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黄祸”之源:西逃的匈奴阿提拉

yifu_chen 收藏 46 19629
导读:[原创]“黄祸”之源:西逃的匈奴阿提拉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欧洲人历来把东亚人,特别是中国人的强大贬为“黄祸”,意思是:黄种人带来的灾难。黄祸之源,就是西逃的匈奴阿提拉。

在西方世界,每一个上过历史课的中学生都听说过阿提拉(Attila)的故事,他的名气甚至比佛陀、孔子、秦始皇和成吉思汗还要大。最近,美国好莱坞把匈奴王阿提拉征服罗马帝国及欧洲的故事拍成了一部英雄史诗般的大片。虽然大片里的阿提拉已经完全欧化,剧情也与历史本身出入颇多,但是,值得关注的是:影片所反映出的精神和情绪,表明阿提拉在美国人的心目中已经不再是令白种人心惊胆战的“黄祸”,而是一位可歌可泣的大英雄。


匈奴阿提拉与中国人有着紧密的血缘关系


匈奴人是远古以来一直在蒙古高原活动的一个北方游牧民族,在中国历史上,称之为胡人。从有记载的编年史开始就一直有他们的踪迹。在殷商时期,他们曾被称为鬼方、犬戎等等。中国古人认为他们与我们一样都是炎黄的子孙,是被殷人驱赶到北方的夏人的后裔。据《史记•匈奴列传》云:“匈奴其先祖夏后之苗裔也”。《山海经•大荒北经》则称:犬戎与夏族同祖,皆出于黄帝。

在许多人眼里,中国人应该是一种“正统”的黄种人形象:他们身材中等偏矮,毛发稀疏,肤色浅黄,细长眼睛,眉脊不很突出,鼻梁比较直但不高,温和含蓄、过于文明和有点阴性。事实上,真正的中国北亚地区的人是游牧民族,他们从来就不是我们心目中的这种中国人外形。他们是一些骠悍的、好挑衅的、有血性的民族。尽管他们没有发展出精细的农业文化,但从来就不比中原人缺少智慧。普通的西洋人和西方人类学家把亚洲人的代表定位于蒙古人,原因在于北亚草原游牧民族给他们留下的印象实在是太深刻了,说刻骨铭心也不为过。他们所说的那种蒙古人无论在是前文明时期,还是有记载的历史时期,都曾大规模地向西方迁移,或干脆就是侵略和扫荡。北亚人善于远征,在人类文明的早期他们已经广泛地分布于欧亚大陆。西欧的拉普人和北极的埃斯基摩人,以及芬-乌戈尔语族,欧洲中部的匈牙利和保加利亚,欧亚之际的土尔其,俄罗斯人的蒙古脸型和文化特质,都是他们活动的结果。

欧洲史书上对阿提拉相貌的描述就具有这种蒙古人的主要特征:“他的身材又矮又胖,头颅很宽,眼球深陷在眼眶内,肤色很深(既可以理解为黑色,也可以理解为古铜色,大概是后一种)。他长着一个扁鼻子和稀疏的花白胡须……他是一个生来就是要震撼所有的民族,恐吓所有的国家的伟人,那种不同寻常的自信从他的肢体动作上表露无遗。”

公元435年,阿提拉渡过多瑙河,逼迫东罗马帝国签订历史上著名的不平等条约《马尔古斯(Margus)条约》时,为了让自己亚洲黄种人的矮小身材显得高大一些,以使人高马大的欧洲人不得不仰视自己,他坚持要坐在马背上谈判,这在以后也就成为阿提拉谈判的惯例。

因此,在作为炎黄的子孙、被殷人驱赶到北方的夏人的后裔、西迁匈奴人阿提拉的身体形态上,甚至在他的血液里,都深深地留着中华民族的烙印。


汉朝的强盛威武,成为匈奴称霸欧洲的滥觞


从春秋开始,直到东汉、乃至五胡十六国的时期,匈奴人不断南下骚扰。数百年来,中原王朝为这个北方少数民族伤透了脑筋,不得不采用软硬兼施的两手来应对。软的办法是用和亲之法,为此,也不知嫁出了多少个真的和假的公主,以换来一时的安宁。硬的手段就是大举出兵,进行种族灭绝性讨伐,以期长治久安。

