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盲的冷漠和无知



山西绛县一男子娶12岁女孩为妻(视频截图)


2006年7月8日,绛县横水镇西灌底村,贵州媳妇张小丽(化名)已被从这里“解救”走两月之余。很多村民对于张小丽的记忆,停留在2005年的4月16日……



· 你不赚钱我退钱猎才网


· 投入1万 自己做老板



· 美少女 如何变身总裁


· 做别人没想到的好生意



· 折扣店 月赚十万


· 女性创业的独门好生意





“结婚那天的张小丽,满脸稚气,瘦弱矮小,看起来还没有发育成熟,她一脸浓妆,身上的红色新娘装略显肥大,让人觉得很不舒服。”一位口齿伶俐的年轻人这样对记者说。



2005年,经在贵州做买卖的闻喜人曲某的撺掇,西灌底村村民刘卫兵(化名)带回了贵州女孩张小丽。在双方父母的主持下,两人操办了婚事。一年以来,刘卫兵扮演着张小丽丈夫的角色。



一次虚假报案,揭开了一个秘密———结婚时,张小丽只有12岁。2006年5月10日,横水镇派出所以强奸罪提请绛县人民检察院批捕刘卫兵。7月2日,该案被检察院退回公安机关补充侦查。“刘家是否知道张小丽的真实年龄?”检察院提出质疑……



家贫难娶妻贵州买媳妇



刘卫兵今年29岁,个头中等,性格直爽。1993年初中毕业后,留在家中务农。父母都是农民,辛劳半辈子仍一贫如洗。刘家条件很差,正房的两间砖房里住着大儿子,几间年久失修的土屋里住着两位老人。朝西的大门旁盖了一间狭小的西房,刘卫兵就住在这里。



在绛县,婚事多兴大操大办。一订婚,给女方的彩礼就得一万八,加之金饰、家具、电器、摩托等必备品,不算新房,结一次婚下来也得5万元开外。



“不看人好不好,就看家有没有”,在这种扭曲的民俗中,刘卫兵的家境,让姑娘们退避三舍。于是,刘卫兵的婚事耽搁了一年又一年。“一过二十五,打着灯笼也难找”,家人看在眼里,急在心上。2005年3月份,刘卫兵经人介绍认识了闻喜人曲某,曲某自称在贵州做生意,“那边的姑娘多,家里非常穷,连书都读不起,大多数人家都乐意她们早点嫁出去或找个工作,弄点钱花。”曲某怂恿刘家从贵州买个媳妇。



刘家喜出望外地应了声。随即,刘卫兵与其父带了1万元,跟着曲某远上贵州,来到了贵州威宁县草海镇某村的张小丽家中。



若说刘卫兵家寒,张小丽家的境况让刘卫兵拾回了不少自尊。张家只有一间房,父母儿女混居一处,房屋潮湿阴暗,除了简单的炊具,就是用各种形状的木头搭成的床铺,惟一值点钱的几床被褥,也是破布裸絮。



“见了兔子就得撒鹰”,曲某巧舌如簧。于是,刘家父子千恩万谢地将钱交给了曲某后,就带着张小丽回了山西绛县,欢欢喜喜地看了个好时辰,定了婚期。



结婚这天,婚宴上摩肩接踵,热闹非凡。有人是来真心祝福,有人是来看热闹。张小丽的父母也不远千里赶来。他们的到来,使得这场年龄极不协调的亲事增添了些许隆重味道,一些平时爱说笑的人也尽量避讳“小媳妇”这个说辞。



婚后,刘家给了张小丽父母3000元,这对从贵州来的夫妇居住了几日,便踏上了归途。一场荒唐的婚姻在众目睽睽下圆满谢幕,就这样,张小丽顺理成章地和刘卫兵过起了日子。



彩礼生纷争解救少年媳



婚后一年中,张小丽常下田,也常去县城玩耍,和刘卫兵也说笑,仿佛很投缘。到了晚上,张小丽不允许刘卫兵和她共睡一床,坚持将其撵到沙发上休息。直到2005年冬天,天气寒冷,一个小火炉不足以御寒,两人睡在了一起。


