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不打败日本,一个也别回来——郑廷珍烈士[转

jxwuge 收藏 2 167
导读:如不打败日本,一个也别回来——郑廷珍烈士[转

郑廷珍将军是河南省柘城县北郑楼村人,一八九三年三月五日生,祖辈素以行医为生,是当地著名中医世家。到了郑将军父亲一代,医道失传,开始以务农为本,当时正值清末民初,国势衰败,外国势力侵入,官僚军阀结为一体,欺压黎民百姓,加上战乱不断,中原一带饱受兵灾,郑廷珍家庭日益拮据,生活困难,甚至缺粮断炊。郑廷珍深恨帝国主义在中国横行霸道,决心入伍当兵,谋求生路,赶走帝国主义势力,求祖国之强大统一。

一九一七年,冯玉祥将军的第十六混成旅在河南一带征兵,郑廷珍羡慕冯玉祥将军部队有严格的军纪,能与百姓和睦相处,刻苦的军事训练并有强烈的反帝爱国传统,就报名参了军,补入第十六混成旅李鸣钟的第三团。郑廷珍自幼务农,练就一副好身板,加以他为人正直,主持公道,学习军事技术刻苦认真,又粗通文学,聪颖过人,到部队后随军南证北战,屡立战功。

他以自己勇敢、勤奋、正直、廉洁的优秀品质赢得部下的拥戴和部队长官的赏识,从普通列兵逐步摧升,历任排长、连长、营长、团长直至第三十二师副师长,独立第五旅旅长等职。

郑廷珍跟随冯玉祥将军多年,深受冯将军爱国反帝思想及其带兵、治军思想的影响,对中华民族的危机深为忧虑,痛恨帝国主义的侵略行为,具有强烈的爱国主义精神。一九二四年他在冯玉祥将军领导的囚禁贿选总统曹锡、驱逐清废帝溥仪出宫的革命行动中,率部执行命令坚决,作战勇敢,受到上级的表扬。

郑廷珍将军善于带兵,他执行军纪严格,赏罚分明,从不偏私,并能严格要求自己,他继承西北军“爱兵如子,爱民如父”的优良传统,常常来到士兵周围与他们同吃同住,甚至同士兵一起摔跤比武,对官兵家庭的困难,他向来是有求必应,甚至解私囊相助。遇上灾年,他总是在驻地开办粥厂,用“百姓是我们的父母,我们是民众的武力”的道理教育士兵,并带头节省粮食,出资救济,舍粥施饭给穷困灾民。

他记忆力惊人,能叫出全旅干部和许多老兵的名字,熟悉这些人的籍贯、家庭情况,常深入部队与官兵促膝谈天,解决部下的实际困难。他爱好体育运动,且时常教育部下只有平时开展体育运动,练就强健的体魄,才能适应部队的艰苦生活,在战斗中取得胜利。在他的倡导下,其部队体育运动开展得很活跃。

他教育士兵要爱民、助民,绝对不准欺压老百姓,每次部队移防开拔,他都亲自巡视驻地,检查纪律,一定要等老百姓说了“不缺少什么东西”等话,才命令部队出发。对于欺压老百姓的人,不论是军官还是士兵,他都命令立即交由军法处严肃处理,情节严重的立即处决,教育部队自戒,从不姑息。

由于他赏罚分明,关心官兵生活和家庭疾苦,教育部下有方,所以深得其所部官兵的拥护。

一九三○年,蒋介石、阎锡山、冯玉祥中原大战结束后,郑廷珍的部队被蒋介石收编,归属第二十五路军总指挥梁冠英节制,被派到鄂豫皖苏区围剿红军,郑廷珍将军厌恶内战,曾与红军默契互不侵犯,并允许有些物资经由该部的防地进入苏区。

后来,郑廷珍因为梁冠英扣发部队军恼与其发生冲突,事情闹到南京政府,结果,第五旅脱离第二十五路军序列,直属军事委员会管辖,受卫立煌将军指挥。

一九三七年七月,卢沟桥事变爆发,日本军队开始全面进攻中国,郑廷珍将军多次向军事当局请缨上阵,打击日本侵略者,保卫祖国的神圣领土。

他曾亲自到南京去,代表独立第五旅全体官兵要求参战。不久,日军大举进攻山西,独立第五旅奉令配属于郝梦龄将军第九军开往山西与日军作战,郑廷珍将军激动万分,决心奋勇杀敌,与日本侵略军决一死战。在他率军开往山西前线路过河南老家时,打电报告诉家人到柳河车站见面,面对亲人,他坚定地表示了自己杀敌报国的决心,他伏在地上给年迈的老母亲磕了几个头,表示自古忠孝不能两全,现在日本兵侵占中国,无恶不作,我奉令上战场杀敌报国,不打败日本鬼子誓不生还。