公元前60年,匈奴内部由于呼韩邪与郅支互争单于,匈奴开始走向分裂。公元前43年,由汉朝支持的呼韩邪,在经过几年征战后,最终打败对手郅支并取得单于称号。郅支率领西匈奴向今天的俄罗斯方向迁徙。在经过伊犁时,击败乌孙,后来又臣服了呼揭人以及咸海草原上的坚昆人,最后侵占了曾经帮助过他们的康居人的土地,在楚河与塔拉斯河之间安置营帐。

公元前36年,汉朝校尉陈汤在一次大胆的突袭中击败了西匈奴,并斩杀了郅支。剩余的匈奴被强大的汉朝军队,吓破了胆,不得不再向西迁。由于他们偏居欧亚大陆杳无人烟的地区,缺少同大的文明民族的接触,加上他们自身没有历史记载,以致在他们西迁后的300多年时间里,怎么生活,又怎么进行了民族融合,阿提拉的童年是怎么个情形,都不得而知,这段历史成了空白。

到四世纪末,在欧洲的历史上才重新出现了匈奴人的痕迹。那时,他们已经侵入了欧洲。公元374年,远离中国而西迁的匈奴人,渡过伏尔加河与顿河,击败了那里的阿兰人。随后到达第聂伯河以西。公元376年,他们渡过多瑙河进入罗马帝国内。此时,匈奴人成为从乌拉尔山到科尔巴阡山之间大平原的主人。从科尔巴阡山的豁口出发,他们又占领了匈牙利平原。公元406年,匈奴人已扩张到了多瑙河的右岸。


匈奴阿提拉对欧洲称霸的辉煌伟业


公元445年,在阿提拉成为了地球上最有势力的人。匈奴帝国的疆域,西至莱茵河,东至里海,北至波罗的海,南至多瑙河――黑海――高加索山脉,总面积四百多万平方公里,比同时期中国南北朝的总和还要大。突厥、日耳曼、波斯、斯拉夫、凯尔特等上百个民族匍匐在阿提拉的脚下,曾经异常强大与辉煌的东、西罗马帝国、波斯萨珊帝国以及周边无数的小国都必须向他年年进贡,岁岁来朝。阿提拉的军队号称控弦五十万,而这还不包括仆从民族的盟军。

阿提拉到底是怎样一个人呢?

据传说,他曾自称拥有战神之剑,所以当部下晋见时,如若正面直视他则必须同时后退,否则会烧坏自己的眼睛。他有一个凶猛地转动眼珠的习惯,好象他乐于欣赏受他惊吓的人的恐惧。阿提拉在生活上崇尚简朴,却很能容忍部下的奢侈。他的臣民对他极其敬畏,在他外出巡查的时候,凡见到他必向其欢呼,以示服从;进出宫殿必有华盖迎送,逢宴会还有专为他谱写的赞歌。他甚至还有罗马人赠送的私人秘书。阿提拉是匈奴史上最伟大的领导者。他不仅建立了最强大的匈奴帝国,而且依靠自己的头脑以及帝国的军事力量,在当时西欧的政治舞台中占据了一个极其突显的位置。他这个人具备很多领袖的素质。他为人严肃认真,不苟言笑,待人和善,宽宏大量,精明仔细,料事如神;虽然身材矮小,但走路和骑马的样子却令人肃然起敬。在布勒达死后,阿提拉并没有娶自己的嫂子们,而是把她们安排到一个隔离的村子里,又送去许多仆人,让她们在那里过着富裕的寡居生活,这与匈奴单于截然不同。但阿提拉并非清心寡欲之徒,而是极端贪婪好色的人。表面上,他用华丽的家具和金杯招待客人,还派胡人女孩去陪她们睡觉;他用银杯招待部下,对别人犯的第一次错误,即便是故意犯的严重错误,也从不计较;他自己只坐木制的椅子,用木杯喝饮料,打仗时冲锋在前,撤退在后。但实际上,他的后宫里金积如山,妻妾成群,他的儿子们“多得可以自行组成一个民族。”这不仅造成了他自己的短寿,而且也导致了胡人民族在他死后的败亡。

