撕心裂肺的爱情,我哽咽了

xc198716 收藏 1 65
导读:撕心裂肺的爱情,我哽咽了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小雏菊(一个真实的黑道爱情故事)看了不要哭!


小雏菊,一直是圣洁的代表┅

我从小就在所谓资优班长大,不但资优,还是舞蹈班,班上三十位女同学全是经由智力、舞蹈能力,从三百多位徵选人中挑选而出。国小六年,就那样和其他二十九位女同学一起长大,在我的生活圈,除了爸爸和老师,我没有很大机会去接触到男性;在我的国小生捱,男生是外来者。国中,我放弃了舞蹈班,我上了普通的男女混班。那种情形,很像乡下女孩第一次到了城市┅那麽的新奇,那麽的好奇。第一次听到脏话,是在电视上。第一次看见有人说,是在国中的班上。

我只是睁大眼睛,一副不可思议的样子。後来班上的同学爱叫我「小雏菊」,因为我什麽都不懂。不懂帮派,不懂规矩,不懂男女┅我像一朵刚开的花儿,还不懂黑白,只觉得世界很稀奇。小雏菊,代表著无邪,天真┅小雏菊一直跟著我,直到国二下学期那天┅


下过雨的街,昏暗潮湿。

冬天的傍晚,七点多,天已经暗了下来,特别是下过雨,一切是那麽黑暗、邪恶┅

在街灯照不到的小巷里,五六个人马围成一个圈,圈住了一个人,像匹困兽,他没有挣扎,只是淡淡不语。每个人的手上握著棒球棒,为首的带头人吐了一口槟榔「干!你****在 啊,活的不耐烦,跑到我大仁来抢地盘?」槟榔汁红红腻腻的滴到困兽的鞋上,他眉头一皱。

「你****耍酷?别以为妞多就 ,怎麽?槟榔汁嫌脏?」话一说完,又是一口,这一次不偏不倚吐上了他的脸。他用一种极慢的速度抹掉了红色的液体,双眼爆出杀机,猛然一拳挥像吐槟榔的人,只听见骨头断掉的声音夹杂惨叫声,红色由他的嘴里流出,只是这次不是槟榔,是血。

「老大!」

「老大!」跟随的小搂搂看见大哥倒下,纷纷抽出家伙大吼「干!砍死他!」棒球棒纷纷的落下,落在他的身上。他的拳头很硬;却硬不过木制棒球棒,他一拳又解决了一个人,还来不及闪躲,其他四只纷纷从他的头、手、腰、背重重的落下。这一仗,他是输了。


补习,是我很讨厌做的事,只是补习,却都是国中生要做的事。今天,还是一样补习,从补习班回来,我却看到了并不是每一天都会发生的事情。

群殴!

天!这种只听同学说过的事情,我还没有亲眼目睹过。我蹑手蹑脚的往巷子里头看,除了乒乒乓乓的殴打声,我还可以见粗俗的叫骂声。很快的,我分辨出被打的其实只有一个,其他根本就是打人。不满的情绪很快在我心里出现,我拿出童军课的哨子,也不知道哪来的勇气,居然大声的叫了出来「警察来了!」然後,我使出全力用力的吹著哨子。也许是奏效了,打斗声变小了,我听见有人不满的咒骂声和踏著水的跑步声,过了一会儿,暗巷里不再传出声音,我再一次探头看。没人了。一步一步的走进暗巷,除了斑斑点点的血迹,我看不到任何东西。也许都跑了,就当我想离开时,一声呻吟声引起我的注意,顺著声音走过去,我倒抽一口气,我看到了人┅面目几乎全非的人。这辈子,我不会忘记那呻吟声。如果,我没有走过去;或许如果他不出声┅如果、那麽多的如果┅却还是改变不了事实。我走向那个人,可以说,我救了他。而他呢?他亲手摘掉了我身上的小雏菊┅


教室外面挤了很多人,丫川、小温和班上一些所谓混混都一脸哈八狗像的站在门外。「他们在干嘛?」我边发作业,边问小宣。

「高年级的成哥出院了,说要来我们班谢人。」小宣也很好奇的往窗口挤。

「谁是成哥?」

「高中部的带头啊!大哥耶!」

我没有什麽兴趣,下一节国文考试,我得温习。看著班上一半同学都挤到走廊去,我翻了白眼,低头看著我的参考书。教室外面的吵杂声突然静了下来,我不禁也奇怪的抬头。只见门口站了一个穿高年级制服的人。我不知道他是谁,只看得出来他的脸上有点淤清,手上也还掉著石膏。这麽别脚的角色也能当大哥?我有点不屑┅直到他笔直得朝我走过来,我才惊叫出声「是你!」他是我三个月前救的人!被打的鼻子眼睛皱在一起的丑八怪!怎麽┅怎麽今天看起来有点帅?!

