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姻应该与爱情联系在一起,爱情却往往游离于婚姻,让当事人万般无奈,生出无穷无尽的烦恼。许许多多扑朔迷离的爱情故事,就因“游离”而发生。


在传统爱情故事里,除了有男女主人公,往往另外至少还有第三个人物,这第三个人物未必是“第三者”,或男或女。《梁山伯与祝英台》里有个有钱有势的马文财,《奥赛罗》里有个阴险毒辣的伊阿古,即便《孔雀东南飞》,“十三能织素,十四学裁衣;十五弹箜篌,十六诵诗书”的刘兰芝,多才知礼的淑女,也得有个令她“及时相遣归”的刁横婆母,于是演出了一幕连马儿都为之悲哀得摧折心肝的爱情悲剧。婚姻是生活,油盐酱醋茶,锅盆碗筷瓢,磨消时光;爱情是折腾,炽热情感与不相容的现实冲撞,演出死去活来的大喜大悲,煎熬着主人公的心血,甚至于以生命为代价。


现代的爱情故事与传统的在形式与内容上都有所不同,就其本质而言,仍是折腾、冲撞、大喜大悲的煎熬。我们这个故事里的女主人公,出场时才三十一二岁,一个安份守已,循规蹈矩的青年妇女。长得一般,在一群女子里毫不惹人眼球,不高不矮,不胖不瘦,说不出有什么突出的美,也说不出有什么让人讨厌的地方。有人说,这样的女子往往最美,如果她有某种内在气质,让人发现的话,这样的女子也往往最会发生故事。她皮肤白净,但不是显眼的白。俗话说“一白掩百丑”,那又是一种招眼的美了。她姓夏名荷,读者会以为她出生于夏天,其实只是她的性格像夏天,开朗、豁达、大度,却又没有令人窒息的张扬或者让人感到有所失礼。如果一定要找出她身上有什么与别人不一样的地方,那么仔细观察她一番,她的眼神中似乎透着一丝幽怨,又若有若无。


小时候的夏荷,在家里是个听话的女儿,在学校里是个不惹老师麻烦的学生。踏上社会,进了胜利成套设备厂,在技术处情报资料室,当一名技术员,现在是副馆员,中级职称了。在单位里,领导让她干什么,她就按领导的要求干什么,不挑精拣肥,处里工程师们要找什么资料或者信息,她都能按规矩一件件办妥。她既不显山,也不露水。她在办公室里,仿佛不在一样,她不在办公室,也不会被人发觉,但一旦你有事需要找她办,那就会知道少不了她。夏荷的丈夫李金根,一名机关干部。一对普普通通的夫妻,普通之极。丈夫眼里的夏荷,长得不漂亮,不聪明,还有点木纳,所以不讨嫌她,也没什么特别的爱,普通夫妻而已。有时候李金根抱怨夏荷长得不美,反应迟钝,夏荷也不生气,听了笑笑,心里也不难过,也不争辩。她想:你也不怎么样,长得也不帅,业务能力够呛,只是个万金油型干部。夏荷是个隨遇而安的女子,在流行“妻管严”的大上海,这样的女子实在太稀有了。有时候听到丈夫抱怨,她会想起从前他曾夸她体形美,那是在新婚之夜,他第一次见到她的身体,心里还乐滋滋的呢。一对凑合的夫妻,说不上恩恩爱爱,过日子而已。夏荷衣着很传统,连大热天也从不穿短裙,更不必提超短裙了。夸过她体形美,异性中只有她丈夫一个人,就因为她衣着传统、低调,这一点绝对正常。家里有个女儿,快要进小学读书了。一个平平常常的家庭,一个平平常常家庭里的主妇,一个平平常常的夏荷。这是我们这个故事里的主角。


一个平平常常的夏荷竟然会陷入爱情的漩涡中去,让她折腾个够,折腾得遍体伤痕,她的父母、同胞兄弟想不到,她的丈夫李金根想不到,她的同事们也想不到。说实在的,夏荷她自己也想不到,万万没有想到。人人都期盼爱情,却并非人人都能得到。夏荷不是怀有非份之想的女子,爱情却偏偏降临她的身上。世界上就有这么样的事,或许确有命运,谁也说不准,谁也无法预知自己的命运。


一、 风起于青萍之末

1

一个健健壮壮的、活生生的人,即将死去。这个消息来得突然。这个人虽然不是自己的亲人,但就在身边,是自己的同事。这个健壮的,现在还活生生的,却即将死去的人,是技术处电气科副科长,刚评上高级工程师的刘平远,业务尖子。爆炸性的消息,平时静悄悄的技术处骤的沸动了,震惊了处里每一个成员。


电气科就在情报资料室隔壁。负责图书借阅的罗丽娜把刘工体检查出患了肝癌的消息告诉了夏荷,夏荷也震惊了。她不相信似的瞪大眼睛,盯着罗丽娜,眼神里含着怀疑、待证实的询问。


“真的!”罗丽娜说:“处长室正在开碰头会,商量应对方案呢!”罗丽娜的口气斩钉截铁,不容夏荷不信。


“那他人现在在哪里?”夏荷怯怯地问。


“在家里休息,等啊。”罗丽娜说:“等死了,3个月至半年,顶多半年。”


“可怜。”


“真可怜,还可惜。”罗丽娜说:“留下个瞎眼的老母亲,怎么办?”


两个人沉默了好一会。


“多好的一个人,聪明,能干,长得高大,挺有男子汉气慨的,还没结婚呢。”罗丽娜不用夏荷问,就把她刚才听来的,她所知道的,一古脑儿全倒了出来:“处长在商量,派一个谁去暂时照顾一下。”


听罗丽娜说他还没有结婚,夏荷想起一件事。她刚进单位时,刘工还只是个助理工程师,是处里唯一没结过婚的男青年,据说比她大二三岁,同事中有人开玩笑,问她:“小夏,有男朋友吗?给你介绍刘平远怎么样?这个小伙子不错,老实,业务能力强,还是个孝子。”也就这么一问,一说,后来没了下文。当时夏荷刚出校门,哪来男朋友。当时的社会风气可不同于后来,现在大中专在校女生,有几个没男朋友的?“早着呢。”当时夏荷只能这样轻声地答道。传统的姑娘,有谁会急急地答应:“好!我要的!”急吼吼的,不是姑娘家应有风范,会被人瞧不起。夏荷是规矩、传统、安份守已的乖女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