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义之志,壮烈之气——记张自忠烈士 续 [转]

一九三八年秋,长江以北的日军,分两路由大别山的北麓平原西进,对武汉构成大包围的态势。五十九军在参加徐州会战后刚刚整补完毕,新兵训练还不满两月,就奉命开赴演川,阻击由六安西进之敌。当时,部队在许多官兵患疟疾的情况下,星夜向潢川急进。九月六日,当三十八师一一三旅挺进至潢川以东的春河集时,与西进之敌发生遭遇,经我部迎头痛击,将敌遏止于春河集以东地区。张自忠迅即将五十九军主力部队摆开,以三十八师在左,一八○师在右,沿潢河左岸,在晏家河、光山、潢川以至淮河之线占领阵地,积极构筑工事,并各以有力之一部进出于仁和集、双柳树、桃林、春河集一带,阻止敌人前进。敌经多次进攻,均未得逞,双方形成对峙状态。

相持至九月中旬,胜利完成了阻击任务,部队又奉令由潢川、光山撤防,转战于大别山的新城、礼山一带截击敌人。十月底,武汉失守了,五十九军又奉命由大别山西进突围。途中,日军封锁严密,部队多是利用夜间行军,从日军眼皮底下通过,十一月中旬,全军才分别到达预定地点京山附近,在此构筑工事,严阵待敌。

在武汉会战过程中,张自忠因在演川、大别山一带阻击敌人有功,且在突围转移中秩序井然,于十月,又升任为第三十三集团军总司令,除五十九军外,七十七军、五十五军均归其指挥。

会战随枣截敌襄东

日寇占领武汉以后,在武汉周围集结大量部队,准备发动随枣会战。当时张自忠统帅的第三十三集团军,担任鄂北大洪山南麓、京(山)钟(祥)公路和襄河(汉水在襄樊以下称襄河)两岸的防务。总部驻节襄河西岸荆门县快活铺。第五战区长官部根据敌人动向,于一九三九年一月下旬在樊城召开了军事会议,决定采取攻势防御,以粉碎敌人的进攻。张自忠将军开会回到总部后,马上召集团长以上军官开会,动员部队急速准备与敌作战。他说:

“现在国家到了危亡之期,我们应下决心为国家、为民族的存亡,不顾一切牺牲,与日寇一拼,以全力将敌消灭在襄河地区。”在会上,张将军详细部署了作战计划。会后,全军按计划迅速在钟祥以北襄河两岸摆开阵势。

五月初,参加会攻随县、枣阳地区的日军南路之第十六、十三师团及骑兵第四旅团,配以战车二十余辆、飞机四十余架,由钟祥北进,向我第三十三集团军在长寿店以南山地之线的三十八师和一八○师阵地发起猛攻。我三十八师和一八○师虽奋力夹击阻截,但由于在兵力和装备上的悬殊,防线被敌突破。在紧要关头,张自忠总司令急令三十八师渡河向东,截击敌人。总司令本人也从转斗湾过河督战。他直接指挥三十八师和骑兵师两团兵力,先在流水沟截往敌人,与敌激战了一昼夜,迫敌后撤,随即又命三十八师向田家集方向跟踪追击。三十八师于六日在蒿子岗击退了一股敌人,七日又在东至亭于山,西至刘家寨长达两公里的山地设伏,歼灭了日军一个辎重联队,毙敌辎重兵少将一名,缴获战马三百余匹和其他军用物资无数。

与此同时,张自忠又命一八○师从田家集以南攻击敌人,与三十八师两面夹击。一八○师两个团进至田家集西南郭家冲时,与北进日军两千余人遭遇,将敌阻止在阵地前。由于我部顽强奋战,日军在田家集地区被我咬注。此后日军又向田家集增援约二、三千人,附大炮十余门,在飞机掩护下,向我三十八师阵地猛攻。我部在一昼夜之间,打退了敌人几次反扑。由于敌人力强大,我部伤亡很重,当快要支持不住时,师长黄维纲给张总司令打电话求援,张自忠在将全军作战进展情况告知黄师长后,坚决命令黄告诉各级指挥官:“只准前进,不准后退!敌人快被我全部击溃。

