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大学新解

联想笔记本 收藏 4 269
导读:[原创]大学新解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我不知道这篇文章发在这里是不是合适,因为我没有找到合适的地方放,要是斑斑觉得放在这个板块不合适把它转到其他你认为合适的地方吧,不过请短信通知我一下,好让我知道我在论坛的哪个角落可以找到他,谢谢!)


我想,大凡对中国的古典文学及儒家思想有一定了解的人,都应该知道《大学》一书。

《大学》本是《礼记》中的一篇,宋代的时候,有人将其从《礼记》中抽出,做为一个独立的版本。及到朱熹撰写《四书 章句集注》时,就有了“四书”的提法,并且将《大学》列为“四书”之首,由此可见其重要性。

这里,有必要讲一下朱熹这个人。

朱熹聪明而好学,八岁读《孟子》便放言“吾与圣人同类”,且为此激动得“喜不自言”,这也为他后来成为圣贤埋下了伏笔。

朱熹博学多才,“百家诸子、佛老异端,以及天文地志、律历兵机,无所不究”,有人就评价他“凡诗、书、六艺之文,与夫孔孟之遗言,颠错于秦火、支离于汉儒、幽沉于魏晋六朝者”,皆“极深研几,探颐索隐”。只是朱熹一生仕途坎坷“登第50年,仕于外者仅9考,立朝才40日”,不过这短短的做官时间却取得了不菲的政绩,展示了他除学术外超凡的领导才能。

朱熹37岁开始有了确立自己思想体系的想法,从此便一发不可收拾。开山立学,讲经诉道,同时编撰并修订了大量儒学及哲学典籍,最终成为了理学、易学等等学术科目的集大成者。朱熹门生众多,仅次于孔子,他是与孔子并驾齐驱的当之无愧的大教育家,所以后人将二人并称为“夫子”。后人有一诗写道“泰山孔子发,武夷朱子寓。吾想万山灵,亦羡二山遇。”可见孔子和朱子是中国乃至整个东方文化的泰山武夷。

著名史学家钱穆也说:“在中国历史上,前古有孔子,近古有朱子,此两人皆在中国学术思想史及中国文化史上发出莫大声光,留下莫大影响。旷观全史,恐无第三人堪兴伦比。……此二人,先后矗立,皆能汇纳群流,归之一趋。自有朱子,而后孔子以下之儒学,乃重获生机,发挥新精神,直迄于今。”所以提到《大学》,必提朱熹。

关于《大学》的作者,也有很多种说法,在这里我觉得没有必要去过多浪费笔墨,我个人认为这没有争论的必要。正如红学会的那些人们,老是在《红楼梦》是何人所写这个问题上喋喋不休,以至于浪费了过多时间在著作本身的研究上,倒是让蛋丸之地的东瀛小岛占了先机。诺大中华,人才济济,却要时常借用外人的研究成果,羞也不羞?

再举个例子,在三国题材的游戏开发上,不知道中国人是才思枯竭还是思想愚钝,任凭小日本的三国题材游戏在我们的土地上肆意泛滥。当然,刚我犯了个口误,台湾人也是中国人,他们开发的《三国群英传》系列倒还过得去,但毕竟只是凤毛麟角。

现在以美国为首的欧美国家挥舞着手中的大棒和猎枪到处实施强权和霸权主义, 说到底也只是为了对别人进行文化的渗透和同化,这最多算充满野蛮的侵略。而在我们的土地上呢,外人却拿着我们自己的文化嘲笑着我们的愚昧无知,这是什么?这是赤裸裸的霸占。小日本面对这些欣欣然,我们的国人面对这些一样的欣欣然,何其悲乎!

