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写了个小说开头,有兴趣的来看看吧!

氢弹袭击东京 收藏 2 41
导读:[原创]写了个小说开头,有兴趣的来看看吧!
近期热点 换一换

一、



八四年阴历九月初九,重阳节。


这天,我来到了人世。


天上光华流动,一道道闪电把黑夜照的通亮,夜空中隐隐有仙女在舞蹈,神仙在聚会。


破空而出的我,声音盖过了那声声雷鸣。


如此不平凡的降生,预示着我不平凡的一生,一个老道士在大雨中赶到了我家,对我老爸说:“此子乃天生异象所诞,以后必成大器!”看着我年幼时英俊地面容,老道士的嘴咧到了耳边。


老爸很开心,当天晚上带了五百多个兄弟去喝酒,一夜未归,或许他是在找一个夜不归宿的理由。


他是个黑社会,还是个不小的头目,在莆田这一带很有名气,脾气暴躁的要命,惟独惧怕的只有一个人。


那人是我老妈,老妈是典型的贤妻良母,漂亮,大方。至少在我的眼里是这样的,而且一直是这样的。


为了保住不凡的名声,老爸给我取了一个很别致的名字——不凡,任不凡。


不要怪我的老爸,小学没毕业的他,觉得“不凡”这个词甚为高雅,也多亏了这个不凡的名声,在老爸最初的想象里,我应该叫任我行!


感谢上天,给了我重新做人的机会,最起码不凡这个名字不会被别人取笑吧?


老爸为了庆祝我的入伙,在外面海喝了一个月,回来的时候很憔悴,老妈只是轻轻的一笑,吓的老爸睡了三个月的沙发……


小的时候我就显示出了过人的才能,秉承了老爸豪迈的胆气,在上幼儿园的头一天,就打哭了四个男孩,谁让他们总是跟我喜欢的女孩说话呢?


老师对我进行了极其严厉的批评,用近似于恳求的口吻对我说:“千万不要再打了好吗?”


我没有说话,我觉得很委屈,回家告诉了老爸,老爸很高兴,表扬了我,说男人就应该这样!还问我用不用再去找场子,我摇了摇头。


连续一个月,我每天都打那四个小子一次,直到他们退学,我感觉四周充满了羡慕地眼神,这种感觉很好。


精力充沛的我无处发泄,来蹂躏班上的女孩,当然,也只是亲嘴,摸摸而已……


上小学的第一天,老爸给我拿了一包中华,对我说:“路上抽!”我重重的点了点头,我感受到了父亲浓厚的慈爱。


在学校里,所有人都认真的写作业、看书,第一次期末考试,我考了第一,老师笑着表扬我:“果然是不凡啊!”


回到家中,我这个好消息告诉了我的父亲,他很严肃地看了看考试卷,愤怒地站了起来,抽了我屁股好多下,疼的我哇哇直哭,我以为他发现了,不得已招出了,照书抄袭的事实!


他笑了,轻轻地拍了拍我的头,“不愧是我儿子!哈哈哈哈……”然后扬长而去。


我纳闷,他高兴的是我诚实,还是抄袭?


过了半年,当我拿着零蛋的考试卷回家时,我才明白过来,老爸的喜悦写在了他的脸上,此时的他,眼角上已经有了稀疏的皱纹……


“爸,我们老师叫你去一趟,不然就要我退学!”小学四年级的一天,我抹着鼻涕跑回了家中。


老爸开着车载着我来到了学校,学校的校长惊慌了,看着老师滔滔不觉满嘴喷着唾沫的样子,汗水顺着鬓角摔到了地上,似乎不只是那一颗颗汗珠,估计他的心也摔碎了吧?


老爸不愧是黑社会,随便就给了那女老师一个响亮的耳光,声音在办公室里回荡着,时间仿佛在这一刻停滞了,那女老师面带哀愁地盯着老爸。


老爸的目光有些躲闪,狠狠地咬了咬牙:“妈的!丑八怪,让你再看老子!让你看……让你看……”老爸小盆大的拳头雨点般地落在了老师的脸蛋上,她口吐鲜血,牙齿伴随着咳嗽,偶尔地吐出几颗。


半晌过去,老爸可能有些累了,拉了把椅子扔给我一根烟,我们父子俩就坐在办公室抽烟,女老师在地上挣扎着,想起来,但是挣扎了很多次,最后终于晕倒了!


老爸把校长抓了过来,愤怒的咆哮:“你们学校的员工都是什么素质?啊?这么丑?吓坏了我儿子你们赔的起吗?”


