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乌龙山原创]茶楼记四

dxn2020 收藏 59 44
导读:[铁血乌龙山原创]茶楼记四

    上回书说到青田等人正在水街广场之上静坐,围观者是议论纷纷,忽听得人丛外有人大喝一声:“围观人等速速离开,否则休怪我不给情面!”随着话音,人丛中闪出一条缝隙,从外面走进一个人来,身高七尺,面色红润,正是水街街长燕如鹰,这燕如鹰也是一条好汉,当年家贫,没奈何落草为寇,劫富济贫,干了不少惊天动地的大案,后来闻得水街招募街长,前来应试,凭着手中一块通天尺,连扫一十八路英雄,夺得街长一职。接任后,手段凌厉,诸大寇闻之色变,纷纷远遁。一时间水街这个龙蛇混杂之所竟似成了歌舞升平福地。

     此时众人见得燕如鹰前来,虽未露不善之相,却已纷纷胆寒,刹时间,广场之上鸦雀无声,草木俱寂。青天等人早早望见,却不搭理,依然静坐如初。燕如鹰走到近前,深施一礼道:“青先生请了。”青天翻了翻眼睛道:“你待怎的?我等只是坐坐,不犯法吧?”燕如鹰笑道:“那个自然,可先生请看这水街之上,闲人众多,先生此举,虽是为民请命,但围观众人却是看热闹者多,真心附和者少,且这广场之上,车水马龙,也绝非讨说法的最佳所在,燕如鹰不才,还请先生屈尊移步,另换一处,再行请命如何?”说罢对围观者喝道:“尔等莫非均无事乎?燕某处早备淡茶数盏,诸君欲饮者,请随燕某同往。”此言一出,众人顿时呼啦做鸟兽散。诺大个广场,跑得只剩下满地的鞋子。

    青天等见围观者散去,也不复有慷慨激昂之气,于是纷纷起身,一场风波就此化过不提。

    再说这云老板回到茶楼,将将坐定,伙计110匆匆跑了过来,附耳低语道:“山里有飞鸽传书,请老板火速上山,有要事相商。”云老板眉头一皱,问道:“何事?”110摇了摇头道:“信中只请老板火速上山,别的只字未提。老板请看。”说罢将信双手递上,云老板接过信来仔细一看,写信的不是别人,正是山里的师爷,姓楚,号云飞,真名不详。此人原是个落第秀才,甚有才华,只因不愿交结官府,因此屡试不中,愤然投笔落草。乌龙山司令飘零得之大喜,山里兄弟俱是舞刀弄枪的粗豪汉子,要说杀人放火、蹿房越脊个个是条好手,可这吟风弄月、填词作对之事,却没几个做得来。故此立刻奉为上宾,以师爷礼待之。山上众兄弟皆呼之为“楚师爷”,甚得器重。

     云老板观得信后,神色阴晴不定,心中只在琢磨楚师爷此次召唤所为何事,竟用了山中最高信物——黑龙令,山中规矩,令有五等,分为五色,黑、金、赤、青、白,以黑色为尊,不论何人,任你天大的事情,一见黑龙令,也得即刻放下,听候差遣。当下召集众伙计吩咐一遍要紧事宜后,带着黑龙令,出了茶楼,招呼了司机,驾着母马,直奔乌龙山而去。

    既奉黑龙令,二人不敢怠慢,出得水街,天色已渐晚,幸喜道上无人,因此纵马狂奔,正行间,胯下马突然一声惊鸣,人立而起,二人骑术皆精,急忙勒缰绳,按辔头,将马带住。定睛一看,原来道上伏有一人,暮色蒙蒙,看不清是谁,云老板心中疑惑,却也不惧,喝道:“尔乃何人?卧于路中意欲何为?”那人闻言,缓缓站起,伸了个大大的懒腰,突然间唱道:“二位大爷,行个好,给个方便。赏俩小钱花花。”却是一个乞丐,这乞丐边唱边行,及得近前,云老板与司机方才看清,此人身长五尺,鹑衣百结,发如乱草,面似锅底。

    云老板心下纳闷,此地离镇甚远,行人稀少,按说这乞丐该往人多处去,怎么此时此地却碰着个乞丐,其中必有蹊跷。当即向司机说道:“司机,有没有零钱,给这位花子老兄送点过去。”边说边向司机打了个眼色。司机暗暗点头,一手抓了几个铜板,一手却紧紧握住缠在腰间的银丝软剑。云老板也摸了摸袖中的短铳,暗自凝神戒备。

    司机行至乞丐跟前,一扬手,高声喝道:“接住了。”说时迟那时快,只听地“嗖”的一声,几枚铜板带着风声直奔乞丐而去,司机这一手有个名堂,叫“百转千回”,这铜钱镖看似来势汹汹,但到了身前,却会突然回转,乞丐若是不动或是躲闪,这铜板便会飞回到司机手中,不伤他一丝一毫。这一手本是用来对付藏在门后或是树后的敌人,神出鬼没,委实难防。

    好个乞丐,见得镖来,却不慌不忙,不躲不闪,看似吓得傻了,及至铜钱镖近身,猛地双手一阵乱挥,把这几枚铜板一个不漏,尽数抓在手中。司机一惊,忙又摸出几个铜钱,正待又打,乞丐却哈哈一笑,道:“慢来慢来,多谢官人赏赐,臭乞丐就此别过。”说罢撮唇一啸。“哗棱棱”一阵銮铃声从二人身后传来,云老板及司机急忙闪身观瞧,却是一只小花驴奔了过来,黑的头,白的四蹄,眉清目秀,甚是可爱。

     乞丐又是一笑,向二人拱拱手道:“二位壮士,赐金之恩,容日后再报。咱们青山不改绿水长流,后会有期了。”说罢一个纵身,从云老板身边擦过,翻身上了小花驴,长歌而去。

    二人被这乞丐弄了个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没奈何,只得催马前行,行了半晌,云老板越寻思越蹊跷,猛地想起一事,急忙伸手入怀,一摸索之下,不由得叫一声苦道:“坏了,这要饭花子偷了我的黑龙令!”司机也是大惊,道:“我们快返身去追!”云老板一声长叹道:“算了,如我所料不错,这花子必是江湖人称‘狂丐’的一个独脚大盗。此人来去无踪,平日爱扮做叫花子模样。虽是妙手空空,却不爱金银,专门偷取各门派之信物。各大门派对此人都甚是头痛,却未有人将之拿获,此番盗走黑龙令,想必早已远遁,我们追之不及了。”停了一下,云老板又道:“司机,你的马快,速回茶楼一趟,告之众人黑龙令失窃一事,免得有人持令去我茶楼捣乱。”司机也不多言,领命而去。

     云老板收拾心情,打马前行。自去山寨复命不提。欲知后事如何,切听下回分解。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5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