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颜何寻!·网络深处

紫如梦,幽如梦,飞雪残霜冷红颜,无处寻旧踪。

思随风,念随风,绒花轻曼紫朦胧,此曲何时终。 背弃了那些散淡眉目,就这样跟自己对坐,说着一些闲言碎语的心酸,让淡淡的愁绪包围已经冷落了的空间。无数的过往还是穿云破雾来到我的对面,虽然我是如此坚硬地将它们遗弃在昨日的岸边。输是最后总归要输的,连人带绳都跌过界去,于是游戏终止。


你说自己大约爱上了一个人,虽说是爱却跟爱情无关。我附和着不知所云,爱与爱情从来都是一筹莫展的两难,你虽没有得到但也未曾失掉半点自在。庆幸吗?不曾开始的一段注定悲壮的剧目拐了一个优美的圆圈就此轻描淡写地走远。


从不间断的牵挂和故作姿态的离开也许真的可以说明点什么暧昧的瓜葛,但并不是谁中了谁的蛊惑,要说相遇也许本是奇缘,却为何你说你的受伤而我谈我堆的雪人竟跟你一样,很长的时光因为一两句浅淡言语而变的如此短暂,到梦里也是一片飞飏。


告别后总在提醒自己的坚强,牢记自己绳索的捆绑和因为不能高飞而割断的翅膀。也会在投足举手之间想象你的模样,俊朗抑或丑陋,宽厚抑或狭窄,总是在摇头间轻飘飘地丢失了一切关于你的牵念。而究竟,是怎样一个对手让我如此彷徨而举步艰难。



总是悄然,让沉默代替那些没完没了的语言,于是所有人都说我是寡情淡薄的一个远立的空幻的形迹,来去匆匆间一声叹息都虚无缥缈,而我已没有辩驳的力气,连一把微笑都懒于舒展,只静寂地看你一块一块的字体,怎样在我恍惚的脑海里变换模样,而屏幕上所有的字迹都是你刻骨铭心的名字跟抹杀不掉的心惊。


步履踉跄,像酒醉的风光,欢歌漫唱全凭自己的无颜,而我又能唱响几多婉转,隔了旁人的心肠流传的是何种笑谈,还便装扮成矜持的假面,在无人过问的舞台上且歌且吟,展示独角戏的绚烂,那管掌声与鲜花的无从装点,而我,真的,真的很想……


有时候还是被无奈哄骗的无地自容,但永无休止的渴望又令人难堪,且权当好梦一场,在冬日晨间被寒冷冻僵,清醒后还是冰天雪地的空间。


再见还是那套言语,充当你倾诉的对象,善解人意的宽容与大度,似一尊慈眉善目的雕像。


就像所有人的愿望,你我也一样,也像所有人的盼望,盼望时光轻描淡写掠过人生的视线,留存一朵美好的笑颜,开放在彼此的心间,长久些艳丽些动人些。


其实也就是那首歌里的情形,不偏不倚:我和你是河两岸,永隔一江水……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