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游戏了我的爱情 作者:武大瘦狐

滇军60A 收藏 83 1255
导读:谁游戏了我的爱情 作者:武大瘦狐

内容简介:

一生之中,很多人都会爱错一次,或者几次。由青梅竹梅到白头偕老的爱情毕竟很少很少。因此我不恨你,也不怨自己。总有一段青春会被人浪费,总有一段爱情会让人后悔。大千世界,茫茫人海,又有几对男女从来没有爱错,而白头到老的呢?更何况错的是我,而不是你。正如你所说的,是我无聊的纠缠,才让你这样子对我。制造痛苦的根源是我,当然由我来承担是天经地义的事。

那虽然很痛苦,却是很凄美、悲怆。




(1)

我略微踮起脚,把一本关于人体解剖的书用劲地插入书架最上面的一层,然后从一个戴着眼镜的中年男子和一个胖胖的小男孩的夹缝中钻过,走向出口。



在一楼的畅销书柜台的一个角落,找到了站长。其实也不能说是找,因为每次逛书店的时候,我基本上会在同样的地方逮到他。



站长两脚微分,以左脚为重心地站立着,手里捧着一本新上市的畅销书,大概看到80页左右的样子。他看书的速度,在我看来,是奇慢无比的。要是我,看这种不用大脑想的书,三个多小时,早看完了。



他最喜欢看的是文艺类的书,而我,因为写小说的缘故,不得不博览群书。所以一到书店,一般他在一楼,我则蹿上二楼,而且常常是我下楼来拖他一起走――喊是喊不动的。



他是典型的书呆子,叫他站长,绝对不是指他是某个车站的站长,或是某个网站的站长。而是指他站的时间特别长,每次逛书店的时候,他可以一站就是半天,甚至一天。站长不仅站的时间长,而且特别耐饿,常常将中饭也省了。



那次我们问他原因的时候,一向最乏幽默感的他,也冒出了一句:“书中自有颜如玉,书中自有除饿剂。”让我们也刮目相看了一次。



本来和站长说好了,上午陪他逛书店,下午他陪我去租房子。但现在我喊他去吃中饭,他却不肯动身。我只得转身往门外走。



“帮我带4个包子来。”他说。“没门。”我断然拒绝了他的无理要求。



出了饭店,来到“大嫂菜饭”。现在是12点40分,已过了就餐的高峰,店中客人不多,稀稀落落地散在大厅里。



我来到购买就餐券的地方,考虑了一下,是吃快餐呢?还是吃面条?我喜欢吃面条,但仅限于早饭,中饭和晚饭我是很怕吃面条的,或许是消化能力太强的缘故,一旦中饭或晚饭吃面条,三个个小时后便已是饥肠辘辘。



看了看价格,我在心里盘算了一下,一套快餐要10元,而一碗面条只需4元,加上两个包子,1元,一共5元。立即节省5元。于是就要了一碗面条、两个包子,并用节省下来的其中3元买了一瓶小瓶装的雪碧。



狼吞虎咽地吃完面条、吞下包子、喝掉半瓶雪碧后,我跟卖就餐券的小姐要了两张餐巾纸,擦了擦油乎乎的嘴,又买了4个包子。虽然站长背信弃义,但我却不是无情无义之人。



回到书店,我把包子给了站长,他拿出一个,一口咬下,手中只剩下小半个,嘴鼓得跟猪似的。



看来他不是不饿。“你的除饿剂的效果不佳啊,是不是伪劣产品?”我笑着说,看了一下他手中书的进度,比刚才多看了7页――跟我预想的差不多。他没回答我,夺过我手中的半瓶雪碧,拧开来,咕嘟咕嘟地喝了一大口,然后把剩下的半个包子塞进嘴里,嚼了几下才说:“昨晚上打了通宵麻将,我早饭还没吃呢。”



等他吃完包子,我说:“走吧,陪我去租房子。”



“你就饶了我吧,让我先看完这本书。”他拱拱手。看看那书的厚度,还有五分之三,也就是说等他看完,至少快5点了。“可恶。”我骂了一句。



正想采取暴力行动,转念一想,他也是没有什么主见的人,等下租房的时候,最多也就会在旁边说上几句:“不错,很好”之类的话,于是我没有继续强奸他的意志。



我再次出了书店,转而向右首漫步徐行。



今天天气晴朗,正是秋高气爽,太阳迎面照在脸上,虽然略有点热,但还可以忍受。迎面不时走过一个个漂亮MM(当然还有不漂亮的MM和其他类型的人),或成熟,或性感,或清纯。我喜欢这样漂亮的天气,走在这么漂亮的大街,在这么漂亮的风景陪衬下,欣赏漂亮的江南女子。



当我脚下有点生风,飘飘然欲醉的时候,我发现自己已经走到了五星大卖场的门口。也就是我说走过头了。而且是多走了不少路。这时我想起口袋里的手机,已到了亟需更新的“高龄”,于是我就拐了进去。



这是南京五星电器在镇江开的一家大卖场,东西价格还不错。柜台里的手机的款式很新颖,五颜六色,象一个个高贵的女神一样,充满着诱惑。只是我看中的那几款手机的价格高得惊人,甚至是高得离谱。估算了一下目前自己的身价,我叹了口气,看来得等上三四个月,等这几款降价了再说,但愿到时候这几款还没被淘汰。



出了店门,我花了几分钟才在来来往往的车辆的缝隙中成功地横穿马路,开始往回走。



今天出来租房子,是迫不得已。



本来才来厂里的时候,我住在集体宿舍中。去年宿舍调整后,同室的两位都是打鼾高手。两个打起呼噜来声音十分地响亮。我常常在半夜被他们吵醒,然后在他们此起彼伏、里应外合(两个一里一外,一个靠窗,一个靠门)的伴奏下,无法入睡。最后我只得把他们弄醒,中断两位的鼾声对抗赛,然后才能闭上眼睛开始继续未竟的睡眠,但过不了半个小时,室内的寂静便会被再次打破。



半个月之后,我实在是忍无可忍,唯恐继续呆下去弄成神经衰弱,就跑到外面租了一间房子,过了大半年耳根清静的逍遥日子。只可惜最近旧城改造,这一片地区要拆迁,我只得再觅巢穴。



在健康路一家房屋中介公司里,我了解了一下行情,看了看他们推荐的几处房屋的简介,虽然有一两家比较合适,但价格偏高。于是我决定换一家公司看看再说。



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8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