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揮中心裏,各處的狙擊小組都傳來了on position的回復。指揮官,各狙擊小組到位,聯絡人員報告。

與此同時,K,也向遊擊隊員下令,fire——fire——fire!!!最後一聲fire通過電波傳入各遊擊隊員耳麥,如一根聯係數十個扳機的繩子拉動,噗,散佈于新宿的數十只槍裏的子彈同時出膛,火藥經過消音器散出,沒有什麽慘叫,每一顆子彈都貫穿了一個頭顱,在神經電傳導到控制發聲的器官之前,整部人體的電機就停電,癱瘓了。狙擊手,全軍覆沒。這個報告奪走了指揮官的精力,他的肉體頽然坐倒在椅子裏。


好了,一個小小的領先,K和阿普杜拉擊掌。他們以爲我們的人都在大廈裏面呢。

也虧你想得出來,不過事先判定对方狙击手位置黑貓倒是幫了不少忙。我手下的狙击手都是没有城市作战经验的。

喔,那麽她勘查中有被搭訕?K一臉坏笑。

你自己去問。阿普杜拉踢皮球。

接下來應該是談判,我出面,你準備一下那個計劃。这里是刚才收到的人质身份清单,你把记录上的人弄出来。K正色。

没有问题,我的勇士们都准备好了饮敌人的血。至于那些人质嘛。阿普杜拉狞笑




政府這邊的指揮所裏並沒有彌漫悲觀氣息,反而是幾個部門頭頭在大

吵特吵。

情報失誤!情報部門的人都是吃乾飯麽。警視廳長長島和自衛隊長官

小林上校同仇敵愾。

我說過情報不明!!你們自己要輕舉妄動。小澤把手裏的資料啪的扔

到桌上。

蠢貨!佈置狙擊手在這種情況下是理所當然的,你沒有提出警告,這

是失職!!小林上校直接捶桌子。

你有本事,那麽去把那些狙擊手找出來啊。小澤的手快戳到小林上校

的鼻子上。

混蛋,那些人用的消音器,而且這時候早轉移了,再説,找這些人不

也是情報部門的事嗎。小林頭上血管凸現。

第一個請戰的佐籐看著這出鬧劇,心裏不由得慶幸,原来以为只是一群乌合之众,想不到对方竟然能够有如此的组织力和准备,劲敌。

夠了!指揮官沉聲低吼。這次事件完成以後我陪你們辭職,好了吧!

接下來呢。看來只有談判了。


長官,新情報。情報部門人員推門報告。

什麽新情報!小澤心情正差。

是,是被困一名市民打來得,他現在在大廈裏躲了起來偷偷打來的電話。

什麽,小澤奪過屬下手裏的手機。

是,我是小澤,情報部門主管。好的,我知道,我們馬上就會派人進行救出作戰的。是的。不要擔心。你的姓名是?嗯。那麽現在情況是……小澤一遍打電話,一邊記錄。

那麽,請繼續躲好,等待我們的救援。是的,不用擔心。小澤將手機合上,同時將剛才紀錄的一部分撕下來連同手機交還屬下。

馬上確認身份。小澤命令。

是。屬下推門出去。

是這樣的,我們接到了其中一名被困市民的電話。他的身份我已經交由屬下確認。他說了一些情報,有這些……小澤走到黑板前,開始講解。



怎麽還沒有談判的傢伙?K走到門口的掩體処拍拍機槍手的肩。讓我來拍拍他們的屁股。

機槍手讓出位置給K。

哈,不错嘛,知道车门挡不住就把整辆车横过来,K失笑,可惜,还是不够厚。瞄準,擊發。

7.62mm子彈發射,槍口距離警車不到200米,正好是子彈穿透力最強的距離。打開的車門上頓時多処數個小孔,小孔如黴斑蔓延一般從左至右綿延。車后的警察不敢相信電影裏堅不可摧的車門居然如此不堪一擊,然而身上的血孔告訴了他們影視是信不得的,帶著不可置信的眼神,警察中的不幸者后仰倒下,幸運者也只能渾身蜷縮,短短的4,5秒居然如此難熬。

槍聲在K手指離開扳機的時候曳然而止。

要怪就怪那些導演吧。原先的機槍手微笑。

我們要求日本政府和我們談判。K大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