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鸣新宋书评之 石越的政治前途 作者:宁鸣

很久没写书评了,眼看着做者挖了一个有一个的暗坑,而第二卷又即将完结,再不写就要错过机会了。遗憾的是前一段时间在下没电脑,因此动笔的日子一拖再拖。好了,现在正式开始。


说起主人公石越来,跟着看的同好们都看得出,到了第二卷的后半部分,石越的出境率是越来越低。假如一个新读者从这里看起的话,说不定不会把石越当主角。当然了,其实仔细看看的话,尽管石越总是不出来,当前所有的内容都还是以石越为中心的。无论是写西夏战争、辽国内战,还是写宋廷内部的纠纷,我觉得都是在给第三部里面的石越制造情节,这些东西,都和石越的政治前途息息相关。新宋进展到现在,早已摆脱了一般架空的路数,二接近于历史小说的笔法了。为什么这样说呢?因为一般架空小说总是倾向于在古代实现理想的现代制度,而新宋则更像历史的自然发展。


那么,接下来主人公石越的命运会怎样发展呢?石越是政治家,政治是人争,想看清石越的前途,就得看清石越周围有些什么人。八十年前,本朝太祖写道:谁是我们的朋友,谁是我们的敌人。现在我们就来分析一下新宋里面的人物,哪些是朋友,哪些是敌人。政治上没有永远的朋友和敌人,我所谓的“朋友”和 “敌人”,主要是以当前的利益和政见来划分的。


首先,

第一号朋友,元老派大臣们,如司马光、文彦博等人(这个排序是为了说着方便,不论影响力)。


从现在的情节走向来看,朝廷里分量最重的两个人都已经不知不觉地站在了石越的身后。先看司马光,司马父子是一个纯正的儒者,心理怀着体恤百姓的纯朴儒家情怀。这样的情怀,似由孟子而始。孟老夫子当年,处心积虑地就是想要说服各国君主能够实行仁政,不要剥夺老百姓,给人民一条活路。司马光也是同样的想法。他说天下之财有限,不在官即在民,因此他反对王安石的在他看来是聚敛税负的计划。历史上的司马光局限于当时的经验,自然想不到太多的生财之道。而在小说里,看到通商海外的巨大利益的他已经和石越有着相当坚实的合作基础,那就是设法从海外给朝廷捞钱,而在国内轻徭薄赋。西夏战争之后,虽然面临着辽国的威胁,石越的主要目标应当会转回国内,注重国内建设,他们两个一定会在这方面走到一起——除非司马光提前挂了。


不过,石越和司马光之间可能会就辽国的战和问题上有点分歧。辽国的耶律浚,虽亦可谓英主,但可见不太晓得什么叫做民政,满脑子想着打仗,不然为什么不看《资治通鉴》而要看《十七用兵方略》。在面临辽国倾略的时候,但愿司马光不要想着靠绥靖来换取和平。


在军事方面,文彦博和石越的共同语言就多多了。最早的时候,老文尽管不欣赏石越的文化政策,但却很欣赏石越的军事改革。石越连打胜仗,文彦博内心少不了欣赏。妒嫉就算也有,但是二人年龄不是一个层次,他们两个不是竞争对手,老文不可能这么小心眼。现在石越先斩后奏杀了那两个愣头青,文彦博对石越不能但当重责的担心也一扫而空了。因此,他可能已经把石越看成了一个上好的接班人。我们可以想象,在他快不行了的时候,握着十月的手,说:子明勉之,国事其在君矣!


除了文彦博外,其他的元老如富弼、王韶也是在石越这一边。孙固太死板,还不好说。王安石金盆洗手,而且他对石越的改革计划比较欣赏,将来恐怕不怎么出来了。不过他的学术成就可能上个台阶。


所有的这些元老,在一个方面还会支持石越,那就是支持幼君继位的问题上。这个将来的小皇帝,以及他背后的向皇后,则是石越的第二号朋友。石越必须支持小皇帝登基,否则如果让昌王篡位成功的话,他会很惨。这个一会儿在说。在小皇帝的身边,还有三个人,就是王贤妃母子和金兰。他们也是石越的盟友。因为王贤妃就是通过石越的政策嫁过来的,她的儿子被向皇后收养,关系又进了一层。更重要的是,如果昌王登基,她作为前任皇帝的宠妃其实一点地位都没有;而小皇帝登基的话,向皇后成了太后却没什么政治头脑,她就可以从旁出谋划策,那好处自然是大大的;而且,万一(简直是一定的),小皇帝早夭了,向皇后势必会把自己养大的王贤妃的儿子扶上皇位(历史上宋徽宗就是向皇后里的,因为关系好),那样的话…………hoho。所以说,这些人也是石越的盟友。


接下来我们来看为什么石越必须辅佐幼主登基。那些元老的压力不谈。关键问题在于,石越的接下来的政治路线和昌王——这个石越的第一政敌——是无法相容的。文彦博觉得赵顼志大才疏,但是昌王的志更大,才更疏。他继位后,一定会处心积虑地超过自己的哥哥以证明自己是一个合格的继位者。他一定会选择对辽国大规模开战,他哥哥搞定了西夏,光宗耀祖,唯一超过的办法就是搞定辽国,而且只有这件是他这个长君继位能做而幼主继位不能做的。但辽国是一个容易搞定的国家吗?显然不是,所以他会惹火烧身。石越和司马光的养民计划会被他折腾得完全泡汤。


此外,昌王是容不下石越的。赵顼和石越君臣两相得,历史上必定会把他们和唐太宗和魏征。昌王自然会嫉妒,他和石越永远不可能有同样的传奇。他也容不得朝中有一个象征前任皇帝伟大光荣正确的人在自己的朝廷中。所以他会想到毁了石越。因此石越绝对不能支持昌王。