记得有位民主人士曾大声疾呼“国人当自强不息”,即便撕心裂肺,愚昧麻木的国人们也只是如鲁迅笔下那“无聊的看客“一样,无动于衷,似乎这全然和他们是不相干的。

话扯的远了,大家权做饭后的论资,一笑而过罢。言归正传。

“大学”一词的含义提法颇多,我比较赞成“大人之学”这种说法。古人十五岁入大学,不再学习“洒扫应对进退、礼乐射御书数”这些基础知识和礼节了,而是转向学习“穷理正心,修己治人”的学问。这个时候也就真正开始系统的学习儒家思想了。《大学》便是儒家思想的入门教材。


大学的宗旨就是我们后人所谓的“三纲八目”,这也是儒家思想的宗旨和追求。

所谓“三纲”,《大学》开篇即点“大学之道,在明明德,在亲民(即新民),在止于至善。”意思是说:“大学的宗旨,在于弘扬光明正大的品德,在于弃旧图新,在于使人达到最完善的境界。”这和我们现代大学的宗旨实际上是差不多的。只是在实际的执行中大打折扣。上梁不正,安求下梁笔直?钱钟书先生在《吃饭》中写道,现代的人吃饭是“辨味而不是充饥”,同样的,在现代社会里,宗旨不过是拿来给人看的,正如虚荣的某些人摆着成堆的书籍充博学、充面子。

现在,有很多大学都以这“三纲”中的一条或多条做为校训。南京工业大学 “明德、厚学、沉毅、笃行”,东南大学 “止于至善”, 福州大学“明德至诚,博学远志”,青岛大学“博学笃志,明德求真,守正出奇” ,华东理工大学“大学之道,在明明德,在新民,在止于至善”……可见,后人对先人典籍的传承上还是做的不错的,即使有的仅是面子上的继承。但不管怎么样,从这一点看来,先人们还是应该感到欣慰的。

只是,校训归校训 ,教育归教育。校训都用铜铸的大字书写在显眼的位置,明亮且庄严,犹如游医的招牌,术士的法宝,庸人高攀不得。而教育已完全沦落为街边小摊上的炸臭豆腐,有的人越吃越香,有的人闻着都臭,而炸臭豆腐的人呢,我想他们全然是不知道味道的,他们只是乐此不彼的算计着:一块臭豆腐一个铜板,十块臭豆腐就是十块铜板,卖个百八十万块,孩子上大学的钱也就不愁了。(*_*)

“明明德”,意思即“弘扬光明正大的品德”。《大学》中“明明德”一章引用了《尚书》中的几句话,说明从三皇五帝起就开始强调要“明明德”。古人很有意思,他们为了让别人接受自己的观点,便大量引证,无非为了证明这些东西古来有之,而非他们杜撰也或凭空捏造的。这多少有些欲擒故纵之嫌。

“欲擒故纵”,后人们对这个词倒是情有独钟,运用到了各个方面。有人说爱情的最高境界就是欲擒故纵,可我不以为然。撒网容易收网难,况且这个社会里,追求海誓山盟的爱情的人已经微乎其微。人还是真实点好,“没有那金刚钻,不揽那瓷器活”,没有西施的容貌,便不要东施效颦,搞什么整容美体的,没有古人的智慧,便不要学那高深的策略,到最后弄巧成拙,好好一段姻缘硬是被纵的支离破碎,要到嘴边的鸭子却飞到了别人的怀里,到时候也只有望洋兴叹了。

在我们今天看来,“明明德”就是“加强道德的自我完善,发掘、弘扬自己本性中的善根,而摒弃邪恶的诱惑”。西方基督的“忏悔”,东方佛教的“修行、慈悲”都是如此。还有一个代表人物当属俄国思想家、文学家列夫?托尔斯泰,他提倡“道德的自我完善”,以至于晚年散尽家财,力求过平民生活。我们现代社会提倡的“诚信”也是如此。只是,国人总爱做着亡羊补牢的事,这归根结底,还是教育的问题。

“亲民”即“新民”,意思是“弃旧图新,去恶扬善”。商汤在自己的澡盆上刻着“苟日新,日日新,又日新”,表面的意思是说“假如今天把一身的污垢洗干净了,以后便要天天把污垢洗干净,这样一天一天地坚持下去”,引申出来,就是要鼓励我们不断的加强革新。现在我们天天喊着“创新”的口号,我想也是如此吧。阿Q那个年代,是处在朝代更迭、水深火热的边缘,所以阿Q高喊着“革命,革命,革他妈妈的命”,虽然他周围的人一脸迷茫和嘲笑,可他还是喊了,这也许就是勇气,即使他并不自知。我们现在呢,我想也快到了水深火热的地步了吧,只是鲁迅已逝,又有谁能创造出一个阿W也或阿O、阿P高呼“革命,革命,革他妈妈的命”?呜呼哀哉!穷人自刎黄河岸,庸官淫笑太行山,西风吹倒山海关,伤心秦汉,读书人一声长叹!

