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部 魔王的另一种结局 序


魔王们做过许多事情,比如在大地上建了许多堵墙,那不是为了守护他的领地,只为了拼出一个单词给天主看到,当那句太空中能看到的唯一脏话印在辽阔的大地上,神们一定会后悔他们有那么遥远的眼界。


或把男男女女们抓来放牧在一片几千公里的草原上,下令他们除了相爱不许做别的事情,但是又不许他们建造一间房屋,他喜欢看人们这样象驯鹿一样的活着,喜爱看男人和女人在草原上追逐,而嘲笑教堂里的钟声与誓言。


魔都是个奇怪的地方,没有一座建筑是风格相同的,但是却涂成共同的黑色,你会觉得走进了一块黑板,却无数不现出诡异的线条,那些线可以无限的远近组合,所以人们每天早上醒来都发现自己在一个新的地方。巨大的广场上是血池和肉林,所有人都到这里来吃饭饮酒,因为没有人家里有锅,也没有钱币黄金和白银,因为任何和黑色作对的耀眼的东西都是被宣布为丑陋的。


所以魔都的人没有容貌的概念,因为他们永远都在黑暗中,没有人知道对面的人长什么样,只能用语言和歌唱交流,声音浑厚动人者成为王。男女之间用互相抚摸来感知,强壮和性感主宰婚姻,以便生下卓越的孩子。而孩子们从小就被送去训练战斗,他们不知自己父母是谁,魔王是他们的唯一信仰,可是……没有人知道魔王在想什么。


所有的魔族都怕光,因为他们长期生活在地下的缘故,当他们出现在地面上,他们一定带着面具,狰狞的面具,魔族把自己隐藏在黑铁之后,用血在地上写字,倔强的捍卫着某些被看来是可笑的东西,比如关于神龙化育人类的传说。


在礼天教统治大地三千年之后,在天主造人的故事成为不可动摇的学院经典后,龙,早就是被骑士们寻找屠杀用来证明勇气与武力的邪恶物种。事实上龙只是龙,出生,求偶,死亡,守护自己的山谷,如果他们被神官宣布是邪恶的,那么只是因为他们听不懂礼天教的布道。


魔族和人族总是难以沟通,和精灵和矮人也一样,人族岐视精灵和矮人,因为礼天教说天主是在第一天造了人,然后在第二天造了精灵和矮人做为人的随从,至于魔族,好象天主不想造他们,他们却自己从地下钻出来了,这似乎证明天主并非全能的控制一切。于是天主说魔族的出现是为了考验人的信念与忠诚,所以人族的使命就是把魔族赶回地下。


于是,魔族和人族几千年的战争就注定不能停息了。人类的勇敢圣骑士与大法师们总能获得最后的胜利,之所以说“总能”是因为魔族就象地下的草根一样,白雪一化就又冒了出来,魔王终于被杀死但魔王又总是存在着,一代一代,假如魔王不愿意被打败,那么故事就永不能结束,它们被写成各种版本,庄严的、动情的、诙谐的、无稽的,而这一个,是你从未听过的,也无法证实的,显然是编造的,但又是确有其事的——关于魔王的真面目。


—————————


—————————


年轻的女修习生云迪惊异的看着眼前的一切,落入黑暗的魔掌使她心乱如麻。火光在铜壁上跳动着,那些邪恶的雕刻仿佛正跳起颠狂的舞蹈。


她被带入黑暗殿堂的最深处,最深处的最阴冷的角落里,蜷缩着邪恶的康德。


几十尺高的大门在她门后轰然的关闭了,世界陷入了一片漆黑。云迪恐惧的退缩向后,倚在冰冷的铜门上,她觉得全身的血都要冻结了,僵直着连手指也不敢摇动。


绝对的黑暗中,渐渐却有什么显现了出来。


那是一个人影,是魔王的影子?却又不象,那象一个着甲的骑士,那微光,正是从这甲胄上散发出来,却在黑暗中惊心动魄的刺眼,象是一个闪光的幽灵。


云迪没有想到恶魔出现是这样的,没有气势逼人的宝座,只有一把再简陋没有的木椅,邪恶的康德坐在椅子上,头深深的伏下去,抱紧双臂象是很冷似的。


声音从那着甲者深处传出。


“你还好吗……”


云迪更加有力的抵住了门,象是恨不得和背后的浮雕融为一体。


“和我说话是谁?是骑士身体里的魔王?还是那个曾经的骑士?”


