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T 大明星爱上我

堕落天使 收藏 86 1823
导读:ZT 大明星爱上我


正文 第一章 我被放假了



我推开业务部办公室的大门,迎面而来的暖气顿时让我几乎冻僵的身体感到了极度的舒适。脱下大衣,将上面还残存的几片雪花抖落下来,我嘴里还笑着说:“外面的雪真大,好几年没见过下这般大的雪了,这地下的积雪老厚了······”

我忽然发现办公室内很安静,似乎只有我一个人在说话,抬起头来,看到同事们要么不看我,而看着我的人的眼神都饱含着同情两字,就象看着一头即将拉往屠宰场的猪。我心中一沉,一种不祥的预感笼罩过来。


同事赵延金手里拿着一张纸,走了过来,拍了拍我的肩膀,叹了一口气:“老唐,上个月的业绩报表出来了,你又是······唉!母大虫正在办公室等着你呢,她要你一回来就去见她。兄弟,多保重吧!”


我接过他递来的报表,果然在最后一名看到我的名字。想起上个月这时候母大虫对自己吼:“唐迁!你已经连续五个月业绩排名倒数第一了,创下了公司成立以来销售排名的最高纪录,真是光荣啊!我告诉你,如果下个月你还是最后一名的话,你就准备卷铺盖回家吧,这可是你最后一次机会了······”


其实我自己也知道,我天生就不是搞销售的料。我这个人内向、木讷、不善说话、不善交往,偏又正经得厉害,对一些歪门邪道的事看不惯,做不来。所以销售这种行当,可以说是我最不善长、最不愿意的工作了。可是阴差阳错地,我偏偏只能做着与客户打交道的事情,本身就郁闷的我,做自己不喜欢的工作,怎么可能做得好?虽然我已经很努力了。


稍整一下仪表,深吸一口气,我敲响了业务部经理顾若言办公室的门。


“进来!”里面有人道。


推开办公室大门,我看见母大虫正坐在办公桌后,对着电脑正快速的打字。她抬头看见是我,用下巴指了一下办公桌前的椅子,说:“先坐吧,等我一下,马上就好。”说着继续快速地往电脑中输入什么。


我只好拉开她办公桌前的其中一张椅子,坐了下来,看着她在电脑前忙碌着······


顾若言的外号母大虫,她自己是不知道的,其实也还是沾了她姓顾的光,《水浒》里不是有一个绰号母大虫的顾大嫂吗?加上平时顾若言不苟言笑,对待下属十分严厉,业务部员工人人见了她都好似老鼠见了猫一样,怕得要死。这大虫嘛老虎也,老虎是猫科动物,于是员工私底下称呼自己的上司不叫经理,不叫名字,母大虫就这么叫开了。


凭心而论,顾若言与猫科动物是完全挨不上边的。她大约三十一、二岁,戴一付金丝眼镜,面容姣好,身上该细的地方细,该鼓的地方鼓,可以说是一个成熟的美女。只是她工作中一直以冰冷的面孔对人,使人对她敬而远之。却不知平常生活当中她是个什么样子的人?对待家人是不是也一付冰冷的面孔呢?


我这么胡思乱想着,对面顾若言已经输完了。她双手离开键盘,转头看着我。冰冷的目光下,我顿时感受到了一种无形的压力,使我不自觉地坐直了身子,吞下一口唾沫。


顾若言并没有马上说话,她只是看着我,右手食指无意识的敲打着桌面,发出“笃笃”的声音。


我其实心里已经知道她要说些什么话了,我预感到不幸的来临,我做足了心理准备,只等她发话了。


良久,她终于开口说:“十一月的业绩报表看到了?”


“是,我又是最后一名。”


“你有什么感想?”


“······”


“没有吗?”


我叹了一口气,说:“没办法,我努力了,但还是不行。”


“是啊!”顾若言右手食指仍在“笃笃”敲打桌面,她看了看窗外纷飞的大雪,说:“你确实很努力,外边这么冷,下这么大的雪,其他同事都躲在有暖气的办公室不肯出去,只有你还冒着风雪在外边跑业务。这种兢业精神,我很欣赏。 ”


我有些惊讶,原来母大虫还知道这些。


顾若言继续说:“不要以为我只看业绩,不管表现。其实你们平时的一举一动,我都看在眼里,在我们业务部,可以说你是最认真、最勤奋的一名员工。”


母大虫忽然夸我,倒让我有点始料不及。但内心深处,我仍感觉不太对,当下不敢表露受宠若惊的神情,只管低了头不说话。


果然母大虫话锋一转,接着说:“象你这么努力工作的人,却连续业绩排名倒数第一,你不觉得这说明了什么问题吗?”