“止于至善”意思是说“使人达到最完善的境界”,我一直很喜欢这句话。《大学》认为,人最终要达到的就是儒家思想那种近乎完美的境界。

《大学》在“止于至善”这一章中,首先讲了人应该“知其所止”。他引用《诗经》中的一句话“邦畿千里,惟民所止”,意思是说“京城及其周围,是老百姓向往的地方”。现代社会又何尝不是如此呢?只是这“邦畿千里”换成了深圳、上海这些发达地区而已。《大学》中有一句说的好“为人君,止于仁;为人臣,止于敬;为人子,止于孝;为人父,止于慈;与国人交,止于信。”意思是“做国君的,要做到仁爱;做臣子的,要做到恭敬;做子女的,要做到孝顺;做父亲的,要做到慈爱;与他人交往,要做到讲信用。”也就是说,无论你是以什么身份生存在这个社会里,都要“知其所止”,要找准自己的位置。

纵观这个社会,还有多少人不知道自己的位置的呢?我们的官员,仁爱了吗?我们的子女,孝顺了吗?我们的父母,慈爱了吗?我们与他人的交往,信用了吗?

看看那网络上的一篇一篇触目惊心的文章吧。

官员们贪污腐败,包二奶,养情人,勾结黑社会。看看吧,现在社会最大的不安因素已不是古人所谓的“市井草民”了,而是这些腆着大肚子的GOV蛀虫们。有句古话讲“穷则思变”,这本身是没错的,但被那些无耻的人用做借口,认为一切的动荡都是因为贫穷的人,且他们的贫穷都是自己的愚昧无知造成的,把责任推的一干二净,殊不知中国还有另一句话“官逼民反”。

最近看到一篇文章,说一对农村年老的父母含辛茹苦,供自己的儿子念完了本科、硕士、博士,可这个不孝子却放不下他那仕途经济,在无知妻子的怂恿下,不认自己的农村的父母。忘却父母恩,与禽兽何异!

还有这样一组图片,一个小女孩被他的父亲虐待毒打的遍体鳞伤,虎毒不食子,何况人乎?这种种的现象难道就是为了告诉我们,我们的人类已经退化到禽兽不如的地步了吗?

《大学》实际上在对我们进行一种渴望不朽、崇尚伟大、追求完善的英雄主义教育,在现代社会里,这是一种理想化的教育,是不切实际的,但他所提到的“知其所止”却有着深远的现实意义。拿读书人来说,古代一直崇尚“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的准则,所以读书人前仆后继,都还知其所至,知其所止。可在这个社会里,面临各方面的诱惑越来越多,越来越多的读书人生活在迷茫中,找不准自己的位置,于是大学成了养鸡场,教授成了****犯。

《大学》中这么写道“知止而后有定;定而后能静;静而后能安;安而后能虑;虑而后能得。”意思是说“知道应达到的境界才能够志向坚定;志向坚定才能够镇静不躁;镇静不躁才能够心安理得;心安理得才能够思虑周祥;思虑周祥才能够有所收获。”所以,我们要想获得成功,必须要有目标,然后要心静,这样才能够不被外界左右,才能更周详的考虑问题。不求做到“心静如水”,但也要尽量不使其泛起大的涟漪。但心静不等于摒弃激情,相反,激情的动力源自对目标的追求,,源自不懈的努力,是一种纯洁而安静的心态。我们一直都说“腹有诗书气自华”,同样的,心静自然有激情。平地起“波澜”,这便是一种境界。

只是现在仍然存在一部分人,无知、浮躁、卤莽且意志薄弱,时常嘴角挂着“予知(我知道)”,不停的想着得到,殊不知那纯粹是“又想马儿跑,又想马儿不吃草”的愚蠢心态,是死路一条。

