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杰伦的《蜗牛》被上海市教委作为爱国主义歌曲推荐给中学生一事,众说不一,闹得沸沸扬扬。也是,作为传统和经典意义的爱国主义歌曲,首先应该具备音乐本身和歌者自身两方面的元素,周杰伦的《蜗牛》都是与之大相径庭的。一个流行歌手,而且是经常以Rap歌手形象出现的周杰伦,在传统音乐教育和熏陶下的人们眼里,自然会不以为然。而原来人们耳熟能详的爱国主义歌曲应该是《黄河大合唱》,怎么一下子就从黄河变成蜗牛了?这两种截然不同的意象,仿佛象征物一样,自然更加让许多人无法接受。

如果对我国爱国主义歌曲的发展历史进行简单的梳理,会发现在我国音乐史中,这是一支特殊的力量,它所呈现的面貌和所起的作用以及所产生的影响力,都是不可低估的。应该说,它如一个硬朗而粗壮的枝干,支撑着我国音乐史的大半江山。而流行歌曲都是被当成后庭之花靡靡之音的,一直到70年代末和80年代初,邓丽君的歌和李谷一的气声,还都是被当成批判对象存在的。

我们可以轻而易举地举出从三四十年代到建国之后的五六十年代广为流传的爱国主义歌曲的名字。解放前的《大刀向鬼子们的头上砍去》、《团结就是力量》、《毕业歌》、《大路歌》、《义勇军进行曲》、《我的家在松花江上》、《五月的鲜花》,一直到气吞山河的《黄河大合唱》。解放后的《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社会主义好》、《祖国颂》、《一条大河波浪宽》、《山连着山海连着海》、《我们是共产主义的接班人》、《我们走在大路上》……这些歌曲鼓舞了一代又一代人。音乐从来都是为人类的历史而伴奏,和文字书写与记载历史的功能一样,使得逝去的岁月有了声音和表情的保鲜。正因为如此,只要我们一唱起这样的歌曲,我们就能够想起并能够置身于那段历史之中。

应该注意这样的一个现实,那就是无论什么时代的爱国歌曲,其爱国的基本内容并没有变化。如同历史就是政治的历史,就是社会的历史一样,国家也就是民族和集体的化身,爱国是一个宏大而伟大的概念。无论《义勇军进行曲》中的长城,还是《黄河大合唱》中的黄河,还是《祖国颂》里的“高粱红了棉花白”,都是统一的一个概念,是我们习惯了的对祖国的比兴手法,是音乐对其意念的一种不由自主的转换。

也许,现在我们再来看周杰伦的《蜗牛》,会明白为什么年轻的歌手这样一首短短的歌,竟然会引起如此轩然大波了。音乐从来都是社会心理的一根敏感的神经。

周杰伦在《蜗牛》里唱:“我要一步一步往上爬/等待阳光静静看着它的脸/小小的天 有大大的梦想/重重的壳裹着轻轻的仰望……总有一天我有属于我的天……”我们会发现,他唱的并不是传统与经典意义上的爱国的内容与旋律,起码它和我们听了大半个世纪的爱国主义歌曲太不一样。周杰伦在这首歌里唱的理想,只是个人的小小的奋斗,他所要求的是自己的一步一步的努力,拥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天。在周杰伦歌曲所散发的气息中,和把周杰伦歌曲认可为爱国主义的信息中,我们感受到国家与爱国的概念在发生着变化,在以往的历史中,个人与集体与国家是矛盾的,个人只是集体与国家的一滴微不足道的水珠,个人只有投入到集体与国家之中,才是有前途并能够被认可的。于是,国家在无限地扩大,个人在无限地缩小,以至个人和国家都在逐渐地抽象化。爱国主义的歌曲,变得越来越单一越来越直白,也就是可以想象的了。而现在对周杰伦的认可,说明爱国主义内涵的宽泛,爱国的内容可以包容刚性与柔性,爱国歌曲可以超越在宏大叙事之外,也说明我们的社会对个人的尊重和宽容度在增加,怎么说都是一件好事。

其实,周杰伦的歌曲被当成了爱国主义歌曲,也并非真的是什么新鲜事情。因为早在五四时期,李叔同改编而成的《送别》,曾经影响颇为宽广,抒发的不也同样是个人的情感吗?所不同的是,在新世纪的周杰伦的更为明朗向上,而在上个世纪之初的李叔同的则哀婉惆怅。有说周杰伦的《蜗牛》抄的是英国古典歌剧,其实,李叔同的歌也是翻用西洋现成的曲子填上的词。我们所要看到的是这样的问题:这一脉传统,以后有些断弦,才被我们大惊小怪。因此,从这一点而言,对周杰伦的认可,只不过是调整琴弦,续上前缘。

但是,还有一点,需要注意,个人在国家中地位的彰显,在艺术中作用的张扬,并不能够说明个人就是国家的代名词,以为爱自己就是爱国家,也是一种不确切的概念的偷换,或是爱国主义的泛化。国家的概念的扩展并不是无限的,如果国家的概念无所不包,概念也就无所意义了,一锅糊涂没有了豆——爱国主义的歌曲就没有存在的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