「小雏菊!我欠你一条命。」说完,他抓下脖子上的项链,用残废的手霸道的挂上了我的脖子。我还来不及反应,还来不及说些什麽,高年级的教官救火冒三丈的冲进了教室「李华成!我警告你,再到国中部,我就让你高一再被当。」

「教官,我是在报恩,您不是教我知恩图报?」他轻蔑得一笑,看了我一眼,就像皇帝一样的被一群人围著走出了教室。等他消失在走廊,班上的人才全部像发了疯一样围著我,「小雏菊!你救了老大!」

「小雏菊!你和大哥怎麽认识的。」

「小雏菊!看不出来喔,店店吃三碗公喔!」左一句小雏菊,右一句小雏菊。我被叫的头都昏了,除了挂在脖子上的银链,我的视线再也容不下,任何东西。


我并没有忘记李华成,但是他也没有再找过我。班上,依然用一种尊敬的眼光看我。甚至有人开始叫我「雏菊姊」又过了三个月,国中二年级似乎就要结束了。璁假来临那天,就在我大出校门那一刹那,一群人围住我。我不禁一楞,什麽时候我也变的被围殴的对象?只见带头的人说「小雏菊,老大要见你。」制服上明明绣著我的名字,奈何这批瞎子只会雏菊雏菊的叫。

「你老大是谁?」

「成哥!五福的带头!」他很骄傲的说著。

「没兴趣。」我一时忘了成哥是谁。或许,我应该早就把他忘记。

「小雏菊。」淡淡的声音传来,围住我的人很外的让开一条路,看到来者何人时,我不禁睁大眼「是你!」「是我!」他脸上有嘲谑的笑容「我载你回去。」我应该说不的,真的,我应该的。可是我并没有,我上了他的後座,让他载著我回家。人是回到家了,心呢?心,被他载往和家反方向的令一个方向去┅


我从小雏菊、变成雏菊姊,再来晋升为「嫂子」、「大嫂」我很怀疑的看著那些高二、高三的学生,怎麽会对著我这又瘦又矮的小罗卜头嫂子来嫂子去。尤其当这些人不是叼著烟,就是满嘴脏话。後来,我终於迟钝的了解,我的「男人」是谁。

李华成。

我不懂,只知道,他不过璁假过後,每天会骑著那台拆了消音器,装上音响,多加跟喷气管的机车来在我上下课,怎麽突然我会变成他的马子。也许这不是什麽坏事,不过我却得瞒著父母进行。我能了解,在他们心目中,李成华是个不良少年。他国中被当,却神奇的考上高中。高一被当一次,又神奇的升上高二。算一算,他今年十八,却还在高二的阶段。我呢?那年,不过也才十四。不过是个国二生。在父母眼中,他是个带坏小孩、欺骗少女的大坏蛋。在师长眼中,他是个头疼的留级学生、三天小过、两天大过。只是,他却都有办法坳过去,到今年高二还没被踢出学校大门。在兄弟眼中,他是大哥,铁睁睁的汉子,他是势力的代表。在女生眼中,他是白马王子。而在我眼中呢?他不过是个偶尔会说脏话的调皮大孩子、大哥哥。我讨厌烟味,在我前面他不会抽烟,我讨厌脏话,他会尽量少讲;我讨厌翘课,他再怎麽痛苦都会风尘仆仆的带我上课然後「睡」死在他班上。我喜欢的,他会去做,我不喜欢的,他尽量不做────除了一样。他怎麽也不叫我名字,也是小雏菊、小雏菊的叫。除了这点,他让我没什麽可以挑剔。


「小~雏~菊~」听到这种恶心巴拉的叫法,我也能知道後头的人一定是李成华的最佳帮手───欧景易。只有他,不会嫂子来嫂子去,可是却会把哪三个小雏菊叫的让人鸡皮胳搭掉满地。欧景易染了一头金发,也不管教官一天到晚要剃他头,他一脸笑嬉嬉,一点也不察觉自己有再一个小过就会被踢出学校的危险。

「欧学长,请你不要那样叫我。」我放下扫把,冷冷的跟他说。

「小雏菊菊菊菊~我带话来嘛~」

「欧学长,有话快说,说完请滚。」

「哀唷~人家是替老大带话来嘛~成哥要你下课在北侧门等他。」我可以感觉班上同学又竖起耳朵,「收到,请滚!」给他个白眼,我转身进教室。还可以听见他嘀咕「老大什麽女人不要,偏要这营养不良的辣椒小女生。」下了课,我走到北校门,李华成从墙上翻下来,嘻皮笑脸的摸著我的短发,把我拉进怀里「干嘛?」「陪我去吃饭。」他带著那戏谑的笑,勾著我的短发。

「妈妈会骂。」我摇摇头,像往常一样拒绝。

「今天是我生日。」

「爸爸会骂。」他今年几岁?这是我第一个问题。

「我去跟他们说。」说完,他真的拉起我要上机车。

「你疯了!」我拉住他的衣角,不 同的摇摇头。至少我知道,父母如果看到李华成,家里一定会闹革命。

「陪我去吃饭。」有时候,他的脾气硬的像只牛。

「我回去问问看。」说完,我跨上他的机车,他满意的发动了车子,离开学校。

我说了谎,十四年来,我第一次说谎。

我告诉爸妈,我要和朋友去逛街。

和谁?