《大学》不仅是一部文学著作,也应该是一部哲学著作。千古哲学的两大范畴“本质论”和“发展观”在《大学》里仅用十六字便概括了出来,“物有本末,事有始终,知其先后,则近道矣”,干净利落。大学在阐述这句话时引用了孔子的一句话“听讼,吾犹人也,必也使无讼乎!”,意思是说“听诉讼,审理案子,我也和别人一样,目的在于使诉讼不再发生”。而后直点正题“无情者不得尽其辞,大畏民志,此谓知本。”意思是“使隐瞒真实情况的人不敢花言巧语,使人心畏服,这就叫做抓住了根本。”再想想现在,我们的某些律师是不是在说着真话,当他们为了某些利益在公堂之上花言巧语的时候,他们是不是想到了他们职业的目的,是否想到了诉讼本身的目的。也难怪律师被人美其名曰“穿西装扎领带的流氓”。

再有就是我们的医生。小的时候,我看过一本医书,在第一页的顶部用血红的大字写着“治病救人”,这就是医生的神圣使命,我想现在的医生们对这四个字也并不陌生。只是看的多了,也便产生了审美疲劳,也就会生出一些其他的想法。

最近在网上看了一个报道,说一个叫阿V的女人,跟着自己的男友进了城,她的男友可能一直认为女人既然能生娃,那也一定能生钱,于是就逼她出卖肉体。我想不久的将来,女人会生到钱,但同时也会生出病来。医生和这个男人差不多,他们认为既然医院能招来病人,那就一定能招来钱财。医生们肯定是看了关于阿V的这篇报道,要不怎么会模仿的这么像呢?大概医生们和病人接触的久了,“治病救人”的心思没有生出来,倒是生出了一身的病。病!病!病!都他妈有病!

小时候,我很喜欢“白衣天使”。后来长大了,知识丰富了,我突然发觉我不再喜欢白衣天使了,而且我发现“白衣天使”本身就存在语病。据说天使都是赤裸裸的,又怎么会穿白衣呢?哦,我知道了,天使害羞了,于是需要一块遮羞布,需要一层金光闪闪的伪装。

前段时间读到一句诗“但愿世间人无病,何愁架上药生尘。”我曾为这理想的境界感动了半天。可一个朋友硬说我看错了,于是我又仔细的看了看,眼睛都看出了血丝,我终于看出了门道,原来那诗这么写着“但愿世间人有病,何愁架上药生尘。”哎,郁闷!上回就不该在那医院看眼睛的,庸医害人啊!

好啦,揉揉眼睛,回归正题。


所谓“八目”是指“格物、致知、诚意、正心、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大学中对其先后顺序这么写道“古之欲明明德于天下者,先治其国;欲治其国者,先齐其家;欲齐其家者,先修其身;欲修其身者,先正其心;欲正其心者,先诚其意;欲诚其意者,先致其知;致知在格物。”意思是说“古代那些要想在天下弘扬光明正大品德的人,先要治理好自己的国家;要想治理好自己的国家,先要管理好自己的家庭和家族;要想管理好自己的家庭和家族,先要修养自身的品性;要想修养自身的品性,先要端正自己的心思;要想端正自己的心思,先要使自己的意念真诚;要想使自己的意念真诚,先要使自己获得知识;获得知识的途径在于认识、研究万事万物。”

“格物致知”,这实际是讲的获得知识的途径。《大学》认为,人要想获得知识,必须要对万事万物进行研究,不能局限于从书本上获得有限的知识。后人一直认为儒学就是教人死啃书本,读死书,这是一种误解。我们所提到的“秀才不出门,便知下天事”以及“运筹帷幄,决胜千里”,并不是说你在一个小小的帷幕里就能尽知天下事的。人不可能有未卜先知的本事,他们也都是经过了亲身的考察也或通过别人得到信息,然后对获得的信息进行细致正确的分析。