“我······我······”其实我知道是什么原因,但让我说却说不出来。


顾若言停止了敲打桌面,她见我期期艾艾的说不出来,便直接道:“说明你不适合销售这个工作。你的性格脾气决定了,不管你有多勤奋、多努力,但你不会和客户打交道,不懂得或者不善于揣摩客户的需求,干不来一些你认为有碍面子的事,所以你的业绩永远都比不过别人。你说我说得对不对?”


我叹了一口气,无奈地点了点头。


顾若言又道:“曹经理走的时候,曾特别向我嘱咐要我多照顾你。我也给了你无数次机会,本来按照公司规定,连续三个月业绩排名最末的,要实行淘汰制度。而你这已是第六个月了,我实在也没办法拖着再不处理,毕竟公司也有公司的规矩,你明白吗?”


该来的总是要来的,我已经不再抱有幻想。我站起身来,沙哑着声音说:“明白了,等一会儿我会把辞职信交到你手里的。”


“干什么?坐下!谁要你自己辞职了?”顾若言指着我坐椅低声喝道。我一怔,又坐了下来。


顾若言却没先理我,自顾移动鼠标,在电脑中一阵点击。过了一会儿,她道:“唐迁,听说你刚进公司时是在研发部的,这本是你所长啊!你不是毕业于Z大化学系吗?研发部正是你大展身手的地方,怎么又调你到业务部来啊?”


是啊!我心里一阵感慨。四年前,我大学毕业后,招聘到华生集团下属这家饮料公司当一名产品开发研究员。一开始我也是满腔热忱,积极工作。不但对公司原有的饮料产品提出许多增改意见,更一门心思的专研一种新的茶饮料的研发。正当我干得得心应手的时候,我不知哪里得罪了研发部主管经理郭玉华,那小子不但对我的意见不屑一顾,而且对我新产品的研发工作进行诸多刁难,使我研发进程十分缓慢。终于有一次我忍耐不住,和他大吵了一架,郭玉华便借此由开革了我。幸好当时的业务部经理曹子平十分同情我,把我调入了业务部做一名推销业务员,一直干到今天。本来曹子平在的时候,对我十分照顾,业绩不业绩的,他也从没批评过我,让我就这么一天天日子混了下来。好景不长,一年前,曹经理调任去深圳分公司担任总经理,新来的经理就是母大虫顾若言。她可是个不讲情面,只讲业绩的主管,于是我的日子也难过了起来。


看着顾若言,本来我有许多话好说,可刚到嘴边,却简单地道:“没什么,得罪了领导呗。”


“是吗?”顾若言看了我一眼,接着说:“这样,其实我也没权力决定你的去留,这事得总经理说了算。你也先别急,总经理下个星期从海南回来,到时再说吧,也许会有别的安排呢?不过业务这一块你就先停下来,把该交待的交待掉,这几天你先放个假,一切等总经理回来后在定夺吧。”


其实也没什么区别了,我和总经理又没什么交情,他回来后,还不是一样要辞退我?从母大虫办公室出来,赵延金立刻过来问我:“老唐,怎么样?”我先从口袋里掏出烟盒,取出一根烟,点燃后深吸了一口。然后苦笑了一声,说:“老赵,宝正公司那边你替我跑吧,我被放假了,也许是永远的放假。”


赵延金其实也料到了这个结果,他无言地拍了拍我的肩膀,叹了一口气。一边平时跟我关系尚好的同事李小玲、张世俊等人都过来安慰我,我没什么心情,收拾了一下,披上大衣离开了公司。


外边风雪很大,积雪很深。我心里很郁闷,一脚深一脚浅的,走到了一家酒吧,坐在吧台前喝闷酒。其实平时我不太爱喝酒,大不了有时陪客户喝一点,但一旦心里有事,我也会独自一人找个地方把自己灌醉。


一包烟,一瓶酒。等我全部消灭了后,外边已是黑夜了。


我摇摇晃晃地出了酒吧,拦了一辆计程车回到了家。父母见我醉薰薰地回来,埋怨了我几句,但我有时陪客户吃饭喝酒也会这样回来,他们也不以为异。我一屁股跌坐在客厅的沙发上,一旁小妹理也没理我,正聚精会神的看着电视。我有一眼没一眼也看着,电视上好象正在播放什么电影奖的颁奖晚会,此刻正到了要揭晓最佳女主角的时刻。


我感到一阵头晕,酒意涌了上来,觉得难过无比,于是闭上了眼睛。却听小妹欢呼一声,叫道:“太好了,果然是许舒,我早就料到了,除了她还会有谁有资格得奖啊!”


我睁开一只眼,看到主持人刚宣布完,台下掌声四起,一位美丽不可方物的女郎微笑着站起,边摇手边走上台来。我依稀记得她的名字:许舒。她不是个唱歌的吗?怎么现在又演电影了?还得了个什么最佳女主角奖。


我没有再看,酒醉十足的我,头一歪,便在沙发上睡着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8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这游戏竟让你如此无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