淡水鱼(转)完

段鹏 收藏 40 237

第一卷 《淡水鱼》 第一章 滴水之夜

叶青打着伞独自走在回家的路上,雨已经小了,零零落落的打在伞面上,发出啪啪的声响。夜已经深了,四周除了雨声,一片寂静。马路两边落满了被暴雨打落的国槐花儿,淡黄的花瓣此刻在昏暗的灯光下显得有些发白,叶青的脚踩在上面,感觉很怪异,脚下绵软的感觉就像是踩在尸体上的感觉一样,想到这叶青后背一阵发冷,不由得加快了脚步。


刚刚结束的同学聚会让叶青生出许多感慨来,时光飞逝,曾经的那些青葱少年如今大多都已经成家立业了,在喧闹的酒会上那一张张表情生动的脸只能依稀的看出一点点儿当年的痕迹。叶青不由得暗叹一声:人生如梦啊!


只有一个人似乎没有多大改变,叶青想着,那个人就是陆柏。他依旧是穿着雪白的衬衫,依旧是带着那样一副黑框眼镜静静地坐在角落里,看着所有人又似乎什么也没有看。叶青没有上去找陆柏说话,因为他看出陆柏那架势显然是不太愿意被人打扰的, 而叶青一向是一个知趣的人,尽管凭他们从前的关系来说,他满可以上去说几句话,但是经过这些年社会的洗礼,叶青也早已不是那个初入社会的毛头小伙子了,所以他只是很有默契的跟陆柏相互点了点头。其实知趣的并不止叶青一个,整个晚上只有江涛嬉皮笑脸的跑过去跟陆柏交谈了一会儿。


就在叶青沉浸在回想之中的时候,身后突然“当啷”一声,仿佛是玻璃破碎的声响,那声音是如此清脆。叶青后脑勺猛地一激灵,他回头去看,一片雨色空蒙,却不见任何事物,也没有人迹。不知道那声响是从哪里发出来的,在雨夜里显得异常的诡异。


叶青不由得加快了脚步,直奔着家的方向小步跑去,本来微醺的酒意此刻荡然无存了。他急急忙忙跑回家,掏出钥匙,由于莫名其妙的紧张,钥匙怎么也对不上锁眼,折腾了好半天才打开门。客厅里一片昏暗,微弱的灯光从卧室里透出来。


妻子李睛早已入睡了,她侧身面朝里躺着,呼吸均匀,一点也没有被叶青的动静打扰。叶青,看看妻子,不由得心神安定了。他走进卫生间开始洗漱。看着镜子里的自己,他不由得感到有些好笑,都说人上了年纪胆子就变小了,今晚也不知道是怎么了,自己竟然不敢独自走夜路了。


叶青关掉水龙头,回到卧室,在妻子的身边躺下来,拉过毛巾被,慢慢地进入了梦乡。正在似睡非睡间,他隐约听到了嘀嗒嘀嗒的水声,那水声好像是从卫生间传出来的,而他清楚地记得,自己把水龙头关好了才睡的。“也许是雨声吧。”他心里这么想着,翻了一个身又昏昏睡去。


嘀嗒--嘀嗒--嘀嗒


滴水声越来越清晰了,仿佛就在他的枕边,从天花板滴落到他的耳旁。叶青一下子坐起来,枕边干干的,没有一滴水。突然什么声音都没有了,屋内一片寂静,他伸头看看窗外,雨不知道什么时候也停了。李睛翻了一个身,喃喃地说:“怎么还不睡啊。”叶青应了一声,又躺下了。


嘀嗒--嘀嗒--嘀嗒


滴水声再次响起。叶青觉得自己的身体慢慢的漂浮起来,四周都是滴水声,他感觉自己被看不见的暗流带着朝着一个黑暗的洞口漂去。洞口周围黑炯炯的岩石有的尖利有的怪异,显出一派狰狞的景象。他用手拼命的划水,想要逃离这个地方,可是他的背似乎被水面吸住了,怎么也翻不了身, 而手脚都软弱无力。眼看着他就要一点点的被那个洞口吞噬了,他不由得大喊起来。随着喊叫声力量似乎又重新回到了他的体内,他开始猛力的划水,就在这时,从洞口里伸出一双惨白的手臂,一下在紧紧地抓住了他的腿,把他往洞里拖去。叶青惊叫着醒了过来,天色已经大亮了。


李睛从浴室里跑出来,脸上还带着水珠,她问叶青:“你怎么了?”叶青定了定神, 把脸埋在手掌里使劲的搓了搓,说道:“没事儿,做了个噩梦。”李睛打趣他说:“这么大了,还像个孩子似的。”说着又把叶青的头轻轻的搂到自己怀里,半开玩笑半带柔情地说道:“宝宝乖,不怕哦, 妈妈在呢,嘻嘻。”叶青和李睛结婚四年了,却一直没有要孩子,虽然他们的年纪也不小了,李睛的妈妈也一直嚷着要抱外孙子,但是他们本人似乎都不着急,一直说等到做好了心理准备再要孩子。


