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用犯贱报答爱

ajhuang 收藏 5 48

耳边响起那首熟悉的旋律,是林忆莲 的《听说爱情回来过》。这是童齐离开时她送我的的一首歌。抽了一整晚的烟,感觉头重重的,烟灰缸里是烟蒂像是一把把剑插立着,烟灰散在桌面上,轻轻吹了一口气,灰尽洒四处。抬头看着那盏白色荧光灯,一点也不觉得刺眼,是电压太低,或是自己的眼睛已经被某种东西所蒙蔽,自己都想不论证了。床头柜上还放着一个刚结束生命的“杜蕾斯”。就在半个小时前,它证明了自己的舍己为人的精神,也证明了我的一切肮脏,跟罪恶。


这个星期以来,有两个人在我这张上躺过,一个长卷发的和一个短发的女人,卷发女的人的味道还未消失,她的染着谈咖啡色的发丝还留在枕头上,今天又搀杂过来一个黑短发女人的味道。她们的呻吟声还在房间回荡在我着个孤寂的房间。想起自己是孤寂还是卑贱,是贪图所乐,还是寂寞难奈。


那个短发女人一个骚劲问我“黄,你在我身上得到了快乐还是得到了发泄?”我无法回答,我知道自己不是快乐,不是发泄,具体的连自己都无法分清。抽完一根烟我说“在你身上我什么都没有得到,只得到了一个贱字。”


随着那中鱼水之欢的最后一次跃动,她用她用手紧紧的抱着我,感觉到她的指甲已经渗入我到我的真皮,她大声的叫了一声“啊….”。自己软而无力的趴在她的身上,她贴近我的耳边,


吹了一口气说:“喜欢我吗?”我从容的回答了一个字“不”


她一下骚动着身姿,抓起我的手,放在她的胸脯上说“男人的天堂是就是在女人的胸脯之上,刚才你进入到了天堂了吗?”


“没有,我只知道我的背有点痛”


“我喜欢你的笑,喜欢看你的眼睛,喜欢你那种烟和香水夹杂着淡淡的香味,喜欢你刚才在马路上突然抱住,然后我吻我的感觉,我喜欢你…


“好了,我知道了。”我不知道这个女人喜欢的概念是什么,我只在她身上发现越做越爱这个道理。也不知道是我贱还是谁贱了。


我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变成这样的一个“贱人” 以前跟一位我认为是像花儿般的女生聊天,聊到我的私人问题时,她送给我一个经典的形容词,那就是“犯贱”。我仔细想了一下,我倒也是挺能“犯贱”的一个人,不懂得珍惜眼前拥有的东西,失去了还用一句“失去了不在回来”来抚慰自己的小心灵,既然需要抚慰,又何以不懂得珍惜呢?


原来我还真是个“贱”客。不知道是不是每个人都像我一样, 不知道珍惜眼前拥有的东西。我把自己这种不珍惜的态度称为“犯贱”。换个角度来说,我所在乎的人不在乎我,似乎也是在犯贱。其实男人跟女人一样都会犯贱的。因为男人比女人更强的占有欲,也更怕失去。因此,男人犯起贱来,也是来势汹汹、贱气如虹。


在这个人人都会做后悔事,吃饱了撑着都必须做点干点让自己后悔的事,都会让自己给犯贱一把,所以这是一个犯贱的的年代,犯贱或是一种时尚,谁不犯贱就跟不时代的潮流。就甭给我谈IN了。我认了,我就犯贱,我就一”贱’客。我IN故我“犯贱”。


所以我不爱她,就跟躺一床上,因为我IN嘛,贱气如虹,当然也就随意点了。这是给自己现在的生活的一种所谓美好的解释了。有时我想,假如童齐跟我一起了,我还会这样的贱气如虹吗?我问自己,同时回答着。我用力的敲着键盘,不经意的打出“齐儿,我要告诉你,你藏在我心中,我想告诉你,我永远爱你。”


童齐,是我或是我一辈子不能遗忘的爱,她我一生中所有女人中,唯一爱的女人。


还记得那部队那张属于我跟童齐的床,在我离开的时候,我故意把那床给砸了,因为我厌恶别的女人躺在我的齐儿所躺过的床,我怕别的女人在上面X的嚎叫,影响到我齐儿的那份纯洁。


记得四年前,那张染红过的床单,记得齐跟我说过的最后的一句话,“没有我的日子,好好照顾自己。”确实我现在一直很好的照顾着自己,没有让自己感受到一丝的孤寂。


短发女人洗澡出来,抱着我,在我耳边亲了一下,继续摆弄着骚姿,我一头又扎进那个“犯贱”的时光.



3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连女白领都喜欢玩的军事游戏,进入试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