他在独立第五旅官兵大会上说:“过去的内战都是自己人打自己人,胜不足武,败不足惜,今天是真正打敌人,打日本鬼子,这是保家卫国,是军人最光荣的事,就是部队拼光拼净也值得,也甘心情愿,我们部队上阵后,一定要杀敌立功,如不打败日本,就一个也别回来。”这些挫锵誓言都表现了郑廷珍将军作为一个伟大的爱国者忠于祖国的优秀品质和对日本侵略者的刻骨仇恨。

十月初,日本侵略军深入山西腹地,突破雁门关我防线,直扑山西省城太原,国民党政府派卫立煌将军率第九军、第十四军火速增援山西前线,第二战区长官部决定集中我全部主力,在忻口一线与日军决战,屏障太原,歼灭日军。郑廷珍将军率部急如星火赶到前线,马上在忻口一线布防,构筑工事,作好迎击敌人的进攻,这时,他星夜奔驰在前线和指挥部之间,召开各级军官会议,督促检查具体战备措施的实施情况,并与友军指挥员商讨共同作战,保障部队结合部的强固的办法,还到士兵中视察,灌输抗日必胜,杀敌光荣的道理,鼓励士兵英勇抗战。

十月一日,日军进犯距忻口数十里之原平镇,我守军姜玉贞旅率部浴血奋战,阻击敌人前进,保障我忻口大军从容调防、布防、作好应战准备。原平部队苦撑了十天,歼灭大量日军,但终因部队伤亡殆尽,弹药缺乏,被迫放弃原平。

十月十一日,日军主力逼进忻口一线,开始向我阵地发起猛攻,他们凭借飞机、大炮等优势火力,向我防线不断冲击。当时郑廷珍部坚守中央阵地,他们依靠将士高昂的士气,简陋的装备,与敌人拚死血战,寸步不让。忻口前线南怀化(今名河南村)高地的争夺战极为惨烈。南怀化是整个中部战线的支撑点,是敌我双方的必争之地,从一开始这里的战斗就呈白热化,双方拚死争夺这个制高点,我占据高地后,得而复失,失而复得,往往一个建制团冲锋下来就伤亡殆尽,战斗这样残酷,我将士却士气高昂,抱着与阵地共存亡的坚强信念与敌人血战到底。 十五日,南怀化高地再次陷于敌手,日军乘机扩大突破口,想一举突破我防线,整个战局出现危机,前线总指挥卫立煌将军火速调集兵力,集中五个旅的部队,由第九军军长郝梦龄将军,第五十四师师长刘家麒将军和独立第五旅旅长郑廷珍将军担任指挥官,于十六日发动反攻,收复南怀化高地。

郑将军亲自来到担任反攻任务的部队动员,鼓励士兵奋勇当先一举收复高地,杀敌立功。

十六日凌晨,反攻开始。郑廷珍将军坚持要到前沿阵地亲自指挥作战,警卫人员一再劝阻,郑将军杀敌报国心切,决定率领警卫人员一同出发到前线指挥部队收复高地,在他到达前沿后,我部一鼓作气攻占了几个山头。这时他跃出战壕观察敌情,指挥部队继续前进,突然遭到日军机枪的猛烈射击,郑廷珍将军当场英勇牺牲,壮烈殉国。

我前线官兵听到这个消息,万分悲痛。他们牢记烈士“如不打败日本,就一个别回来”的誓言,一致表示要奋勇杀敌,替烈士们报仇。他们踏着烈士的血迹,继续前进,与日本侵略者进行殊死的搏斗……。

郑将军的遗体被运到后方在太原入殓,后转运到河南家乡安葬,沿途各地人民群众都举行追悼仪式,悼念烈士,拓城县地方政府为烈士举行了隆重的安葬仪式。十二月六日,国民政府明令褒扬郑廷珍将军等人:“……郝梦龄追赠陆军上将、刘家麒、郑廷珍各追赠陆军中将,并交行政院转行从优抚恤,生平事迹存备宣付史馆,用彰勋草,而垂永久。”全国各地报纸都报导郑廷珍将军等人的为国捐躯的英勇事迹,中国共产党当时在巴黎办的《救国时报》也对郑廷珍诸烈士的牺牲给予了高度的评价。

为了教育我们民族的子孙后代,表扬爱国军人的抗日功绩,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政部于一九八三年正式追认郑廷珍将军为革命烈上,并给其亲属颁发了革命烈士证书。


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