我困难,敌人比我们更加困难,要争取最后五分钟!”并令黄集中力量攻敌,派一个骑兵营向日军右侧背迂回,三十八师奉令坚守阵地,营长金振声受伤后仍不下火线,张总司令得知后,立即命令提升金为团长,并通报各部队,给了官兵以很大鼓舞。全军在张将军指挥下,又经两日顽强奋战,终使敌人全线崩溃,分两路向花园车站和钟样地区逃跑。在敌总退却时,张自忠命令全军猛追,又重新恢复了长寿店等阵地。

此次襄东截击战,共毙伤敌军约三、四千人,切断了敌人的增援和补给线,保证了战区各大军完成对敌之包围,因而造成了我方随枣会战的大捷。

由于张自忠将军英勇善战,敌人以“活关公”呼之。

随枣战役胜利后,第三十三集团军受到了统帅部和战区长官部的嘉奖,得奖金十万元。张自忠将钱全部分给部队,并给各单位有功人员晋升一级。

冬季攻势再立大功

一九三九年冬,我第五战区对窜守襄河东岸之敌发动了一次大规模的冬季攻势,张自忠统帅的第三十三集团军又奉令参加了战斗,并且是这次攻势的主力部队之一。

张将军奉令后,即令三十八师前往龚家畈集结待命,同时对黄家集的敌人进行侦察;七十四师进驻王家台子一带,监视黄家集退往洋梓公路的日军;一七三师、一七四师进驻高坡一带,监视驻洋粹方面的日军;总部及直属部队进驻张家集;一三二师进驻张家集以东一带,担任总部左翼安全和监视随县方面的日军;一八○师担任总部右翼安全,随时准备增援第一线。同时命令各部到达指定位置后,抓紧间隙时机训练夜战、近战、肉搏战技术,准备以我军的这一长处与敌作战。

战斗开始了,敌十三师团集中强大兵力,在空军和战车协同下,在襄河东岸向我三十八师和一三二师阵地进攻。张自忠命三十八师担任主攻部队,利用夜间,袭击敌人。三十八师以一一二团在中,迅速攻占了罗家陡坡敌人的阵地,并向黄家集日军第十二师团师团部推进;以一一三团在左,佯攻万水寨,牵制该地敌军,掩护主攻;以一一四团在右,攻击黄家集至洋梓公路上的联络据点——观头山阵地,阻挠黄家集、洋梓两地之间的交通。

开战初期,以观头山争夺战最为激烈。观头山是敌人的一个连据点,构筑有两道战壕、一道铁丝网、一道鹿砦,还构筑了一个机枪掩体。我一一四团三营采用夜袭,突然把该山团团围住,以猛烈的人力向敌射击。敌人从睡梦中惊醒,来不及穿衣,在严寒的午夜仓促应战,仅一个多小时,便被我军打散,弃尸四十余具,受伤二十多人。敌人不甘失败,第二夭以步炮联合部队两千人,在三架飞机掩护下向我观头山阵地发动进攻,第三天又在飞机助战下,以数千人三面包围。整个观头山战火似海。战斗最激烈时,张总司令向三十八师师部发出指示:“从本集团军这两天的战斗情况看来,以栾升堂三营所受的压力最大,我已经下令攻击敌人的几处阵地,‘调’敌人回师守巢,以减轻栾营的负担,告诉奕升堂坚决守住阵地,不能丢失。”阵地官兵,听到张将军指示的传达后,更加振奋,越杀越勇,在此后几天中,敌人企图夺回观头山的多次反扑,均被我打退。

十二月下旬,日军新调来的独立旅团又向我七十四师阵地攻击,威胁我主攻部队罗家陡坡阵地的右翼。张总司令闻报,果断地命令三十八师派部出击,收复七十四师失掉的阵地,确保罗家陡坡右翼的安全。三十八师立即向王家台子以南地区各村庄攻击。当一一四团三营占领王家台子制高点时,发现敌人正在西面的平顶山上集合,敌酋还在讲话,全营立即组成两大火力网向敌人的集中点猛击,敌人对这突如其来的打击惊慌失措,四处奔逃,其独立旅团长当场毙命。第二天早五时左右,日军五千余人,配以飞机三架,向我王家台子阵地大举进攻。我三营苦战求援,但师部无兵可派。这时,张总司令亲自打电话命令营长道:“栾升堂,你守的王家台子阵地特别重要,这个阵地守住守不住,关系到当前全军的胜败,你要顶得住,守得牢,要子弹有子弹,要炮弹有炮弹,援军马上就到前线,援军到后归你指挥。”栾营长立即把总司令的电话传达到全营,官兵们异常振奋,都表示人在阵地在,保证全军的攻击顺利进行。遂打退了敌人的多次进攻。经三天激战,我大获大胜,毙敌三千余人。

