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北第一人——记范筑先烈士[转]

jxwuge 收藏 4 294
导读:华北第一人——记范筑先烈士[转]

范筑先烈士,原名金标,字竹仙,山东省馆陶县(今属河北省)南彦寺村人,一八八一年十二月十二日生。他自幼随父参加农业劳动,勤劳肯干,颇为村里人所喜爱。

一八九○年,南彦寺村由群众集资兴办了一所义学,范筑先开始进入义学学习,他聪明好学,刻苦认真,放学后还主动帮父母干活, 深受义学先生张文彬的赏识,由于范筑先历次考试成绩都在全校名列前茅,张老先生便给他起了一个字叫“夺魁”,鼓励他继续学习,成为国家所需要的人才。

以后,范筑先的父亲病故,家庭生活的重担落到了他的肩上,他被迫中途辍学,以种田、贩粮来养家糊口,在人生艰难的道路上,他逐步锻炼得更加倔强正直,养成了劳动者勤劳朴实,乐于助人的好品质。

一九○四年,南彦村一带遭受了严重的水灾,颗粒未收,人民流离失所,痛苦不堪。正在这时,清政府要扩编北洋陆军,就派人到灾区募民。他们宣称,北洋军军饱高,有吃有穿,是抵御外侮、保卫国家的武装。在当时,许多年青人为了寻找生活出路,加入了北洋军。范筑先也到马厂报名加入了北洋军第四镇,当上了“备补军”,不久又升为“副兵”。范筑先为人豪爽正直,乐于助人,深受士兵弟兄的拥护,加上他有一定的文化水平,人又聪慧好学,对近代陆军的基本操练、步兵武器的常识和使用领会得很快,很受上峰的青睬,不久就被选拔入北洋陆军第四镇随营学校学习深造,回到部队后被提升为正目。

范筑先由于治军有方,成绩突出,又被调入天津北洋陆军讲武堂炮兵科再次学习深造。他勤奋学习,刻苦攻读军事学术,以优秀的成绩毕业后,被提升为哨官。范筑先深深痛感到民族危机四伏,帝国主义列强横行霸道,卖国清政府腐败无能,逐渐萌发了民主主义革命的思想,立志富国强兵,建立中华民国。因此,他拥护孙中山先生发动辛亥革命,推翻清王朝的壮举,并于一九一二年加入了国民党。

但民国以后的政局仍是南北对峙,军阀混战,范筑先迫于军令,随北洋军参加了一系列作战,从马厂调驻沪杭线一带,逐步擢升为炮兵营长,补充团团长,师参谋长、陆军第八旅旅长等职。

在苏浙战争后,范筑先痛于国内战争不息,自牧手足有损国力,给外人以乘之机,毅然抛弃高官厚禄,自动离职回乡隐居,并更名为“竹仙”,以示象竹子那样高风亮节。他在隐居期间,仍好阅读古书,立志效法中国历代的志士仁人,企图追求探索一条振兴国家的道路。

一九二六年,国民革命军出师北伐,他们高举“打倒帝国主义及其走狗北洋军阀,扫除封建势力”的大旗,所向披靡,极大地震动了全国人民,动摇了帝国主义和封建军阀在中国的反动统治,冯玉祥将军也在绥西五原誓师北伐,挥戈南下,东出潼关,进抵中原。

面对大好的革命形势,范筑先非常振奋,在冯玉祥将军手下的其同乡第十三军军长张维玺的邀请下,他毅然复出,投入国民革命军反帝、反封建、统一中国的战斗行列。他更名为筑先(筑路先锋之意),表示其革命的决心。

由于他多年的军旅生涯,指挥有方,颇有建树,被冯玉祥将军委任为高级参议。

但是,以后中国的政治局势复杂多变,内战仍不停息。一九三○年,又爆发了民国史上规模最大的军阀混战——蒋、冯、阎中原大战。范筑先以张维釜南路军总司令部参议之职参预战争,双方血战数月,死伤三十余万生命,才结束了这场混战。范筑先目睹内战之惨祸,决心再不就任军职,拒绝张维玺共同去陕西的邀请,立志在地方上做些工作,为民众谋利益,便到当时山东省政府主席韩复柒部下任参议。一九三三年初,他被任命力山东省沂水县县长,后又担任第三路军指挥部军法处处长。

