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乌龙山原创]秋夜雨思

潺潺雨声的夜,又勾起了无边的回忆。黝黑的夜,凄冷的风,目光透过轩窗流向远方。窗外的雨,似有情,似无情,敲打着想象中家乡的荷塘,引起四周阵阵的蛙鸣。格外喜欢下雨,下了雨,勤劳的母亲方能停下劳作,休息一下,疏放一下疲惫的身体。雨,把我们和尘世的喧嚣隔开,获得了暂时的宁静与真情。

很想擎把雨伞,在轻曼的风和柔细的雨中悠然漫步,就此而忘记了一切.眼中不会再有眩目的色彩;耳中也没有了嘈杂的世声;思想里少了那些机关计谋;感觉里也没有了苦辣酸甜的人间百味.一切都若有若无,如虚如幻身后,花瓣散落一地.天地间惟有迷蒙的烟雨,伴随这一个孑然一身的我,像梦境一样,哀伤,美丽.思想也伴随着这雨,穿过时空,飞向远方。

一千多年前,曹操北征乌桓,凯旋的时候,登上了碣石山,写下了《观沧海》。他临海赋诗的时候应该是一个怎样的天气,史料好象没有记载。然而我想是在下雨吧?我格外喜欢苍劲豪迈,霸气逼人,然后再加上几分凄凉。在曹操身上能看到这些。“酾酒临江,横槊赋诗”,人生能有此一回,虽死何憾。然而华容奔命的结局,不仅给别人留下笑柄,更葬送了自己的志向。曹操此生,大起大落,很像雨中的浮萍,被雨打的重了,起来是也就高一点。不管怎样,在那个弱肉强食的铁血时代,安身立命已是不易,开一番事业更另人敬佩。曹操骨子里绝然不是坏人一篇《让县自名本志令》写的是真切非常,看的出,他很无奈。“设使国家乌有孤,不知当几人称王,几人称帝”。说他奸诈,很不公平。乱世之中,这是一种很无奈的自我保护。戎马一生,身边纵有无数谋臣良将,但老景也着实凄凉了写,还没有扫清宇内就郁郁而终。相信有时候,曹操也会一个人站在铜雀台上,望着无限江山,发出无奈的长叹。

“僵卧孤村不自哀,尚思为国戍轮台。夜阑卧听风吹雨,铁马冰河如梦来”。陆游是不得志的。韩愈说:“大凡物不得其平者则鸣。”陆游怀才不遇,对于一个“心在天山”的英雄来说,“身老沧州”的事实是最最凄凉的。这般的恨,不是江郎《恨赋》所能道的尽的。然而,这一切也在蒙蒙的烟雨中慢慢的消散,一点痕迹都没有。很多人羡慕“一蓑烟雨任平生”的生活,但这不可能。“一蓑烟雨”不是没有可能,但“任平生”是不着实际的。这只是失意之人理想之中的隐士生活。“斜风细雨不须归”,若真的能不归,也还是不错的。不归,洒脱;归去,烦恼就会袭来,很快就要心力憔悴。

我喜欢江南,向往江南,但并不是“日出江花红胜火,春来江水绿如蓝”的江南。我渴望的江南,像古龙的小说名字《剑·花·烟雨·江南》。武侠小说中有不少写风雨的场景。而最令人难忘的,是《天龙八部》中“塞上牛羊空许约”。小桥上,乔峰一掌挥去,断了塞上的约定,留下了一世的遗憾。同时,也赚得了不少读者的眼泪。的确是应该流泪的。在这样一个世界上,越来越难得自己眼泪的真实。虽然武侠小说不过是成人的童话,但有些事情,在现实中还是有迹可寻的。现实中有不少的“一掌挥去”,而留下的,有岂只是悔恨!

“南朝四百八十寺,多少楼台烟雨中”。南朝,我印象中只有梁武帝萧衍算的个不错的皇帝。他统治江南四十八年,却是被饿死的,而且是被自己的子孙断了后路而饿死。候景不是元凶,真正杀了他的,正是他的嫡亲子孙。又是一个悲剧式的英雄演绎出的一出英雄式的悲剧。“时来天地皆同力,运去英雄不自由”。文人,像庾信,也只能写些像《哀江南赋》之类的文章来寄托南冠之思,发出读书人的一声长叹。梁武帝的悲剧,不禁使人想起昭明太子萧统--一个仅活了三十多岁却写下了《文选》这样的划时代的文学批评巨著的人。若萧统不夭折,那结果会不会是另一个样子呢?