经十几天的激烈战斗,敌十三师团全线开始动摇。此时,张自忠不失时机地派一三二师三九五团夜袭设在钟祥县东北角的敌总指挥部。张将军电话指示该团团长任延材:

(1 )敌人在十几天的激烈战斗中损失很大,士气不振,已呈动摇之势;而敌人总指挥部距敌前线又远,敌后方空虚,若出其不意夜袭敌后方定能取得胜利。因之,决定派你团完成这一任务。(2 )你们都读过精神书,读书贵实践。国家养兵就是为了打仗,打仗就有伤亡。人总是要死的,多活二十年少活二十年转眼就过去了。但死有重于泰山,有轻于鸿毛。为国家为民族战争而死就重于泰山,否者轻如鸿毛。

张自忠要任团长把这两条指示转达给全体官兵。将军的指示,给官兵们树立了明确的生死观和胜利的信心。当晚,该团即由本地群众作向导,绕道钻隙行了二、三十里路到达目的地,以分进合击的方式,向敌总指挥部所在地进攻。经过五、六小时的激烈战斗,敌全部崩溃。我部乘胜追击,使敌遗尸遍野,向县城方向逃去。

经一个月的激战,张自忠的第三十二集团军在襄河东岸给日寇第十三师团以一次重大打击,使敌数月以来未敢妄动。这是张自忠将军有勇有谋、抓住战机、英明果断、正奇兼用指挥的结果。由于冬季攻势再建大功,张自忠又晋升为第五战区右翼兵团总指挥,仍兼第三十三集团军总司令,除辖第三十三集团军外,第二十九及二十六集团军也归其指挥,并荣获宝鼎勋章一枚。

会战枣宜壮烈殉国

一九四○年五月,日寇为了先在汉水东岸击破我第五战区主力,然后渡河攻开重庆大门——宜昌,以迫使重庆政府接受亡国的和平条件,又集中了三个师团和三个旅团以及其他五个师团的部分兵力共十五万余人,发动了枣宜会战(即第二次随枣会地),分三路进攻枣阳、襄阳、宜昌等地,向第五战区主力包围。

张自忠鉴于右翼兵团在此次战役中将首当其冲,其胜负如何,关系全局,即于战前给所部将领写了一封信,并召集他们开会,进行动员。他在信中说:

今日之事,我与弟等只有两条路可走,第一条是敷衍,……这条路的结果,一定是身败名裂,不但国家因此败坏于我们之手,就连我们自己的生命,也要为我们所断送,这就等于自杀。所以这条路是死路、沉沦灭亡之路。……

弟等夙识大体、明大义,谅自己也绝不肯走这条路。无疑的我们只有走另一条路,就是拼。……我们这一次一定要同敌人在这条线上拼到底,拼完算完,不奉命令,决不后退。……万一不幸而拼完了,我与弟等亦对得起国家,对得起四万万同胞父老。我们没有亏负了他们的豢养,我们亦不愧做一世的军人。……我与弟等参加抗战以来,已经受了千辛万苦,现在到了最后的一个时期,为山九仞,何忍亏于一篑,故惟有盼弟等打起精神,咬紧牙根,激励部下,拼这一战……

这一番悲壮激昂的话语,表现了张将军忠于国家、忠于人民的崇高精神和舍死御敌的坚强意志,给了部下以强烈的感染。

战前,张自忠的右翼兵团按第五战区的部署,由第二十九集团军控制大洪山区;第三十二集团军守备襄河西岸南起钟祥对岸的石牌,北至襄阳、宜城两县交界处的小河镇,前沿阵地延伸至襄河东岸,由一八○、一七九师和骑九师防守。兵团总部仍设在襄河西岸快活铺。