清晨的阳光透过树叶洒进屋里,一个个跳跃的小光点儿铺洒在床上、地上,也慢慢的驱散了叶青由于噩梦带来的阴郁的心情。


叶青在一家杂志社做编辑,妻子李睛在一家外资公司上班。两人匆匆吃了早饭,就急急忙忙的出门上班去了。


叶青整个上午都埋头在一堆稿件里,直到中午时分,才放下手头的工作,去吃午饭。大概是由于昨晚没有睡好, 叶青显得有点精力不足,他揉揉疲倦的双眼,舒展了一下僵直的脖颈,走出编辑部。走廊上空空如也,同事们早就去吃饭了。叶青朝着走廊的尽头的楼梯口走去。叶青突然看到身前的地板上一道暗影一闪,似乎背后有什么人挡住了光线朝他走来。而影子投射到他的前面。叶青连忙回头,身后是空空的走廊,没有一个人影。他苦笑着摇摇头,最近总是显得精力不济, 难道还没有进入中年就开始出现未老先衰的症状了?


这一天,叶青工作到很晚,因为杂志马上要刊发了, 而一些稿件还没有整理好, 主编催的很急, 看来今天又要加班了。叶青给妻子打了电话,告诉她自己要晚一点回家, 李睛让他不要太劳累,说自己在家给他炖了汤等他回来喝。叶青的心里一片温暖, 他知道自己的妻子是怎样一个贤良温柔的好女人,所以尽管叶青有很多次出轨的机会,但他一直都忠实于自己的妻子和自己的爱情。爱情真的是很奇妙,有时候就是这一碗鲜美的汤就足以打败一个个美貌性感的女人的投怀入抱,就足以使一个男人牢牢的记住一辈子。


叶青一直工作到将近八点,才算告一段落。他收拾着自己的东西,关掉电脑,一面看看窗外的天色,虽然已经有些昏暗了,却是个晴朗的天气,看来今夜不会有雨,也就没有必要拿雨伞了。叶青走到办公室门口关掉灯,正要出门,突然电话铃骤然响起。


叮玲玲~~~~叮玲玲~~~~~


叶青想是不是李睛又想起什么东西要自己顺路买回去,于是返身接听了电话。然而电话并不是李睛打来的。电话里传来江涛焦急的声音:“喂喂!是叶青吗?”


叶青有些意外,回答道:“是我啊,江涛啊,是你吗?你有什么事儿啊?”


电话那头的江涛显然喘着粗气,呼吸声犹如从一个破皮猴儿里挤压出来的空气一样,传到叶青的耳朵里。只听到江涛用嘶哑的嗓音说:“叶青,你昨晚看到陆柏了没有?”


叶青有些摸不着头脑,说:“看到了啊,他似乎还是老样子啊,还是喜欢坐在角落里,不喜欢被人打扰啊。你不是还上去跟他攀谈了一会儿吗,他怎么了啊?”


“他死了!”江涛惊恐的说道。


叶青一惊,连忙说:“什么时候的事情?他出了什么事儿?”


江涛有些失控的喊着:“他五年前就已经死了!已经死了五年了!”


“什么?你说什么?陆柏五年前就已经死了?不要开玩笑了,江涛!昨晚我们不都还见过他吗?难道见鬼了不成?”说到这里叶青不由得打了一个寒颤。


江涛又说:“叶青,你昨晚真地看到陆柏了?你是真地看到他了?”江涛的声音里充满了恐惧。


叶青深吸一口气,说道:“是的,我看到他了,还看到你过去跟他说了话。可是--我说江涛,关于陆柏的死讯你确定吗?你确定他是在五年前就已经死去了吗?可是我们明明看见他还好好的出现在我们的眼前啊?这怎么可能,怎么可能。”


江涛大声地说:“我确定!你知道吗,昨天晚上只有我们两个看到了他!我已经打电话问过其他人了,他们谁也没有看见陆柏,还都说那个角落里一直是空的,根本就没有人坐过。”


“那你是怎么知道陆柏死于五年前呢?”叶青追问道。


“本来,昨晚上陆柏说他明天要回清水镇,我就跟陆柏说,我也要回清水镇一趟,我们可以同行。于是我要了他的旅馆的房间号码,今天一大早我就给他打电话,谁知道接听的是旅馆的女服务员,她说那个房子已经半年多没有客人入住了。于是我就打电话回清水镇我堂妹家,她告诉我,陆柏已经于五年前死去了,死因是溺水身亡。我一下子就呆住了,这怎么可能啊!昨天晚上我明明看见他了,还跟他交谈了,怎么会五年前就死了呢?那昨晚上跟我说话的是谁呢?于是我就一个接一个的给我们那些同学打电话,结果谁也没有看见陆柏,我越打电话越紧张,最后问到你家,你老婆说你在单位加班,我就打过来了。看来只有我们两个人看见了陆柏。”


叶青的嗓子里发出一声自己也不知道含义的声响,他握着话筒,整个人都呆住了。直到电话那边江涛喂喂的喊声传过来,他才醒转过来,他喃喃的问:“你是说陆柏五年前就溺水身亡了?”


江涛大声地说:“是啊是啊,千真万确。”


叶青奇怪的说:“怎么会呢,陆柏是会游泳的啊,怎么会淹死?”


江涛在电话里说:“哎呀,一句两句也说不清楚,我还是打算回清水镇一趟,回去看看不就知道了,你怎么样?要不要也一起去?”


叶青迟疑着,想了想说:“好吧,明天我等你的电话。”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