警方询问时,张小丽称,刘多次要求与她发生关系,但她说不行,自己还小,以此一再拒绝。半年后,刘还是强行与她发生了关系。



5月5日,张小丽父亲来到了横水镇派出所报案。“我女儿过来打工赚钱,却被骗到西灌底村与刘卫兵结了婚。我女儿才13岁。”这位老人非常激动地拿出了小丽的户口本,上面赫然载明:“张小丽,威宁县彝族苗族自治区,1993年3月26日出生。”



接到报警,派出所民警立即前去解救贵州少女。几个民警带着张小丽父亲来到了刘卫兵家中,刘卫兵和张小丽正在院子里唠嗑。民警口头传唤了刘卫兵,要求他马上到派出所接受调查。经张小丽同意后,民警带着她就要离开。这时,村民们围了上来,刘的几个亲戚上来阻拦民警带走刘卫兵和张小丽。这时,刘卫兵胆子也壮了起来,叫嚣着自己不去派出所,张小丽是他妻子,人也不能带走。



看到场面有点失控,民警赶紧护送张小丽上车,驶离刘家。不料,警车开到村口时,100多名村民抄小路围过来。几个老太太躺在停下来的车轱辘下,一些村民拍打着警车玻璃,要求将人放下。有人破口大骂小丽父女:“你个没良心的,你来了这里给你好吃好喝,竟然做出这种事情来。”

刘卫兵的亲戚质问民警:“你们是咱这的警察,怎么向着外地人?”看到这种局面,民警怕这些人伤害到贵州父女,锁上车门跳下车,一边安抚刘家人激动的情绪,一边解释:“你们知不知道,张小丽才13岁,不够法定结婚年龄。依照法律,与14岁以下的少女发生关系,不管少女是不是自愿,都属强奸啊!”



“我们不管,反正是双方家长都在,明媒正娶的媳妇,不能说带走就带走。”众人吵闹着,场面一片混乱。车上的民警紧急拨通了派出所其他民警的电话,要求支援。半小时后,又有4名民警赶来,才将村民们劝开,民警带着张小丽和其父亲离开西灌底村。



听了村民们七嘴八舌的议论后,民警才知道张小丽的父亲隐瞒了什么。“张小丽结婚时,你在场吗?”“他家打电话说有事,我们就过来了。”“3000元你拿了?是什么钱?”“是礼钱。”



既然张父知道女儿与刘卫兵“成亲”的事,他为什么要报案说女儿打工受骗呢?原来,当初的1万元并没有交到张小丽父亲手中。事后,曲某四处流窜,无从查找。张小丽的父亲就又来向刘家要钱,刘家声称再也不会多给一分。刘家的态度惹恼了贵州老汉,他一气之下到派出所报了案。



民警们赶到闻喜县的曲某家了解情况。曲不在家中,家人称其常年在外漂泊,几月未归,并不知他的去向。村人私下提供线索:“听说早就进了局子(公安局)。”



线索一时中断。对贵州父女进行了近5天的详细调查后,民警们将父女俩送到了侯马火车站,帮其买票回了贵州。



5月7日,因涉嫌强奸罪,刘卫兵被绛县公安局刑事拘留。



少女未成年村民皆漠然



5月底,绛县人民检察院要求补充侦查后,刘卫兵从看守所回到家中,被监视居住。家人看到刘卫兵回来了,坚信买媳妇谈不上犯了什么罪,愈发吵闹开来:“我们娶媳妇能是犯法吗?你们公安闲着没事干,瞎抓人。”刘家还非要向民警讨个说法,民警没有办法,只好拿着“监视居住”的法律文书让明事理的人传阅后,再规劝刘家。



“刘家买媳妇,闹得人财两空,却依然没有汲取教训。”一民警感慨。



“人家没钱,你还不让人家娃结婚?买的媳妇,又不是拐来的,小两口过得好好的,要是你们不参与的话,人家过几年有了孩子,不也很滋润嘛!”村民们对民警的多事表示不满。



记者调查时,很多村民认为,如果定这个案子是强奸,纯属故意找茬:“花钱买媳妇又不是一家两家,我们娶媳妇照样得花钱,还不是一回事。只不过,刘卫兵从贵州娶的媳妇小了点。”小丽父亲为何允许年仅12岁的女儿与刘卫兵“成亲”?7月9日,记者电话联系了草海镇政府后获知,威宁县是国家级贫困县,而草海镇位于贵州西部,有着贵州最大的天然淡水湖。森林覆盖面广阔,当地农民为了保护环境和生物多样性,没有耕地,也没有任何其他收入,很多农民连冬衣都没有,靠政府和民间捐助过冬。而且,当地重男轻女思想严重,女孩子大多是文盲。处于水深火热中的农民的惟一想法,就是能解决基本的温饱问题。



