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保卫国土为己任——记饶国华烈士[转]

jxwuge 收藏 1 206
导读:以保卫国土为己任——记饶国华烈士[转]

饶国华,字弼臣,一八九四年十二月七日生于四川省资阳县东乡(今宝台乡)张家坝的一个贫苦农民家庭,自幼在村中读私塾,一九○七年他被母亲送到县城向前清举人伍钧求学。他熟读史书,非常仰慕班超、张赛等英雄。

他看到清朝政府腐败无能,在外国侵略者面前屈膝求和,皇室贵族“朱门酒肉臭”,黎民百姓衣不遮体,食不果腹,“路有冻死骨”,因此他决心救国救民,投笔从戎,以富国强一九一一年辛亥革命爆发,饶国华投身于孙中山先生领导的民主革命洪流,参加了新军。在部队里,先当伙夫,不久升为班长、排长。一九一七年升至连长,他原在川军刘存厚部服役,尔后转隶于川军第二师刘湘部任连长。他勤奋好学,刻苦练兵,精心研究《孙子兵法》,在该师军官传习所受训期间,各次考试均名列榜首,深为师长刘湘所倚重。

饶国华为人正派朴实,谦虚谨慎,平易近人,且治军严谨,赏罚分明。他作战骁勇,每战必身先士卒,颇得士兵的爱戴,逐次以战功升任营长、团长。

一九三一年前后,饶国华率部驻防重庆地区,他经常教育部下要护国、卫民、爱兵,他常说:“当兵,应以保卫国土,爱护百姓生命财产为己任。

做人,当以孝梯忠信、礼义廉耻为准绳。如果穿上军装,拿起刀枪,不为百姓办事,反而欺负弱小、胡作非为,那就只能算土匪而不是赳赳武夫了。”一九三五年十月,饶国华从第一师第二旅旅长升任为第一师师长,后又改任第一四五师中将师长,他主张部队人事公开,唯才是用,经常便装深入营房,了解队伍的情况,他重视赏罚奖惩,常说:“赏所以资激劝,罚所以儆将来;赏不得其当则私,私则偏;罚不得其当则蔽,蔽则滥。”在他的主持下,第一四五师内部团结,将士归心,传为佳谈。

饶国华作为一个国民党军官,在其任职师长驻军邛崃时,曾参与过对红军长征的围堵。但当他看到人民支持红军的情况,他的思想逐步产生变化,认为红军主张团结抗日,是有道理的,是正义之举。他开始认识到:“如今仇未复,大敌当前,竟使兄弟阅于墙而置民族危亡于不顾乎?!”正是因为他有了这种爱国心理,所以在一九三五年二月二十二日,饶国华率部与红军殿后部队在小关于接触时,他只是作出追击红军的态势,尾随红军离开憋功,而不愿自戕手足,与红军为敌。

一九三七年,抗日战争爆发,国共两党二次合作,共赴国难。饶国华立即上书请缨上阵杀敌,他告假回乡与家人作最后一次团圆,临离资阳时,他对伍钧老先生说:“此行,为国抗战,不成功即成仁。学生如幸得马革裹尸还,学生之家属,尚望恩师照拂也。”尔后,他又嘱咐妻子兰紫仙女士:“余此去,为国而战,义无顾。自古忠孝不能两全,老母年高,望尽心奉养”。

