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道不与君主同在

龙王天下 收藏 6 118
导读:[原创]道不与君主同在

道不与君主同在

“道者,万物之奥。善人之宝,不善人之所保。

美言可以市尊,美行可以加人。人之不善,何弃之有?

故立天子,置三公,虽有拱璧以先驷马,不如坐进此道。

古之所以贵此道者何?不曰求以得,有罪以免耶?故为天下贵。”


道是万物的庇护神

道是万物的主宰,善人把它当作宝贝,不善之人也靠它来安身立命。

奥,室之西南隅,古时为尊长居坐之处或者祭祀时摆放神主的地方,这里显然有主宰、庇佑之义。宝,珍也,稀有之物。保,养也,安身立命之所。


美言可以市尊,美行可以加人。

美言,美好的言辞;美行,无可挑剔的行为。两者显然都是指在特定时期内符合当时社会价值标准的人“善”的那一面。这些东西可以让“善人”获得尊重,更可以让他们位居常人之上。但是,如果这个世界上没有了那些尊重善人并且身在其下的不善之人,那么美言何以市尊,美行又将加诸何人?所以老子又说“人之不善,何弃之有”,这显然实在告戒那些善人,不要自高自贵,不要滥用自己的优势地位肆意践踏别人的权利。


其实,善与不善只不过是人们对这个世界的看法罢了,就象人们把整个世界划分为“美”和“丑”一样。善与不善都是相对的,善的并不是完美无缺,不善的亦非一无是处。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长处和不足,只不过善者的价值被当时的社会所承认,不善者的长处未被发现或者为当时的社会价值标准所不取而已。但是善者的价值被承认,并不意味着他没有弱点;不善者的价值不被承认,并不能说明他们没有长处。在这个世界上,善者被不善者击败的事情并不鲜见。比如从进化论的角度来看,人类无疑应当称为“善者”,因为我们是有史以来结构最复杂智能最高的生物。然而就是我们这些进化史上的善者,却常常被一些甚至连“活生物体”都称不上的结构最为简单的“不善者”——病毒打得溃不成军。1918年至1920年间,世界上发生了著名的严重流感——“西班牙流感”大流行,全球许多地区都受了到波及,临床发病率高达40%以上,在全球范围内共造成2000万—4000万人死亡,远远高于一战的致死人数。14世纪中叶,可怕的黑死病在欧洲蔓延,夺去了当时欧洲三分之一以上的人口,而这种疾病的罪魁祸首则是鼠疫——一种比病毒高级不了多少的低等细菌生物。类似事件在历史上还发生过很多次,不要以为它们都是过去式,因而无动于衷,谁知道它们会不会卷土重来呢?其实利剑从来都不曾远离人类的头顶,2003年突然发作的“非典”以及现在时隐时现的“H5N1”高致病性禽流感,显然都是我们的心腹大患。那么为什么会出现这种善者不敌不善者的局面呢?也许主要问题并不在于善者何以不敌不善者,而在于人们对客观世界的认识出现了偏差。


要知道,自然界并不存在所谓的善与不善,万物皆平等,没有好坏优劣之别。大家各有各的长处,也各有各的不足,但是谁都不能脱离彼此的相互关系独自存在。人类出于不同的目的将世界分为三六九等,善与不善就是在这种情况下出现的。然而人们确定善与不善的标准具有很大的片面性和多变性,并不能准确地反映出事物的全部特征。比如我们现在一讲到“人才”这个词,大家往往把它和流利的外语、辉煌的学历以及各种眩目的头衔划上等号。这其实是对“人才”的重大误解,把“人才”这样一个复杂事物简单化庸俗化了。因为不同的人才,其内涵也不尽相同,比如对于销售员来说,最重要的素质是能够把产品顺利地推销出去,同样地,对司机来说最重要的是要练就娴熟的驾驶技术,怎么能把这些不同的素质和技能要求简单地等同于语言、学历、头衔这些表面化的东西呢?这种标准简单化的结果反而会带来意想不到的负面影响,比如说人才泡沫。一方面有限的社会资源被大量用来生产“学历”人才,另一方面真正具备相应能力的人才却又奇缺。这种比例关系的失衡最终将体现在两者价值的变化上,人们印象中那种通常意义上的人才将大幅贬值,而平常不是“人才”的人才则会走俏,结果“善者”自然难敌“不善者”。