一九三三年十月,范筑先又出任临沂县县长。他微服上任,革除旧弊,领导县府官员参加体育锻炼,打击贪污受贿的人员,并常亲自走访民间,了解人民的疾苦。他还严禁赌博、吸毒、提倡剪辫、放足、鼓励妇女参加工作。

他鼓励农织,深人民众,每逢灾年,举办赈济,救济穷苦百姓。由于范筑先的一系列措施,临沂县风气渐新,人民生活相对有所改善。

范筑先虽然身居高位,在旧中国的军政界服务多年,但他一直保持着中国劳动人民正直廉洁,爱国爱民,尊敬长者的优良品质。他生活极其简朴,吃粗食,穿布衣,从不挑剔生活条件,经常拿自己的薪水周济家庭困难的部下和贫苦人民。当部下劝他多吃些营养的东西,注意身体时,他总是淡然一笑说:“岳飞岳元帅乃是民族抗金名将,肩负大任,出力过重,尚且每顿饭豆腐白菜,轻易不动荤腥;我为小小地方官,为民谋利不多,怎能生活过高呢?”范筑先生活极其简朴,但对有关民生大事多慷慨投资或集资兴办。他在任临沂县长期间,曾架桥修路,修整市容,兴办医院,扶植教育事业,为民众做了不少好事。

范筑先虽然是个旧时代的军人,但他却具有强烈的爱国主义思想,对日本帝国主义侵略中国非常痛恨,力主对日作战。他痛恨投降卖国的不抵抗主义,非常拥护中国共产党所提出的抗日救国主张。他常说:“谁爱国爱民,我就赞成谁;谁损害国家和民众,我就对谁抗争,我不怕担责任。”一九三六年七月,范筑先奉令调离临沂县,全城民众夹道欢送,赠送范县长一碗清水、一面镜子、一块豆腐、两根小葱,以表彰范筑先主持县政时明镜高悬,一清二白。

以后,范筑先又奉令再次出任沂水县县长。

一九三六年冬,范筑先升任山东省第六区行政督察专员、保安司令兼任聊城县县长。

一九三七年五月,中共中央北方局联络局书记彭雪枫同志以探望同学为名来到聊城,与范筑先几次接触,使范筑先更多地了解了中国共产党关于建立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国共两党合作、共同抗日的主张,这使范筑先的思想产生了巨大的变化,更加拥护在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领导下抗击日本帝国主义侵略的主张。

一九三七年七月七日,日本帝国主义发动了全面的侵华战争,全国抗日军民忍无可忍,奋起反抗日军的侵略,伟大的、全民族的抗日战争爆发了。

范筑先听到日军侵华的消息,义愤填膺。他立即请缨上阵,要求上战场杀敌报国,表示绝不离开鲁西,誓与山东共存亡,与日本侵略军血战到底。

这时,山东省政府主席韩复柒在大敌当前、民族生死存亡危在旦夕的时刻,竟然保存实力,拒绝服从统帅部的命令,不与日军血战,擅自准备放弃济南等要地,将部队撤至黄河以南。范筑先奉令撤到黄河北岸齐河渡口,当他得知韩复榘退过黄河不是利用鲁南山地抗击日寇;而将部队开往湖北避战时,立即召集了部属会议,他在会上说:“大敌当前,我们守土有责,不抵抗就撤走,何颜以对全国父老。我决心留在黄河以北守土抗战,愿随我回去的就留下,不愿回去的就渡河南退,决不勉强。”尔后,他马上给韩复榘打了电话,表示坚决抗战到底的决心。

范筑先将军立即率部杀回聊城,动员民众,收编各种抗日民众武装,发动山东人民,有钱的出钱,有枪的出枪,在各地建立民众抗日救亡组织,很快组成了五个营的抗日部队。范将军亲自给部队作抗日动员,他勉励大家奋勇杀敌,保家卫国,他慨然表示:“国家兴亡,匹夫有责。大家要效法历史上的民族英雄,力挽狂澜,救民水火,要誓死守土,抗战到底!不论何党何派,抗战者一律欢迎;不抗战者,即我亲兄弟亦所不容!”一九三七年十月下旬,日军进逼黄河北岸,韩复榘再次电令范筑先撤退。