吕惠卿算是石越的敌人,但不是死敌。因为小吕太聪明了,在对付石越的过程中,他不会冲锋在前,也不会指挥在后。他只会乘机敲边鼓捞点便宜。但是他却有和昌王合作的可能,尽管昌王暂时可能不愿意。


除了已经写的这些人外,石越的朋友还有一些年轻的官吏,如唐康、唐棣、苏辙等等。他们就不细说了。值得担心的是像章敦这样的人似乎有心推石越为帝,这对石越来说可不是个好选择。石越根本不具备造反的条件。试想历史上,何时有过文官篡位成功的先例?胡惟庸不服朱元璋,结果被轻易解决。石越自己创立的军事制度早已经使自己不可能掌控军队,朝中的重臣又没有他的死党(“石党”还不如叫作石粉,他们都是石越的粉丝而非同谋)。哪里造得起反来?


有的读者认为,石越可能要搞君主立宪。我觉得这个问题要看怎么说了。我们先看一下君主立宪是什么。大家都知道君主立宪起于英国,英国的君主立宪起源于大宪章。当时,国王和贵族干仗,结果打输了,不得不认输;贵族也不敢穷追,于是签个互不侵犯协议,并且约束了国王的权力,将这部分权力给了贵族组成的议会投票决定。这里大家可以看出来,英国式的君主立宪之所以搞得起来,是有一群实力集团(有人有地有钱有武装,同时)能够承担这个权力。假如实力集团不是一群人,而是一个人,像李自成,那就不成;假如实力集团实力不全面,人口土地钱财武装缺了一环,那么就会被打败,英国确立君权,君主立宪还是搞不起来。而在中国,像英国这种情况自打秦以后就压根不存在。因此英国路线走不通。有的人会问,那么日本为什么就能搞得了君主立宪呢?因为近代日本也是呈割据状态的,而那个天皇本来就没权。立宪了以后反而有权了。这种情况,在中国也不存在。


尽管英日路线都走不通,对新宋而言,君权还是要合理约束的。不约束迟早会惹祸,假如再出个宋徽宗一样的昏君,滥征花石岗,最后弄得天下大乱让辽国人打了进来,那就惨了。石越必须想些办法,使皇帝不能为所欲为。其实,石越已经在做了。


石越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已经完成了的朝廷体制改革。石越大大强化了尚书省的力量,同时又改革了议事和封驳的流程。这些改革的意义,在于在君权和文官集团之间画了一条线,强悍的皇帝无法左右朝臣的意见,因为给事中三次封驳后,就要朝议,而朝议时,七嘴八舌,不是皇帝一个人能左右的了方向的;懦弱的皇帝也不会像明朝时一些皇帝那样被内阁折腾。同时,议事也不至于过分没效率。


第二件事,是报纸和学校。这两件事,第一好处是给了天下读书人一条退路,使得他们更加敢于据理力争;第二好处,是借用清议的力量使当政者不敢胡作非为。而且有意思的是,皇帝和文官集团都不敢轻易取缔言论自由。因为如果文官集团里有人想这样做的话,官小的做不了,官大的皇帝会认为他想籍此消灭异己把持朝政而不予同意;皇帝自己想做的话,又可能被骂;皇帝和一部分亲信大臣想做的话比较麻烦,不过我相信朝议不会那么容易通过的,再加上由于学校的作用,天下读书人日见其多,清议的自身力量会加强,皇帝和他的宠臣的控制力,终强不过中宣部。


第三件事,是律法。这个除了出版条例外尚无好的例子。看第三部了。我觉得石越应该进一步改革皇室的采购方法。中国历代皇室的日用消费,大抵通过无偿征用或者压价购买。为了发展商业,这一点必须改。


最后,我想和大家预测一下石越之后的宋朝发展走向。当今,富强民主的中国是大家所想看到的。那么,新宋会“富强民主”到什么程度呢?


首先考虑“富”。


宋朝时的中国本来就是天下最富。人民生活的平均水准也是天下第一。我们的想法却很可能是怎样使宋朝人民富到现在腐朽没落的资本主义国家的水准。这个……难哪!司马光说天下之财有限,这其实是句大实话,只是他的“天下”仅指中国而言。放大到世界,财确实有限。新宋要富民,就得扩展海外贸易,可是我们想想,那个时候全世界到底有多少人能买得起大宋的高科技奢侈品呢?印度算是,阿拉伯正在走向衰落,欧洲人刚摆脱野蛮。总之,这个市场不能算大,“蛋糕” 小,想要靠这样一个小市场让中国人民都富起来很难。考虑到交通问题,可能只有沿海的少数工商城市可以产生早期的大资本家,但总的来说,但靠通商海外即便绕过好望角我觉得不会有太高成就,连本朝都比不上。不过,新宋有充足的时间,因为她起步太早了。关键是不要落入中国王朝循环,被农民起义推翻。为了避免这个,应该设法把起义农民打法到大洋洲去。第一批实验这个方案的人可以选方腊起义,谁让他们离海港近?


接着考虑“强”


秃头上的虱子,不说了。



最后,民主。


如果把民主定义为选总统的话,我看大宋的海外殖民地可能会试行,就像美国之于英国。假定大量宋人跑到海外谋生,例如大洋洲。大宋为了自己的经济利益压制当地的发展,还把一些不如流的坏官打发到这里来,那么宋朝版倾茶事件莱可星顿还有华盛顿都可以幻想。懒的多写了,天都快亮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