班上的女同学。

早点回来。

好。

我不懂为什麽我要骗人,我并不觉得和李华成出去事多大的罪恶,可是浅意识里,就是不敢说实话。换下制服,我穿了便服,出了门。李华成在路口等我,他很少接近我家附近。问他为什麽,他只说自己不是这区的人,不想给我惹麻烦。上了他的车,我听见後头一阵阵的机车上追上来,回头一看,是欧景易他们,十几台机车,跟在我屁股後面。他们比李华成停的远,至少隔了两条街。後来,我才知道,原来,我和他们是不一样的世界的人


我没到过寿山,不过现在看起来,高雄的确很美。我可以看见很多灯,很多大厦。风很大,好几次我都觉得自己要被吹散了,但是我却觉得恨快乐,因为第一次,我和朋友出游。李华成没说话的走到我身边,把外套批在我身上「要回去了吗?」他说话中有酒味,欧景易他们带了一堆啤酒,我想李华成也喝了几口。

我摇摇头「再多看一下下。」他笑了,眼中带的温柔「好,等一下。」我总觉得他抱著我的时候,不像大哥哥。至少,和我表哥抱我的感觉不一样。哪里不一样,我说不上来。「唷~大嫂,大哥生日,你送什麽啊?」远远的,小虎打著酒嗝大声的问著。「献吻、献吻!」然後痞子林开始帮腔。「献身、献身!」欧景易不知死活的加油添醋。

「他们很吵!」我把头贴上李华成的胸口,闷闷的说著。

「来!」我牵著我,越过栏杆,抱著我滑下一个小山坡,站在一块平地上面。

「小雏菊,坐下。」他一屁股躺下,拍拍身边的空位。

「叫我的名字。」我嘟著嘴,却也顺然的坐到他身边。

「小雏菊。」他带著戏谑的口气,低低的叫了一声。

「叫我名字!为什麽都不叫我名字。」

「小雏菊,我要你当小雏菊,永远那麽纯洁可爱┅」他低低的说著,不知道是对我说,还是对自己。

「算了!」说来说去还是这个原因。

「生气?」他翻起身子,捱进我身边。

「没有!」才怪。

「今天我生日,你不准生气。」大手摸上我的脸,他霸道又带著笑意的说著。

「还有,你还没送我生日礼物。」

「我可以在身上扎个蝴蝶结,把自己送给你。」这句话,只是单纯的好玩,没有别的意思,真的没有!不过,我想李华成绝不是这样想。

「是吗?」我没有蝴蝶结,所以我只好摇摇头。想一想,他生日不送他礼物真的是不好。我身上也没有任何能当礼物的东西,考虑的半天,我才说「闭眼睛」他顺然的闭上眼睛。我一弯身,轻轻的再他脸颊上送了一吻。就像亲我爸一样,纯粹洒娇。我想,他对我的态度,不会比我爸差到哪里去,是值得一吻的。李华成猛然睁开眼睛,我还来不及反应,他反手一抓,把我抓进怀里,我还来不及抗议他弄脏我的衣服。他弯下头,贴上的我的唇。我只知道,我什麽都想不起来。全身像触电,随著他像雨般滴滴点点的戏弄著我的嘴。开口想喊,他的舌尖溜进了我的口,缠耍著我的舌,久久不放。甜甜、嫩嫩,感觉很好,我不想离开,却又因为没有氧气而双颊通红。直到我快要窒息,他才放开我,用他那双黑不见底的双眸看著,手指拂过我的唇,沉沉的说「小雏菊,你是我的,懂不懂?」

不懂。

我还没来得及说出,他又贴上我的唇,再一次,我无力抵抗,只任由自己和他的双唇吻著,戏著,喘息著。我终於知道,李华成和我爸、我表哥不一样。因为,他们不会这样吻我。


国三的联考压力很大,我却没有什麽心思读书。欧景易则是一天到晚抢著我的考卷,然後大似的嘲笑一翻,嘲笑到李华成出现,他才很努力的去止住笑。我发现我功课一直在掉,从全班前三名掉到十名。这次月考,我掉到第十五。我并不介意,反正,第几名都一样,高中上的去就好。紧张的是我的老师,一天到我喊著要去做家庭访问。令一个替我紧张的,很好笑,居然是自己自身难保的李华成。

「怎麽又考这样?」他抓起我的考卷,不满的说著。

「不然你教我!」

「你知道我不会。」他把考卷塞给我,无所谓的说著。

「那就不要念我,我被我爸念的烦死了!」

「我不是你爸!」

「我知道。」又来了,他又不管这里是学校公共花圃的光天化日之下吻住我,直到训导主任气急败坏的从三楼丢了板擦下来「李、华、成,你给我滚回高中部!」他轻易的闪过板擦,一手护住我,一手往楼上比了个中指。

「我回去了,好好读书。」他放开我,手插著口袋准备回去他的教室。

「你呢?」我扬眉,反问他。

「我不念了,这学期完,我休学。」等到他背影消失,我才回过神。不念了?为什麽?他不念完高中,爸妈怎麽可能会喜欢他?他不念完高中怎麽上大学?怎麽找工作?突然间,我觉得李华成离我的距离,又更远了一些┅


