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 良心

1

当我把决定要做事告诉我的几个要好的朋友时,他们惊呆了,比听到我要结婚的消息还要吃惊。是的,我想任何一个人知道我要做的事后,都应该惊呆,甚至连我自己也没有料到自己会这么做。但我还是要把我的诉讼状递交给了法院,为了我的姐姐,也为了我的良心不受谴责,我必须把我的父母送上法庭。

“你真的要这么做吗?”章云芳差点把嘴里的橙汁吐出来。

“真的,我这次真的要把他们送上法庭,送进监狱。”我坚定不移的说道。

“他们可是你的亲生父母啊!”

“那我姐姐也是他们的亲生女儿啊,可他们为什么那样对她?”我有点歇斯底里了,每当我提起我的父母和我的姐姐时,我都会这样。

“玉梅,你别这么激动,这样对肚里的孩子不好。”云芳赶忙劝道。

“我想好了,父女关系?亲情?哼,早就没了,他们如果还知道什么是父母,什么是亲情的话,我姐就不会死那么残。”我气愤说道,惹得旁边的顾客不时的朝这边观望。

“唉,既然这样我也就不能劝你了,再劝你我就对不起你姐了,不过你可得做好心里准备啊,你父母不会轻易的让你得逞的。”云芳在退让的同时也给出了我做这件事后果。

“云芳,我真的是考虑再三才做出了这样的决定,我不能再等了,再等下去的话,姐姐真的会死不瞑目的。”我试着使自己平静下来。

“那好吧,你的决定谁都改变不了,我就支持你,做你最有力的后援。对了,你给你老公说了没有,他的人生经验可比你丰富啊”

“还没有呢,我第一个就告诉你了,你知道你在我心目中的地位哦!”

“你最好告诉他一声,好寻求下一个支持者啊。”

“那是肯定的,他从南京回来我就告诉他。不过我知道,他是一定不会反对的,其实他早就有这样的想法,只是怕我承受不了。”我得意的说道。

“那你这次怎么这么坚决啊?”云芳问道。

“因为我也有了孩子,我知道了什么才是真正的母爱和父爱。”我摸着自己的肚子不无感慨的说道。

“是啊,你现在还能体会到一种似父爱的爱情!”云芳感叹道。

我知道云芳再打趣我,但我没有去反对。我知道需要的就是这种爱,我从小就需要爱。

我默默的喝着加了冰的橙汁,再也不去想什么了。云芳也看着窗外昏黄的夕阳和夕阳残照下忙忙碌碌、熙熙攘攘的行人,陪我发起呆来。


2

老公知道了我的决定后,当然没有说什么。他知道我一旦作出了决定,就很难再改变,当初我决定嫁给他时,他就知道了。更何况,他也早有此意。永聚是我的老公,一个大我三十岁的老公,以至于我经常向我的朋友们开玩笑说,我的老公才真的叫老公呢。一个二十多岁的女孩嫁给大他三十岁的男人,在别人看来肯定是有阴谋的,不是为了钱,就是为了权。应该说,我真的是有阴谋的,但我不是为了钱,也不是为了权。我是为了一种安全,为了一种自己也说不清出的安全。永聚没有钱,也没有权,他只是司法局的一名副科级的公务员,甚至工资都不如我的高。但是我就嫁给了他,一个大我三十岁,没钱没权的男人。

第一次见到永聚是在司法局,我去给公司办事,结果答应要帮忙的云芳突然有事,让我找她的同事老路,说已经委托他帮我办,气的我在电话里就要把他杀了。可是事情还得办,我也只好按照云芳的指示找到了老路,一个满脸严肃、样子凶巴巴的老同志。还好,事情办的很顺利,平时需要一个多小时的事不一会就办完了,我便连声谢都没说就逃一般的窜出了司法局,回到公司才发现自己的包忘在了老路的桌上。于是,便给云芳打电话,谁知话还没有出口,便让云芳给骂了回来:

“你怎么回事,人家帮你办完事,你连谢都不说一声!”

我赶忙认错:“不好意思,不好意思。你还不知道,我见了满脸严肃的人就害怕,不是都让老师吓怕吗!”心里却嘀咕道,这个老路怎么这样啊,没有道谢也不能告诉云芳啊。

“你的包还在我这儿呢,什么时候来拿啊?”电话那头云芳威逼似的问道。

“你帮我拿了吧,我下了班请你吃饭。”我讨好的说道。

“那还差不多,我今天要加班,你下了班来单位找吧,请我吃饭可得想好地方啊,差的地方我可不吃。”云芳鸡蛋里挑骨头似的说道。

“一定一定,保准差不了。”我满口应允着。

我准时下班,便赶往了云芳所工作的司法局。云芳正在一大堆文件中间埋头苦干,见我来了连理都不理,头都不抬的说道:“随便坐啊,我不招待你了。”

我便胡乱找了个座位坐下,顺手拿了份报纸看着。“唉,对了,你怎么知道我没有谢人家啊,是不是老路说的?”我问道。

“人家老路才没有那么无聊呢,是我的几个同事说的,说你办完事像老鼠似的就窜了,连自己的包都不拿。”云芳边整理文件边说道。

“哦。”我知道自己错怪老路了。

“你那么害怕老路干吗?他又不会把你吃了。”云芳终于把工作做完了。

“你还不知道,我从小就害怕这样的人,见到他我好像见到了小学语文老师。”云芳是知道我对小学语文老师的恐惧,我们聊天时经常谈论自己的少年时代。

“老路才没有那么可怕呢,他这个人平时挺和蔼的,可能这几天心情不好吧,才会一副凶巴巴的样子。”云芳解释道。“走吧,吃饭去。”

“去哪儿啊?”我故意问道。

“我就知道你这个没心没肺的家伙根本就没有请我吃饭的意思!幸亏我想到了一个地方。”云芳笑骂着把我推下了楼梯。于是我们两个便在这个冬日的最后一抹斜阳下,一路打骂着,向云芳所说的吃饭的地方走去。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