范筑光大义凛然地拒绝了这一错误的命令,他在聊城主持部下开会,通过了给全国抗战军民的通电:“……筑先黍督是区,守土有责,裂眦北视,决不南渡。誓率我游击健儿和武装民众,与日寇相周旋。成败利钝,在所不计,鞠躬尽瘁,亦所不辞。所望饷项械弹,时予接济,俾能抗战到底,全其愚忠。

引颈南望,不胜翘企。”以后,全国各大报纸都转载了这个通电,鼓舞了全国抗日军民抗战必胜的决心和勇气。

范筑先坚持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坚决依靠共产党人和进步爱国青年,很快建立了鲁西北抗日根据地,成立了二十多个县的抗日政权。为了培养抗日干部,坚持持久抗战,他亲自主持举办了博平军事干部训练班,寿张政治干部训练班,还成立了政治干部学校。范筑先自己担任校长,邀请共产党人和进步人士担任领导职务,还成立了军事教育团,随营学校。为了全面动员民众参加抗战,范筑先组织了许多抗战群众团体,如聊城妇女救国会,抗战移动剧团、聊城战地服务团、聊城青年救国会,儿童救国会,冀鲁青年记者团等组织。为了更好地宣传抗日救国的主张,范筑先先后主持出版了《山东人》、《抗战日报》、《先锋月刊》、《战地新闻》、《战地文化》、《战线》等刊物,把鲁西北抗日局面搞得热火朝天,轰轰烈烈。

范筑先还不顾个人安危,亲自到各地分散的民军和流散军队中作说服教育工作,鼓励他们参加统一的抗日行动,教育他们以国家民族利益为重,严格军纪,搞好军民关系,共同抗日。他还让政训处给各支部队派出政工人员,建立政治工作制度,制定了各部队的轮流整训计划,使这些散兵游勇较快地走上了抗日正轨,使鲁西北的抗日武装很快发展为三十五个支队,三路民军,约两万人,有力地促进了抗日根据地的巩固,鼓舞了全国人民的抗日斗争,支援了其他各个抗日战场的对日作战。

范筑先将军多年戎马生涯,作战经验十分丰富,在他的指挥和带领下,鲁西北抗日军民多次沉重地打击了日军。

一九三七年十一月,日军骑兵侦察队窜入堂邑一带活动,范将军亲率部队到傈水镇埋伏,全歼了入侵的日军。

一九三八年三月,范将军又率抗日部队两次攻人日军据守的范县,歼灭许多敌人,沉重地打击了日军的嚣张气焰。在激烈的战斗中,敌人的炮弹多次落在范将军的周围,他从容地站在阵前,沉着指挥部队攻击,终于打退了敌人的反扑,攻克了范县。

范筑先将军虽已年过花甲,但每战必身先士卒,奋不顾身,带头冲锋杀敌。在价县七里堂战斗中,他曾冒着敌人的猛烈炮火,亲自端起机枪向敌人扫射,率部血战沙场,同日军展开了激烈的白刃格斗,打退了日军的疯狂进犯。

范老将军不仅勇于杀敌,作战勇敢,而且足智多谋,善于用兵。他每次与敌人作战前,总是周密侦察了解情况,根据敌情变化,精心调配战斗部队,以求作战巧妙,用最小的损失换取最大的胜利。

一九三八年,著名的徐州会战期间,为配合中国抗日军队作战,歼灭日军,范将军率部阻击了增援的日军土肥原师团,有力地扼制了日军的攻势,为援助徐州战场作战做出了一定的贡献。我澈出徐州后,为配合保卫大武汉的战斗,范将军又率部组织了济南战役,曾一度率军突入济南市,沉重地打击了日本帝国主义的嚣张气焰,牵制了日军的兵力,鼓舞了全国抗战军民抗战必胜的坚强信念。

