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国敢云天职尽,立身当与古人争[转]

jxwuge 收藏 1 262
导读:报国敢云天职尽,立身当与古人争[转]

报国敢云天职尽,立身当与古人争——记佟麟阁烈士

五十年前,佟麟阁将军为了中华民族的利益,威武不屈,血洒疆场,其英名与我们中华民族伟大的抗日战争历史,联在一起而熠增生辉。

1 佟麟阁,原名凌阁,字捷三,河北省高阳县边家坞村人,一八九二年农历九月九日生在一个农民家庭。兄弟二人,他是长子,从小跟着舅父胡老先生在乡间读书。十九世纪末期,义和团运动风起云涌,帝国主义列强的八国联军肆意践踏我国领土,佟麟阁的童年就是在这样的年代里渡过的。内忧外患,焚烧的战火,难言的凌辱,在他幼小的心灵上打下了深深的烙印。老师的谆谆教诲,使有着强烈求知欲的佟麟阁受到很大启发,他的眼界超越了本身环境的局限,内心怀有远大的志向和报负。

一九○八年,十六岁的佟麟阁在高阳县公署当缮写,耳闻目睹的是清政府政治上的腐败,贪官污吏的巧取豪夺。佟麟阁怀着对我国古代历史上班超、岳飞等爱国志士的深深敬仰,渴望有朝一日为国为民投身于疆场。

一九一一年十月十日,具有划时代意义的辛亥革命爆发,同年十一月,冯玉祥等响应武昌革命,在滦州举行了起义。一九一二年二月,清政府最后一代皇帝被赶下台,从而宣告了统治中国二千多年的君主制度的结束,资产阶级民主共和国——中华民国随之建立。此时,早有报国之心的佟麟阁毅然投笔从戎,参加到冯玉祥将军统领的部队之中。在这以后二十多年的戎马生涯中,佟麟阁驰骋南北,身经百战。

由于佟麟阁作战奋不顾身,战绩卓著,他先后担任了连长、营长、团长、师长、军长,从一个普通士兵晋升为将军。他为人正直,作战骁勇,又多谋略,治军严明又多表率,古人孔夫子的“见利思义,冗危授命”和岳飞的“文官不爱钱,武官不惜命”等名言,是他经常用来对照自己,勉励别人的话。

他是冯玉祥将军生前最为赞赏的将领之一。在冯玉祥将军所著《模范军人》一书中,对佟麟阁有这样的记述:“他是一个极诚笃的基督徒,能克己,能耐劳,从来不说谎话,别人都称他为正人君子“平素敬爱长官,爱护部下,除了爱读书,没有任何嗜好。他在高级教导团学过一年高级战术,对于学术肯费苦功夫来研究。”这可以说是对佟麟阁人品的一个很好的概括。

烈火识真金。在继之而来的反抗日本侵略者的战斗中,佟麟阁表现出了崇高的民族气节和大无畏的牺牲精神。

2 一九三○年,冯玉祥在中原大战失败以后,其残部被国民党改编为陆军第二十九军,宋哲元为军长,佟麟阁任副军长。

一九三一年,九一八事变爆发,日本帝国主义企图吞并全中国。在这民族存亡的紧急关头,佟麟阁、宋哲元等二十九军将领,共同喊出了“枪口不对内”的响亮口号,这反映了全中国人民一致要求抗击日本侵略者、保卫家园的心愿。

一九三三年一月三日,日军攻占了我战略要塞山海关,接着进逼热河,卫护平津的大门为之洞开,一时间朝野震动。二十九军被当时的国民党陆海空军副总司令张学良火速调遣到北平以东,在三河、蓟县、玉田一带设防。

全军上下同仇敌汽,同心同德,刻苦训练,准备迎击进犯之敌。不久,承德继山海关之后失守,二十九军又被急调到长城一带迎敌。

喜峰口,是长城的要塞。一九三三年三月九日,在日寇的猖狂进攻下,东北军将领汤玉麟部作战不利,丢失了这个关隘。宋、佟二位将军调二十九军三十七师兼程赶到,立刻与敌人展开了争夺战。当晚,夜色如墨,伸手不见五指,三十七师乘机夺回了喜峰口两侧的制高点,压住了敌人,保护了自己的侧翼。次日清晨,赵登禹、王治邦两个旅向两侧增加兵力,旨在巩固阵地,他们用大刀、手榴弹,与蜂拥而来的敌人,展开殊死搏杀。十一日拂晓,日军调来援兵,在飞机、大炮的配合下,发起了新的更猛烈的进攻,全军官兵英勇回击,并发动了反冲锋。在这种情况下,双方伤亡都十分严重,亲临火线的赵登禹将军也受了伤。面对武器装备精良的敌人,宋哲元、佟麟阁、赵登禹等总结了经验,改变了战术,决定采取夜战、近战,以期出奇致胜。

