奋战守孤城——记王铭章烈士[转]

jxwuge 收藏 4 116
近期热点 换一换

王铭章烈士,字之钟,一八九三年生于四川省新都县泰兴场一个小商人的家庭里。因双亲早年相继病逝,家庭生活困窘,王铭章在其叔祖父王心田的资助下,上了新都县高等小学,一九○九年考人四川陆军小学第五期,在辛亥革命前,参加了四川保路同志军的反清爱国革命活动。一九一一二年,曾参加陈英士总司令指挥的上海革命军进攻上海制造局的战斗,革命失败后返回四川,考入陆军军官学校第三期步兵科,专心学习军事。

一九一四年,王铭章从军校毕业后被分配到川军第二师刘存厚部担任排长。一九一六年,川军第二师响应护国号召参加护国讨袁军,王铭章在与袁世凯系统的军队作战中,屡立战功、升任连长、营长。一九二○年,四川军队整编后,工铭章升任川军第七师第十三旅第二十五团团长。一九二四年,王铭章以英勇善战之名荣任川军第十三师第二十五旅旅长。一九二五年又晋升为师长,隶属于田颂尧率领下的四川西北屯殖军。一九二七年任西北屯殖军第一路副司令兼第三混成旅旅长,一九二八年,四川西北屯殖军在北伐革命影响下改番号为国民革命军第二十九军,王铭章改任第二十九军第四师师长。一九三○年移防成都,一九三二年冬兼成都卫戍司令。一九三五年,蒋介石将第二十九军改编为第四十一军,王铭章就任该军属下的第一二二师师长。

王铭章作为一名正直的爱国军人,作战勇敢,指挥有方。但他从军以来,多次被卷进军阀混战,并参与过对红军的围剿,对此,他深恶痛绝,思想逐步转变。在抗日战争爆发前夕,他坚决拥护抗战救国和中共中央提出的“建立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枪口一致对外”的革命主张。全面抗战爆发后,他请缨上阵,要求到前线杀敌。一丸三七年九月十二日,王铭章在四川德阳部队驻地的誓师大会上,慷慨陈词,表示一定要用杀敌立功,报效国家的实际行动,来赎回自己二十年来参与内战,危害民众的罪愆。尔后,他返回新都家乡,对家人立下遗嘱,辞别家乡父老兄弟,率部出川北上,走上抗日战争的战斗前线。

王铭章所在的第四十一军连同第四十五军,编为第二十二集团军,在邓锡侯将军的率领下,一九三七年九月五日徒步出川北上抗日,加入第二战区司令长官阎锡山属下的战斗序列。部队到达山西时,正值日军大举进攻娘予关。王铭章即奉命率第一二二师火速驰援娘子关。一九三七年十月二十四日,王铭章率部在娘子关西南侧的东回村、西回村中间地带与西犯的日军第十四师团展开遭遇战。王铭章所率的川军装备十分落后,仅有自产的七九步枪和少数轻、重机枪,许多部队还以大刀、手榴弹为主要武器,并缺乏野战医疗、救护、运输等后勤组织。面对武装到牙齿的日本强盗,王铭章率全师官兵以窳败的武器,发扬与敌拼搏到底的爱国主义精神,同敌人展开激烈争夺制高点的战斗。王铭章亲临前线督战,战况空前惨烈。苦战七日,双方均损失惨重,但我阵地巍然不动,保证了大部队的调动转移。

一九三七年十一月,第二十二集团军奉调徐州、砀山一带,以阻击沿津浦路南下之敌。一九三八年一月,蒋介石在开封召集军事会议,处决了不战而退的韩复榘,会后,第二十二集团军总司令邓锡侯调回四川,第四十一军军长孙震代之,孙震报请以王铭章为四十一军前敌总指挥,代现军长指挥全军。王铭章奉命防务津浦线北段之滕县。滕县在春秋战国时代曾为膝国之首都,地理位置重要,居津浦之正干,为徐淮之屏障,王铭章以前敌总指挥指挥各部严加布防。

一九三八年三月,日军在邹县、兖州一线大量增兵,想一举打通津浦铁路,夺取徐州要地,与从南京北犯的日军遥相呼应,包围我中原野战大军。

敌矶谷、板垣师团,发精锐十万之众,向邹县、滕县、临沂进攻。三月十日,王铭章奉命率第一二二师师部及第三六四旅旅部进驻滕县,并派兵布防于县城以北之各河、龙山、南沙河、普阳山各地,阻击敌人。此时,膝县县城内由王将军统一指挥的有第一二二、第一二四、第一二七师三个师部和第三六四旅旅部的部队,还有膝县县长周同所率的地方保安团队四百余人,战斗兵力不足三千人,兵力如此薄弱,断难抵抗优势敌人的大举进攻。且我各处友军都与日军进行激战,无法抽出大量兵力增援。