九月二十一日,第二十一军奉令出川抗日,在邓蛛县各界民众举行的隆重欢送大会上,饶国华将军豪壮地表示:“此次奉命出川抗战,誓竭股肽之力,继之以坚贞,用尽军人天职。……决心率所部效命疆场,不驱逐倭寇,誓不还乡。”一九三七年十月,饶国华率部步行二千里,从川北转万县船运东下,十一月中旬到达前方。这时,上海已经失陷,苏常二州失守,日军兵分四路进攻南京,并在海空军掩护下,对我采取战略包围,直趋安徽芜湖,威胁南京侧背。蒋介石立即命令刘湘派第二十三集团军唐式遵部进驻安徽青阳一带,牵制、阻截从太湖流域西犯南京之敌。唐式遵鉴于防线左翼广德城之重要,关系首都南京之安危,委派能征善战的饶国华率部镇守。饶将军马上率部进驻广德,他亲自巡视前线,检查工事情况,鼓励官兵奋勇杀敌不负家乡父老重望。他深知责任重大,对他的侍从副官说:“我奉命出川,志在歼灭强寇,还我河山,解我同胞倒悬之苦,现在幸而优先被派到前线御敌,战机就要来临,怎能下叫我热血沸腾,怎能不叫弟兄们揎拳持袖,跃跃欲试。”在他的爱国主义精神和为民族生存而战的大无畏英雄气概鼓舞下,全师官兵同仇敌汽,士气旺盛,深深懂得“守一城、捍天下”的道理,全体官兵坚决表示:

“誓与广德共存亡,不许倭敌逞凶狂!”决心与进犯日寇血战到底,用鲜血和生命捍卫祖国的领土。

不久,无锡、江阴、武进相继失守,十一月二十二日,日军牛岛师团在飞机大炮掩护下,由太湖分乘百余艘汽轮,橡皮艇侵入宜兴、长兴,尔后分兵两路准备抢占泅安,直扑广德。日军侦知我凭险坚守,士气高昂,工事坚固、采取用重火器猛烈破坏我工事的策略,出动二十七架飞机轮番轰炸,向我阵地倾泻上千吨的炮弹,步兵在重炮、机枪掩护下发动疯狂的进攻。我方工事被炸得残破不全,饶国华将军亲自指挥第四三三旅佟毅部在广德前方约六十里的泗安占领阵地,于二十七日与日军展开了激烈的战斗。日军依靠飞机、大炮、坦克的优势发动多次猛攻,我方将士武器装备虽然窳劣,但仍然拼命抵抗,猛挫日军的凶焰。日军在泗安我防线面前死伤惨重,但终因日军炮火甚密,我伤亡惨重,寡不敌众,泗安于三十日失守,与此同时,日军主力沿吴嘉公路直奔广德,饶国华将军得此凶信,心急如焚,深知广德素为兵家必争之地,拱卫南京必不可失,于是亲自率领第四三三旅官兵奔住广德前方约五里的界牌,顽强阻击进犯日军,饶国华亲自来到前线,鼓励士兵血战沙场,以死报国,他振臂高呼:“我们军人报国的严峻时刻到了,一定要为国争光,流尽最后一滴血!”将七们见到饶将军这样英勇,士气更加振奋,他们冒着弹雨以一当十,奋勇杀敌,虽死伤枕藉,仍旧前赴后继,宁死不退。

日军见不能得手,不断从东洞庭山、西洞庭山调精锐部队增援,疯狂使用飞机、大炮轰炸,无休止地轮番进攻。饶国华将军率部与敌血战,双方均损失惨重,不久,我方从宣城至广德的铁路干线被敌机炸毁,补给中断,饶将军所部被日军三面包围,我方战局渐成颓势,在这危难时刻,个别指挥员不听指挥,以至被日军又于三十日乘机占领了广德。

饶国华将军受命组织反攻,但其手中只剩下一营士兵,被日军包围于十字铺据点,日军派出军使一再劝降,饶国华将军宁死不屈,他紧握雪耻刀对左右说“我从七七事变发生之日起,就渴望能到前线杀敌,洗雪国耻,收复失地。八一三事变后,国共合作抗日,我幸能如愿以偿,奉令出川抗战,引为生平快事。诸君还记得吧,我们离川时,蜀中父老兄弟姐妹曾举行盛大仪式欢送,潘文华军长代表我们川军将士致答词,表示我们一定要血战到底,收复失地,把日本侵略者赶出中国去,做到胜则生,败必死,不成功便成仁。

我们要牢记当时的誓言,绝不能在敌人面前屈膝示弱,给中国人丢脸呀!”随即他给第七战区司令长官刘湘将军写了绝命书,尔后举枪自戕,以死报国,实践了他“以保卫国土为己任”的誓言。