入夜,风雪交加,朔风呼啸,赵登禹旅长带伤领兵悄悄地从潘家口出发,迂回到敌后。当拂晓前的晨曦出现在天边的时候,这支“天兵”已接近了日军特种兵营地。随着赵将军一声令下,将士们呐喊着冲入敌阵,手举大刀砍杀,日军纷纷毙命,余下的举手投降,炮兵大佐在睡梦之中,脑袋就被搬了家。

这场战斗的胜利,使我军居于主动,一举夺回了喜峰口。惊人的战绩给予日寇以沉重的打击,日本朝野惊呼:这是自明治以来的“奇耻大辱”。二十九军扬眉吐气,从此威名远扬,成为华北大地交口称赞的“抗日英雄部队”。

3 在日军大举进逼华北的时候,冯玉祥将军响应中国共产党团结抗日的号召,毅然决定组建抗日同盟军,以抗击日军的侵犯。一九三二年十月,冯将军从山东到达张家口,与当时担任二十九军副军长兼察哈尔省警备司令的佟麟阁商讨了组织抗日同盟军的大计,佟麟阁积极支持。当时,他抑制不住自己抗日御侮的激情,挥笔书写了王昌龄的《出塞》诗:

秦时明月汉时关,万里长征人未还。

但使龙城飞将在,不教胡马度阴山。

一九三三年五月,正当日寇叫嚣“进驻张家口”,察哈尔时局十分紧张的时刻,张家口各界人士召开了察哈尔省民众御侮救亡大会,察哈尔省抗日同盟军宣告成立,冯玉祥将军被推举为总司令。五月二十六日,冯玉祥通电全国,表达了他保卫察哈尔,收复失地,“争取中国独立自由”的决心,佟麟阁等十四名将领联名通电响应,一致拥护。

抗日同盟军的崛起,受到全国人民的广泛拥护。各方面人士以各种形式支持这支新生的抗日队伍,许多支武装力量也纷纷加入。一时间,抗日同盟军拥有八万余众。当时察哈尔省主席宋哲元将军,正在冀东军中主持军务不得脱身,因而佟麟阁肩负起察哈尔省主席和抗日同盟军第一军军长的重任。

第一军统辖两个师的兵力,是这支抗日同盟军的骨干。佟麟阁还是同盟军军事委员会的委员和常委,主要职责是部署军事,收复失地等。

抗日同盟军组成以后,取得了对日作战的一系列胜利。佟麟阁与北路前敌总指挥吉鸿昌、北路前敌总司令方振武紧密配合,指挥所部向张家口北部的日伪军展开强大攻势,将其赶出康保、宝昌、沽源,并一鼓作气,于七月十二日收复了多伦。抗日同盟军在这一系列战斗中,共歼灭日寇茂木骑兵第四团及伪军李华岑部一千余人。初战告捷,同盟军声威大振,敌军气焰受挫。

在对日作战中,佟麟阁表现出卓越的军事指挥才能。

然而,抗日同盟军由于受到日、蒋双方的扼杀与破坏,只存在了短短两个多月就不幸夭折了。八月五日冯玉祥被迫撤销了抗日同盟军。他壮志未酬,悲愤之下,破指血书“还我河山”的誓言。佟麟阁更是痛心疾首,隐居在北平香山的别墅,等待时机,再图报国。

“何梅协定”签订以后,蒋介石在北平成立了冀察政务委员会,任命宋哲元为委员长,以维护错综复杂的华北局面。宋哲元百事缠身,十分棘手,急需一位文武兼备的干才。这样,在宋哲元、冯治安、张自忠、赵登禹、刘汝明的邀请下,佟麟阁又回到二十九军任副军长兼军官教导团团长,驻守在南苑。此时,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平津大学生救日救亡运动,掀起了新的高潮。在“拥护二十九军,保卫华北”的口号声中,佟麟阁受到了鼓舞,看到了希望。

4 一九三七年七月七日,日军借口一名士兵在宛平县演习时失踪,突然向二十九军在卢沟桥的守军发动了蓄谋已久的攻击。三十七师师长冯治安、一一○旅旅长何基沣接受佟麟阁将军坚决迎战的命令,立刻指挥所部吉星文团,金振中营奋勇还击。这就是著名的七七事变,它的爆发标志着中国全面抗战的开始。