在阿提拉的计划中,完成了对高卢(法国地区)的征服之后,下一个目标将是罗马城。也就是说,他的最后目标是要把整个西罗马帝国纳入自己的版图。

阿提拉与埃提乌斯在马恩河畔进行的会战以“沙隆会战”或“卡陶劳会战”闻名于世,因为会战的地点在沙隆(Chalon)城附近。由于此次战役以阿提拉的失败而告终,因此,它被英国学者克瑞西(Creasy)勋爵评为“世界史上最重要的15次会战之一”,因为它“阻止了欧洲野蛮化”。

在“沙隆会战”最危难的时刻,阿提拉用演讲来激励士气,昭显了阿提拉的精神事情。他的演说至今依然打动人心,尤其是能够在曾经遭受百年屈辱的与阿提拉同宗的中国人心中引起共鸣:

“军人们!在击败了那样多的民族,征服了那么广阔的土地之后,你们终于有资格站在这块原野上了。因此我感觉,自己在现在这种环境下,还想用演说再进一步激励你们的行动,显得有些多余和愚蠢,好像你们还不明白,目前我们面对的是怎样的情况。嗯,对一位新入伍的士兵,或一支从未参过战的部队来说,这可能还会起点作用。事实上,我也的确想不出什么你们乐意听的话了。这世界上还有什么东西,比战争更让你们感到熟悉呢?对一位勇敢的武士来说,又还有什么事情,比亲手复仇更加甜美呢?满足自己复仇的欲望,是自然母亲赐予我们人类的伟大礼物。所以,让我们立即向敌军发动猛烈的攻击吧!哪一方首先开始战斗,就说明他们比敌人更勇敢,而两军相逢勇者胜。让我们蔑视这些乌合之众吧!依靠同盟的力量保护自己,恰好是他们懦弱的证明。甚至在我们的攻击开始之前,他们的心中就会满怀恐惧。瞧,他们现在正忙着占领丘陵和高地,并为自己贸然下到开阔地带和我们作战而后悔呢!你们知道,罗马人的武器轻得就像灰尘一样,一点小伤就足以使得他们士气低落,而且这还是在他们保持着阵形,高举着盾牌的时候!用你们习惯的耐力去战斗吧,不要去关心敌人兵力的多寡!让我们冲垮这些阿兰人,压碎这些西哥特人!在这敌军主力所在的核心地带,我们最容易迅速地赢得战争的胜利。当我们的第一条弓弦被拉断的时候,他们的队伍就必然会开始动摇,敌军阵形的骨架就支撑不住它的躯干了。这便是你们运用你们的勇气,发泄你们熟悉的怒火之时!胡人们,我阿提拉请求你们,拿起你们的武器来!谁要是受伤了,就要用敌人的死亡来回击!谁要是还没有挂彩,就要用敌人的血肉填饱自己的饥肠!胜利者是永远不会被敌人击中要害的,那些战死者在和平时期反正也一样会死。是谁为我们的祖先打开了从亚速海到这里的通路?是谁在保佑我们的军队上百年来所向披靡?是谁在正呀呀学语的你们腰间别上刀剑?又是谁把正蹒跚学步的你们扶上马鞍?是那永生之神,我的勇士们!我在你们的面孔上为什么看到了不安和恐惧?如果天神自己并不准备把胜利赐予他人的话,为什么胡人多年来百战百胜的幸运之路又要在这里结束呢?你们知道,胡人犀利的目光向来是其它民族所不能承受的,而神谕也已经作出了对我们有利的裁决。今天你们脚下的这块战场,已经许诺给予我以如此辉煌的胜利。你们不要让我为与胜利擦肩而过而懊丧,请速速把敌军主将的首级提来见我!让敌人的财富填满你们的钱袋,让敌人的骷髅装饰你们的胸膛吧!愿苍天和众神和你们在一起!我阿提拉和你们在一起!我本人将首先向敌人射击。如果有谁胆敢在阿提拉作战的时候犹豫观望,他就将第一个丧失自己的生命!”