放学的时候,两三台机车闯进了校园,听到的却是很让我惊讶的叫骂声「叫小雏菊那贱人给我出来。」叫嚣的是三信的女高中生,烫著短发,一脸浓妆的叫著。我的教室离旋关很进,坐在教室里就可以听到那叫骂声。我起身子,正想出去问她有何贵事,身边的花车轮拉住我,对我摇摇头。他是李华成下面的一个混混儿,平常对我也不错。「嫂子,别出去。」他一手拦住我,一手伸进书包抄家伙,还顺便跟小胖打了个眼神。「为什麽?」这里是学校,难不成她能吃了我?而且,我也没得罪她。「等成哥来。」「不要。」我甩开他的手,大步的走出去。

「你是小雏菊?」两三个女的把我围住,一脸凶神恶刹。「你这贱人!」说完,她火落落的就给了我一巴掌。我痛的咪起眼睛,我不懂她会什麽打我。我根本没见过她。正想询问,打我的女生又喷气的说「你她妈的犯贱,连我沈雅蓉的男人也敢抢?!」说完,她一手抓起我的短发,大力一押,把我摔在地上。沈雅蓉?我更确定我没听过这名字。我也不懂,我什麽时候抢了她的男人。我一转身,又爬起身来,我不喜欢别人对我动手动脚「你干嘛?」「干嘛?刮花你这张贱脸!」她手一伸,五只长长的指甲往我脸上刮下来,我急忙一闪身,却还是慢了一步。左脸颊一热,血滴到了地上。我看著地上的血,一个火大反手给她一拳,只听到她惨叫一声,居然跌倒在地上。我楞楞的看著她脸上铜板儿大的伤口,不知所以。仔细的看我的手,才发现,李华成给我的戒指居然在滴血。天!怎麽会这样!才一眨眼,其中一个女的扶起沈雅蓉,其他三个一个抓住我的手,一个又火辣的给了我一巴掌。这一掌,打得更重,我一个浪呛差点又跌倒。只听到远远有人大喊「小雏菊!」我转头一看,李华成迈著大步冲了过来,後头跟著是欧景易、王中凯和一堆平常混在李华成旁边的人,只是现在他们的脸上没了笑容,照上了一层寒冰。

他扶助了我浪呛的身子,摸上我的脸? u有没有怎样?」其他的人,却把那几个女的围了起来。「没有,你去看看沈雅蓉,她伤的很重,我不小心打伤她了。」想到她脸上的伤,我不禁掉下眼泪。我真的不故意打伤她的,是她自己先动手¨「你这傻瓜!」他抱住我,吻掉我脸上的泪和血,回头冷冷的对欧景易说「手,我要她的手。」这句话我不是很懂,可是我隐隐约约可以了解里面的意思,我急忙抓住李华成「你要她的手干嘛?」「你别管。」他撕开一节衣服,替我抹去脸上的血。我挣扎著,「不要,李华成,我不要你伤害她,让她回去好不好,拜托!」也许是我的话引起欧景易他们的注意,他们居然一脸不可思议的回头看我,李华成看了我一眼,才回头过去「沈雅蓉,你记住,小雏菊是我的人,伤了她,下次我要你命。」「听到没?滚!」欧景易勉强的让开一条路,让沈雅蓉他们一群人癫癫颇颇的离开。看著李华成没感情的脸,我发现,他变的不像我以前认识的李华成了┅

「女儿,过来。」我一踏进门,老爸就坐在沙发上叫著我。

「干嘛?」我 著头,遮去脸上的红肿,心里暗叫不妙。

「学校打电话来,说你和人打架!」

「我没有!」

「你最近是不是和一个混混走的很进?」

「他不是混混!」我被他不屑的口气惹火,大声的吼回去。

「我告诉你,别以为国三我就不管你。从今天开始,你不准出门,上下学我载你去。你离那混混远一点!不准见面知不知道?」老爸站起来,一脸严肃的说著。

「你没有权利管我!」我大声的顶回去。

「你¨你这浑帐!」啪一声,他给我一巴掌。我楞在那边,今天我被打的还不够嘛?为什麽连爸也打我?!我掉下眼泪,对著他还有从厨房走出来的妈大吼「我讨厌你们!讨厌讨厌讨厌!」说完,我冲上楼,把自己锁在房间里,痛哭失声。李华成,李华成,我好想你!你在哪里?李华成!那一晚,我终於知道李华成是谁。他是我爱上的一个男人,不能爱,却爱上的人。


我被禁足了。除了学校,我哪里也不能去。李华成好像也知道我家的事,他没有来找我,只 欧景易有空弯道国中部来看看我。我也不能去找他,因为爸妈 老师,下课不让我去任何地方。这样过了三个礼拜,我只觉得我身上的每一个细胞都像死了一样,灵魂像被抽去一般。剩下的不过是我的躯壳。我哭、我闹,在家里拼命的砸东西,摔东西,他们却丝毫不动心,只是把我看得更严,更寸步不离。後来,我乾脆把自己反锁在家里。我不去上学,也不出门。整天闷在暗黑的房间里,流眼泪。眼泪流乾了,就只剩喘息,我发现,我根本已经快死了。快被思念折磨死了。就这样,睡醒哭,哭醒睡。不知道过了多久,多久。那天晚上,我突然坐起身来。走到桌前,看著日历。我笑了,一个多月来我笑了,因为我发现今天是我的生日。我十五岁的生日。一股想见李华成的感觉满然窜起,我觉得自己再也无法控制了,我整理好自己的行李。在凌晨一点的时候,逃出了家门。我真笨,一个月来就只知道哭,完全没想到要逃。招了辆计程车,我往一家李华成曾经带我我去的刺青店。