饶国华将军壮烈牺牲的消息传开,举国悲痛,全国抗日军民决心以饶国华将军为榜样,狠狠打击日本侵略者,誓死捍卫国土。饶将军的遗体由民生公司的“民俭”轮运送回川,途经各地时,各界人民都举行了隆重的公祭大会。国民政府在武汉举行了隆重的追悼大会,悼念为国捐躯的先烈井追赠壮烈殉国的饶国华烈士为陆军上将。

饶将军的遗体于一九三七年十二月十二日抵达重庆,巴蜀各地设立灵堂,怀念英烈,政府各要人,群众团体,各界人士都敬献了花圈和挽联,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委员长蒋介石也分别为重庆、成都灵堂撰写对联:

虏骑正披猖,闻鼓鼙而思良将;工都资捍卫,昌锋镐以建奇勋。

秉节之来,捍国卫民方倚舁;存仁而达,唁生吊死倍哀思。

饶国华将军的遗骸于一九三八年一月二十三日安葬于资阳县甘溪沟,故乡的父老乡亲们为他再次举行了隆重的追悼会。

抗日战争中期,四川省各界人士为纪念抗日殉国的饶国华烈士,在成都市中山公园内铸造饶将军的铜像一座,并竖立了由国民政府主席林森先生题字的“饶上将国华纪念碑”。

毛泽东同志在一九三八年三月十二日延安各界纪念孙中山先生逝世十三周年及追悼抗敌阵亡将士大会上讲话中说:“……几百万军队与无数人民都加入了火线,其中几十万人就在执行他们的神圣任务中光荣地、壮烈地牺牲了。……我们真诚地追悼这些死者,表示永远纪念他们。从郝梦龄……饶国华……到每一个战士,无不给了全中国人以崇高伟大的模范。”四川省人民政府于一九八三年九月十日追认饶国华将军为革命烈士,为了更好地纪念抗日英雄,对中华民族的子孙后代进行爱国主义传统教育,资阳县人民政府拨出专款,在甘溪沟重新修整了烈士的陵墓,人民永远不会忘记抗日战争中为国捐躯的先烈们!。

奋战守孤城——记王铭章烈士

王铭章烈士,字之钟,一八九三年生于四川省新都县泰兴场一个小商人的家庭里。因双亲早年相继病逝,家庭生活困窘,王铭章在其叔祖父王心田的资助下,上了新都县高等小学,一九○九年考人四川陆军小学第五期,在辛亥革命前,参加了四川保路同志军的反清爱国革命活动。一九一一二年,曾参加陈英士总司令指挥的上海革命军进攻上海制造局的战斗,革命失败后返回四川,考入陆军军官学校第三期步兵科,专心学习军事。

一九一四年,王铭章从军校毕业后被分配到川军第二师刘存厚部担任排长。一九一六年,川军第二师响应护国号召参加护国讨袁军,王铭章在与袁世凯系统的军队作战中,屡立战功、升任连长、营长。一九二○年,四川军队整编后,工铭章升任川军第七师第十三旅第二十五团团长。一九二四年,王铭章以英勇善战之名荣任川军第十三师第二十五旅旅长。一九二五年又晋升为师长,隶属于田颂尧率领下的四川西北屯殖军。一九二七年任西北屯殖军第一路副司令兼第三混成旅旅长,一九二八年,四川西北屯殖军在北伐革命影响下改番号为国民革命军第二十九军,王铭章改任第二十九军第四师师长。一九三○年移防成都,一九三二年冬兼成都卫戍司令。一九三五年,蒋介石将第二十九军改编为第四十一军,王铭章就任该军属下的第一二二师师长。

王铭章作为一名正直的爱国军人,作战勇敢,指挥有方。但他从军以来,多次被卷进军阀混战,并参与过对红军的围剿,对此,他深恶痛绝,思想逐步转变。在抗日战争爆发前夕,他坚决拥护抗战救国和中共中央提出的“建立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枪口一致对外”的革命主张。全面抗战爆发后,他请缨上阵,要求到前线杀敌。一丸二七年九月十二日,王铭章在四川德阳部队驻地的誓师大会上,慷慨陈词,表示一定要用杀敌立功,报效国家的实际行动,来赎回自己二十年来参与内战,危害民众的罪愆。尔后,他返回新都家乡,对家人立下遗嘱,辞别家乡父老兄弟,率部出川北上,走上抗日战争的战斗前线。

