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里西风夜正长————读李君《永失我爱》有感

白发方丈 收藏 26 311
导读:万里西风夜正长————读李君《永失我爱》有感

初次见到李君的ID很是诧异,李商隐,这不是老衲少年时最痴迷的诗人名字么?爱屋及乌心里自然的泛起些许抵触。及至后来读到李君《永失我爱》的连载文章后,才渐渐释怀,并不由自主地想为此写点什么。


历史上的李商隐生于公元813年,死于858年,是怀州河内(今河南沁阳县)人,字义山,号樊南生,因此他的诗文集常被称作《樊南文集》。李商隐在年轻时代就显现出杰出的文学才能,于二十五岁时考取进士,但他的一生却是坎坷颠沛,不胜唏嘘。


当时正处于两大官僚集团,即以李德裕为首的李党和以牛僧孺等为首的牛党尖锐对立,进行激烈的争权夺利的时代。李商隐年轻时受到过身为牛党的天平军节度使令狐楚的栽培,并且与其子令狐绚交情不错,却娶了身为李党的泾原节度使王茂元的女儿。这在牛党中人看来是背叛,深为所痛恨。因此,在牛党得势后,李商隐长期被刻意压制,只当过校书郎、县尉之类的小官,或者在大官的幕府中帮忙,长期漂泊在外,穷困潦倒。


事业上遭遇坎坷,怀才不遇,同时李商隐在感情上也是挫折重重。他谈过几次恋爱,都以失意和痛苦告终。虽然后来娶的王氏夫人贤惠淑媛,他也很满意,但不幸在婚后十三年,即李商隐三十八岁的时候去世了。夫人的夭亡对李商隐的打击很大,此后一直未娶。


李商隐写过一首极其著名的七律《锦瑟》。相传李商隐把它放在自己诗集的最前面作为卷首,据说这首诗正是为怀念王氏并伤感身世的自述。诗是这样的:


锦瑟


锦瑟无端五十弦,一弦一柱思华年。

庄生晓梦迷蝴蝶,望帝春心托杜鹃。

沧海月明珠有泪,蓝田日暖玉生烟。

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


同样都是痴情中人,李君其人也如风清云淡所言,是“一位伤感的朋友,源于看他的失去爱情的文章,很感人,而且文章写的很有深度”。《永失我爱》已经连载到第五篇了,虽然文字没有被刻意修饰,但朴素动人。老衲以为,文字本法自内心,唯以情动人,若是词藻华丽,工于文采,反倒失了文字本身的魅力。李君《永失我爱》贵在一个“情”字!


“当我想你的时候,我的心在颤抖;当我想你的时候,泪水悄悄的滑落;当我想你的时候,才知道寂寞是什么;当我想你的时候,谁听我述说?”真正惊人的美,都是由一颗对生活期求极高的心灵所发掘,这种近乎苛求的努力,以不断完善自我为目的的不断追求不断创造着人的历史。爱,是这种美的最自然的外相,也是人的一切欲望公开袒露的秘密。它永远是自身,又永远超离于自身,即超出常识、超出传统、超出现存的一切而去憧憬未来。正如智慧是超越的一样,爱也因此而获得崇高的悲剧性,成为真正惊人的美。这种美,不单是对生活的无限欲求,更应该是对生活的无私给与。占有,总是有限;给与,才是有限里的无限。


李君幸而邂逅爱情,却最终停留在不远处。情浓处,百般柔情,不自然似乎身临其境,爱的温馨和慰藉拂去阴云,爱的阳光照亮阴霭的天空。青春的心初次沐浴到爱的情绪,仿佛一朵白莲花在晓霞里缓缓绽放,迎着初升的太阳,无声地战栗地开放着,一声惊喜的微呼,心上已披上胭脂的颜色。然而当时间悄然流失殆尽后,花还是花,月还是月,一切依旧是一切。


浪漫原来是一件没有后来的事。在多数的情形下,它只是瞬间的感受,倏忽而来,去的时候悠远比来的时分更飘然,更迅猛捉不住。对于浪漫短暂的恐惧迫使人需要在黑暗中生活,在黑暗中做爱,可是,弗洛伊德却把他的理性之光投射到黑暗中来,使人产生恼人的恐惧和空虚,理性的逻辑之光照亮的这个现实世界使人无处藏身,唯独在电子的互联时空才会得到片刻精神鸦片的抚慰。


李商隐的妻子王氏于唐宣宗大中五年夏秋之交时去世。不久他的妻弟王十二和连襟韩瞻邀请他去喝酒。李商隐因妻子去世的日子临近,心情悲痛,写下首七律寄给主人。诗中有“秋霖腹疾俱难遣,万里西风夜正长”句,老衲引来作为题目,向李君、向天下有情人送上祝福,直道相思了无益,未妨惆怅是清狂!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22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被封杀的中日军事模拟:轰炸东京 为祖国而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