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786元!北大副教授的工资单


4786元!北大副教授、《实话实说》前主持人阿忆在自己的博客中公布工资单引起了网友极大的反响,昨日,北大副教授孔庆东力挺阿忆,并在接受记者采访时称这绝非哭穷,只是希望公众能够了解事情真相。


缘起:言称“社会分层不可怕”


本月15日,阿忆在博客上发表的《无脑人,请你给俺指条出路,让俺们都照着去走》引起网友极大反响,短短5天时间内点击率近80万,评论达3000条。


去年年底,阿忆调入北大,工作之余经常客串节目主持人及嘉宾,阿忆的这一行为受到网友的指责,留言攻击他“简直太不敬业,道德和人格十分可疑,四处走学术穴是不务正业”。对这一指责,阿忆极为不满,尤其是当阿忆做客凤凰《一虎一席谈》时称“人类社会分出阶层并不可怕,分出阶层利于激励勤勉、鞭策后进,这是资源不足的情况下分配制度的基础,这并不可怕,可怕的是,高阶层对低阶层没有关爱”。此话一出,网友称阿忆的意思就是“要把财富全给精英,让劳动人民饿着”,指责阿忆是北大最无耻的副教授。


辩解:如果不走穴活不下去


阿忆在博客中称每月能从北大得到的工资太少,“如果不想办法增加收入自救,仅凭学校发的那点工资不能活下去”。


阿忆随后在博客中将自己在北大做副教授所得收入一一列出,共计4786元。除公布北大每月给自己的工资,阿忆还像记流水账似的将每月支出一一列出,最后居然为入不敷出。


加入:好友孔庆东力挺阿忆


作为好友,昨日,孔庆东在新浪博客中力挺阿忆,称阿忆那张工资单绝对真实,自己的基本收入跟阿忆差不多。并称自己和阿忆已属幸运,还有许多年轻老师的收入连这个都达不到,每月仅有微薄的2000元。


此外,孔庆东还对阿忆的勇气表示赞赏,表示以前不想说这些,就是不愿意给北大领导丢脸,他自责道:对社会黑暗面过于宽容,远不如阿忆兄的爱憎分明。


网友:北大教授穷不了


对于阿忆和孔庆东将工资公布于众,网络上出现多种声音,有诧异、同情、不解,当然也有不屑与鄙视。


对网友的不理解,孔庆东称这在其意料之中,孔庆东强调自己和阿忆一起公布工资,只是希望公众对事情有客观的了解,仅此而已,绝对没有叫穷的意思,他说道:“所以,当教授利用业余时间做兼职时,请大众不要过多地指责!”


博客论战(文章有删节)


无脑人,请你给俺指条出路


咱就从月收入谈起。家庭总收入=工资总收入+其他总收入那么什么时候你必须挣外快,那一般是因为工资总收入不足,当然也可能是因为此人缺乏职业道德,但更多的是前者。


俺是副教授,总工资扣除各种税费,剩余1918元。副教授还有一笔津贴,平摊到12个月里,每月不到1368元。


此外我还有机会被安排出去,这笔钱扣税后拿不到1万,就算1万!再加上法定节日时有时无的临时补助,每年大概6000元,总平均一下,每月1333元。还有,每年硕士论文要答辩有2000元补助,平摊到每月167元。


算一下月薪总账:


1918+1368+1333+167=4786元接下来,还得算一算每个月有多少“必花钱”要支出去。


4786-1400(儿子高三借读费、路费、餐费、学费、杂费、校服费)=3386-680(女儿幼儿园费)=2706-1000(汽油费)=1706-280(高速路费)=1426-30(校园停车费)=1396-20(办公室上网费)=1376-450(餐费)=926-1425(商品房月供)=?

咱就算到这儿为止,您不会看不明白,俺好像已经要搭着钱为学校服务了。


怎么办呢?很简单,在不违法、不影响本职工作、不逃税的前提下获取“其他总收入”。而且,教授是凭借着看家本领去到一线实践,经验丰富之后再带回课堂,这岂不是一举两得的天大好事!


如果这反倒成了坏事和丑闻,就请你们这些骂我的人给俺们出出主意,指条安身立命的光明大路。阿忆

为脸面,我跟德国学者撒谎


关于北大教师收入之低、待遇之差,本来是几十年间“从来如此的”。我的导师一辈,有多少轰动国际的著作是在床板上写出来的,到了我这一辈,还有的博士论文是在缝纫机上写出来的。


而现在,竟然有人以为阿忆到北大是“捞钱”,这就太没有脑子了。我是北大校级的工会执行委员,了解一些内幕,我们的国家级劳模获得了全国最高奖,也不过发了1000块钱,我们都不好意思给老师送去!


社会上动不动就说北大、清华拿了国家多少钱,我给你们算算。国家允诺给北大、清华各18个亿,这18个亿分3年给,每年6个亿。北大师生员工总有3万人吧?一年6个亿,3万人,平均1人只有2万,摊到12个月,每月只有不到2000。这里面还要包括北大的水电费、卫生费、粉笔钱、黑板钱吧?


我以前不想说这些,即使媒体再三追问,我也是顾左右而言他,原因我已经在《千夫所指》的最后一页写清楚了:我不愿意给北大领导丢脸。如果深究一下自己的心理,应该承认,我不如我的老同学阿忆有勇气。我需要补充的是,我的基本收入跟阿忆差不多,他的那张工资单绝对真实,但是我们中文系还有许多年轻老师的收入连这个都达不到,有的每月只有2000元左右。我们中文系,不但没有给老师发过电脑,连个闪存、手电筒都没发过,报销一张火车票,都要再三核实。我们中文系的老师没有自己的办公室,连一张属于自己的办公桌都没有,连中学老师都不如。没有地方指导学生写论文,更没有脸面会见外国朋友。一位德国学者来北京拜访我,我请他到建国门吃饭,花了200多元,谈天说地,然后无耻地指着窗外高耸的每平米6万元的豪华公寓说:“喏,我就住在那里,我太太今天生病了,下次请你到家里喝茶吧。”等他坐上出租车离去,我就钻地铁回西三旗了。


不过,说话总要客观,我想阿忆跟我一样,我们不恨北大。我们的物质生活我们自己去改善好了。我们愿意跟北大一起,在艰苦中忍受着劳累和误解、压迫和陷害,为了减轻哪怕一点点下一代的苦难,我们愿把那黑暗坐穿。今夜,北大星光灿烂。孔庆东


北大教授穷不了


看了北大副教授阿忆在博客上叫穷、叫苦、叫工资低,真想捂住他的嘴。


2000年,我在北京某IT企业,有6位北大教授、讲师在兼职,而且他们多数还身兼数职,有的人晚上还在校内、校外给培训班上课,并到公司贴广告,招聘学员,每招一位学员,会得到一定比例的报酬。


只要对北大有点了解的人都知道,北大的大部分老师都有一份到几份业余收入,业余收入往往比正职收入还高,有的甚至高出好几倍。如果你一个月的收入仅仅是4700多元,在北京想养活一家人,还要付月供,早就饿成一条萝卜干儿了。


可见,阿忆的业余收入绝对要比4700元多出一倍以上。如果你的月平均总收入低于1万元人民币,我将为我的判断错误而自刎以谢天下。


阿忆如果觉得在北大还不好混,你出来广东看看,哪个老板会让你这样自由自在地挣外快,闲着的时候还怨恨一下单位的工资低。所以,劝阿忆兄弟不要叫了,因为那绝对不是痛苦。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