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搬运工活动]中国人,需不需要狂欢

枫刀落叶 收藏 0 42

真正狂欢节的本义,还是为了普天下大众的喜悦而找一个欢乐场,刻意的表演仅占一席之地。只有真情毕露的同快同庆,才铸就了狂欢的真实感染力。只有无拘无束、发自内心地乐成一团,才使狂欢拥有了无穷的魅力及永恒的生命力。

一切为了狂欢

一年一度的巴西里约热内卢狂欢节闻名遐迩,巴西最著名的14个桑巴舞学校的表演队伍在2月25日和26日进行了桑巴舞展示。当日,里约城门金钥匙移交仪式在里约市长官邸举行,在狂欢节期间,里约热内卢市将由莫莫王“统治”。

世界的狂欢节

世界上不少国家都有狂欢节(Carnival,在香港被译作嘉年华)。这个节日起源于欧洲的中世纪。古希腊神话中酒神节都可以说是其前身,狄奥尼索斯是古希腊神话传说中的酒神和狂欢神,在酒神的庆典仪式上,参加者百无禁忌,痛饮狂欢。

该节日曾与复活节有密切关系。复活节前有一个为期40天的大斋期,即四旬斋(lent)。斋期里,人们禁止娱乐,禁食肉食,反省、忏悔以纪念复活节前3天遭难的耶稣,生活肃穆沉闷,于是在斋期开始的前3天里,人们会专门举行宴会、舞会、游行,纵情欢乐,故有"狂欢节"之说。如今已没有多少人坚守大斋期之类的清规戒律,但传统的狂欢活动却保留了下来,成为人们抒发对幸福和自由向往的重要节日。

欧洲和南美洲很多地区的人们都会庆祝每年一度的狂欢节,但各地庆祝节日的日期并不相同,一般来说大部分国家都在2月中下旬举行庆祝活动。各国的狂欢节都颇具特色,但总的来说,都是以超乎平常地娱乐著称。其中最负盛名的要数巴西的狂欢节,另外还有古巴狂欢节、西班牙西红柿狂欢节等。

盛装华服威尼斯

2月26日,在意大利北部城市威尼斯的圣马可广场,人们盛装参加一年一度的威尼斯狂欢节。威尼斯狂欢节起源于公元12世纪,到18世纪盛极一时。每逢狂欢节,人们身着古装,戴上面具,穿梭在城市的小巷与广场之间,成为欧洲最富异国情调、最多姿多彩的节日活动之一。

柏林举行狂欢节大游行

2月26日,一名号手在德国首都柏林参加狂欢节游行。当天,柏林举行狂欢节大游行,近130支来自柏林及周边城市的花车游行队伍参加盛会。

泥巴狂欢节

2月25日,在距巴西里约热内卢263公里的帕拉蒂,一名头戴面具的狂欢者将自己浸泡在泥巴中。在狂欢节期间,当地人装扮成穴居人的样子,并在全身糊上泥巴在街头游行。

西班牙小镇的“复古”狂欢

2月27日,在西班牙西北部城镇德利米亚举行的狂欢节庆祝活动中,狂欢者扮成古代征税官的样子,腰间系着铃铛,奔走于大街小巷。

2月25日,在特立尼达和多巴哥的西班牙港,狂欢者载歌载舞走在游行的队伍中。当天,当地狂欢节拉开帷幕,狂欢节也被认为是特立尼达和多巴哥最盛大的社交和文化活动。

2月27日,在德国西部城市科隆举行了一年一度的玫瑰星期一狂欢节大游行,来自科隆等德国西部城市的数百支游行花车队伍参加,吸引了数十万市民沿街观看。

比利时班什狂欢节

2月26日,在比利时西南部小城班什,身着节日服装的当地居民参加狂欢节开幕游行。比利时著名的班什狂欢节当天拉开序幕,当地数万民众将同来自法国、荷兰、德国以及其他国家的游客一道,共同度过为期三天的狂欢节。班什狂欢节已有数百年历史,是与法国尼斯、德国科隆、意大利威尼斯狂欢节齐名的欧洲四大狂欢节之一,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为“人类口述和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

飓风后的狂欢

2月25日,在美国新奥尔良街头,数千名当地居民和外地游客涌上街头,参加本次狂欢季最后一个周末的庆祝活动。作为飓风“卡特里娜”重灾区,新奥尔良市于2月18日至28日迎来灾后首个狂欢节。与往年不同,今年狂欢节游行被限制在一定区域内,以降低治安和环境清理成本。

我们的狂欢节

西方有一句谚语叫作:有规矩就必然有例外。中国人诸事讲究沉稳,压制内心的狂野,所以必然需要一个释放的舞台。

传统文化中含有压抑人性的内容是遍据可考的。完全拿来“鉴今”,当然是缺少了“发展”眼光,但若说传统与国民性没一点关系,却也有历史虚无主义之嫌了。事实求是地说,传统让我们的祖辈们难得一“欢”,恐怕一年之中也只有春节元宵那几天(据记载,在唐玄宗开元盛世年间,长安燃灯5万盏,还有广达20间、高150尺的巨型灯楼。成千上万的宫女和民间少女在灯火下载歌载舞),“狂”态就更难以包容了。这并非说祖先是不“需要”狂欢,而完全是“不允”所至。中国为什么没有狂欢节?从传统上找原因一找一个准,一言以蔽之,曰:我们没有这个传统。

然而,单从“传统”上作文章却也是不一而足的。正如有媒体所云:在各地已经有很多类似“嘉年华”的活动,但投入的表演者大多是外国艺人,中国把外国人请进来为中国人表演狂欢,本身就是开放和自信的表现。可接下来没有人回答:我们为什么至今还没有达到自行“狂欢”的地步呢?是“开放”得不够、还是“自信”得不足呢?

应该看到,开放的中国得到了世界的青睐,所以才有大批外国友人不远万里来此“风情万种”,但是,狂欢还得有个性张扬与真情毕露,这一点老外做得到而我们就未必做得到了。因为长期以来,虽然国人的个性已渐呈恢复之势,但却仍然不弃“围观”的常态。欢乐的时候,我们大多是组织“看节目”,同庆同欢也往往流于刻意的表演。而个性的大肆张扬,要有日常“不羁”环境垫底,不是说张扬就张扬得起来的。就如“狂欢”的有无,如果仅为了特殊日子“需要”而设立,表演的还是大秧歌、大锣鼓之类,仍是演者演、观者观、动者寡、静者众,又有什么设立的必要呢?

真正狂欢节的本义,还是为了普天下大众的喜悦而找一个欢乐场,刻意的表演仅占一席之地。只有真情毕露的同快同庆,才铸就了狂欢的真实感染力。只有无拘无束、发自内心的乐成一团,才使狂欢拥有了无穷的魅力及永恒的生命力。由此而论,与其说我们需要一个狂欢节,不如说我们期待——“尽欢颜”。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