对此,常人也许不需要了解很多,然而修道之人或者身居高位者却不应懵懂无知,因为他们和普通人的社会责任不同,而社会责任的承担首先取决于对社会问题的深刻认识。在现实生活中,对各种社会关系施加终极影响的是“道”,而不是变化不定的善或不善。即便一个人有幸处在善的状态中,并享受着由此带来的种种利益,却也不必为此得意忘形。如果不是道为你提供了自由空间和竞争舞台,你哪有实现自己价值的机会?所以说道乃“善人之宝”。同样,就算你始终没有机会施展自己的才华,生活并不如意,也不必为之气馁。即便狮子是捕猎者,角马在它们面前只能夺路而逃,但是上苍并没有因此剥夺角马的生存权利,和狮子的数量相比,角马的种群毕竟要大得多,所以“道”也是“不善人之所保”呢。如果世界上的不善者统统消失不见,那么“善者”可能也要离寿终正寝之日不远了,更何况人类社会中的善与不善还常常相互转化呢?


故立天子,置三公,虽有拱璧以先驷马,不如坐进此道。

这句话是对前半段意思的进一步解说。天子是什么?三公又是什么?在普通人眼里乃至天子、三公自己眼里,他们都是“善”的代表,拥有尊贵的地位、巨大的权势和不计其数的财富,今天的总统、总理以及学界精英、商界领袖等社会风云人物的地位与之相似。但在老子眼里这些东西并不重要,对这些人来说,他们更为重要的一面是“器”,“朴散则为器”的“器”。器代表社会不同领域的运行法则,承担着维持整个社会机体良性运转的责任。“器”的身份要求这些人应当在各自的领域发挥应有的作用:政治家要把国家治理好,学者要把学问钻研透彻,商人要把生意打理好。如果他们背离了各自的“道”,天子不象天子,大臣不象大臣,学者不象学者,商人不象商人,那么他们拥有的一切“善”,比如地位、名誉、权势、财富都将化为乌有。因此对这些人来说最重要的东西是“道”,而不是“拱璧”、“驷马”之类的外在浮华。明白了这个道理,过去没有的东西将来不难得到;不懂这个道理,现在拥有的也难以长保。纵览历史,想一想那些盛极一时的王朝是怎样得到的天下,最终又何以失去江山,也许会有更多的领悟吧。


天子,天下共主,普天之下,位莫贵于天子,责莫大于天子。三公,社稷重臣,天子治理天下的主要助手,地位尊贵责任重大。周朝的三公是指太师、太傅、太保。


“立天子”、“置三公”的意义在于确立稳定和谐的社会秩序,当然,也许大家会说这是实现阶级统治的需要,但是不管它们最终是为了谁的利益服务,前提是这些利益必须能够实现,因此合适的统治方式就成为必要条件,否则一切都是空谈。我国历史上诸多王朝的最终灭亡,不都是非常生动的反面教材么?


古之所以贵此道者何?不曰求以得,有罪以免耶?故为天下贵。


古人以道为贵、重视规律的原因是什么?还不是按规律办事能够有所收获,犯了错误能够有机会改正么?


求以得,不是指临时抱佛脚的索取,即想要什么就能得到什么,而是长期按照规律办事自然收到的效果,正所谓“同于道者,道亦乐得之。”


罪以免,世界上没有不犯错误的人,出现错误并不可怕,重要的是能够及时纠正,一错之后不再二错,如果能做到这一点,就可以达到自我完善的目的了。


本章内容的实际意义主要在于破除人们思想观念中长期存在的对“善者”的盲目崇拜和言过其实的偏见,尤其是“善者”的自恋自贵情结。真正的善者之所以能够成为善者,不是因为他是善者,而是因为他能够正确地认识世界认识自我,正所谓“圣人不病,以其病病,夫唯病病,是以不病。”与真正的“善者”相对应的是“伪善者”,他们往往自以为善,迷信权势、地位、财富,错误地看待周围的世界,不能正确评价自己。就象那些可笑的君主,总以为自己就是真理就是“道”。其实“道”并不与君主同在,“天行有常,不为尧存不为桀亡”,和君主同在的只有他自己。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9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