七七事变以前,北平四周均有日伪军盘踞,而国民党军队仅在西南宛平县一滞有二十九军三十七师二一九团驻防。卢沟桥是北平南面的一条唯一道路,当然成为敌我必争的战略要地。

“平津危急!华北危急!中华民族危急!只有全民族实行抗战,才是我们的出路”,事变的第二天即七月八日,中国共产党向全国发表了抗战宣言,“我们应该赞扬和拥护冯治安部的英勇抗战,我们应该赞扬和拥护华北当局与国土共存之宣言,我们要求宋哲元将军立刻动员全部二十九军开赴前线应战。我们要求南京中央政府切实援助第二十九军。……我们的口号是武装保卫平、津华北,为保卫国土流最后一滴血!……”这个宣言声援了二十九军将士们,给他们以鼓舞和力量。

面对日军的进攻,佟麟阁痛斥了军中犹豫不决的疑战者,他在南苑召开的全军将校会议上,严正指出,中日战争是不可避免的,日寇进犯,我军首当其冲。战死者光荣,偷生者耻辱;荣辱系于一人者轻,而系于国家民族者重。国家多难,军人应该马革裹尸,以死报国。他命令:“凡有日军进犯,坚决抵抗,誓与卢沟桥共存,不得后退一步。”冯治安、赵登禹等将军纷纷请战,全军将士群情激愤。

全国各方面人士对二十九军卢沟桥的英勇抗战给予了很大的支持,他们打来电报,表示热烈拥护。二十九军在回电中,表达了他们“保卫国土,义不容辞,慷慨就义,分所当然”的坚定信念和豪迈气概。

“宁为战鬼死;不作亡国奴。”这是坚守在卢沟桥回龙庙阵地上的二十九军金振中营喊出的口号。这里满目焦土,战况异常激烈。阵地虽然仍在我方手中,但已是三失三得。双方展开拉锯战,不容半点松懈。战斗中,日军大队长一木清被我仇恨的子弹击毙,而我方金振中营长也身负重伤,营中将士伤亡十分严重。

由于平时佟麟阁领兵有方,二十九军纪律严明,秋毫无犯。当时正值酷暑夏季,气候十分炎热,老百姓给守卫北平的官兵们送来西瓜解渴,都被官兵很有礼貌地谢绝了。

七七事变后的第五天,即七月十二日,蒋介石才命令二十九军就地抵抗,同时孙连仲的第四师奉命北上支援。当天,日军在我方的主动进攻面前,撤出了卢沟桥,龟缩寻机。随后日军又进犯南苑,但在遭到严阵以待的佟麟阁所部的有力打击之后败回。恼羞成怒的日军于七月十七日调重兵万余人威逼天津,一场大战就要爆发了!在这种形势下,蒋介石在庐山发表谈话,提出解决卢沟桥事件的四个条件,他说:“如果战端一开,那就地无分南北,人无分老幼,无论何人皆有守土抗战之责任。”中共中央毛泽东主席对此表示欢迎,他认为这个谈话和中国共产党七月八日宣言是“国共两党对卢沟桥事变的两个具有历史意义的政治宣言”,并进而指出“主张抗战,反对妥协退让”是它们的共同点。

七月十八日,日军又炮轰宛平城,时局更加紧张。当时,日军在华北地区已麇集十万兵力,丧心病狂的日本内阁继续大量增调兵员。受东京密令,从二十日午夜开始,日军采取大规模军事行动。卢沟桥和宛平县城遭到卷土重来的日军的疯狂进攻。日军的步兵、骑兵,在坦克、大炮的配合下,向我阵地扑来。同时,日军的炮口还指向长辛店,并派飞机轰炸了廊坊,不久廊坊失陷。丰台、南苑也在继续发生战斗。七月二十七日,日军调动一个步兵旅团,一个炮兵联队,一个机械化旅团,飞机三十多架进攻我南苑、北苑、黄寺、沙河:团河等地。更为严重的是,南苑至北平间的公路被敌人切断。

宋哲元在佟麟阁等人的坚决请求下,坚定了抗战决心,紧急调赵登禹部来北平增援。七月二十五日宋哲元亲临南苑军部,为鼓舞士气,邀请各界人士参加阅兵仪式。当时驻守在南苑的二十九军官兵有二千余人,包括卫队旅、骑兵第九师留守处,军官教导团,平津大学生军训团等。

