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我见证了1996年之前的汽车跟路

知松 收藏 5 6878
导读:[原创]我见证了1996年之前的汽车跟路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我生长在福州市长乐县(现已改县级市)的一个村庄,村口有一条通往从福州---长乐国际机场的水泥公路.水泥公路是九六年修的,有六条车道,我小时侯那可是条沙石路,路面刚好两辆货车宽一点,八七年改成柏油路.还是沙石路的时侯,如果是晴天.车子驶过,路就白茫茫飘起灰尘,路边的树和草就分不清路绿色还是灰色,雨天路面就坑坑洼洼,汽车驶过就濺你一身泥水,常常见到公路局修路工人,晴天拿着工具把沙土推到路面,雨天过后拉来沙土填水坑.改成柏油路以后,估计这些修路工人都失业了.

那个时侯我见到最长的车队是枪毙罪犯的车队,记得好象是八三年吧,有二十几辆,其余的就数部队的坦克车,自从改成柏油路,就都没看见坦克车了.八三年以前,这条路一天也没见到几辆汽车路过,最常见的是拖拉机.那个年代车少,很少有交通事故.每天我都要从这条路走一公里的小学去上学,跟同行的同学边走边打闹,你追我逐,在公路上乱跑也都没事.自从机场路修好后,咱家乡经济好了,厂家多了,来往车也多了,交通事故也多了.
那时流行一句话:一司机,二机师,三厨师,有架车子那你讨老婆肯定讨个很漂亮的,我的一个远房堂叔原来是开拖拉机,八二年买了苏联产的老货车,赚的钱还不够付修理费,还好赚了一个老婆,还是邻村村长的女儿.起初村里嫁娶都是人力车拉新娘子,后来是三轮摩托,吉普车,微型车.中巴.小轿车,越来越大高档.但我总是怀念人力车拉新娘子,看着新娘被长辈抱上车,小孩跟在车后跑,车上扔下喜糖,现在新娘一上车就关上门窗,车子一溜烟跑了.那个时候嫁妆有自行车.缝纫机.收音机算这个新娘子有好多的嫁妆了,到了九十年代就有人用摩托车陪嫁了,现在有钱的家庭还用小轿车做嫁妆.一般人家有一架自行车算不错了,不记的是那一年大年初一,三姐把我爸的自行车拿去学,把链条弄断了,回来给我爸打个半死.很少有坐车的机会,只有农忙时后我们这些小孩子跟大人下地,坐一下板车那感觉算不错了,更不用说别的.偶尔坐一下堂叔的拖拉机,那感觉就是美.那个时侯物资没有现在丰富,跟现在的小孩子讲,他们会觉得不可思议
八八年,我哥跟叔叔几个把南京军区的福建一带部队报废汽车都包下来,到各地把汽车拆成废铁拉回家,放在礼堂门口,很多人来买零件,有一次买了一批南京牌汽车,据说是打越南胜利了,这批车刚刚到前线,部队一高兴把新车都报废了,来买的人在变速箱挂档,有的刚买新车都说比他自己新车的变速箱还好,那次我哥几个赚了一大笔.我这时已没读书了,在同村堂哥学修微型车,那时微型车有好多牌子:天津大发也就是夏利它原来是速霸路厂,长安.吉林.松花江.昌河是铃木厂,柳州五夌是三夌厂,天津大发三个缸,力气大,不过精密度高,坏了不好修.新车价钱也贵.五夌两个缸,新车价钱最便宜.不过常常坏,底盘不好,特别是拌轴很会断,那个时后常常见到五夌车拌轴断了跟轮胎一起飞出去,看了都怕,长安.吉林.松花江昌河四个缸各方面都不错,就吉林那轮胎螺丝多,现在五夌汽车其实都跟长安车一样,到现在我还搞不明白为什么日本原装配件给我们组装就比中国产的耐用.
当时车坏了,去买零件还要去福州买,一来一往就半天时间,要是差一件,你再跑一趟,又是一天了.好多车主都抱怨,我听堂哥讲前几年更麻烦,说微型车刚刚生产出来的时侯,有个客户曲轴连竿瓦烧了,要买连竿瓦还要去广西柳州去买,就自己用锡浇铸,不过也没用几天,后来硬是跑了一趟广西才搞妥.不知道堂哥有没有吹牛,我倒是常常到我哥那边给堂哥拿没钱的螺丝,我修车没学成倒是做了一回月老,事情是这样有个姓曾的车主弹簧板断了,找我们修,新的弹簧板装上去后我把他骑马螺丝没拧紧,工钱付后,他就开回家,只开了两百多米,后桥就碰到雨遮没法开了,只好倒着推回来,当时天已黑了,他还没吃饭,就在我们修理厂吃,在饭桌上他跟我伯母聊得欢,就促成了一门亲事,这真是无意插柳柳成荫.
学到第二年也就是九零年,我哥开了个杂货批发部,没有空,叫我替他去霞蒲去拆海军登陆艇,这可是我第一次出远门,那个时后出远门,没有私人的车,只有闽运公司,每一架闽运公司车子前面都写着安全行驶30万公里,走长途会少一点里程,一伙十个人前天就向车站定了票,我们大概大包小包拆船工具拿了十几包,里面都是扳手,铁棍.还有自己穿的,上车的时后检票员要我们托运,我们不干,一个站在车下面,一个跑到车里面,一包一包的从窗口塞进去,还跟检票员吵了一架,大概走了十三个小时才到霞蒲县,现在只要五六个小时就够了.坐国营汽车公司的车可真麻烦,没有直达,要一站一站停,去霞蒲一共要停四个站:丹阳.罗源.飞鸾.宁德.每一站都要耽搁半个钟头,那个时候车站基本都很破烂,丹阳站更是,站里连厕所都没有,男乘客小便就对着墙壁方便,女的,对不起,忍一下吧!到了下站再说.小贩顶着水果在车窗下叫卖,一见到车站管理员象见鬼似的一哄而散.那一趟我才知道我看了一本书里说的:蜀道难,难于上青天,闽道更比蜀道难的说法,车子在崇山峻岭中穿行,从山下转到山上,再从山上转到山下,而山区公路刚好只容得两架车过,旁边又是悬崖绝壁,如果掉下去,后果我都不敢想,九六年我又去了一趟霞蒲,搭乘的是私人中巴,直达霞蒲,路过丹阳,看到车站还象模象样,共花了七个小时就到霞蒲,路也变成水泥路了,也宽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