踏出了刺青店已经凌晨两点多了,我没有头绪的走著。我想见他,却不知道他在哪里。我不知道他家在哪里,我发现我什麽都不知道。两台呼消而过得机车在我身边停住,车上的人走下来「妹妹~要不要去玩?」我抬起头来,看著他们,「今晚飙车的地点在哪?」他一楞,又露出痞子笑容「中正路啊,刚开始没多久,要不要去?我载你!」「好!」我二话不说的跨上他的车,我知道,李华成一定在哪里。


伦哥,载我的人,其实人不错,他边骑车边问「你要去找谁?没人的话,就让我载。」我知道他们尬车的时候习惯载个女生在後头炫耀。「今晚很多人吗?」

「很多啊!火龙车队跟青虎车队今晚连起来飙,一两百台有吧!你找的人是哪队的?」我不知道李华成是在哪一对,我没听他说过。只好摇摇头。很快的到的中正路,伦哥看了一眼手表,「应该在五分钟车队就会到了,你路边站点,免的被辗死!」他点跟烟说著「你脸色怎麽那麽不好?不会挂了吧?」我没有注意他的话,只是眼睛盯著前方看,果然不久,一堆谜谜蒙蒙的车灯在远方出现,接这是渐渐传来的车声。才一眨眼,几十台车子就呼萧而过。那麽多,我去哪找他?一咬牙,我冲道路中间,想看清楚每台车子。伦哥大叫一声想把我拉回来,已经来不及。我听见叫骂声,煞车声,还有撞车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我只是张大眼睛想看李华成在哪里,可是我却看不到,除了车灯我看不到什麽。突然一台车子急速煞车在我前面,车身一斜,压著地面笔直的像我冲过来,在离我一公尺的地方硬生生的停住。只见滚了两圈的骑士站了起来,摔掉手上的安全帽,气冲冲的向我走过来「干!你找死?****挡在那───────小雏菊?」等我闭起眼睛准备接收他那怒气冲天的一拳,那人突然叫出我的名字。我睁眼一看,居然是欧景易,他摔的鼻青脸肿,整只手都磨出来血,我颤抖的说「对¨对不起┅」脚一软,我跌坐了下去。

欧景易连忙冲过来扶助我?A一边大叫「call成哥,叫他掉头,快快快!说嫂子在这!」他这一吼,旁边几打转的机车都停下来,後面来势汹汹的机车群也都停了下来,把中正路当成停车场。一下子,几百台机车停的停,转圈的转圈「他¨他们怎麽都停了?」欧景易扶著我坐在柏油路上「废话,一半车队是老大的,大家不停下来看大嫂不然要干嘛?」

「他在┅在哪?」我头昏目眩的问著,几天的眼泪,把我全部的体力都榨乾了。

「老大的车子早就飙到前面不知道哪里了,喂!小雏菊,你别葛屁!你死了,老大会把我们全砍了陪葬的!」他紧张的说著,我闭上眼睛,只觉得好累。想到李华成就要来了,又勉强打开眼睛。安静的路上,突然又传出呼呼的车声,接下来一群人吵杂不轻的说「成哥来了!」李华成来了!我看那台像失控的机车撞了过来,在机车还没有全部停下来的时候,车上的人跳了下来,他一手丢了安全帽,帽下是李华成,只见他苍白著脸,像我冲过来。他的脸好白,是不是病了?我松开欧景易的手,也朝他奔了过去,只见他喊「小雏菊!」我使劲全力冲了过去,和他扑了个满怀。他气急败坏的说「你到这来干嘛?」我努力的挤了一个笑容「我¨好想你!」这几个自用尽了我全身的力气,话说完,我全身一软,眼前一黑,就这样扑倒在李华成的怀里。我终於¨回到了他的怀抱。


那天,我在李华成的怀里睡著。醒来的时候,只见房里一片黑暗,我隐隐约约可以看到李华成坐在窗口,朝外面吐著烟。我拉开棉被,他也回了头,弹掉手上的烟,他走过来一把抱起我坐上他的大腿「好点没?」我只是点了点头,把自己埋进他的胸膛,听著他的心跳,只有他的心跳能让我安心,让我知道,我还活著。

「你瘦了。」他仰起我的头,看著我淡淡的说著

「都是为了你。」只是一句话,却包含了我所有的爱,李华成抱紧我,抿著嘴一言不语。过了好久,他才叹气「你这样跑出来,你爸妈会担心的。」

「不会!他们根本不管我死活。」

「别任性,睡吧,明天我带你回去。」说著他放下我,想替我盖被子。

「不要!我再也不要回去了。」我抓著他的衣服,大声的喊著「我讨厌他们,讨厌死了!」

「傻瓜,你要是像我一样没了爸妈,就不会觉得他们讨厌了。」我从来不知道他是孤儿。

「不管!他们不让我见你,我讨厌他们!」黑暗中,我彷佛可以听见他的叹息声,只见他喃喃的说著「他们是为你好,我不是好人,跟著我会受苦的。」

「在我心里,你最好。」我抱住他,自己送上了双唇,生涩的吻著他。他双手收紧,也低头热烈的回应著我,黑暗中,没有半响声息,就只能就我和他的心跳声,喘息声。过了好久,他才勉强把我推开「睡吧。」说完,他起身离开了床畔。