我想喜欢三国的人一定对诸葛亮了如指掌。他未出茅庐而知天下三分,难道他一辈子都在那个小茅屋里不出去,凭脑袋空想就能想出天下三分?不仅我们后人不信,连罗贯中本人也不信。我们知道刘备在三顾茅庐的时候,两次诸葛亮都不在家,他去哪了?游历四方。同时他还结交司马徽、徐庶啊这样的聪明人,在和他们的交谈中,相互交换着信息,进而进行独特的分析、大胆的假设,我想这是一个智者必须具备的能力。我们在感叹孔明东吴舌战群儒的睿智和博学的时候,请让我们关注一下他背后的付出。当然了,我也只是就文学著作《三国演义》而言,至于史实是个什么样子,我想也是不得而知的。

我们现代人提倡的“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就是对“格物致知”的换了种说法的发扬。

“诚意”的意思在《大学》里这么解释“所谓诚其意者,毋自欺也。如恶恶臭,如好好色,此之谓自谦”,翻译过来就是“使意念真诚的意思是说,不要自己欺骗自己。要像厌恶腐臭的气味一样,要像喜爱美丽的女人一样,一切都发自内心。”可我们现在又有几个人做事是发自内心的?回到前面提的钱钟书先生的《吃饭》,他在文中打了一个这样的比喻“吃饭有时很像结婚,名义上最主要的东西,其实往往是附属品。吃饭事实上只是吃菜,正如讨阔老的小姐,宗旨倒并不在女人。”

《大学》还强调说“君子必慎其独也”(品德高尚的人在一个人独处的时候也要做到谨慎),《增广贤文》里也说“静坐常思己过,闲谈莫论人非”,其实都是一个道理。《大学》在解释之所以要“慎其独”时说“人之视己,如见其肺肝然,则何益矣。此谓诚于中”意思是“别人看你自己,就像能看见你的心肺肝脏一样清楚,掩盖有什么用呢?这就叫做内心的真实一定会表现到外表上来。”曾子也说“十目所视,十手所指,其严乎!”(十只眼睛看着,十只手指着,这难道不令人畏惧吗?)我们也常说 “举头三尺有神灵”“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但这毕竟只是教化,实际上又如何呢?君不见多少贪官逍遥法外,君不见多少硕鼠招摇过市!这些无耻之徒早已习惯了千夫所指,但真正到了紧要关头却真的胆小如鼠了。我想我们现在的公务员们应该好好看看这一章,好好理解“慎其独”的含义。看看胡常青逢人便跪的丑恶嘴脸吧,听听他说的“你们留下我一条命,我可以给你们写字”的幼稚呓语吧,前车之鉴当谨记。只是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还是夏明翰的那句话说的透彻,“杀了我一个,还有后来人”。纳税人的钱没把这些“公仆”的心养正,倒把他们的心养大了。总有一天要断了他们的奶,绝了他们的粮,让他们知道谁才是他们的衣食父母。

当然,为人处事,光“诚意”还是不够的,还需要心思端正,这就是《大学》里所说的“正心”。文中用了一个经典的句子,“心不在焉,视而不见,听而不闻,食而不知其味。此谓修身在正其心。”意思是说“心思不端正就像心不在自己身上一样:虽然在看,但却像没有看见一样;虽然在听,但却像没有听见一样;虽然在吃东西,但却一点也不知道是什么滋味。所以说,要修养自身的品性必须要先端正自己的心思。”这句也成为了后来的教师在课堂上批评思想不集中学生的常用语言。这里提到了一个儒家的重要思想形态,就是“中庸”,也就是“中正平和的心态”。《中庸》说:“喜怒哀乐之未发,谓之中;发而皆中节,谓之和。”意思是说“喜怒哀乐没有表现出来的时候,叫做中;表现出来以后符合节度,叫做和。”《大学》在“正心”这一章就强调要保持端正的心思,以中正平和的心态来驾驭感情,而后集中精神修养品性。朱熹认为“喜怒哀乐惧等都是人心所不可缺少的,但是,一旦我们不能自察,任其左右自己的行动,便会使心思失去端正。所以,正心不是要完全摒弃喜怒哀乐俱等情欲,不是绝对禁欲,而只是说要让理智来克制、驾驭情欲,使心思不被情欲所左右,从而做到情理和谐地修身养性。”要做到这一点是很难的。而且现代社会似乎在提倡一种情欲的张扬,他们说是个性,是平等,我想那也不过是借口吧。