王铭章所在的第四十一军连同第四十五军,编为第二十二集团军,在邓锡侯将军的率领下,一九三七年九月五日徒步出川北上抗日,加入第二战区司令长官阎锡山属下的战斗序列。部队到达山西时,正值日军大举进攻娘予关。王铭章即奉命率第一二二师火速驰援娘子关。一九三七年十月二十四日,王铭章率部在娘子关西南侧的东回村、西回村中间地带与西犯的日军第十四师团展开遭遇战。王铭章所率的川军装备十分落后,仅有自产的七九步枪和少数轻、重机枪,许多部队还以大刀、手榴弹为主要武器,并缺乏野战医疗、救护、运输等后勤组织。面对武装到牙齿的日本强盗,王铭章率全师官兵以窳败的武器,发扬与敌拼搏到底的爱国主义精神,同敌人展开激烈争夺制高点的战斗。王铭章亲临前线督战,战况空前惨烈。苦战七日,双方均损失惨重,但我阵地巍然不动,保证了大部队的调动转移。

一九三七年十一月,第二十二集团军奉调徐州、砀山一带,以阻击沿津浦路南下之敌。一九三八年一月,蒋介石在开封召集军事会议,处决了不战而退的韩复榘,会后,第二十二集团军总司令邓锡侯调回四川,第四十一军军长孙震代之,孙震报请以王铭章为四十一军前敌总指挥,代现军长指挥全军。王铭章奉命防务津浦线北段之滕县。滕县在春秋战国时代曾为膝国之首都,地理位置重要,居津浦之正干,为徐淮之屏障,王铭章以前敌总指挥指挥各部严加布防。

一九三八年三月,日军在邹县、兖州一线大量增兵,想一举打通津浦铁路,夺取徐州要地,与从南京北犯的日军遥相呼应,包围我中原野战大军。

敌矶谷、板垣师团,发精锐十万之众,向邹县、滕县、临沂进攻。三月十日,王铭章奉命率第一二二师师部及第三六四旅旅部进驻滕县,并派兵布防于县城以北之各河、龙山、南沙河、普阳山各地,阻击敌人。此时,膝县县城内由王将军统一指挥的有第一二二、第一二四、第一二七师三个师部和第三六四旅旅部的部队,还有膝县县长周同所率的地方保安团队四百余人,战斗兵力不足三千人,兵力如此薄弱,断难抵抗优势敌人的大举进攻。且我各处友军都与日军进行激战,无法抽出大量兵力增援。

王铭章临危受命,他抱着有敌无我,与敌人拼搏到底的决心,组织防御部署,他首先将师部迁驻膝县西关的电灯厂内,向全体官兵表示了与城他共存亡的决心,又调集了其所属全体战斗单位和增援友军组成了统一的守城部队,明确了指挥系统井详细制定了作战计划,重点加强了县城东关方向的防御工事,并亲自视察各级指挥部和前线阵地,向各级指挥员和士兵讲述膝县保卫战的巨大意义,要求全体士兵为国家为民族不怕牺牲,奋勇杀敌,为保证我大军作好战略防御全歼敌人,坚守滕县战略要点到最后一分钟。他训勉部下说:“以川军薄弱之兵力,和窳败之武器,担当保卫徐州第一线之重任,力量之不足,是不言而喻的。但是我们身为军人,卫国保民而牺牲,原为天职,只有决心牺牲一切,才能完成任务,虽不剩一兵一卒,亦无怨尤,不如此无以对国家,更不足以赎川军二十年内战之罪愆。”最后,王将军亲自布置城防事宜,明确各部队的防守区域,具体作战任务,督促守城部队连夜构筑防御工事,并命令团预备队彻夜抢运弹药入城,储备足够的弹药,根据防御战的特点,要求每一名战斗兵必须储备一箱手榴弹。