“你不必害怕……一切已不再重要,因为结局即将来到,骑士终将和魔王一齐消失。有人会救出你,一切都会过去……但是……”


“但是什么……”


“结局终会来到……但是,却没有一个结局,是注定的……云迪,只有你能帮助我。”


“帮助你?我能做什么?”


“没有一个结局,是注定的……”黑影只喃喃的重复了这一句话。


然后黑暗中一片静默,过了许久,都再没有听到声音。


云迪把手指露出一条缝,偷偷看出去。


忽然背后的铜门被碰得撞开了,云迪被撞的扑向那个光环,但她绊到了什么东西摔到了,是康德坐着的那把木椅。


冲进来的人各形各色,有盔甲闪闪的圣剑士,有举着大斧的矮人勇士,有举着法杖捏着光芒之诀的法师,还有演员,诗人,信使,画家,小贩……


“魔王呢?没有等到我来就已经被打败了?”他们高喊着,“但这不重要!魔王掉下的宝藏和装备呢?”


有人一把拎起了云迪,“啊!我救出你了,美丽的女孩,献上你激动的爱吻吧,我们将幸福的度过一生,你准备要几个孩子?”


“嘿,是我先发现她的!你这个无耻的土豆商人。”另一个壮汉挤来。


“是我先捡起来的!你这个恶俗的低级趣味的小市民!”


“不要扯……”云迪气愤的喊,“嘿,谁偷走了我的腰带……放开我的靴子……”


忽然有一种力量使处在胜利欣喜狂欢中的人群安静了,纯白的光芒直射进来,他如星辰如降,使所有人都敬畏退开了。


那是年轻的法师罗恩,他是打败邪恶康德的至高法术的掌握者,决战就要开始了。


……


“邪恶的康德,魔王的灵魂占据了你的身体,你背弃了圣骑士的尊严,多少年来你操纵着这个国家,使无数人死于战乱,使大地陷于血与火焰,现在,是洗清你邪恶灵魂的时刻了。”


人们包围了那极暗的殿堂,愤怒的声音在天空汇聚。


而那坠入黑暗的骑士冷笑了:“打败我?你们一边喊叫着一边退后,请走上前来。虽然我已经只有最后一息,但我仍愿接受你们每个人的挑战。”


然而那个终极的法术出现了,赤红天空粉碎的镜子般裂开,金色光线从裂缝中涌出,在晦色大地上映出网般的光痕。树木,城堡,人脸,世界象是由无数碎片拼起来的了。


人们敬畏的退开,退开,退出那邪恶者百米之外,神怒将汇聚的地方。


而那伟大的施法者,有史以来最年轻的大法师,古卷系法术的开创者,佛斯·罗恩,正站在远处的山头,高举着他的神杖,来完成这最后的壮举。各地来的骑士与法师在山岗下抬头仰望,看奇迹如何发生。


远处,把心献给魔灵的圣骑士在狂笑着,当遍布大地的光芒向他猛得全部聚去的时候。


……


云迪看着那紫色的云升腾起来,魔王康德的极暗王座崩溃了下去。


“魔王康德终于被打败了。世界将获得安宁吗?”


“可是,这也许是一场新的战斗开始,邪恶总是会不断的降临大地的。”


“可是我听说康德在变成魔王之前,曾经是一位正直的骑士,他因为贪恋强大的力量而把灵魂献给了魔王,是这么样吗?”


“是的,但是,再强大的魔王,也终逃不过失败的结局……”


忽然有人喊着:“大法师罗恩,这有一样东西请你来看一看。”


……


在极暗之殿倒下去的废墟里,那金色的光环正在闪耀着,喷出炽热。


“这是……”大法师罗恩的表情变得很奇怪,仿佛寒风一下子吹僵了他的脸,“这是一个时空门。”


“它通向哪里?”学院生云迪惊异的问。


“这其中必然有一个可怕的阴谋。”罗恩转头望向云迪,“不论它通向哪里,也许战争还没有结束。魔王可能重新归来。”


……


黑暗重新包裹了这里,所有的人开始疑惑与恐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