阿提拉之死


公元453年夏天,阿提拉娶了一位新妻子――勃艮第公主伊尔迪科(Ildico)。公元453年的一天,匈奴王阿提拉与一位年轻漂亮的日尔曼少女伊尔迪科举行了盛大的婚礼,婚礼是在美酒欢宴中度过的。当晚阿提拉醉熏熏地带着新娘入了洞房。婚礼进行到很晚,因此阿提拉的仆人们在次日早晨不敢去叫醒他。但直到中午,阿提拉还没有从洞房里走出来,他的部下这才感到有些惊恐。他们喊叫着冲进房门,看见伊尔迪科却哆嗦着倦缩在床角,正在蒙着脸哭泣,而阿提拉则脸朝下躺在床上,血从他的嘴角流出来――“神中之神”死了。

关于阿提拉的死,说法颇多。李敖的说法是,阿提拉是死于“马上风”——在性交中猝死。电影《阿提拉》则说,他是喝了新娘的毒酒致死。还有人说,阿提拉在酩酊大醉中被自己的鼻血呛死了。

阿提拉的死,使黄种人在欧洲威风不在。白种人眼中的“黄祸”一直到1000年之后的成吉思汗时期,才又重新出现。

阿提拉死后,匈奴们割断头发,刺破脸颊,用勇士的鲜血悼念他们的国君。阿提拉的棺材分为三层:最外层是铁,第二层是银,最内层是金,以象征他的不朽功业。胡人拦住一条河流的水,把阿提拉的遗体埋葬在干枯的河床下,然后再开闸放水。所有参预施工的奴隶都被处死,以便使后世的盗墓者无机可乘。他的坟墓至今未能找到。

阿提拉的统治仅仅延续了8年。在这8年中,虽然拥有当时世界上最强大的武装力量,但他却未能为自己的民族增加一寸疆土。他的军队像流寇一样在全欧洲散布着恐怖,除了屠杀就是勒索,没有试图去安抚当地人民,也没有试图去建立统治机构。公元454年底,阿提拉的儿子埃拉克驱逐了其兄弟埃尔纳克等王子,并把他们一直追到黑海才返回。在归路上某条不为人知的内岛(Nedao)河畔,埃拉克和他疲惫的凯旋军发现,实力远远超过自己的一支日耳曼――波斯民族联军正在等着自己。埃拉克壮烈地与他的三万名部属喋血沙场。一个庞大的匈奴帝国在阿提拉死后仅仅一年便土崩瓦解了。

王子埃尔纳克等人亡命黑海,他们对日耳曼人的几次反扑都以失败告终,最终沦为东罗马帝国的附庸。他的几个哥哥更是先后死于非命,其中一人的头盖骨还被悬挂在君士坦丁堡的赛马场内供人观赏。 残存的部分胡人成为罗马帝国的雇佣军,其中一个就是阿提拉的孙子、格皮德国王阿尔达里克的外甥蒙多(Mundo)。查士丁尼(Justinian)大帝曾因功封他为伊利里亚行省总督。伊利里亚的白种人无法忍受一个匈奴人作他们的统治者,立即开始了叛乱。蒙多和他的儿子都被敌军砍成了肉酱,炎黄的子孙、被殷人驱赶到北方的夏人的后裔:阿提拉家族在欧洲就此烟消云散了。



建议加精C---杜仲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34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4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