一九三七年七月二十八日,日寇调集陆军、空军协同作战,向我南苑发动了新的进攻。佟麟阁将军与一三二师师长赵登禹将军,在劣势的情况下指挥部队,给来犯之敌以迎头痛击。日寇凭借新式武器,向我阵地猛烈轰击,飞机也在尖厉的鸣叫声中不停地俯冲、投弹,战况异常激烈。二十九军装备落后,但士气高昂,誓与阵地共存亡。战斗中,击落敌机一架,缴获两辆坦克,敌我双方损失都十分严重。狡猾的敌人企图乘我不备,从大红门悄悄地接近我腹地。见此情况,佟麟阁亲自领兵阻击。但是寡不敌众,陷入敌人的重重包围之中。战场上硝烟滚滚,枪炮声,炸弹的爆炸声震耳欲聋。佟将军正在指挥右翼部队向敌阵突击时,一颗子弹击中了他的腿部,顿时鲜血染红了裤腿和鞋袜。部下劝他退下急治,他却不肯后退一步,依然奋勇向前,带领士兵们拼死搏杀。他大义凛然地喊道:“情况紧急,抗敌事大,个人安危事小……”他的行动深深地感染了在战场上的每一位将士。不久,敌机嚎叫着又飞来疯狂地轰炸,部队损失惨重。轰隆一声巨响,佟将军头部受了重伤。

就这样,一代抗日名将为了祖国壮烈地献出了生命,时年四十六岁。在这场战斗中,部队官兵伤亡一千多人,他们用鲜血和生命在中华民族解放斗争史上写下了光辉的篇章。同日,第一三二师师长赵登禹将军也在大红门战役中遭敌军伏击;壮烈牺牲。

5 佟麟阁将军牺牲以后,在中国红十字会的努力下,冀察政务委员会外交委员会在永定门外找到了他的遗体。当时,只见将军浑身血迹,面目都几乎辨认不出来了。目睹这一悲壮的情景,寻找遗体的人们都不由痛哭失声。

随后,遗体被运回城内收殓入棺,暂厝于北新桥柏林寺内。

对佟将军的牺牲,全国上下极为悲痛。各方面纷纷举行祭奠悼念活动。

国民党政府于七月三十一日发布褒恤会:“陆军第二十九军副军长佟麟阁,陆军第一百三十二师师长赵登禹,精娴武略,久领师干,……懋著勋献,此次在乎应战,咸以捍卫国家保守疆土为职志,迭次冲锋,奋厉无前,论其忠勇,询足发扬士气,表率戎行,不幸身陷重围,死于战阵,追怀壮烈,痛悼良深!佟麟阁、赵登禹均着追赠为陆军上将,并交行政院转行从优议恤,生平事迹存备宣付史馆,以彰忠烈,而励来兹。此令。”冯玉祥将军对于佟麟阁、赵登禹二将军的不幸牺牲,悲痛最甚,特作《吊佟赵》诗一首,以表悼念。

吴玉章同志在一九三七年八月五日法国巴黎《救国时报》第115 期上发表题为《悼赵登禹、佟麟阁诸烈士》的社论。社论说:“赵佟两将军为二十九军高级将领。……两将军抗敌守土,奋战至最后一滴血,光荣地完成了保国卫民的天职,足为全国军人的模范。……两将军为国捐躯的忠勇的气节,足以打破怯懦退缩,贪生怕死的心理,更加激发我无数健儿杀敌致果的决心。

除赵、佟两将军而外,我二十九军将士奋不顾身,阵亡敌人炮火之下的,还不知有若干。这种精忠报国、视死如归的伟大精神,实在是我国军人的最优秀的代表。……”一九四三年一月一日,重庆国民政府又举行了“表忠盛典”,宣布抗日殉国的将领佟麟阁、赵登禹等应入把首都忠烈祠,并同时入把全国各省市忠烈祀。

抗日战争胜利后,为了纪念佟麟阁、赵登禹两将军的历史功绩,北平市政府及各界人士,于一九四六年三月二十九日,在八宝山忠烈祠举行了隆重的入祀大典,西城区两条街被命名为“佟麟阁路”、“赵登禹路”。七月二十八日,时值佟、赵两将军殉国九周年之际,在中山公园又举行了追悼大会,行营主任李宗仁等军政界首脑,参加了祭祀,各团体和学校代表也进行了公祭,并以隆重的仪式将佟麟阁将军的遗骨从柏林寺移葬于北平西郊香山以南风景优美的兰涧沟坡上。“报国敢云天职尽,立身当与古人争”——冯玉祥将军挥笔写下的挽联,可以说是对佟麟阁一生很好的定评。