一九三八年七月,范筑先将军又率部在东阿县阿黄庄阻击日军运输队,经过激烈的战斗,毙敌数十人,缴获满载大米的汽车十三辆及其他军用器材。

一九三八年八月,范筑先将军的次子,青年抗日挺进大队长范树民所部六十余人在济南战役中光荣殉国。范将军闻听噩耗,强忍悲痛,在慰问作战部队时,对挺进大队的队员们说:“抗日是长期的,不流血牺牲,怎能换来胜利呢?我们要以生命来保卫我们的祖国和子孙后代不当亡国奴。”为了鼓励大家抗日到底的勇气和表示自己誓与日本帝国主义血战到底的气概,范筑先将军任命自己年仅二十岁的二女儿范树琅继任挺进大队队长,他还安慰自己的夫人武治国女士说:“树民为国牺牲,是咱范家的光荣,不然,别人怎么知道你有这样一个好儿子呢?”范筑先将军还在《抗战日报》上对各地抗日军民给他的慰问电发表答谢启事:“为国捐躯,系属军人光荣,承各方函电慰问,弥深感谢。马革裹尸,男儿应俱夙愿,即获疆场殉国,死后何憾!”不久,范筑先将军又将其长子、长女、三女都送到延安抗大学习,参加了革命队伍,这充分显示了范筑先将军忠于民族,誓死抗日救国的崇高品质。

一九三八年十一月,日军为消灭范筑先将军所领导的抗日部队,破坏我鲁西北抗日根据地,秘密调集了大批部队,在飞机,装甲车等现代化武器的配合下,从济南出发,经东阿县进犯聊城。

范筑先将军得知日军即将发动进攻的消息,立即召开了军事会议,准备运用包围战术,歼灭进犯日军。但由于我抗日部队内部顽固分子的干扰和破坏,使战略计划落空。十一月十四日,范筑先将军率卫队营、手枪连、游击营等部六七百人被日军包围在聊城。

范筑先将军率部沉着应战,他亲临前线指挥,部队冒着敌人的炮火,用手中简陋的步兵武器打退了日军一次次疯狂的进攻,双方拼死搏斗,死伤惨重。我援兵因种种原因迟迟未到,形势万分危急。

十四日黄昏,日军在东门强行登城,我方死伤惨重,东门告急。范将军亲率部队前去增援,经过两个小时的激战,终于打退了日军的进攻。在这紧急时刻,范将军悲壮地对抗日将士们说:“现在聊城已成孤城一座,援军无望。我们受到敌人重重包围,情势十分严重,生死关头到来了!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死对我们抗日志士来说,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我们丢失国土,没有完成历史使命。但是局势即然到了这一步,我们只有一条路,人在聊城在,要和敌人殊死硬拼。我们即使剩下一个人,也要和鬼子拼到底!

我们要:‘生当做人杰,死亦为鬼雄!’”老将军豪壮的话语深深地鼓舞了浴血奋战的抗日将士。

不久,日军又在飞机和大炮人力的掩护下发起了疯狂的进攻,双方在东门一线展开浴血奋战,日军的尸体在墙下躺了一片,我方亦伤亡很大。

十五日凌晨,日军在得到大批增援部队后再次强行攻击,双方血战多时,范将军的手臂负了重伤,他裹伤再战,指挥部队继续顽强阻击日军,但终因敌众我寡,东门陷于敌手。到上午十一时,聊城四门均被敌人攻破,范筑先将军率部与敌人展开了惨烈的巷战,他大声疾呼:“中国人民有的是硬骨头,宁愿战死,决不投降!弟兄们拼!”在激烈的战斗中,范筑先将军身受重伤,壮烈殉国。

范老将军英勇杀敌,壮烈殉国的消息传来,全国抗日军民一片悲痛,各地举行了隆重的追悼会,悼念抗日英雄范筑先将军。

中国共产党在延安举行了隆重的追悼大会,吴玉章、董必武、朱德同志亲笔为范将军写了挽联:

三友见精神:松身直,竹体通,梅花亦自清高,格高气苍,直到岁寒全晚节;一门尽忠义:夫殉职,妻卫民,子女都称勇武,顽廉懦立,共舒国难绍遗风。

——吴玉章、董必武

战事方酣,忍看多士丧之,惟其忠勇;

吾辈尚存,誓必长期抗战,还我河山。

——朱德

国民政府在重庆也为范筑先将军举行了隆重的追悼大会,以怀念他英勇抗日,杀敌捐躯的英勇壮举,鼓励全国抗日军民以范将军为榜样,誓将伟大的全民族的抗日战争进行到底。


25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