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三棱军刺的故事

三棱军刺的故事

在带新兵班的时侯,我班有个个头非常小的兵[我看连1米6都不到,下班后知道才15岁],虎头虎脑,人非常机灵,个种动作要领掌握的很快。特别器械练习是最强项,连团领导总都夸奖,就连我们这些老兵也是自叹不如。

他对我印象最深的就是,练习带枪走分列式。开始在以班为单位的练习中,因为他个矮,就总显得我班排面一到他那就断层,好在他的动作规范,到也可以。由于各个排要评比,所以就开始合练,排长就把他安排到队形的倒数二排。几次走下来效果不错,排长挺满意。

汇操开始,由与人多枪不够,又把带三棱刺的新枪调来一批,我班全是新枪,大家十分兴奋。到我们排开始走了,可能是他人小太紧张,小脸都发白了,总是担心后面的人能那枪碰到他,想着后头,是忘了前头,步伐一加大。好家伙,就把前面的后二朵用枪刺给戳了个口子。当时那鲜血直流,我们都下坏了,到卫生对费好大劲才止住血。连长把排长好顿训,我也不得劲。更有意思的是他回来后,咧开嘴放声大哭,十足的孩子气,谁劝也不行,我和排长是又好气又好笑,哄老半天才哄好。一问为啥哭,“怕给送回家贝”。

这种枪刺有毒,伤口就是不遇合,总是感染流浓,十好十坏,没有办法,又到军区的大医院在治疗好几次,军医说这枪刺的确有毒,它表层有一层渡膜,即防锈,美观,还有毒。这个新兵的伤足有20多天才遇合。这事想想都后怕,排长对我说:无论是做什么,还要是安全第一呀。

在延吉教导队的时侯,我们的大门前是富业地,种的是土豆,在站岗的同时还要看这块地。一次,对面鲜族屯老乡家的一口大母猪来拱地,偷吃土豆。站岗的是个湖北战友,他哄了好这猪好几次,这猪还赖了巴机的总是回来,怎么哄都不好使。在旁边的通信员说,你用枪拖打它,看它走不走,结果还是不管用。

这小子一击眼,就用这三棱军刺没费劲,就给大猪的肚子扎了一刺刀,大母猪连声都没吭一声,利马就倒地,一回就死了。老乡一家人来了的哭够呛,非常心痛,说在过几天这猪就要下崽了,同时也很同情达理,说怨自己没看好子家的猪。大队长知道这事后,告诉队里拿400元赔给老乡,同时猪也让老乡拿走。通过这事我看鲜族老乡很淳朴,很善良。

队长只是说了这个湖北战友几句,转身就回队部了。事后,这小子和我们说,也没用力呀,那枪刺它自己往里走,根本也没想刺死,就想吓唬吓唬它。别看这猪的个头大,体质太差了。我们听后都大眼瞪小眼,互相看了好一回。

猪壮都不行。假如刺人,那就可想而知了。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