打败扫晴娘,下起了滂沱大雨……

用书包遮住头发,我又再度逃难似地冲进研究室。

这情景,好像当初认识信杰的过程。



我喘了喘气,擦拭被雨水淋湿的眼镜。

虽然没有强风的助威,但窗外的树影依然摇曳不止。

没想到雨不下则已,一下便是惊天动地。

紧闭的窗户似乎仍关不住雨的怒吼,靠窗的书桌慢慢地被雨水所溅 。

一滴…两滴…叁滴…然後一片……

最後变成一滩。

雨水虽然模糊了我的书桌,却让我的记忆更加鲜明。



原来这场雨不仅洗净柏油路上的积尘,扑灭上帝的火气,

也冲掉了封印住我和她之间所有回忆的那道符咒。

符咒一揭,往事便如潮浪般澎湃地袭来。

走出研究室,站在阳台边,很想看看这场雨是如何地滂沱。

窗外是白茫茫的一片,好像是笼罩在大雾中。

连我不经意叹出的一口气,也变白了。

不过才下午叁四点的光景,路上的车辆却打开了昏黄的车前灯。

而五颜六色的雨衣,在苍白的世界中,显得格外缤纷。



记得那天走出“好来坞KTV”时,雨也是这样地下着。

「雨下这麽大,你带雨衣了吗?」她关心地问着。

『我的雨衣晾在阳台时,被风吹走了。』我无奈地回答。

「被风吹走了吗?真可惜。那你怎麽回去呢?」

『反正我住这附近嘛!待会用跑的,不会淋到太多雨。』

「那…那…那你要不要…」她竟然开始吞吞吐吐。

『要什麽?』我很纳闷地问着。



「你要不要穿上我的雨衣?」

她的音量变得很小,尤其当讲到“雨衣”两字时,更几乎微细而不可闻。

『不用了。你也得回去,不是吗?』我微笑地婉拒她的提议。

雨下这麽大,根本没有停歇的迹象。

我再怎麽厚脸皮,也不至於穿上她的雨衣,而把她留在这里吧!?

她听了我的回答後,脸上却显现出非常失望的表情。

彷佛我拒绝的,不是一件雨衣,而是她的心意。



『你怎麽了?我说错话了吗?』

「没什麽。你千万不要淋成落汤…A-No…落汤什麽呢?」

『那叫落汤鸡。我教过你的,你忘了吗?回去罚写"落汤鸡"十遍。』

我开玩笑似地交待。

「Hai!遵命。我下

作者: jht (痞子蔡) 站内: Story

标题: 【雨衣】〈2〉

时间: Wed Jun 23 00:08:17 1999



X X X X



她叫板仓雨子,一个很喜欢微笑的日本女孩。

昭和47年(1972年)出生於和歌山县附近的一个小山村,10岁後移居大阪。

平成6年(1994年)京都大学中国语言与文学系毕业後,又只身来台湾学习中文。

虽说是来学习中文,但除了有很明显的日语腔调外,

她的中文却已经说得相当流利。



认识板仓雨子算是个巧合吧!是信杰介绍我们认识的。

信杰是我的好友,那时在成大历史研究所念硕士班。

他是个怪人,大学联考时竟然选择历史系为第一志愿。

因为他说他喜欢念历史,并喜欢化身为历史人物。

所以有时他是谈笑破曹兵的周瑜;有时是牧羊北海边的苏武。

他最喜欢说的一句话就是:

「人类从历史上学到的唯一教训,就是人类无法从历史上学到教训。」

我想信杰显然没有从历史上学到教训,因为他父亲也是念历史的。



遇见板仓雨子的前一年,我跟信杰在图书馆认识。

那天午後,天空忽然下起了雨。

正在校园内闲逛的我,只好往最近的建 物飞奔以躲雨。

很幸运的,这是学校的图书馆。

我擦了擦满脸的雨水,脱掉湿外套,并整理一下狼狈的神情。

然後在陈列历史书籍区域,随手翻书打发时间。

这阵骤雨,来得急但去得并不快,持续了几个小时。

我只好从秦始皇统一中国,看到鸦片战争。



在书柜的角落地上,我捡到一张学生证。

失主叫“谢信杰”,成大历史研究所硕士班一年级。

相片中的他理个平头,戴个黑色方框眼镜,颇有学者的架势。

我把这张学生证拿到图书馆借还书的柜台,请他们代为广播。

半分钟後,信杰气喘吁吁地跑来:

「谢谢你…谢谢你…真是非常谢谢你…」

信杰的客气,令我印象深刻。也许是因为我很喜欢历史的缘故,

所以我对历史系的学生有种特殊的好感。



『不客气…不客气…你实在不必客气…』

我像只鹦鹉般,顽皮地学着他讲话的语气。

「受人点滴,小弟泉涌以报。」

果然是文学院的高材生,一出口便知有没有。

『区区小事,兄台何足挂齿。』

我们相视一笑,然後握了握手。我就往门口走去。



雨还是不停地下着,也许刚刚应该看到中法战争或是甲午战争。

「同学,被雨困住了?」

我转过身,信杰撑开了伞微笑地说着。

我苦笑地耸耸肩。

「一起去吃个饭吧!我请你。算是报答救命之恩。」

『你太客气了,我只是刚好捡到你的学生证而已。』

「对学生而言,证在人在;证亡人亡。所以你算是救我一命。走吧!?」



虽然天色无“晴”,但信杰却很热情。

我不好意思拒绝他的好意,於是点点头。

信杰的雨伞不算大,为了避免淋湿,我们紧紧地靠在一起。

还好我们俩人的袖子都很完整,没有“断袖之癖”,

不然在这种气氛下,耳鬓 磨的结果是很容易擦枪走火的。

我们走到学校的餐厅吃饭,然後聊了起来。



【雨衣】〈2〉 By jht.


作者: jht (痞子蔡) 站内: Story

标题: 【雨衣】〈3〉

时间: Thu Jun 24 00:21:09 1999



「同学,该怎麽称呼你?」信杰很客气地询问着。

『我现在是博一,你应该叫我学长。但我小你一岁,你也可以叫我弟弟。

所以你最好叫我学长弟弟,而不是叫我同学。』

「哈哈哈…你真有趣。我先自我介绍好了,我叫谢信杰。

“谢”是淝水之战大破前秦苻坚百万大军的谢安的谢;

“信”是桶狭间会战中击溃今川义元的织田信长的信;

“杰”是崖山战役败给蒙古而导致南宋灭亡的张世杰的杰。」



我先是愣了一愣,然後笑了出来。

没想到信杰的自我介绍,会这麽有趣。

我想了一下,学着他的语调,也这麽自我介绍:

『我叫蔡智弘。“蔡”是东汉末年发明造纸的蔡伦的蔡;

“智”是在本能寺叛变杀掉织田信长的明智光秀的智;

“弘”是自号十全老人的清高宗乾隆皇帝的名讳弘历的弘。』

其实我通常都是告诉别人,“智”是智慧的智。

不过既然信杰想当织田信长,那智弘就只好舍命陪君子而成为明智光秀了。



「哈哈哈…请你以後叫我信杰就可以了,千万别叫我织田信长。」

『那也请你叫我智弘好了,不用叫我明智光秀。』

「智弘,没想到你也知道日本战国史。」

『其实也还好,前阵子刚翻完一套“德川家康”全集。』

「喔?真的吗?那我问你,你喜欢德川家康这号人物吗?」

『谈不上喜欢,不过比起狂妄地想吞并明朝的丰臣秀吉,还是德川可爱点。』



「其实历史人物的评价,常常有主观的好恶情感,很难有客观标准,而且有时

还会掺杂民族性这种复杂的因素。」

『怎麽说?』

「比方以德川家康而言,尽管日本人因为德川幕府的锁国政策导致西方列强入

侵的屈辱而迁咎他,但现在日本人仍是非常推崇德川,尤其欣赏他在劣势下

的隐忍性格。外国人甚至相信,日本能在战後迅速复兴的主要原因,正是因

为日本人或多或少都有这种德川性格。」



信杰用右手无名指推了推眼镜,接着说:

「但如果德川家康让中国人评价呢?或许同样也是杀了妻子的德川,会像吴起

一样,背负杀妻求将的嘲讽。不过呢……」信杰停顿一下,喝了一口水。

『不过什麽?』

「不过日本人倒是很赞许他这种杀妻的行为。」

我学着信杰,用右手无名指推了推眼镜:

『也许只因为日本女人在战国时代根本没地位,所以杀妻跟杀狗没什麽差别。

也许日本的历史学者普遍怕老婆,所以潜意识里欣赏敢杀掉老婆的德川。』



「哈哈哈……智弘,我们将来一定会成为好朋友的。」

『为什麽?』

「因为你的观点很好玩,虽然胡扯,但也可以提供另一种看历史的角度。」

『信杰,我们现在已经是好朋友了。不是吗?』

「嗯,不错。」

信杰的博学开朗,让我留下深刻的印象。

如果能跟他成为好朋友,自然是求之不得的事。



信杰果然是念历史的,当话题转到历史上时,他便侃侃而谈。

从秦始皇嬴政,到清宣统帝爱新觉罗溥仪,他似乎是了若指掌。

『信杰,你一定没有女朋友。』

「咦?你怎麽知道?」

『我想不会有一个女孩子能耐得住性子听你说完中国历史的。』

「哈哈哈…说得也是。可是我真的很喜欢聊历史故事。」

『那你应该改念美国史才对,短短两百年,一下子就说完了。』

「哈哈哈…你在讥笑美国喔!」



话匣子既然已经打开,信杰索性提到了他的糗事:

「有次跟一个女孩子谈到唐高宗李治时,我说我温和的个性很像李治。

她突然说她像武则天,所以准备要谋夺大唐江山。」

『然後呢?』

「我当然不肯认输,於是化身做唐玄宗李隆基,再度中兴唐室。」

『信杰,你的反应很不错。』

「谁知道她的反应更快,她说她可以变成杨贵妃,照样搞垮大唐江山。」

『嘿嘿…这女孩很特别喔!你应该好好把握。』

「唉…只可惜在我化身为郭子仪欲平定安史之乱前,她就走了。」



『信杰,你太无趣了。你应该多谈点风花雪月的。』

「没办法,这是我的职业病。学妹们常帮我介绍女孩子,但没有人能忍受我的

枯燥。我的专长是能够马上说出任何历史上大事件的发生年代,却不能一眼

看出女孩子的出生年代。」

『我也有职业病。我是念水利的,我的专长是能依水沟内杂草的生长状况判断

这条水沟到底有多久没疏浚,却不能一眼看出女孩子到底有多久没交男友。』



「智弘,我们算是同病相怜。」

『嗯。但是你病得比较重。』

「哈哈哈…历史系的女孩很多,改天介绍几个让你认识。」

『那先谢谢你的大义灭“亲”了。』

我们很有默契地同时眨了眨眼,然後相视一笑。

信杰说像我们这种交情比较不会“见异思迁”。

换言之,即不会因为看见“异”性而想改变友情。



【雨衣】〈3〉 By jht.


作者: jht (痞子蔡) 站内: Story

标题: 【雨衣】〈4〉

时间: Thu Jun 24 00:23:50 1999



经过那次在餐厅的聊天後,我跟信杰变得很熟稔。

我常到他住的地方看书,他的房间并不算大,五坪左右,

但几乎堆满了历史书籍。

我室友也是如此,不过我室友的房间内堆满的是PLAYBOY。

所以,对於爱看历史故事的我而言,信杰的房间是排遣时间的最佳去处。



信杰和我一样在外面租房子,我们很巧地住在同一条路,但不同巷子。

他的室友有两个,一男一女,男的是他的同班同学,女的则是他学妹。

真是“一门忠烈”,全都是念历史的。

信杰的男室友叫“陈盈彰”,据信杰的说法是:

「陈是陈腔滥调的陈,盈是恶贯满盈的盈,彰是恶名昭彰的彰。」

另一个学妹的名字,信杰说了几次,我却始终记不得。

我只知道她是成大田径队的,专长是叁铁,还参加过大专杯。



虽然我常去信杰的住处,但我跟信杰的室友们,并不太熟。

偶尔碰面时,也只是点个头、打声招呼而已。

直到有次我们四个人一起打麻将,我们才算是“以赌会友”。

那次是因为那个历史系学妹看到了一只老鼠,於是大声尖叫。

信杰和陈盈彰为了逮住它,开始彻底搜寻整间屋子。



不过老鼠没找到,却发现了一副麻将。

信杰说看到麻将不打的话,会遭天谴,於是提议打牌。

「我们只有叁个人而已,叁缺一怎麽办?」陈盈彰搓着发痒的手说道。

「别看我,我认识的朋友都是道德高标准,才不会打麻将ㄌㄟ!」

历史系学妹坚定地说着,却忘了她自己是会打麻将的。

「唉…叁缺一的确是人生四大痛苦事之一。」信杰感慨地说着。



人生四大乐事,众所周知是:

「久旱逢甘霖,他乡遇故知;洞房花烛夜,金榜题名时。」

而人生四大痛苦事,信杰则说成:

「野外骑车被雨淋,他乡跑路仇人知;炎炎夏季停电夜,打牌叁家缺一时。」



「我想到了!我认识一个工学院的学生,他一定会打牌。」信杰突然很兴奋。

「你怎麽知道他一定会打?」陈盈彰疑惑地问道。

「工学院学生接触的都是方程式和数字,礼义廉耻的观念比较淡薄。」

「学长,你讲话好毒。」历史系学妹笑着说。



於是信杰拨了通电话给我,在电话中他说:

「欲破曹公,宜用火攻;万事俱备,只欠东风。」

『你在说什麽?干嘛学孔明说话?』

「简单地说,我们要打麻将,但只有西南北叁家,所以想找你来当东风。」

『真是的,叁缺一就直说嘛!』

「智弘你会打吗?」

『开什麽玩笑?我当然会打!待会我用左手让你。』



30元为底,10元一台,对学生而言,是属於即使输钱也不会破坏交情的价位。

信杰那天的手气不好,一家烤肉叁家香,而我则是最香的人。

北风北,信杰绝地大反攻,竟让他连七拉七。

原本他烤肉烤得好好的,突然开始闻香了,轮到我们叁人烤肉。

要连庄第八次时,陈盈彰往牌桌上抛出一条手帕。

信杰掷骰子的手突然停顿,然後问道:「小陈,你丢手帕干嘛?」

「表示投降啊!拳击比赛时教练往场上丢毛巾就表示认输不打了。

同理可证,牌桌上认输不打就该抛手帕。」



「哇哈哈哈……」信杰一面数钱,一面笑着说:

「牌桌的输赢跟历史的兴衰一样,总是变幻莫测,冥冥中自有天意。我就好像

斩白蛇起义的汉高祖刘邦,虽然屡战屡败,东逃西窜,但最後却在垓下之役

猪羊变色,让项羽演出霸王别姬。」

赢了钱的信杰,志得意满地高谈阔论,并模仿刘邦击股而歌:

「大风起兮云飞扬,威加海内兮归故乡,安得猛士兮守四方。」



信杰如果是刘邦,那我就是项羽了,因为原本赢最多钱的是我。

我联想到项羽被围困在垓下时,穷途末路的悲惨。

『力拔山兮气盖世,时不利兮骓不逝,骓不逝兮可奈何,虞兮虞兮奈若何。』

轮到我学起项羽,准备跟虞姬告别。



「美人虞姬在此!」历史系学妹突然大叫了一声,吓我一跳。

没想到她竟也跟着唱了起来:

「汉兵已掠地,四方楚歌声。大王意气尽,贱妾何聊生。」

她壮硕的体格学起虞姬的身段,把美人虞姬变成娱乐嘉宾的“娱姬”。

如果真要带这个虞姬回到江东,我倒宁愿自刎乌江边。



只剩下陈盈彰没有疯而已。

於是信杰的眼光飘向他,看他能变成哪一个栽在刘邦手下的历史人物。

「我乃淮阴侯韩信是也。刘邦啊刘邦,没有我韩信,哪有汉朝的建立?没想到

你统一了天下以後,第一个要对付的功臣,竟然是我!唉……」

抛手帕的陈盈彰,不甘示弱地学起了韩信,沈声吟道:

「高鸟尽兮良弓藏,狡兔死兮走狗烹,敌国灭兮谋臣亡。」



【雨衣】〈4〉 By jht.