五月一日,日军右路开始从信阳沿桐柏山北麓向我第五战区左翼兵团孙连仲部进攻,战幕因此而拉开了,右翼兵团也将激战在即。这一天,张总司令在命令所部加强戒备的同时,又给所部团以上将官写了一封亲笔信,勉励大家准备以死报国。

信中说:

看最近之情况,敌人或要再来碰一下钉子。只要敌来犯,兄即到河东与弟等共同去牺牲。国家到了如此地步,除我等为其死,毫无其他办法。更相信只要我等能本此决心,我们的国家及我五千年历史之民族,决不致亡于区区三岛倭奴之手。为国家为民族死之决心、海不清(枯),石不烂,决不半点改变,愿与诸弟共勉之。

同时,张将军又致书第三十三集团军副总司令兼第七十七军军长冯治安说:

佟(麟阁)、赵(登禹)死于南苑,宋(哲元)又死于四川。只余你我与刘(汝明)、石(友三)四人矣,我等亦不知几时也要永别。我等应再下一次决心,趁未死之光,决为国家民族尽最大努力,不死不已!

此外,还给当时在重庆的一好友复了一封信,也表示了“以必死之决心,与倭寇相周旋”,“以报国家民族”的赤胆忠心。

五月二日,日军左路——第十三师团也开始从钟祥北犯,向我第五战区右翼进攻。四日,敌中路又从随县开始正面猛攻,枣宜会战全线展开了。敌来势很猛,从二日至六日,张自忠的右翼兵团防地,纷纷不支而后退。一八○师由长寿店退至襄阳以东;一七九师和二十九集团军转入大洪山;四日奉张自忠令从雅口一带过河作战的三十八师也被切断了与后方的联系,在田家集一带孤军奋战。敌人突破我长寿店防线后,迅即窜至田家集地区,井以主力继续向南瓜店地区进犯。六日,李宗仁急令张自忠抽调河防兵力向河东进击。

在此严峻的形势面前,张自忠深感自身责任之重大,决心破釜沉舟,再次亲自过河,与敌决战。六日晚,张将军召集了集团军总部会议,表示了自己过河督战的决心,与会诸将都力劝他坐镇河西,可他坚决不从,当即向各河防部队晓以个人行动。出发前,张将军又亲笔致书冯治安:

因为战区全面战事之关系及本人之责任,均须过河与敌一拼,现己决定于今晚往襄河东岸进发。到河东后,如能与38D 、179D 取得联络,即率该两师与马师不顾一切,向北进之敌死拼。设若与179D、38D 取不上联络,即带马之三个团,奔着我们最终之目标(死),往北迈进。无论作好作坏,一定求良心得到安慰。以后公私,均得请我弟负责。由现在起,以后或暂别或永离,不得而知。专此布达。

小兄张自忠手启五月六日快活铺

此信表明,张将军已做好牺牲的准备,实际上这是他的临阵遗书。

五月七日,张自忠亲率总部、特务营和七十四师马贯一部四四○团,从快活铺出发,到达六十里外的宜城窑湾渡口。因见前线战况紧急,未等七十四师主力赶到,就趁着暮色渡河了。过河后,得知敌三昼夜不停地向北窜犯,便火急向北追击敌人,并与我主力部队取得了联系。

九日黎明,四四○团在方家集和黄龙垱之间的二郎庙与敌接战。其时,接到战区长官部来电:“汤恩伯兵团已开始自外线反击,令张自忠部向阳方向断敌后路。”当三十八师奉命赶到总部附近时,张将军立即召集部分营以上军官会议,传达长官部命令,并在会上动员说:长官部又给了我们一个杀敌立功的好机会,希望大家发扬冬季攻势中的好作风,还要象亭于山战斗那样,抓住战机,主动出击,敢拼敢打,消灭敌人,争取取得鄂北第三次大捷。

