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搬运工活动)静静的暮色,静静的你

闯王 收藏 1 35
导读:(搬运工活动)静静的暮色,静静的你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暮色重了,红叶无语,让啁啾的蝉鸣化做夜曲,轻轻摇起婴孩的摇篮。

如果你累了,那么,就请打开一扇窗子,让月光告诉你关于嫦娥奔月的一切。

暮色是最好的倾诉者,我把往日的一切琐碎记忆都系缚在清风的衣袂之上,让他带给天际边的云彩。

云彩无语,辽阔的夜空响起沙沙的声音,是幼蚕吞食着桑叶。


细雨下疯了的季节,惊醒了沉睡的一切,他们伸了伸懒腰,便轻易采摘下一片云彩。

斑驳的古城墙根下,月色静寂无言,只有秋虫的呢喃。

蚱蜢,飞蛾,萤火虫,纺织娘,还有秋蝉,它们为何还不眠?


古老的城墙上,断壁残垣,悬满了硝烟的泪痕。

一只细长的蜥蜴从砖缝里悄悄地爬出来,遥听着那来自远古的琴箫靡靡。

生锈的折戟,皇帝的新装,热血的剑客,留连着辽阔的边疆。


风走了,云散了,星稀了,月淡了,花谢了,雨停了,人去了。

飘满雪的冬天,不带伞的少年,悲伤的落叶,灯下的山盟海誓,也都已经不见了。


游离的雁群沿着那条无尽的阶梯,蜿蜒,蜿蜒,消失在西方的地平线。

梦中的青果,轻轻地落下来,荡起了秋波,惊散了涟漪,摇动着睡荷。

秋色的晕漩儿里,一只不眠的青蛙坐在花蕊之上,不停地哇,哇,哇。

旧时的记忆被这一片斑斓所感染,屹立在抱露的蓓蕾上,呼出一团微微的叹息。


梦醒了,蝴蝶在翩飞,人也在翩翩飞。

不醒的是长胡子的老者,他还是苦苦思索着,蝴蝶是谁,谁是庄周。


岁月的边缘,有人在轻轻地吹笛,笛声起,吹笛的人却已消失在星月下,暮色里。

记忆还在不知不觉叹息,叹息那不知不觉年纪,叹息那一叶而知秋的美丽。


伤感的老鸦在泥土中埋下一首乐曲,让那挂满露水的树梢上,结满惆怅的外衣。

午夜的电影还在重复着万古不变的爱情,林黛玉还在爱着贾宝玉,牛郎织女仍然约会在七夕。

琴声起,箫声起,弹不尽,吹不完的青山隐隐,绿水依依。


故乡院落里的梧桐树上,高高的大红灯笼已经挂起,母亲在仰望着它们的时候,鬓发却已经白了。

泥墙根下的小石榴树,已经果实累累,正咧着一嘴的白牙,向母亲微微笑着,像极了我童年的嬉戏。

迷惘的清风拉长了灯笼的影子,也拉长了我的思念,拉得比山还高,比海还远,却仍然无法把我拉到母亲的身边。


灯光下,母亲还补缀着我儿时的外衣。

外衣虽已经短小,可是,当母亲拿起针,挽起线的瞬间,上面却已经沾染满了幸福的碎片。

发黄的照片还挂在墙上,穿过的旧衣还放在床上,可是,儿子却已经不在身旁。

母亲微微地叹了一口气,惊散了淡淡的云彩,也惊淡了漫漫的长夜。


苍蓝色的鸽子也被这一声叹息惊起,它们绕过高山,绕过大海,绕过云端。

鸽子不语,鸽子不言,鸽子继续飞。

不知道它是否已经带来了母亲的牵挂,捎去了我对母亲的思念?


暮色下的田垄上,向日葵正枕着月光,铺着细沙,独自开了。

花开了,可是,蜂儿,蝶儿却未来采摘。

来的,是那些纠缠不清的风儿,风吹花瓣,只剩下花粉沙沙的叹息。


暮色渐渐的静寂下来。

那些摇曳不定的枝条,舞动着绿色的画笔,在大地上写下我青涩初恋的诗句。

起风了,我的爱情便开始在夜空里飞散,让沉重而苍凉的黄沙掩埋。

黄沙起,化作孤烟,大漠孤烟直。

这里没有大漠,只有茫茫的平原。

在那辽阔而空旷的平原上,只有一条小路孤零零。

爱情,诗句,暮色,黄沙,平原,小路,吐气如兰。


月宫里,纱窗下,古灯前,轻浮的吴刚你来过了吗?

那些刻在桂花树上的痕迹,是你和谁谱写的爱情诗句?

梳妆迟迟的嫦娥,泪珠儿飘飞,她又是在思念着谁?

那些留在脸上未曾洗去的惆怅,是和谁的海誓山盟,又是和谁的两情依依?


林中的细径,绵延,弯曲,宛如思念的痕迹。

枝头的蓓蕾,是谁的爱情,还是谁的泪滴?

飞鸟入林,叫出了陶渊明的诗句,以及大地的春意。

春未绿,歌声先绿。

那枝头的鸟儿,花间的蓓蕾,出土的芽苞,飘飞的柳絮,都在大地上谱着季节的符,岁月的歌。


啄木鸟啄出的洞,正在树梢看着我,我却在看着叶脉上的茧。

茧破成了一滴眼泪,我便把它放在手心。

刚刚举过头顶,便响起了蝴蝶吟唱的谣曲,咿,咿,咿。

化茧成蝶,杨柳依依,在稿纸上沾染出光滑的图,暖意的曲。


谁写给谁的信,深藏在深锁的抽屉,没有寄出去。

谁和谁的身影,留在泛黄的相片里。


轻雾起,我看见最后一缕月光,在露珠里打着漩儿。

是谁在这无边的夜色里,吟咏着秋离?


一只受寒的鸟儿栖落在枝头,看着最后一枚落叶,从一个地方飘过来,又飘到另外一个地方去。

最后,在啁啾的鸟语里,幻化出李清照蚱蜢舟的姿势,载动着许多愁,化做一江春水向东流。


暮色中,有云的影子,那是飞鸟遨游的痕迹。

云去了,留下的却是亘古的哀歌。


王母幻化的青鸟,徘徊在云端,啁啾哀鸣,风未动,树却走了。

剥落斑斓的墙壁,折射着青藤的足迹,深一脚,浅一脚,不知要走向哪里?

青苔上的暮色,则尽量将自己的影子伸展,伸展,伸展到墙根残壁,亭台楼阁,听莺啭燕鸣,看云起云落变迁。


满天的星星,不停地咀嚼着一首古老的悲歌,谁个相思,谁的感伤,谁的诉说?

分手的季节,离别的理由,流行的爱情里没有海枯石烂。


风里,雾里,暮色里,驼铃起,古早的信笺,化在最初的思绪里。

秋虫的悲鸣,婴孩的啼哭,浅浅的水中,落落的月色里,一声哀怨,一声叹息。

风吹着足迹,足迹踩着自己,自己看着岁月把青果剥落,又将它拣起。


是谁说春天的花谢了还会开,是谁说游戏的规则里没有伤心无奈,又是谁说新潮的诗句里不需要缠绵的爱?

是飞蛾?是流萤?是秋蝉?还是纺织娘?

夜无语,风继续吹。

暮色想必也累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