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长城军团]军区征文]较量,在边境线上(上)

452245 收藏 22 20424
导读:[铁血长城军团]军区征文]较量,在边境线上(上)

站在营房楼上望着远处的山岭,在夕阳的殘照下,群山耸立,巍峨峻峭,气势雄伟磅礴,连绵数百公里,山上的映山红点缀在那青翠的山谷,山涧的澹澹溪水更勾显出了这里的宁静与祥和。

可是,在这表面安祥的群山背后,却涌动着激湃的暗流。这里的群山是考验和平时期共和国人民子弟兵的战场;这里的群山是无数不法分子的坟墓;这里的群山是无数热血男儿的丰碑。

正是在这片地理位置极其复杂,生活条件极其恶劣的边境线上,无时无刻不在上演着血与火的考验,生与死的较量!“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一代一代的边防军人用自己的实际行动,用自己的一腔热血,及至用自己年轻的生命,演绎出了自己心中对党的忠诚,对人民的热爱。

我入伍后一直在边境线上工作了八年,迎来了一个个陌生的战友,送走了一批批曾经相濡以沫的好兄弟!在与不法分子的较量中,他们没有一个人是孬种,在短短的两年中谱写了一首首可歌可泣的光辉乐章。

在夕阳下静静的坐着,享受着那来之不易的片刻安宁,不知不觉中当回过神来时,月光已经皎洁地洒在了这片土地上,边关的冷月,不知今晚又有多少难眠的家庭在苦苦地思念着远方的亲人。

轻轻地哼着《凯旋在子夜》中那首柔美的插曲,八年中那最难忘的一幕又浮现在眼前……

1999年8月的中旬,也是在这样柔和的月光下,也是在这样安静的边境公路上,我带着四排的战士正在对过往的车辆进行例行检查。

根据上级得到的信息,今晚会有一辆小轿车运输毒品从我们的防区经过。为了防止毒贩查觉,今晚例行执勤检查的人员没有换上精锐的作战排,而是选中由战斗力比较突出的四排,也就是我们排负责此次任务。(与其他排相比我们排战斗力稍强而已,但仍然无法达到作战排的水平。)

就要第一次与毒贩面对面的较量了,我的心情很激动。现在的毒贩比较狡猾,往往是由两到三人组成,一人扮作普通的旅客乘坐普通的班车在前面探路,两到三人开着载的毒品的小轿车在后面跟进,前面探路的毒贩如果查觉情况不对,立刻打电话通知后面的同伙逃跑。

面对这一情况我们也作了详细的分析,考虑到对方可能会事先打探清楚了我们的人员状况,一但他们发现执勤检查的是作战队员或是生面孔,他们肯定会马上逃逸,以后再想张网抓到他们就难了,所以无论如何都不能让他们逃脱,无论如何都不能让毒品流入内地毒害人民群众,无论如何都不能让毒品去破坏那一个个幸福美满的家庭。

和往常正常执勤一样,我们排一个班的战士在仔细地检查过往的车辆,另一个班的战士则坐在车上待命,而作战排有一个班的队员在前方公路左右两侧50米处设伏着,封死了毒贩可能逃窜的道路,两个班的作战队员在我们后面两公里的一个小岔道隐蔽待命。

网就这样无声无息地张着,只等那鱼儿一头扎到网里来,从而结束他罪恶的行径。我站在路边静静地看着过往车辆上的旅客,希望能从他们的表情中发现一点线索,可是我失望了,这是不可能的事情。 司机们经常过往这里,所以早已习惯了这种例行检查,而且胆子也大了起来,知道只要他没犯事,我们是不能拿他怎么样的,所以在那骂骂咧咧地发泄着被耽误了时间而心中的不满。 旅客们则都在好奇地看着我们,那表情和在动物园里参观时的表情竟然有着惊人的相似,好奇地、兴致勃勃地在看着我们爬车顶、钻车底。

看着兴致那么高涨的旅客,我的心里矛盾极了,一方面我希望毒贩改变了策略,直接把毒品夹混在客车上,让我们查了出来,早点结束这次行动;另一方面我又害怕真的在客车上查出毒品,那样的话车上的旅客生命安全我们无法保证。

时间在一分一分的流逝,而我们的心理压力也越来越大,因为越到后面的时间,下一该刻短兵相接的相会就越高,那种临战前的等待,那种临战前的心情不是每一个人都能够理解的,只有真正经历过,你才能体会到那一种感受。

气氛很沉闷,大家神经都绷得紧紧的,已经是凌晨两点多钟了,目标还没有出现,这时一辆卧铺车进入了我们视线,千篇一律的拦停,向司机第一千零一次地重复表明身份,说明意图的程序。

我站在车左侧麻木地盯着车上的旅客,连续检查了几个小时,又累又困,再加上长期处于高度精神紧张状态,所以我已经几乎没有了思想。 突然车上出现了骚乱,还有人的惨叫声以及我们战士“全部不许动”吼声。我脑海里出现的第一个念头就是“目标出现”,于是急忙把背上的冲锋枪拉到胸前、上膛、出枪,枪口对准了司机,“如果他敢开车冲卡我就先干掉他”,当时本能的就是这么想。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