张小丽父亲缘何做出此举,苦衷不言自明。



而曲某,在该案中究竟扮演着什么角色?另据知情人分析,在西部一些省份,由于贫穷,很多女性为了生计,寻找婚托“放鸽子”赚钱。曲某有可能就是所谓的婚托。当然,12岁的张小丽“嫁人”,张家本身可能并没有放鸽子诈骗的意识。



是否属强奸知情是关键



张小丽结婚时年仅12岁,张小丽父亲自称早将实情告与刘家,刘家人却称从始至终毫不知情。



刘卫兵拿出了对自己有利的一个证据。在张小丽离家外出期间,草海镇某村村委会出具了一份证明,证明上书:张小丽17岁,因家境贫寒外出务工等等。



刘卫兵口口声声说自己以为张小丽就是17岁,并不清楚张小丽的实际年龄,也矢口否认在共同生活中,张小丽向他提起过自己的年龄。7月10日,就案件中的一些法律问题,记者采访了太原师范学院政法系教授张普定。



记者:检察机关要求公安机关补充侦查中,特别提出:刘卫兵是否知道张小丽不满14岁。



张普定:《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行为人不明知是不满十四周岁的幼女,双方自愿发生性关系是否构成强奸罪问题的批复》中规定:行为人明知是不满十四周岁的幼女而与其发生性关系,不论幼女是否自愿,均应依照《刑法》第二百三十六条第二款的规定,以强奸罪定罪处罚;行为人确实不知对方是不满十四周岁的幼女,双方自愿发生性关系,未造成严重后果,情节显著轻微的,不认为是犯罪。



也就是说刘卫兵是否知道张小丽和他发生关系时年仅12岁,是强奸案能否成立的一个关键。如果说刘卫兵知道张小丽未满14周岁,就构成了强奸罪。



记者:那对于行为方是否“明知”,不好取证。因为没有一个涉嫌强奸罪的行为方会承认自己是“明知”。



张普定:那就需要旁证。被侵害方,或者女孩子父母,或是其他人的证词。



记者:该案中,结婚时,双方父母都在场,并且举行了结婚仪式,刘家花钱买媳妇这种行为犯法吗?



张普定:买媳妇本身就犯法,这种行为不仅妨害社会秩序,违反了社会公德,破坏了公序良俗,后果严重的,必然就要触犯《刑法》。我国婚姻是法律婚,就是说没有结婚登记的婚姻都不受法律保护,所以说,他们的婚姻是无效的。而且,该案中,刘卫兵不知道张小丽未满14岁,也构成了拐卖妇女儿童罪,如果在生活中伤害虐待剥夺其自由的话,还构成其他犯罪。



记者:可悲的是,张小丽与刘卫兵生活在了一起,是在双方父母许可的情况下发生的。



张普定:该案中,张小丽的父母也违法,他们将未成年的孩子当成商品出卖,侵犯了孩子的人格、人身自由权。



记者:那介绍人曲某涉嫌犯罪吗?



张普定:肯定涉嫌拐卖罪,在婚姻关系不成立的前提下,他从中获利1万元,纯以盈利为目的。只要犯罪人以出卖为目的,实施了拐骗、绑架、收买、接受、中转、贩卖妇女、儿童的行为之一的,就构成拐卖妇女儿童罪。



记者:这起案件很典型。



张普定:在山西一些贫困农村,买媳妇已经成为一种很普遍的现象。正是因为有这种买媳妇的土壤存在,才滋生出这起奇特的案件。所以说,消除贫困和普法宣传是当地政府需要长抓不懈的一项工作。(来源:三晋都市报;记者高辉)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