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年前的一天,我遇见了你,那是夏日的晚上,店里很忙,是姐姐家开的.因为两间店面隔着有些远,所以让我负责看管一间。我一边忙着生意,一边顾着吃晚饭,对于进进出出的生意只顾着收钱,根本没有把你放在眼里,(你们不会说我是见钱眼开吧)当时你也只是买了东西付钱就走了。


就这样地过了一个星期,每天傍晚你都会准时地出现在我的视线里,直到有一天,生意比较冷清,你才抽时间问我:买一包烟。其实当时我已经知道,你要买的是红双喜,这是你每天不变的习惯。我早早地把烟拿在了手上。哈哈,就等你付钱了。


慢慢地我了解了你的大致情况,你老家在安徽,全家已经搬到了上海,家里还有二个哥哥和母亲,父亲早逝。因为在家中最小,因此也不用负担太多的生活压力,但是我知道,你还是给自已压力,必须把在这边的工程管理好。


在店里的日子很是无聊,有时候看看电视,但是更多的时间还是找些书来解闷.因此,对于杂志、小说真要算是供不应求,你知道后,给我借来了一大摞,当然我看到还有全新的。在书的中间我也会看到你的留言,这些举动,我们都是默默地进行着,互相借阅着书。


有一天晚上,到了一定时间,也没见你,心里早就有了一丝不安。在整理货物,准备关门时,你的朋友急着跑过来,告诉我,你今天不来了,下午在干活时,不小心从架子上掉了下来,当时就昏了过去,被送到了医院。我一听,不知道该怎么办?去看你,那是不允许的,只能在心里默默地为你祈祷,希望你不会有事,千万不要有事才好,


恍惚地一晚上,都没有睡好。在第二天的下午,看到你撑着腰板出现的时候,我知道,你好了,你坚持了下来。你告诉我,当时脚一滑,摔了下来,心里还惦记着我。被送到医院后,经过检查,幸好无大碍,只是腰被扭伤了。我让你好好休息,其它事先不要管。在这之前,你曾约我出去吃饭,我一直没有答应,而这次你又提了出来,我答应了你,等你伤好了我们再出去。


这是种默契,所有的事情都会顺着一定的轨道进行,我们也不例外.


但是你心里也明白,我父母很难接受你,不是因为什么原因。只是因为你是外地人,他们对这个很反对。时间过去了好几个月,一直都是默默地做着“地下工作”。那天傍晚,你来找我,喜欢看什么书?我说随便吧。到了晚上,你就拿来了新买的书,我接过袋子,顺便看到了在袋子中还放着一支玫瑰,当时,我的心跳加快,害怕地是父母就在旁边,要是让他们看到该怎么办?急忙藏好了袋子。谁知第二天早上,这些还是被姐姐发现了,母亲就大发雷霆地来质问我:是怎么回事?我该怎么回答,我不清楚!我还没能把这件事情仔细地理个明白,只是听到他们的答案明确:不可能。


当是我的心凉了。在当天的晚上,我写了封信,把事情的经过告诉了你,我想我们只允许做普通朋友吗?因为父母的反对,我是不可能违逆他们的。只是不想继续地伤害你,我也不想事情变得更复杂,未来在哪里?我看不见方向,也不知道哪条才是出路,所以我宁愿现在就放弃你,就算你恨我,我也只能做这些。


不要说我自私,不要说我绝情。因为我是个不坚强的人,多么希望自已的选择就是父母的选择,一切都是朝着顺利的方向进行。难道我的目标有错吗?还是我的眼光不行?未来的一切都是未知的。


接下来等的就是你的回复,你是那样地坚定地告诉我,你相信什么困难都有解决的办法,只要我们努力,父母会做出却步的,会接受我们?你要我相信你,你一定能做到。看着你的回信,看到了你的决心。一切又给了我无形的力量,我决定和你一起来解决难题。你在那边等着我,勇敢地伸出手,一起并肩作战。


十一节,你回家看望母亲,顺便也想把我们的事告诉他们,本来想着一切都会没有问题,想不到你母亲也是同样的看法,她也不希望找个外地人做儿媳。当你告诉我,为了这事跟他们吵架,我沉默了,这叫什么吗?现在面对的不只是一家的反对了,而是两边的夹攻。我只能安慰着你,不要为了我和母亲吵架,我不想因为我,你和母亲不和。每次,你都是要走到外面,才能给我电话,看来在家打还是有很大的麻烦。我能说放弃吗?不行,我不是答应过你了吗?


等你回来的时候,我爸妈已经又给了我些教训,每天晚上都会“陪”着我,我们没有了单独的谈话时间,没有了互相传信的机会,如果当时有了手机或许还能传递些信息。只能看着你来又目送你回去。这样的日子,让我感觉没了任何的转机。父亲最终也对我发了脾气,要么离开家,要么跟他走。在那天,你就是站在不远处看着我被父亲教训,而你又不敢站出来,我受着委屈,默默地掉着泪。我只是感到非常的无助,我已错了吗?为什么就不能给我们任何的机会。


又是清晨,当我肿着双眼坐在店里,你跑来告诉我的却是,你还是回到上海去,而且马上就走。因为你告诉我,这样对我或许会好些,顺便给我带来了手机,要以后联络。但是我认为,你放弃了。就这样,你走了!当时的我,不知道是不是结束了,以后我们还会有故事吗?


(续)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