「你为什麽不要我了?」我拉住他,开始无理取闹的掉眼泪。

「不是不要,是不能。」他撇过头,故意忽略掉我挂在脸上的泪珠,望著窗外无奈的说著,我抿著嘴,不发一言,他则是头也不回的慢慢想走出房间。我看著他的背影,突然觉得,我不能让他走,他是我的男人。我的!我伸手把胸前的扣子一颗一颗解开,把整件上衣褪下,开口喊他「李华成,你转头!」他停下步伐,一转身,猛然倒抽一口气,生硬的问「你干嘛?」我下了床,往他的方向走去,边走边拉下我内*的肩带「我干麻,你很清楚。」他居然往门边退,一整脸死白,好像看到了怪物,指著我,结巴了起来「你┅你的胸口┅」我的胸口,刺著一朵艳黄的菊花,那是我到刺青店一针一针让刺青仔帮我刺上我的胸口,还记的边刺他边牢骚「成哥一定会砍死我。」

「我刺的,今天刚刺。」说完,我扑像他,把自己摔进了他的怀里,他颤抖的抱著我,「你这笨蛋,学人刺什麽青┅」

「你背上也有,我听欧景易说的,让我看¨好不好?」说完,我伸手粗鲁的把他的上衣脱了下来,瞪著他的胸口看,一条一条的疤,像蜘蛛被打扁一样的横挂在他胸前。那是被开山刀砍出来的。他推开我,喘气的问「你知道到底你在干嘛?去把衣服穿起来」他边说边大口的喘气,彷佛遭受倒什麽极刑一样的痛苦。我知道他为什麽喘气,我是小雏菊,可是国中三年,男女之间的事,我不是全然不懂。至少,我就看的出来他喘气的原因。那是一种欲望,一种野性的欲望。

「我不要,我要你,你是我的男人,欧景易他们都那样说,为什麽你不要我?」我再次扑上他,紧紧的抱住他,而他的手则是不停的抖。

「我一定会砍死他们。」他咬牙切齿的说著,看著我低吼了一声,粗暴的吻住我。手则解开了我内*的扣子。他脱掉了我的牛仔裤,把我抱上床,吻著我的脸,由脸一路往下滑,像雨珠般滑过我全身,他怜惜的吻著我胸口的菊花「疼?」我颤抖的回应著他,不让自己呻吟出来的回答「不疼了。」


他覆上我,把我困在双手之间,贴著我的脸粗声的喘气,在我耳边说「小雏菊,你是我的,懂不懂?」我懂,我真的懂了。我抱著他,指甲深深的抓住他的背,随著他在我身上找到慰寂。李华成,那一晚,深深的进入了我的生命。真正地成为我生命中的第一个男人。


「你死到哪里去了?」一回家,父亲的狂啸声就在客厅响起。我不发一言的走上楼,迅速的整理了我需要的东西,背著唯一的包包,走下楼。

「你¨你这不肖女,有种出去就不要回来!」他愤怒的抓起我,摇著我,彷佛要把我摇碎般。

「我是不会再回来。」我冷冷的看著他。

「你走,你有种走,我会去告那个男的诱拐未成年少女,我看你能走去哪。」母亲流著泪,把父亲抓紧我肩头的手掰开,父亲则是像头疯了的野兽,想把我撕碎一样。

「你去告,我保证,回来的不会是我,会是一具尸体。」我推开他的手,头也不回的往家门走去。再见了、家。我回头,深深的像门一鞠躬。告别了,十五年的家,我要出去追寻我的幸福、我所要的幸福。我看著坐在机车上抽著烟的李华成,不禁嘴角上扬。看!我的幸福,就在那,就是他!我爱上让我奋不顾身的一个人,我以为这就是我所追求的世界┅」小雏菊哼著。「听过这首歌吗?」小雏菊那样问我。

「听过啊,孙燕姿的天黑黑,很好听呢!」我眨著眼睛笑著说。

「那一年,我就是那种心情、这样离家出走┅」小雏菊捻掉手上的烟,眼睛没有焦距的往前看。

「後来呢?」我双手打著键盘,问著。

「後来┅」她恍惚的睁著眼睛,看不出一丝感情,思绪飘回了她十五岁那年┅,她和李华成私奔的那年,她找寻幸福的那年┅

小雏菊?第一部?完*


小雏菊?第二部?菊花的泪?序

勉勉强强的把国中念完,我当然就没有升学了。李华成本来也老大不高兴,硬要逼我重考联考。每次他一把那事拿出来说,我就贼贼的一笑,自己把衣服脱掉。他只好吞回到了口中的话。日子很快乐!真的,他很宠我,很溺我,我要的他都能给我。而我我要的并不多,只要他陪著我。