与会军官,听了张将军的动员后,信心倍增。中午,敌增兵二郎庙,正激战中,七十四师两个团由马贯一代师长率领,也奉命赶到,我军士气更振,一鼓将敌击退。

敌退后,张自忠命七十四师紧跟总部前进,继续向北截击。

十日拂晓前,我探知曹家老湾一带有大批日军宿营,张将军即令三十八师出其不意,对敌攻击;同时对总部人员、七十四师也分别作了战斗部署。

当三十八师先头部队抵达梅家大湾时,与正在南进的敌三十九师团部及其所率两个大队接战。我军拦腰冲杀,恰好打击在敌司令部机关部分,把敌打得满山乱跑,有两名指挥官当场毙命。敌迅即抢占了梅家高庙制高点,架上机枪向我扫射,使我攻击受挫,撤回梅家老湾与敌对峙。少顷,敌先头部队调转头来,后续部队也跑步赶上,在梅家高庙岗岭上集合了千余人向我反扑。

我以一一四团正面佯攻,并派疑兵向北运动;以一二二团向南运动,然后顺麦田沟匍匐过冲,出其不意地攻进梅家高庙内,打得敌人溃不成军,向东夺路而逃。

三十八师乘胜追至熊家集。后逃跑的一股敌人又遇我七十四师有力一击,一指挥官伏匿于密林被我民兵发现击毙。这一仗,使敌遗尸遍野,损失了三个高级指挥官。

敌进占枣阳的第十一军司令官园部和一郎,得到从梅家高庙逃回的三十九师团部人员的报告后,即令其第十二师团、第三十九师团和池田大队中的三分之二的兵力,迅速反转南下,向我张自忠部猛扑过来。若我统帅部情报灵通,判断正确,就会指令张将军适时向大洪山规避(大洪山还有我四十四、六十七、三十九三个军),使敌扑空,同时使北方之敌更加孤立,从而南北两路均有被我击破之可能。然而重庆最高统帅部却判断敌人开始南撤,第五战区长官部据此判断令张自忠部“迅速向南追击”,使已疲战三日、兵力远劣于敌的张部又返回头来追击强敌,从而不可避免地陷于困境。然而,张将军是最执行命令的,在十二日接到长官部命令后,毫不迟疑地调整部署南下。

此时,一七九师来电说,师部在田家集附近受敌阻击;一八○师亦来电称,师部在老河口附近,各团在黄龙挡附近受敌围攻,阵地多处被敌突破。

两个师一南一北都要接应。为便于指挥,张将军把部队分为左右两个纵队,左路由黄师长指挥,令他带领三十八师去接应一七九师向新街、田家集一线追击;右路由张将军亲自指挥,令七十四师接应一八○师到方家集集中,进罐子口沿襄河东岸向南追击。

十四日晨,张将军率总部、特务营和四四○团到达方家集附近,四四○团与敌遭遇,敌死守方家集,我多次冲杀均未奏效。张将军亲自登上集镇东北高地指挥,使工兵连很快爆破了敌人的火力点,四四○团旋即占领了方家集。

张将军将指挥所设于集镇外山梁上的一所房屋内,继续指挥四四○团与敌反复争夺集镇外围的高地。激战终日,我方伤亡很大。敌机不断地扫射轰炸,炮火不停地轰击,集镇很快变成废墟,指挥所房屋也中弹了。当手枪营长杜兰喆前来请总司令转移时,正泰然自若地以蚕豆充饥的张总司令笑了笑说:你坐下休息一会儿,吃点豆子吧,别看小鬼子现在这么凶,一天黑就泄气了。参谋长李文田建议说,一八○师赶不来了,我们兵力单薄,不能久陷手此,应向罐子口骑九师靠拢,然后返回河西。但总司令决心已下,坚持在此吸住敌人,待我主力赶来聚歼。不料,战区长官部来电说:“敌南窜,有企图过河模样,速向襄河沿岸进击”。张将军身为右翼兵团总指挥,其基本任务是固守襄河,屏障荆沙,拱卫中枢门户——宜昌,因此,不得不甩掉当面之敌,突围南进。

十五日晨,总部进入罐子口,张总司令与苏联顾问等高级将领在骑九师师部研究了作战方案,决定总部乃留在河东,之后,又继续向南瓜店转进。

下午来到了南瓜店以北一里多地的小山庄——沟沿里。张令四四○团驻毛家湾、李家湾,负责向西北警戒。不多时,六十四师主力到达,张令其在南瓜店东南驻扎,并向东占领阵地,前哨直抵两乳山。

