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第一个100万(二 排长)


春节后排长调到了作训股,新排长一般在八月份军校学员毕业后才能补充上,这段时间我被任命为代理排长。训练不敢有丝毫松懈,几年下来已习惯了紧紧张张的过日子,只是感觉到一些潜在的激情像草绳穿豆腐,能够进去,提不起来,心往前想着,脚却在准备后退。以前往单杠下一站,手心即覆出一层细细密密的汗气,要抓一把土来回得摩擦才止得住滑,十个脚趾像奔跑前的狼狗一样开始用力的抓地,小腿肚子鼓起来,收肛提臀,气力自尾椎而上直达双臂,两眼圆瞪,拇指张开,四指并拢虎口紧紧贴上单杠,身如轻燕。现在需要我作示范的时候不多,偶尔等战士走开,我跳到单杠上,身子已如铁称砣一般沉重,拉在半空僵持在那里。四四编制改成三三编制的时候,排里多出一间宿舍做储藏室,我把铺盖搬了进去,不训练就一个人在里面独坐,学习也不参加,指导员(安徽亳州人 84年兵)看到了,却不再找我谈心。

八一前后,新学员下来,到我们排的这位小有来头,姓厂(“安”,天津宁河人 89年兵),个子小小的,1米65左右,一身三号二型军服拾缀得干干净净,红色的肩章夺人眼目,浑身上下透出一股利索劲,未语先笑,一笑两眼眯成一条缝,牙齿釉白,天津汽车学院毕业,警备区司令员的前任公务员。连里开完欢迎会,我把他接到一班,第二天早上出操,我去队尾把排头的位置让出来,排长连连摆手:“你来你来,我熟悉熟悉”。后面几天,他不是去警备区就是去别的地方,很少跟队训练,警备区有人下来检查工作,他大大咧咧的用手一指,这是我哥们,那是我哥们,弄得我们一惊一诧,不知深浅。他来后第一个排务会我简短的起了个头,把目光转向他说:“排长,你讲两句吧”,排长略一迟疑,脸色微红说:“那好,讲两句吧,一排是尖刀排,是个光荣的集体,我来这里主要是向大家学习......”,中间讲了一些其它,最后双掌合十作了个揖说:“拜托大家了”。我在边上听了简直要喷血,这种场合,要是我上去,肯定是一字一句的往外砸:“军事训练不是请客送礼,干也得干,不干也得干,干好也是干,干坏也是干,为什么不干好?,我到这里来就是为了跟大家同甘共苦,杀出一条血路来”。时间长了,大家看出了名堂,原来军事训练这一套他根本就不会,他到我们这里来是为了挂职换个少尉肩章。部队溜须拍马不干实事的也有,但毕竟是练兵备战,枪杆里面出政权的地方,没有两下是很难混下去的。老兵开始不给他正眼,新兵也有样学样,他到班里去,没有人起立,没有人让座,新的老的该干什么就干什么,把他当作局外人。排长在警备区机关混那么多年,自然不笨,嘴上照常嘻嘻哈哈,心里已有些窘迫。我一看再怎么样他也是个干部,是天津本地人,我一个即将返乡种地的老兵骨子里有一种对上面下来人的敬畏,对城里人的向往,现在全部化为对这个“落难公子”的怜悯。正好那几天看到了一篇郁达夫纪念鲁讯的文章,在星期天的排务会上慷慨陈词了一番:“一个没有伟人出现的民族是一个没有希望的民族,一个有伟人出现而不知拥护的民族是一个奴隶之邦(郁达夫语)。排长的命令必须不折不扣的执行,排长的威信必须不折不扣的维护”。有没有效果无从验证,排长的脸色好看了很多。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