“好雨知时节,当春乃发生”。一生忧国忧民,生活起伏的杜工部,难得如此好心情。沉醉于天府之国的雨中,他也醉了,非醉不可。人这一辈子,不能总实际生活早沉郁之中。即使不得志,也要有颗豁达的心。人生在世,其实不需要太多的掩饰。杜甫虽然不象李白那样常常开怀大笑,却经常因忧国而“凭轩涕泗流”,这也是感情表露。一介书生的他,见到国家危亡自己却无能为力,心中也委实苦闷。幸好,他还能《喜闻官军收蓟南蓟北》。而在他之前的,也是以为伟大的爱国诗人屈原,只能吟颂着《哀郢》,抱石透汨罗江。历史有很多不可思议的巧合,细心的人可能会发现,杜甫去世后,也是葬在了汨罗江畔。两为诗人对染时代不同,但是爱国之情却是别无二致。若泉下有知,他们肯定回成为知己。

“留的残荷听雨声”。读到这句的时候,最先想起的不是他的作者李义山,却是《红楼梦》中的林妹妹。看她怎样说法:“我是最不喜李义山的诗,只一句‘留的残荷听雨声’还有些意思。”什么样人,对什么样物。林妹妹其实有些像那雨中的残荷。她一生感伤,给人的感觉是乖僻,爱使性子,不易相处,冷眼看人。其实,原因只有一个,就是她把这世界看的太透了。宝钗也看的很透,只不过两人的境遇不同,表现自然也就不同了。宝钗如水,林妹妹似火。整个《红楼梦》中性如烈火的女子也就区区几个,晴雯,探春,尤三姐,林妹妹。但这样的女子,往往不得善终。一个是心比天高,却身为下贱,终被逐出大观园,一苇破席,郁郁而终;一个则远嫁海外,不得见慈恩;还有一个更没福,与一个好生生的柳相公有缘无份。残荷,雨中的残荷,还有比这几个女子更像的吗?

“梧桐更兼细雨,到黄昏,点点滴滴。”李易安,历史上唯一可以称为大师的女词人。她的命运也同她的词一样。前半生,自由自在,无忧无虑;后半生零丁孤苦,漂泊无定。若是一辈子都有赵明城的陪伴,即使颠沛流离,也当是虽苦犹甜。可命运往往喜欢跟人开玩笑。徙居江南后不久,丈夫就离她而去了。之后就是飘零。后来竟至于为小人所骗。虽然奸人最终受惩,但经过这么多之后,她真的是老了,心老了。竟然在漂泊中,溘死于民间。该怎么评论这位总能触动人们心弦的女词人呢?“漂泊亦如人命薄,空缱绻,说风流”,林妹妹的这自伤的词,却正是易安的真实写照。真的不愿意看到一颗冰清玉洁、多愁善感的女儿心蒙受世间的滋垢,但现实总是这样,让人很无奈。易安居士,亲切、熟悉、遥远。

“少年听雨歌搂上,红烛昏罗帐。壮年听雨客舟中,江阔云低,断雁叫西风。而今听雨僧庐下,鬓已星星也,悲欢离合总无情,一任阶前点滴到天明。”少年的放荡不羁,中年的漂泊不定,老景的颓唐凄凉,这其实让我想起了雪芹先生。这位面黑,头如斗大,善谈的先生,浪迹市井之中,将滚滚红尘看了个透。他喜欢画石头,而他本人也像他画的石头一样,棱角分明。一双慧眼,冷对世界,那样的卓尔不群。所谓的“在众不失其寡”,指的就是他吧?他很想庄子,“眼极冷而心极热”。一生的际遇,不禁让人相信,《红楼梦》就是他自导自演的一出理想化的悲剧。把现实中的东西理想化,戏剧化,就是小说。《红楼梦》是一部没有结局却已经注定了的悲剧。只写了八十三回,先生就撒手西去了。这一去,给后世留下了一块想补也补不好的“天”。先生或许没有想到会有这么多人叹息,若是知道,肯定会在泉下扼腕。然而这也像断臂的维纳斯一样,残缺,不也是一种美吗?真正的完美,人们往往会敬而远之,或者是异常的畸形的狂热崇拜。但大多数完美被扼杀了,人们不愿意看到完美,这是天性。不禁想起了历史上的那些隐士,他们逃避现实,甚至于装疯卖傻,大概是因为他们在某方面完美或者近乎完美吧。雪芹先生也是位隐士,他堪称完美,因而注定悲剧。

哎!雨停了。其实关于雨的故事还有很多,但我必需回到现实中去了。后来我回宿舍了,室友们都睡了。多好的夜啊,但我必需睡了。后来我做梦了,梦见了雨。

(原文有较大删节)

请知道其他的雨的故事的朋友,也写出来吧。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