敌人跟踪而至。十六日晨,激烈的枪声打破了黎明的寂静,战斗从总部西边不过千米的毛家湾旁的小山子打响了(此地与总部只隔两个小山包),敌占领了第二个小山包。张总司令迅即到沟沿里后山上观察,命四四○团预备队增援上去,将小山包夺回。在西线之敌进攻的同时,东线之敌也攻占了两乳山,并继续用大炮向我前沿阵地轰击。日出时,我第一道防线被突破,敌攻占了牛肋巴骨山,居高发炮,沟沿里直接暴露在敌火网之下,总部迅速向东南撤退,将指挥所设在杏仁山旁的陈家湾。

九时许,进攻之敌得知我总部在沟沿里,便在飞机大炮掩护下,从东西两面向沟沿猛扑过来。东南面我七十四师守杏仁山至两乳山一线的四四四团和四四三团,先后告急,请求补充弹药(因七十四师是轻装渡河,一周来连日行军作战,无一日休整,加之远离后方,得不到补充,几乎处于弹尽粮绝之境),这时,参谋长李文田在电话中传达张总司令的指示说:“对敌人要狠狠地打!子弹打完了用刺刀拼,刺刀断了用拳头打,用嘴咬!”随后,总司令又派副官给马代师长送去亲笔便笺:

马贯一,你当兵就跟着我,我们这次作战,关系到国家民族的兴亡,望你好好地打,狠狠地打,打好了完全是你的功,失败了我给你负责。马接到手谕后,立即到前沿督战了。在战况恶化的时候,总司令派人把苏联顾问和总部非战斗人员撤离了战场,而自己却坚守阵地。由于敌攻势越来越猛,我方伤亡惨重,原防线均被敌突破。敌接着又孤形推进,从东西南三面围攻,逐渐缩小包围圈,把全部人力集中到我军已不到一平方公里的阵地上,打得土石飞溅,硝烟弥漫。在万分危急之时,总司令对身边的指挥人员说:情况如大家亲眼所见,我看算不了什么!黄师长天黑可赶来解围,请大家相信,我张某绝不单独离开战场,现在三面都是敌人,你们就近分散隐蔽。说完,他继续呐喊着往来督战,哪里危险就出现在哪里。当张将军从阵地前沿返回已经中弹的指挥所时,传令兵见他左肩上的血把衣服染透了,就指着说:“总司令,您……”,张用手按了一下伤口毫不在乎地说:“没什么,不要大惊小怪”。

说完,就仔细地察看着指挥所中弹情况,见代理参谋处长吴光辽大腿被炸伤,血流不止,即叫两个参谋架着他往北撤下山去,而自己却仍在阵地上屹然不动。

下午一时许,敌攻占杏仁山,指挥所人员向村外突围时,全部牺牲于敌火网中,我战斗人员也大部伤亡。敌人的包围圈越来越小了,少顷,敌我短兵相接。在生命的最后一刻,张将军与高参张敬仍在阵地上高声指挥拼杀,张将军喊:“敌退,快打!”张敬传呼:“敌退,快打!”张将军喊:“左击!”张敬亦传呼:“左击!”又混战半小时,敌我双方死伤累累。下午两点多,敌冲上我阵地,张将军不幸身中数弹,右胸穿洞,倒在地上还说了最后两句话:“我对国家、对民族、对长官良心平安。”“大家要杀敌报国!”说完壮烈牺牲。一代英雄,从此永别人间了,抗战以来,以兵团总指挥兼集团军总司令,亲率队伍,冲杀敌人,受伤不退,力战身殉者,此为第一人。

张将军牺牲时,年仅四十九岁。随同他一起殉国的,还有张敬等官佐及士兵三

百余人。

张自忠将军殉国后,日军第三十九师团将其遗体抬到战场以北二十里处襄阳境内的陈家集,用酒精擦洗、白布裹好后,浅葬于其师团部驻地陈家词堂后面,并插上一块木牌,上写“支那总司令张自忠”。后我左纵队黄维纲部将张的遗体找到,护送至三十二集团军总司令部快活铺。经重殓后,将灵枢运往重庆。