一九二八年三月十四日,日军机械化部队在飞机、大炮、坦克火力的掩护下,猛扑我滕县外围北界河、北沙河、南沙河防线与我部展开激战,突破我正面防御,至十五日进抵膝县县城。

王将军临危不惧,抱着必与敌人拼一死活的决心,勉励部下不畏强敌。

全体将士团结一心,严阵以待,决心痛歼日军,以死报国。

一九三八年三月十六日拂晓,日军万余人在其优势火力的掩护下,向我膝县守军发起全面进攻。日军的飞机、大炮将膝县东关土寨的东南角轰开一个十二米宽的口子,大批日军步兵在数十挺轻、重机枪的掩护下发起了疯狂的冲锋,我部将士严阵以待,等敌人冲上塌口的瞬间,指挥员一声令下,数百枚手榴弹飞向塌口,炸得日军鬼哭狼嚎,血肉横飞。这一天,日军在其飞机、大炮人力支持下发起五次进攻,每次均被王铭章将军率领下的抗日军队用数百枚手榴弹炸得狼狈逃窜、遗尸遍地,冲过缺口的少数日军也被我部的大砍刀消灭。

十六日夜间,王铭章亲自视察阵地,重新调整兵力部署,放弃外围阵地,集中全部所属部队守卫城防,亲自嘉奖勉励慰问英勇作战的有功将士和伤员,并命令全军深沟高垒,注意防空隐蔽,待机出击。

十六日夜,日军三万余人从东、南、北三个方向将滕县团团包围。

十六日上午八时,日军在飞机、大炮及数十辆坦克的火力掩护下,向我东关阵地进攻。我守军冒着敌人的强烈炮火,在王师长指挥下誓死抵抗,在近距离内反复肉搏,双方损失惨重,日军有四、五十人冲上城角,王将军马上指示第七二七团组织反攻,我部一百五十人的敢死队在仅有的两挺机枪掩护下,用手榴弹、大刀将敌人全部消灭,一百五十个壮士仅十四人生还。

下午二时,日军在东关、南关再次发起猛烈进攻,我部鏖战多时,工事多被摧毁,士兵伤亡殆尽,手榴弹所剩无几,阵地终被日军突破,日军突人东关之后,王铭章屹立在县城中心十字街口亲自指挥逆袭,但这时我部大部伤亡,已无完整部队所用,西门也被日军夺得,王师长只好转移到西关火车站我第三七二旅继续指挥与敌拼搏。不幸行至电灯厂附近,与占领西关城楼的日军遭遇,王将军身中数弹、血流遍地,他挣扎着厉声对随从们说:“你们去吧,继续和敌人拼命,不要管我,我死在这里是很痛快的!中华民族万岁!”与他同时牺牲的还有第一二二师参谋长赵渭滨,第一二四师参谋长邹慕陶和滕县县长周同等人。

王将军率部坚守滕县四昼夜,阻滞了日军南犯徐州的诡计,使鲁南我大部队赢得了鲁南会战的充分准备时间,对围歼日军板垣、矾谷两个师团的台儿庄大捷,创造了有利的条件,第五战区司令长官李宗仁先生指出:“若无滕县之死守,焉有台儿庄之大捷?台儿庄之战果,实滕县先烈所造成也。”王将军及全体官兵为保卫祖国的领土,立下了不朽的功勋,显示了中国人民在反抗外来侵略中的英勇不屈的斗争精神。

王将军的灵柩一九三八年五月九日运抵武汉大智门火车站,武汉各界万人迎灵。中共中央主席毛泽东和中央委员陈绍禹、秦邦宪、吴玉章、董必武联合撰写挽联一副:

奋战守孤城,视死如归,是革命军人本色;决心歼强敌,以身殉国,为中华民族争光。

以后王将军的灵枢运回成都,安葬于新都家乡的国葬墓园,前国民政府主席林森先生为墓园门额题了“壮节殊勋”四个大字。

成都各界人士还在少城公园铸竖了王将军的骑姿铜像一座,以悼念为国损躯的先烈。


3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