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味人生” 四儿 [原创]

木凡牧场 收藏 2 19
导读:“百味人生” 四儿 [原创]

自奶奶死了以后,就再也没有回去老家,也再没有了她的消息。如今外面的日子,尤其的苦闷,偶尔无人的夜里面念到她,不知她的现今如何。大街上,见衣着光鲜的女子,一阵怅然,宛若生活丢了什么,其实不是,只是找不到而已。

每年的夏天我都要回老家,一方面奶奶老了,许多事情也难做,再个因为父亲忙,只能让我代他尽孝。每一年回去,在和几个熟悉的伙伴一番忸怩后就疯到一起来,下塘里游泳,荷花池子里挖藕,摘莲蓬,陌生的生活过了十分的瘾,只一个夏天,游泳时险些淹死,幸一个钓鱼的大爷路过,把我救起来。自那后,那群弟兄躲起了我。我猜想这都是他们父母教的,也许是他们挨打的缘故,于是就只能呆在家里,只是望着外面就生出无聊来,每天对奶奶燥起来。一个半大的孩子,怎么就呆的住,在房子里弄出许多让人哭笑不得的祸事。

一日又与奶奶闹起来时,一个女孩子正背个筐子从门口过,黑瘦黑瘦的,奶奶叫她四儿,她转头答应了声,接着奶奶指着我说,“带你哥哥上山砍柴去行吧,省的他闹”。我不好意思的看了看她,她只是笑了笑,浅浅的。便我跟着她去了,是夏天,地里干活的人都没有回来,房子上的烟还没起,开始就跟了她后面,她却连头也没回下,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也不说句话的跟着。只是眼盯着走在前面的她,衣服很旧,一个旧筐子背在背后,两根粗粗旧旧的绳子做背带扣在肩膀上,左右左右的动。也记不得怎么和她说上话的,很快就两个人说的极好了。其实砍柴不是真的砍柴,只是在山上拾枯了掉下的松枝叶,这种东西引火是好的,用的也快,旁边的山已拾不到了,须走上好些路。她问了许多我在城里上学的事情,记得她说过的最多的话是“我们这不是这样的”。现在想起来,她的话一向不多,和许多从小就知道如何骂街的女孩子有些不一样,在村里也她也没个好的朋友,也许是她要做的家务太多,也许是什么别的原因。

她叫四儿,是她家的四姑娘,事实上她只有两个姐姐,一个还没满月就夭了。在以前,只要养的起,生几个也没问题,但是不一样了,尽管四儿父亲是老大的不愿意,但家中实在是什么都没有了,养个儿子的想法也只有罢了。四儿的大姐嫁了邻村个不错的人家,二姐初中毕业,就随父亲去了外面,只留四儿和母亲在家里,家里有些地,不能荒着,种上稻子,只没长大的四儿和她的母,自然是难的很。四儿在读初中,家里事又多,学习的怎么样自是她不喜欢说的东西。她母亲没读过书,加四儿不是个男孩,父母也无意这些,她与我说她母亲常喊她把书放下去干活,居然开始我还有些不信,现在想来,只是自己太幸福的缘故。

自那次后,就约好了,每天我都会与她一起上山,渐渐的就玩到一起来,其实也不是玩罢,只是她做事情时候一起是了。第一天我就注意到四儿的手,曾经听母亲说过,辛苦的女子,手总是很修长,漂亮的,她的手自然的伸直时,指节处会生出些深深的摺,手背带着光滑的暗色,五指修长,指甲很短,但生很漂亮,她肯定做了许多辛苦事,只是看着自己白白的手,有些不好意思来。不知道怎么的,想到了田螺姑娘。

奶奶只留了个小菜园子,在院里看了些鸡鸭,常做的就是坐在门前,和邻居的老太们聊天。我就会跑去四儿的家里,四儿的母亲是个和善的人,农家女人的吃苦耐劳至今我想起来,都是觉得难相信。她就是个辛苦但没有抱怨过的人。

以后出去做什么事情,她都捎上我了,在山路走,停住蹲下,从带刺的灌丛里,轻巧的摘出几个红色的小果子,“给你,甜的”接过来,拿到手里却没吃,只小心打量,她见着笑起来,从我手上拿过一个来,吹了吹,塞到嘴里,不和我说句话,就转身去,走了。我笑着边吃就跟了上来,“这东西叫小面包,现在是夏天,好吃的东西少------”她向个主人样向我介绍,言语里透有许多自豪。路上,又说了许多句“我们不是这样的”的话,想起来,走路就是走路,我与她都看着前面,说话,却都听的见,没有什么不妥,却感觉那个时候,尤其的让人感动并怀念,就象看龙猫跳舞一样,自然,但漂亮极了。

一起时她说的话总是不多,很简单,要么是这儿不一样,又是怎么个不一样的法,她很喜欢听我说话,应该不是我的猜测,有时开起她的玩笑,她不答应一句话,只低下头来,作没听见的样子,就让我弄个不知所以来了。