枣宜之役,虽然张自忠将军和其他许多将士不幸牺牲了,但终将日寇围歼第五战区主力的企图彻底粉碎。张自忠及其所部的英勇奋战、前仆后继,对战局转危为安起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身后获殊荣英名垂千古

张自忠将军牺牲的噩耗传开后,全国上下为之震悼。其灵柩在转运过程中,沿途各界纷纷迎灵致祭。当运灵专轮驶抵重庆朝天门码头时,蒋介石带领军政要员齐往迎接。国民政府接连发出通电、褒扬令、入祀忠烈令、荣哀状,并特颁恤金十万元,决定举行国葬,追晋张为陆军上将。不久,将张将军安葬于重庆著名风景区——北暗梅花山麓。全国其他各大城市也都先后举行了追悼、公祭仪式。国共两党负责人和各界人士,纷纷为张将军的殉国而题诗、作词、写挽联。八月十五日下午,延安各界代表一千余人,齐集中央大礼堂,举行隆重的追悼大会。中共中央领导人毛泽东、朱德、周恩来等都送了挽词。毛主席的挽词是“尽忠报国”。大会宣读的祭文庄严他说:“将军之伟绩,一战淝水,再战临沂,三战徐州,四战随枣,鞠躬尽瘁,卒以身殉,全国人民,同声悲悼!”“将军之英勇奋战,足以斥责那班贪生怕死之徒,将军之为国牺牲,足以打击那班投降妥协之辈。”“一怀之奠,岂止泪酒同情,万众之心,实欲驱除暴日”。这一祭文,表达了亿万爱国同胞的心意。朱总司令代表八路军指战员献了花圈井作了重要讲话,他号召全国将士学习张将军的爱国主义精神,不怕死,不谋私,坚持团结,坚持抗战,为国家独立,为民族解放,为战胜侵略者而英勇奋斗!一九四三年五月十六日,周恩来同志为纪念张自忠将军殉国三周年,特撰写了《追念张荩忱上将》一文,对他的爱国主义精神作了高度评价。文中指出:“张上将是一方面的统帅,他的殉国,影响之大,决非他人可比。

张上将的抗战,远起喜峰口,十年回溯,令人深佩他的卓识超群,迨主津政,忍辱待时,张上将殆又为人之所不能。抗战既起,张上将奋起当先,所向无敌”而临沂一役,更成为台儿庄大捷之序幕。他的英勇坚毅,足为全国军人楷模。而感人最深的,乃是他的殉国一役,每读张上将于渡河前亲致前线将领及冯治安将军的两封遗书,深觉其忠义之志,壮烈之气,直可以为我国抗战军人之魂!”为民族而献身的英雄,人民是永远忘不了他们的。为了缅怀张自忠烈士,全国各地先后建立了许多纪念标志和设施。如,在将军安葬处的梅花山麓,建了烈士陵园,立有墓碑和墓表;在将军殉国处的十里长山,建有“张上将自忠殉国处”纪念碑和“张上将同难官兵公墓”;在宜城县刘猴镇、南漳县武安镇及北京、天津,都设有“张公祠”;在北京、天津、汉口、徐州、济南、上海等大城市,均设立了“张自忠路”。十年“文化大革命”中,由于“左”的思想的影响,张自忠烈士的英名曾受到冷落和玷污。但是,历史是公正的,人民是公正的。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政部正式授予张自忠将军以革命烈士称号,颁发了“革命烈士证明书”。宜城县政府拨出专款修筑了一条长四里、宽八米的盘山公路,将张将军殉国处的纪念碑和官兵墓连为一体,同时对碑苑和墓地进行了大规模的整修、扩建和绿化,重庆市政府也对梅花山陵园进行了扩建,设立了张自忠烈士生平事迹陈列室。以上两处纪念设施,都已分别列为该地市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此外,宜城县还将“新街中学”更名为“荩忱中学”,“罗屋小学”更名为“自忠小学”……现在,每到清明节和张将军殉国日,都有许多人去将军的殉国处和墓地进行祭扫凭吊,举行各种悼念活动。这说明,张自忠将军虽然已牺牲四十多年,但他仍然活在人们的心中。他的爱国主义精神,将世世代代激励着炎黄子孙为中华民族的强盛而奋斗、献身!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