中午的时候,校长请我和老爸吃饭,去了莆田最好的酒店,杀的校长心脏都在抽噎。


这是我第一次见到老爸再外面如此嚣张,也是最后一次……


2000年,千禧之年,在这一年中我迎来了生命中的第一个低谷,老爸在严打时犯案,他跑了,跑到了一个不知名的地方被警察围在一个小巷里,因为拒捕,被就地枪决……


这事发生在冬末的日子里,我当时很彷徨,不知道春天什么时候才能到来。


母亲美丽的脸上也在一夜之间变的满是皱纹,此时我的心都快碎了……


说起来老爸一点都不亏,有漂亮的老婆,聪明的儿子,他杀的人又岂只是自己一条人命能赎回来的?


选择了那一行,他应该也想到了今天……


这一年我不满十六岁。


一时间我仿佛变了一个人,每天在学校里打架的我,终于也被人打了,我到今天才知道,他们不是怕我,是怕我那个杀人如麻的老爸。


这一刻,我总会想起老爸那灿烂豪爽的笑,回想起他那只大手拍在我瘦弱地肩膀上,目光里充满的期待。


我知道,那是望子成龙的期待!


为了照顾身体越来越糟糕的老妈,我开始去码头抗大包,身体瘦弱的我,总能抗那些小活,和别人不愿意看的超级大活,我记得我抗过最重的一个大包有三百多斤,十五岁半的我,为了母亲在坚持着。


阴历五月二十八日,是母亲的生日,我用我在抗包过程中积攒下来的钱,买了一个还算不小的蛋糕,和一双女鞋。


当我跑到家中时,愕然发现,母亲走了……


癌症晚期。


这是我从她的遗言中得到的消息,我默默地吃光了为母亲买的蛋糕,烧了那双鞋子。


老爸的几个小兄弟过来帮我安葬了母亲。


从幸福的深处一下子落到了悲哀的谷底,这一切让我难以接受。


老爸那几个小兄弟过的也不好,但是没有办法,他们学上的少,又不愿意干体力活,就在莆田一带当着小混混,不过打起架来个个都是敢玩命的主,颇有些勇名。


“不凡!跟我们混得了,我们虽然混的没有老大在的时候好,但也有口米吃,放心,只要有我们在,不会亏待你的!”说话的叫孟叔,比我大个七八岁的样子,一脸的凶残。


他的话让我很感动,但是,我觉得,我不能去,如果那样我就走回了父亲的老路,那条路是死路……


婉转地回绝了孟叔的好意,过了几天,我又开始了抗包的生活。


“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我在心中为自己鼓励打气。


上学对我来说已经成为了历史,沉重的学费不会因为我的父母双亡而得到任何减免,努力的赚钱,努力的工作,我现在对父亲有了一些理解,如果不是他在小的时候用如此另类的方式来教育我,那恐怕我已经成为了一个书呆子,如果那样的话,我已经也随他们去了吧!


或许他早就看到了这一步。


十五岁的我承担着成年人都无法完成繁重工作,渐渐的,我的工作环境也有了改善,从抗包改成了装车、装船。


码头工人是我的新称谓,虽然还不到十六周岁,但身体的结实程度决不比成年人差。


说起装车和装船来,我更喜欢装船一些,因为船的容量比较大,同样是一吨的货物,可以随意甩,而车就不行了,一吨的集装箱,要装进一吨的货,其实是一件很难的事情,如果里面装的太散了,外面的就装不进去,还得再卸车重装,整个工作都必须我一个人来完成。


其劳动量可想而知,所谓熟能生巧,抓起五十公斤的口袋,向上一甩,丝毫不偏差地落在它应该去的位置,当然,这是在我练习了几个月之后。


别人都很羡慕,据说能练到这种程度,一般都是三四年的老码头工人,而码头上很少有干如此长时间的,但凡有一点其他的出路,也不会来吃这么大苦。


后来这门技术让我发扬光大,改成了飞镖,只要一出手,想扎门牙,觉得不会扎到舌头,那是后来的事了,说眼前。


对于生活,我一直很迷惑,生活是为了什么?为什么要生存?消极的我,每天领上一百块的收入就找一个路边小吃,喝点小二,来点小菜,每天过的都很迷醉。


在我十六岁生日的时候,为了犒劳自己,花了五十块血汗钱,找了个廉价的小姐,很有感觉……


大多数发达的人,不是在寻找机会,而是在等待机会,忽然有一天,那不公平的老天砸下一块元宝,落在某人的头上,不过有的头破血流,有的腰缠万贯!


我羡慕那些有钱人,总是回味过去家住别墅的情景,此时呢?一间十来平米的房子堆积了我所有的物品。做梦的时候总是幻想有一天老天爷能喝多了,把那金元宝也砸下一块,到我的头,哪怕一下子砸死我……


重复着疲惫而又单调的生活,这样一天天的过去,其实我们的收入相对于一般行业来说,还算是高收入,不乱花的话,每个月也能积攒下两千多块,此时的我已经有了一万多块的积蓄!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