王铭章临危受命,他抱着有敌无我,与敌人拼搏到底的决心,组织防御部署,他首先将师部迁驻膝县西关的电灯厂内,向全体官兵表示了与城他共存亡的决心,又调集了其所属全体战斗单位和增援友军组成了统一的守城部队,明确了指挥系统井详细制定了作战计划,重点加强了县城东关方向的防御工事,并亲自视察各级指挥部和前线阵地,向各级指挥员和士兵讲述膝县保卫战的巨大意义,要求全体士兵为国家为民族不怕牺牲,奋勇杀敌,为保证我大军作好战略防御全歼敌人,坚守滕县战略要点到最后一分钟。他训勉部下说:“以川军薄弱之兵力,和窳败之武器,担当保卫徐州第一线之重任,力量之不足,是不言而喻的。但是我们身为军人,卫国保民而牺牲,原为天职,只有决心牺牲一切,才能完成任务,虽不剩一兵一卒,亦无怨尤,不如此无以对国家,更不足以赎川军二十年内战之罪愆。”最后,王将军亲自布置城防事宜,明确各部队的防守区域,具体作战任务,督促守城部队连夜构筑防御工事,并命令团预备队彻夜抢运弹药入城,储备足够的弹药,根据防御战的特点,要求每一名战斗兵必须储备一箱手榴弹。

一九三八年三月十四日,日军机械化部队在飞机、大炮、坦克火力的掩护下,猛扑我滕县外围北界河、北沙河、南沙河防线与我部展开激战,突破我正面防御,至十五日进抵膝县县城。

王将军临危不惧,抱着必与敌人拼一死活的决心,勉励部下不畏强敌。

全体将士团结一心,严阵以待,决心痛歼日军,以死报国。

一九三八年三月十六日拂晓,日军万余人在其优势火力的掩护下,向我膝县守军发起全面进攻。日军的飞机、大炮将膝县东关土寨的东南角轰开一个十二米宽的口子,大批日军步兵在数十挺轻、重机枪的掩护下发起了疯狂的冲锋,我部将士严阵以待,等敌人冲上塌口的瞬间,指挥员一声令下,数百枚手榴弹飞向塌口,炸得日军鬼哭狼嚎,血肉横飞。这一天,日军在其飞机、大炮人力支持下发起五次进攻,每次均被王铭章将军率领下的抗日军队用数百枚手榴弹炸得狼狈逃窜、遗尸遍地,冲过缺口的少数日军也被我部的大砍刀消灭。

十六日夜间,王铭章亲自视察阵地,重新调整兵力部署,放弃外围阵地,集中全部所属部队守卫城防,亲自嘉奖勉励慰问英勇作战的有功将士和伤员,并命令全军深沟高垒,注意防空隐蔽,待机出击。

十六日夜,日军三万余人从东、南、北三个方向将滕县团团包围。

十六日上午八时,日军在飞机、大炮及数十辆坦克的火力掩护下,向我东关阵地进攻。我守军冒着敌人的强烈炮火,在王师长指挥下誓死抵抗,在近距离内反复肉搏,双方损失惨重,日军有四、五十人冲上城角,王将军马上指示第七二七团组织反攻,我部一百五十人的敢死队在仅有的两挺机枪掩护下,用手榴弹、大刀将敌人全部消灭,一百五十个壮士仅十四人生还。

下午二时,日军在东关、南关再次发起猛烈进攻,我部鏖战多时,工事多被摧毁,士兵伤亡殆尽,手榴弹所剩无几,阵地终被日军突破,日军突人东关之后,王铭章屹立在县城中心十字街口亲自指挥逆袭,但这时我部大部伤亡,已无完整部队所用,西门也被日军夺得,王师长只好转移到西关火车站我第三七二旅继续指挥与敌拼搏。不幸行至电灯厂附近,与占领西关城楼的日军遭遇,王将军身中数弹、血流遍地,他挣扎着厉声对随从们说:“你们去吧,继续和敌人拼命,不要管我,我死在这里是很痛快的!中华民族万岁!”与他同时牺牲的还有第一二二师参谋长赵渭滨,第一二四师参谋长邹慕陶和滕县县长周同等人。

王将军率部坚守滕县四昼夜,阻滞了日军南犯徐州的诡计,使鲁南我大部队赢得了鲁南会战的充分准备时间,对围歼日军板垣、矾谷两个师团的台儿庄大捷,创造了有利的条件,第五战区司令长官李宗仁先生指出:“若无滕县之死守,焉有台儿庄之大捷?台儿庄之战果,实滕县先烈所造成也。”王将军及全体官兵为保卫祖国的领土,立下了不朽的功勋,显示了中国人民在反抗外来侵略中的英勇不屈的斗争精神。

王将军的灵柩一九三八年五月九日运抵武汉大智门火车站,武汉各界万人迎灵。中共中央主席毛泽东和中央委员陈绍禹、秦邦宪、吴玉章、董必武联合撰写挽联一副:

奋战守孤城,视死如归,是革命军人本色;决心歼强敌,以身殉国,为中华民族争光。

以后王将军的灵枢运回成都,安葬于新都家乡的国葬墓园,前国民政府主席林森先生为墓园门额题了“壮节殊勋”四个大字。

成都各界人士还在少城公园铸竖了王将军的骑姿铜像一座,以悼念为国损躯的先烈。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