我从小雏菊变成了老大的女人。现在,看到我的人都叫我雏菊姊;我从来不扁人,因为没必要,我变成大姐头。我手下有一批人,其实,我也不知道他们为什麽跟著我。那群女生,年纪有的比我大,有的比我小,脾气却都个个比我辣。她们────是欧景易那群混混的女人。李华成很不喜欢那些人跟东跟西的跟著我,说会把我教坏。我笑他,把我带坏的人是他。李华成护我护的很紧,除非他有事,不然不会把我丢给他的手下。他总是跟在我左右,连让我一个人在家都不肯。後来,听欧景易那群人在说,才知道,原来是怕我被李华成的对头给绑了。李华成没有弱点,现在有了。这是道上传的 话。他的弱点是女人,那朵随便一折就会碎了的雏菊。那句话,我只听过一次。欧景易他们就被李华成骂的狗血淋头。我问他什麽意思,他只说没有¨跟著李华成这一年多年多里,我并没有受到太大影响,我还是那朵雏菊。黑暗中一朵没有受到污染的雏菊。脱变的,也许只是在男女方面的情欲。有了第一次,他对我不会再像以前一样,碰也不碰。他现在几乎是只要想,就做。有时候,回到家里,他连衣服都来不及脱,就会在客厅里硬要我。我并不反对,我只觉得很新鲜┅日子是这样过的,我总以为幸福来了┅後来才知道,那

只是开始¨黑暗的开始。

小雏菊2-1

他翻过身,侧著身子,看著我,眼中还是一样的温柔,他看我的眼神从来没有变过,永远那样柔,柔到能把我化掉┅长了茧的手,摸著我的背,像哄著出生婴儿一样的柔,一样的轻。

「明天陪我去五厘寮。」他淡淡的说著。

「去那做什麽?」我闭著眼睛,已经不想说话了。他有体力,我可没那麽多精力。

「见龙哥。」

「谁?」他不曾跟我说过道上的事,也不准欧景易他们在我跟前嚼耳跟子。

「我大哥。」

「你不就是大哥?」那群跟班不都是大哥大哥的叫?

他低笑了一声,揉揉我头发,「那是欧景易他们叫著玩的,我是大哥带大的。」意识已经模糊,我不知道他再说什麽,只想睡。挪了挪身子,在他的胸膛找到温暖的来源,我呼了一口气,让自己被睡意吞食,不想再抗拒。


小雏菊2-1後篇

「洛心,你说,爱情值多少?」小雏菊看著桌面,问著。

「爱情?」我盯著电脑萤幕,修著错字,笑著说「值很多啊,我励志要当言情小说家耶!爱情对我来说,是最重要的!」

「是吗?」小雏菊的声音总是那麽远,那麽不带感情。她抬头看了我一眼

「我在你这年纪,爱情是命┅」

「现在呢?」我敲下键盘,看著她问著。

「现在?┅」小雏菊眼神空洞,彷佛我的问题是那麽困难,那麽难以回答┅


??

什麽是黑暗?我现在知道,李华成的世界就是黑暗┅酒店理的灯光很黑,到处都是菸酒味。沙发上,一个穿黑西装的男人,身边全部站满人,男人。只有我,和那西装男人旁边的人是女人。我不安的靠向李华成,除了他,我不认识别人。欧景易他们全部都在门口外,没有进来。为什麽?我不懂┅

「叫龙哥。」第一次,李华成没有握住我的手。只由我像只无头苍蝇不知到该往何处飞┅

「龙哥。」我低著头,叫著。

「华成,你们坐!」男人说话了。李华成坐下,拉著我坐到他身边。我只觉得十几对眼睛都看著我,彷佛我是异类般,不属於他们般。

「不是自己人?」龙哥开口了。

「不是。」我可以感觉到龙哥上上下下打量的我一阵子「这麽嫩,你不怕在床上把她折断?」话说完,他身边那群男人哄堂大笑,笑的我不知所措,笑的我想跑。我知道李华成身子僵了一下,我正想抬头看他,龙哥身边的女人开口了「龙哥,你别欺负小妹妹。妹妹,你几岁?」她的声音在我头上响起,我不知道要说什麽,感觉到李华成摇了摇我的手,我才呐呐的开口「十六。」

「华成,你诱拐你学妹啊?」龙哥又开口。

「喜欢上,没办法。」他终於开口了,口中的语气还是那麽淡。

「不要惹多馀的麻烦就好。」龙哥口气也很淡。

「不会。」

「妹妹,你叫我兰姐就好,你叫什麽名字?」兰姐又问。

「小雏菊。」我没有回答,李华成回答的。

「你这孩子,脾气硬的跟牛一样,我是问你女朋友不是问你,干嘛一副我会把她吃了一样?」兰姐笑了。

「华成,你二十了吧?」龙哥说著「我打算把五厘寮交给你扛。」

「小雏菊,来,他们男人说话,我们去别的地方。」兰姐站起来,伸出手拉著我。我只是缩到一边,望著李华成,他眼中闪过一点不忍,开口柔声说「你跟兰姐去,我和龙哥有事,等等找你。」我还是定在原地,我不习惯接近他以外的陌生人,尤其是这些一眼就可以把我看穿的人。龙哥眼里露出不悦,李华成又推推我,耐心的说「我很快就过去。」我没办法,只好咬著下唇,满心委屈的跟著兰姐走往另一间包厢。再包厢门关上的一煞那之间,我听到龙哥用不悦的口气说「那麽弱,会拖累你┅」我没有听到李华成的回答,厢门在我听到回答以前关上。拖累?我会拖累他什麽?我不懂┅那时候我真的不懂┅