6 佟麟阁素有“儒将”之称。他的仪表十分文雅,性格内向而恬静,但深沉之中却不乏果断。在冯玉祥将军的影响下,他笃信基督教,希望以耶稣精神,牺牲自己,尽军人卫国保民的职责。他是个务实的人,对名利看得很轻,而读书学习,在他看来十分重要。操劳完军务以后,他总是喜欢阅读书籍,常对照自己,以日记形式,不断地求反省。练习书法是他陶冶情操的独特方法,他的书法苍劲有力,很有造诣。佟麟阁身居高位,却经常虚心向别人求教,军务繁忙,佟麟阁就把那些德高望重,学识渊博的人,请到军中讲学,他先后拜过刘继唐、王千臣、柴明德等人为师。遗憾的是,佟麟阁读过的书籍、写的日记、墨迹等,在十年内乱中几乎全部散失,除了现存于中国军事博物馆的一本佟麟阁临摹的颜字和在卢沟桥抗日战争纪念馆寄展的佟麟阁用过的字帖、砚台外,其他都已无从找寻。

佟麟阁生前极为重视家教。他是孩子们爱戴而敬畏的父亲,对孩子他慈祥又严肃。为了教育孩子们从小勤奋学习,立志成才,培养勤劳恭俭,自食其力的品德,树立爱国主义思想,佟麟阁经常让孩子们围坐在他的身旁,给他们讲“凿壁偷光”、“悬梁刺股”的古老故事和岳飞、陆游、越王勾践及冯玉祥将军的爱国故事。在繁忙的军务之中,他尽量抽出时间过问孩子们的学习,亲自批改作业。在假日里,他常和夫人带孩子们种菜、养花、培植果树。

佟夫人彭静智与佟将军一生相敬如宾。她尊老爱幼,勤俭持家。在生活上、在事业上,对佟麟阁关怀备至,体贴入微,帮助很大。佟麟阁常对子女说:“我事业上的成就,一半归功于你们的母亲。”佟将军以贤人为鉴,不仅励己而且励人,实在令人敬佩。

7 佟麟阁殉国后,为躲避日伪的加害,他的一家只好搬至偏僻的地方去住,更名改姓,忍辱度日。战乱中,不时受到敌伪的骚扰和纠缠,同时,佟将军的亲戚又从乡下逃来投靠,使生活本来就很拮据的孤寡一家,陡增十几口人的负担。佟夫人为生计终日操劳,她压制心中的悲愤,隐瞒了将军殉国的真实情况,打起精神,强作笑颜。就这样,一家人共熬到抗战胜利。

解放后,佟麟阁将军的遗属得到了党和人民的关怀。但是在十年动乱期间,受到了不公平的待遇,彭静智等人被遣送回乡。佟夫人因年老体弱,心情受到伤害,于一九六六年七月病故于原籍。佟将军的墓因“国民党军官之墓”的罪名险遭“红卫兵”的捣毁。然而,人民并没有忘记烈士及其家属。

佟将军之墓受到了老乡的保护;佟将军的遗属得到了乡亲们的热情关心和帮助,敬爱的周恩来总理也曾关切地问过他们的情况。这一切,使将军遗属感受到了极大的温暖。

十年动乱结束以后,历史恢复了本来面目,佟将军的功绩重新得到了公正的评价。中共北京市委统战部于一九七九年八月一日,正式批准佟麟阁为抗日阵亡革命烈士,他的子女享受抗日阵亡革命烈士家属的待遇。北京市人民政府也为佟麟阁将军修墓立碑。一九八○年七月二十八日,北京市人民政协和北京市民革在香山给佟麟阁将军扫墓,纪念烈士殉国四十三周年。一九八四年,在“文革”期间被取消的“佟麟阁路”的街名,也得以恢复,在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还摆设了佟麟阁将军的塑像。

为了纪念卢沟桥事变,缅怀在事变中牺牲的佟麟阁及其他爱国将士,并用他们事迹教育后代,党和政府在当年战火纷飞的卢沟桥畔建立了一座卢沟桥史料陈列馆,并正着手筹建修复宛平县城墙,还计划在卢沟桥修建一座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馆和“七•七”烈士陵园。这些事实说明,党和人民对佟麟阁等为中华民族英勇献身的国民党将士,是永远铭记和怀念的,他们的英名,将永垂青史。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