其实社会环境是个什么样子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人们都随波逐流,同时忽略了自身的修养。一个人如果最起码的修养都没有,又怎么去管理别人、影响别人呢?家也是如此,如果一家之主是个毫无修养的人,那这个家一定是部悲剧。所以大学中说道“齐家要先修身”。

这在《大学》中是一个转折。前面所提到的“格物、致知、诚意、正心”都属于个体自身内修的范畴,而通过“修身”这一环节转向了“齐家、治国、平天下”的外治。也就是说从“独善其身”进而转向“兼善天下”。几千年来,我们的读书人都是遵循着“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善天下”的进修阶梯在进行着,概莫能外。

《大学》一直都在强调先正己,后正人。“齐家先修身”这一章就是讲的这个道理。《大学》中这么写道“所谓齐其家在修其身者,人之其所亲爱而辟焉,之其所贱恶而辟焉,之其所畏敬而辟焉,之其所哀矜而辟焉,之其所敖情而辟焉。故好而知其恶,恶而知其美者,天下鲜矣!故谚有之曰:‘人莫知其子之恶,莫知其苗之硕。’此谓身不修不可以齐其家。”意思是说:“之所以说管理好家庭和家族要先修养自身,是因为人们对于自己亲爱的人会有偏爱;对于自己厌恶的人会有偏恨;对于自己敬畏的人会有偏向;对于自己同情的人会有偏心;对于自己轻视的人会有偏见。因此,很少有人能喜爱某人又看到那人的缺点,厌恶某人又看到那人的优点。所以有谚语说:‘人都不知道自己孩子的坏,人都不满足自己庄稼的好。’这就是不修养自身就不能管理好家庭和家族的道理。”这话说的好!想想现代有几个人能做到这一点?睚眦必报,寻衅报复,以牙还牙,这就是我们现在处理问题的方式,这难道不是一种倒退吗?

我们中国人对家是很眷恋的,认为家庭的和谐是很重要的,所以我们就常说“家和万事兴”。其实不仅是中国,外国人也很看重家的作用。美国人说“家是父亲的王国,母亲的世界,儿童的乐园。”德国人说“人无国主、庶民之分,只要家有和平,便是幸福的人。”伏尔泰也曾经说过“对于亚当而言,天堂是他的家;而对于亚当的后裔而言,家是他们的天堂。”

但是,如果一个人不先正己,那就不能管理好自己所拥有的天堂,那就会如另一句话所说的那样“坏家庭无法养育我们纯洁的灵魂,倒有可能成为我们自掘的墓场。”。

家是如此,国也是如此。国家国家,从造词上看,国和家就是密不可分的。家就是一个小王国,而国就是一个大家庭。在阐述治国与齐家的关系上,大学这么说“所谓治国必先齐其家者,其家不可教而能教人者无之。故君子不出家而成教于国。”意思是说“之所以说治理国家必须先管理好自己的家庭和家族,是因为不能管教好家人而能管教好别人的人,是没有的,所以,有修养的人在家里就受到了治理国家方面的教育。”这话本身是没错的,但说的太绝对。在现代社会里,不乏有那些能管教好别人却不能管教好自己的子女的,比如一些优秀的教师可以教好学生但却教不好自己的孩子,这也就回到了前面的一句话“人莫知其子之恶,莫知其苗之硕”。

当然了,现代社会已经不允许存在家长制,所以也就淡化了君、臣、父、子,而我们聪明的国人也就跟着淡化了礼仪廉耻孝,果然是举一反三。

《大学》最后一章讲的是“平天下先治国”,在这一章主要阐述了以下几个问题:1、絜矩之道;2、民心的重要;3、德行的重要;4、用人的问题;5、利与义的问题。

“絜矩之道”其实与儒家思想的“恕道”差不多。“恕道”强调的是“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自己不想做的,也不要让别人去做),而“絜矩之道”强调的是“君子有诸己而后求诸人,无诸己而后非诸人”(品德高尚的人总是自己先做到,然后才要求别人做到。自己不先这样做,然后才要求别人不这样做。),也就是一种推己及人、将心比心的示范作用。《论语?颜渊》中有这么一句话“君子之德风,小人之德草,草上之风,必偃”(领导者的德行好比是风,老百姓的德行好比是草,草受风吹,必然随风倒。)这也就是我们后人称之为风吹草动的统治术。世道人心,上行下效,所以我们社会的风气如何,关键看上面说什么,做什么,提倡什么。而我们目前的社会却流行这么一句话“上有政策,下有对策”,为什么会出现这么一种思维呢?两个方面,第一,教育;第二,我们的“上面”种种作为已经失去了示范作用。