作者: jht (痞子蔡) 站内: Story

标题: 【雨衣】〈5〉

时间: Thu Jun 24 02:45:46 1999



那次牌桌上的垓下之役後,刘邦大发慈悲请我们到东宁路喝啤酒吃卤味。

「反正这是一笔不义之财嘛!」刘邦很乾脆。

哪里不义了?这可是我家教的血汗钱!

在吃吃喝喝後,我也开始熟悉像韩信的陈盈彰,

和自认为是虞姬的历史系学妹。



陈盈彰有两个女朋友,一个在台南;另一个在台北。

住台南的,认识时间较短;住台北的,认识时间较长。

陈盈彰常说:「得天时者必失地利。」

所以认识得愈久,住得愈远。

『那你比较喜欢谁?』我有次很好奇地问他。

「我是天秤座的,当然公正不阿,绝不偏袒。」



我却始终记不得这个历史系学妹的名字,我只好一直叫她虞姬。

她总说只要我有胆子叫她虞姬,她就有胆子承认。

身高172,还练过举重的虞姬,其实是个很细心的女孩子。

信杰租的那间屋子的大小事务,通常是她在打理。

虞姬说她跟她男朋友认识的过程,是个“意外”。

那是有次她在校园中跑步时,跟一个骑单车的男孩擦撞而认识的。

不过,被撞倒的是那个男孩,而不是虞姬。

後来,他就成了虞姬的男友。

所以,我一直引以为戒,并提醒自己在校园骑车时千万要小心。



1994年,一个凉爽的九月天,信杰打电话给我:

「你好,我是刘备的不肖儿子刘禅。智弘在吗?」

信杰的坏习惯又来了,他八成正在研究叁国史。

『我不是智弘,我是在当阳长阪坡单骑救主的赵子龙。』

「哈哈!智弘,为了答谢你的救命大恩,今晚带礼物来帮我庆生吧!」

就在当晚信杰的生日聚会中,我第一次看见板仓雨子。



其实最早认识板仓雨子的人,不是我,也不是信杰,而是虞姬。

虞姬在1994年的暑假,有“中国现代史”的暑修课程。

而板仓雨子在1994年7月初来台湾後,虽然一直在中文系上课,

也同时在历史系旁听中国现代史。



中国现代史的任课老师,是个老学究,经历过第二次世界大战的蹂躏。

有一次上课时,讲到这段历史,竟不由自主地流下眼泪。

声泪俱下的他,仍不断地控诉日军侵华的暴行。

板仓雨子也不知道从哪里产生的勇气,竟然怯生生地举起手来发问:

「老师,对不起。我在日本念高校时,历史书上不是这样写的。」



虞姬就在那时,才知道坐在她身旁的板仓雨子竟是日本人!

课堂上的气氛突然变得凝重,虞姬开始担心老师的反应。

结果老师只是重重地叹了一口气,然後说:

「唉…想不到刻意遗忘这段历史的,除了中国人外,还有日本人。罢了…下学

期开学後,你来修我的课吧!我会教你正确的历史。」



下了课後,板仓雨子主动询问虞姬一些选课事宜,

并一直耿耿於怀老师刚刚的那段控诉。

「Hon-Do?(真的吗?)」板仓雨子睁大了眼睛问着虞姬。

「是真的吧!?台湾的历史书上是这麽写的。毕竟我们都没经历过那个年代。」

虞姬的回答其实很客观,同一桩历史事件,日本人如果有自己的说法,

那麽台湾人何 不会也有自己的一套说辞呢?

历史的真相不应被扭曲,但记录历史的人,却各有立场。



於是虞姬成了板仓雨子的第一个台湾朋友。

虞姬常主动邀板仓雨子吃饭,也常带她逛街。

透过虞姬的介绍,板仓雨子也认识了信杰和陈盈彰。

但在信杰的生日聚会前,我一直没机会认识板仓雨子。



43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6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