农村里除了年轻人,很少谁会睡不起来,她起的很早,因为她不是儿子的缘故吧,我也就早晨起来端个凳子等在了门口,她会从那边走绕过来,提着个篮子拿根竹竿,常常是一句话都不说,只相互看下,就走到一起来,寒暖上几句,我说几句笑话,她笑起来,就并排走过村路,行在田埂上。曾问过她,怎么不和村里其他人玩。对于这个问题,她没说话,也许是没想好,只过了一会,抬头起来,说“她们不和我玩的。”关于这个回答,现在我还是不懂,是因为以前有过什么事情,还是什么别的原因?农村里,简单中,还是有许多容易记恨的事,为什么呢?我也不问了,那时这不是我介意的问题。早时露水浓重,雾气也常朦胧的绕在田中的那棵树里,阳光也从笔直的线成了光亮的云团,透着股神气,荡漾的耀眼。青蛙都睡着了,只是静静的,总是在这雾天的早晨,并排走到那生满猪草的渠边,这个时候就轻松的多了,她会边探出身子用竹竿上的钩子将水草耙过来,再收拾到篮子里,于是早日的空气里,有了阵浓浓的水腥味,我就在旁边和她一句一句的搭话,她在这里捞猪草,曾经掉下去过,虽没什么危险,但也是难堪的,说这的时候她自己都笑起来。有时猪草上还会带起些莫名其妙的虫子,她却只用手指啪的下把,虫儿弹走,当时没有觉得,现在却想起来,是她的善良吧。然后太阳也升的差不多了,她用胳膊挽起浠着水的篮子,就一起返回去了,然后走到门前,笑了笑就当是再见。

四儿的父亲我没有见过,从奶奶和村人零星的谈论里,觉得他不是一个好的父亲,这个时候就想起四儿的那般样子,那都是她父亲的错,就是这样想的。半上午的时候,四儿的母亲往往是戴着草帽到田里面去了,四儿就用旧旧的轧草刀把猪草给碎了,装到鼓瘪的盆里,从屋边的缸里挖出几瓢糠来,倒上水,就用两只手一提一下的拌起来,再匀倒在槽里,将盆子用水洗了,再把手放进去洗洗,又倒到槽里,再把院门关了,就把鸡鸭放了出来,也喂上食,做完的时候,常常她出了一身的汗,把衣服也打湿了,洗了手后,我就随着她走进屋子里。不知道为什么,极喜欢看她做事的样子,有的时候甚至是专著了,四儿没有耳环,没有坠子挂在脖颈上,只一条细细的红线圈在手腕上,和她身上衣服一样旧旧的,一个黑色简单的发夹别在鬓侧,她的衣服及些其他的东西都是姐姐们留下的,她没有什么不满意,四儿就是当一件事来对我说这件事。她爱笑但是不爱说话,母亲叫她做什么事情总是会不拖拉的就去干,这样的姑娘就是谁也不忍心说的。

一日晚上,坐在迷黄的灯下看小说,蚊子就绕着灯来乱飞,合上书,不禁又想到四儿,总不大说话,但是喜欢笑,想到她笑的样子,自己也安静的开心起来。正这时候,门响了,原来是四儿。她手里拿着只笔,一本本子,就站在外面,我有些惊讶带着些开心,夜里,人是很少串门的,劳作的一天的人都是要休息,奶奶也早早的到床上睡去了。一道简单的数学题目,现在,我已经记不起来那是什么题目了,但觉得很容易,她听的也很认真,就坐在我的旁边。题目说的很快,和她说起话来,她的左手遮在右手上,灯光下,影子浓浓重重,也顺光的面,带着些光芒。听她说着,小学有个极要好的朋友,升初中的时候,到了县里读书去了。说的很简单,可是她说了许多,如何的要好,上学时是怎样一起,只是到了后来,就慢了下来。最后的意思是,就再也没联系了。如何联系呢?联系了说什么呢?她没说,我不知道。反正她是很介意,四儿也很介意,她是否也是如此。可是,谁又知道呢。灯光底下,影子还没有一点安分的模样,不知说完了句什么,她就趴了下来,脸贴到了我的手上,擎着我的手,灯在屋梁上挂着,没有晃动,出奇的却心安静下来,什么都不烦躁了。看着她脖颈后,发着隐隐的温润,附着淡淡的晕圈。四儿安静的闭着眼睛,没有余留的把脸贴在我的手背安静下来。美丽的姑娘,仔细的在并不明亮的灯下,看她的手,她的脸,背后那一点点微光就就是夜里啊,可否再有那样个人,渐渐的-----------


夜已经深了,对面的窗,还没有灭,隐隐的生出阵遗憾,遗憾什么?她现在如何?是否也在想我?还是去了外地,是否还是爱笑,却不爱说话,笑时,还是不是那样。只是这样的夜里面,再难去回想了,只觉得累的慌张,也许明天起来,我又要把她忘记。她在我的生活里,很小,很小,却不凡,什么也不能说,这不是注定,也不是命运,每一个,都有理由。就生活,还要继续下去。




挂念,怀念,纪念。希望,盼望,渴望。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