「你和华成怎麽认识的啊?」兰姐拉著我到另一间厢房,里面有三四个年纪和我差不多的女孩。她们一看见兰姐,就连忙叫好。

「我¨我曾经救过他。」那次他被打的七零八落,差点死在巷子里的时候。

「喔~难怪那小子会喜欢你。」兰姐看了我一眼「你真的很可爱耶!」说完,她笑著捏了我的脸。我有点不高兴的撇开头,对她们这群人,我没有好感。

「你很怕生对不对?」兰姐也无所谓的笑了一笑「我以前你这年纪,也是很讨厌老女人那样捏我。」

「我不是那个意思。」其实兰姐看不来不老,我觉得她顶多三十。

「没关系,你不用怕,以後有是就找我,李华成如果欺负你,也找我!知不知道?那小子脸长的好看,要看好,别让他跟人跑了。」

「李华成不会。」他是我的幸福,我也是他的幸福,他没有必要跑。兰姐又一笑了,笑的语气深重「年轻真好。」我看兰姐,她看起来很和蔼,至少和龙哥和其他男人不一样,不会用那种异类的眼神看我「为什麽,你们不喜欢我?」我鼓起勇气问著。「不是不喜欢┅」兰姐叹了一口气「只是你太纯,太容易受人欺负。」

「李华成会保护我¨」为什麽他们都说我弱?弱又如何?有李华成,不是吗?

「问题就出在,他花太多时间保护你了┅」兰姐蹙了眉「他现在是带头,一天到晚护著个女人,会出问题的¨」我不懂那句话的意思。什麽带头?李华成不是一年前就休学了?学校已经不是他在带了啊!他这一年,不过都会偶尔到一些酒店,卡拉OK店走走。也很少在看他飙车了,他到底是什麽带头?兰姐看我不解,又笑了「没关系,我喜欢你。你就跟著我,我慢慢教你。」兰姐的笑,让我不安起来。我需要学什麽?李华成现在又是在做什麽?忽然间,有点喘不过气。我觉得,我似乎已经踏进某个漩涡,那麽深┅那麽黑┅那麽的无法回头┅

李华成在做什麽,我终於明白了。他现在是五厘寮的扛霸子,手下一百多个,帮著龙哥管理他名下的KTV,卡拉OK,和一些酒厅┅我也知道为什麽他那麽担心我,从他身上一直冒出来的新伤,我知道,他的生活两天三头就是动刀动枪。有时候,我会哭著替他裹伤,他还是会扬起那副朝谑的笑容拉住我的手,小雏菊小雏菊的叫。好像他身上被砍出来的伤是假的。

「还痛吗?」我帮他重新上了纱布,轻轻问著。发现,这几个月,我学了一样功夫,变得很会包扎。欧景易那群人偶尔也会哼哼哀哀的要我替他们裹伤。他淡淡的摇了摇头,把我从地上拉起来,用左手搂著我的腰「你好香¨」他嗅著我的脖子,戏谑的说著。

「你伤还没好,规矩一点。」我把他拉开,板起脸说著。

「吻我。」他把我拉到他面前,看著我,眼神变得很深沉,很认真。

「你无聊。」我撇过头,没什麽好气的说著。

「小雏菊,吻我。」他又拉过我,双手抱住我蛮横的说著。

「为什麽?」怎麽他今儿个有点反常¨

「只有你,才让我知道我还活著┅」他拨开我额前的头发,淡淡的说著。有一股想流泪的感觉,我又何尝不是?只有你,只有你李华成才让我觉得我还活著,你、是我世界的重心。我送上我的唇,认真的吻上他。让他知道,我有多爱他,多需要他。他用著他冰冷没有温度的双唇,温柔的回应著我。等到我平息的心情,我离开他的吻,直视他的眼睛,说「他们,不是很喜欢我¨」

「没关系,我喜欢你,就够了。」他舔了我一下,语气暖暖的,让人感动。

「我是不是¨你的负担?」我想起兰姐的话,心里有点酸,我只是照著我的感觉去爱他┅单纯想爱他罢了。

「乱说,你不是。」他看我红了眼框,大手一拥,把我拥入了怀中。

「兰姐,龙哥,连欧景易他们都说我太弱,会变成你的包袱┅」跟了兰姐三个多月,我渐渐知道她所谓「拖累」是什麽意思了┅他们怕,怕李华成会感情用事;怕李华成会放不下我而不赶往前冲;也怕,也怕那天有人会用我去威胁李华成┅

「对,你是我的包袱,唯一的包袱,」他压紧我不让我抬头「你让我知道,我绝对不能死,因为我还得扛你¨」他的语气很平淡,淡的好像在说别人一样,我却知道,那是他用心说出来的话¨

「华成,以後你做事,多想想我好不好?我不想年纪轻轻就守寡┅」我闷著声音,又担心又不满的说著。他笑了,「傻瓜!」我抱著他,感觉他的温度,只有这样,我才能确定,他还是真实的,这份幸福还活著。听著他的心跳声,我才能知道,这一切还没消失,还在我手上。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