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贴)暗恋(一 男士篇)

联想笔记本 收藏 3 24

江川,你好!"


电话里传来一个柔柔的声音,陌生而又很熟悉,我正为一会儿要去老丈人家里吃晚饭而烦心,这种常常打来的陌生的电话,真是让人烦不胜烦,浪费时间与精力不说,弄不好会得罪人,我带着极不耐烦的口气:

"你好,你是谁?快说,我还有事."


"打扰你了,不好意思,我是如梦,可能你已不记得我了,那就算啦."


如梦,一听到这名字,我立马精神大振,脑海里浮现一个娇嫩的红扑扑的苹果脸般的女孩子,一个象牙塔里般的女孩子.


"如梦,记得,我一辈子都不会忘记的,我们班最漂亮的一个女同学,我一直暗恋着你呢".


"想不到江局在电视局做了局长竟也学会了油嘴滑舌了.你不是有事吗?"


"你不是在外地吗?什么时候回来的?老同学找我,有什么事有比这更重要呢?"


"我昨天回来的,明天还要回去.你尽会瞎说".


"没有呢.还记得读书时我的座位正在你座位正前面吗?"


"记得.你简单就是个大懒虫,好像上课的时候你不是看报纸,就是睡大觉找周公去玩".


"你不也一样,上课就只会看小说.你知道那时我常常偷看你吗?特别是借往后传作业本之时.后来听说你外嫁到外地去了,为此我伤心了很长时间呢".


"那你以前为何不说?现在说这些不是调侃我是什么?"


"你不知道你那时总是一付日中无人,清高自傲的脸孔,谁还敢往枪口上撞?今晚有空吗?我请问吃饭".


本来晚上岳丈大人约我吃饭是非到不可的,我得借重他的关系,他在省委的关系非同寻常,而这两个月就是市里调整各有关单位一把手的时候,我这副局已做了一年多了,宁为鸡头,不为凤尾,我今年一定要往上走一步,去掉这令人不爽的副字,虽说现在大局基本已定,在市里我可以任选一单位做一把手,可官场如战场,瞬息万变,不能大意,再说自已吃亏在学历不够高,后来虽修了个研究生,可毕竟不是科班出身.可是如梦是我今生唯一一个爱过的女孩子.高中毕业刚好十年了,她现在应是二十八岁了,却一直从未见过她,也从来未与她有过任何联系,不知她是否还如在校时那么纯净,不知十年的岁月是否让她沾惹了人世俗尘,不知她是否走出了象牙塔,此时此刻,我非常的想见到她,其它的事先放下再说吧.


"对不起,晚上已有人请吃饭了".看来她不如我所愿.


"那么晚上呢,晚上我请你喝茶,好吗?"我语气上有所期待与恳求.


"好的,晚上我等你!"


OK,她答应了,她竟然答应了,我心头忍不住一阵狂喜,竟然兴奋莫名,充满了期待,也充满的渴盼,一种很奇妙的感觉,从未有地宾一种美妙感觉.今天我可是把什么都打乱了,我从来没有为谁如此心动过,在准备从政之前的我只是一心的工作,经商,当我认为我的经济基础,人际关系积累到差不多之时开始走上从政之路,现在的副局只不过是过渡而已,我最近的目标是在几年内上升到市委领导班子里,所以,我的生活无关风花雪月.今晚本来是与那班哥们约定俗成的牌局,好在今天是周末,大家也玩得累了,偶尔散局也不会有多大不满.


岳父家的晚饭在心不在蔫中结束了,赶紧回家洗澡,刮胡子,今晚得精心打扮,我不能在如梦面前逊色.穿上皮尔卡丹衬衣,套上西装,系上领带,竟也还风度翩翩,不禁心情大爽.


八点,开车去接如梦,一路口哨飞扬.


到了如梦父母家的楼下,看到一女子身穿宝蓝色紧身套裙款款而来,高雅而从容,她就是如梦,我一眼就认出了她,没错,她基本上没什么变化,还是那么清纯而美丽,只是成熟了许多,不但气质上,身材也一样,依然年轻漂亮迷人.我心在狂跳,竟然会那么紧张,不知她是否会喜欢我.


把她接到一家舞厅的包厢,边啜着红酒边相谈甚欢,看来她对我并不设防,只是,她的女人味太重了,迫得我有点喘不过气来,与她相坐越近我越不能自抑,我身上的阿尔蒙在不断的膨胀,在这狭窄的包间里无孔而泄,可是,我不能,不能对她有非礼之举,为我,也为她.为了逃避,我请她到较空阔的舞厅里跳舞.


搂着她柔软的腰肢,迫近她肉感的身体,闻着她甜腻的体香,我下身立时坚挺无比,我这是怎么啦?在女子面前我可从来没有这么换礼过,我自诩自已的自控力一向坚强无比.不行,不能再这样继续下去,不然我会陷入疯狂.


一曲未完,我已难以自持,只好建议她一起去河堤街走走,透透气.如梦非常善解人意,跟承随我到僻静的河堤街,只是我一路高涨的情绪并未得到缓解.今晚花明月暗,一片寂静,夜晚的河堤街正是情人们幽会呢喃的好去处,我竟选错了地方,此情此境,我已难受得全身在颤动,但我不能,不能碰她,她已是他人妇,我也已是她人夫,我不能为我也为她出丝毫差错,可是,我舍不得离开她,她让我沉醉,让我迷失.


我默默地走到一颗树底下坐下来喘息,冷静一会......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