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贴)红尘夏月

都道红尘无渡,任凭无数春花秋月付流水。


那藏在相册里的,是谁不变的容颜?而那萦绕在耳际的,又是谁的轻语?那不能生死与共的黎明,竟万般迷离。


夏夜酷热,而夏月却微凉。抚过你掠过我,即使我们跟随的眼神都显得那么迷茫而没有归途。


它醉如夏花的清郁,又仿佛旧墙灰瓦上轻扬更迭的老歌,自寻空山远途而去。唯有那斑驳月影苦守西窗。


脉脉婵娟不得语,独吟才觉月光寒。


挣扎于俗世的我们,是晚归的青鸟,在湘竹忧怨、蝉声憔悴的苍天下相遇。单薄的羽翼轻颤,凄凉的哀吟婉转。


那不可期待而又不可别离的人间,将所有那些未托付的寄语,紧锁于眉头,声声难展。


夏月如干戈,打碎了天涯,也离散了归帆。漂泊的未来在暮鼓钟声里静默如云。寻飞鸟不见踪,踏青山而无迹。


那久远而褪色的月啊,残照于故园翠柳,可知消瘦了多少知己红颜?未尽的难眠的秋水,相思寸断。


尺素墨迹尚浅,满纸荒唐旧言,画满红尘恩怨,写尽沧桑流年。而那曾经携手的处处,遗落在谁的花前?夏月可会温暖他乡远人,回首时是否仍会暗香拂面?


绽放的刹那烟火,倾泻满地芳华,一如千古绝唱,袭人而刻骨。


几许离散,几许轮回,那如暗夜里燃烧的灼灼玫瑰,只能在浮华尘世中寂寞盛开,而又悄然凋谢。


刹那交错的你我,又将在这漆黑长空中划下怎样的圆?缥缈如烟,又分外明媚。


滚滚红尘将万种风情湮没于天河,寒笙四起,长歌不绝。


遥望玉门关外,春风来时,乍然惊魂。仰啸问苍天:何地才能痛饮前尘酒,共舞阳关三叠?几时方可再续来生缘,同奏高山流水?


或许,不诉千愁,不言万绪,方能堪破红尘。而这荒天薄云,谁又解禅语?且听高山放歌,且看沧海无涯。


渡船如许,渡过你,渡过我。相识于逝水间寂然流离,往复万里。多少个去日依稀。


终是:红尘度度皆无语,弦断频频有谁听?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