关于民心的重要性,这是无庸置疑的。李世民“水能载州,亦能覆舟”的道理也千古流传。但又有几个君王能真正做到这一点呢?要不又怎会有朝代更换,江山改姓?

德行是儒家学说一直贯穿和强调的。在“德”“财”上,儒家一直都要求“德本财末”。而我们现在的人,完全本末倒置,重财而疏德。

在用人问题上,儒家同样强调德行第一,才能第二。《大学》认为,即使一个人没什么才能,但只要可以心胸宽广能容人,便可以被重用。反过来说,一个人,就算你再有才能,但却疾贤妒能,容不下人,那便贻害无穷,是不能被重用的。现代社会里却完全不是这样。上大学的人很多,读《大学》的人很少;有钱的人很多,明事理的人很少; “任人惟凶”的人很多,“任人惟贤”的人很少。站在恶人面前说笑,骑在善人头上撒尿,这是一个怎样颠倒黑白的社会啊!

为了阐述“利”与“义”的关系问题,《大学》提出了“生财有大道”的看法,即生产的人多,消费的人少;生产的人勤奋,消费的人节省。这是一段很富于经济学色彩的论述,浅显易懂而勿庸置疑。值得我们注意到的是下面的两句话:“仁者以财发身,不仁者以身发财,”“以财发身”的人把财产看作身外之物,所以能仗义疏财以修养自身的德行。就像著名的列夫?托尔斯泰那样,解散农奴,实行自身禁欲,以实现良心与道德的自我完善,“以身发财”的人爱财如命,奉行“人为财死,鸟为食亡”的原则,不惜以生命为代价去敛钱发财。或贪赃枉法,铤而走险,或贪婪吝啬如巴尔扎克笔下的葛朗台,果戈理笔下的泼留希金等。都是“终朝只恨聚无多,及到多时眼闭了。”(《红楼梦?好了歌》)所以,还是“以财发身”,超脱一点好。


讲完了“三纲八目”,也就讲完了《大学》。

还是回到《大学》的第一句话“大学之道,在明明德,在亲民,在止于至善。”我觉得这在现代仍有其实用价值,所以我也建议我们的大学能将《大学》做为本科必修科目加以发扬光大,让英语不再成为判断大学生素质的重要乃至唯一标准。

可能说到这里,会有很多人对我吹胡子瞪眼,那么我想说,作为一个中国人,首先要做到的是对自己文化的继承和发扬,只有做到了这一点,你才有资格去学习别人的语言。我并不否认英语的重要性,但我们的母语不是英语,更不是日语法语西班牙语。再者,有几个人学习英语真正就是为了中华民族的将来?外国人看不起的,不是那些不会说英语的人,而是那些自己母语都说不好,却要鹦鹉学舌去说英语的人。

我们一直自称是泱泱大国,可我们的国人们却要时刻仰人小国之鼻息;我们一直都自诩是龙的传人,可我们的龙子龙孙们却不会说龙的语言。何其悲乎!

我们的大学几乎每周都有课练习用英语写作,却找不到一堂课练习用汉语作文。于是乎,我们用英语写的短文越来越溜,我们用汉语写的文章变的不伦不类。我们那些被称为为“天之骄子”的大学生们天天为英语等级考试乐此不疲,可同时早已忘了“长风破浪会有时”的下句是什么。他们把“literature”写得滚瓜烂熟,却把“师以长技以制夷”写成了“师以长肢以制姨”,这是否也是一种悲哀和不幸呢?

话说的太远了,就这样结束吧。同时做一下声明“毕竟小子才疏学浅,其中不乏寻章据典,若侵犯了古人以及今人的版权也或观点,请及时与我联系。”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6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