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大兵的“性战场”:差点儿损失一个整编师

jrqian 收藏 0 43
导读:美国大兵的“性战场”:差点儿损失一个整编师

美军的性犯罪已成为令驻在国极为头痛的问题,英国人对这一点更是深有体会。英国《星期日泰睛土报》最近公布的解密档案显示,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最后3年,驻扎在英国的美军官兵上演了一出荒唐的性闹剧。他们在这里花钱买春,勾引良家妇女,一度把伦敦搞得乌烟瘴气,甚至美英政府都把这个本该避讳的问题拿到桌面上认真讨论,担心它影响军队士气和两国间的同盟关系。


伦敦海德公园成了美国人的“性战场”


1944年初春,每到深夜,当战时灯火管制开始后,大部分的伦敦街头已空无一人,多数伦敦人都回家睡觉了,但在伦敦西区的皮卡迪利广场,夜生活才刚刚开始。为了免遭德军轰炸,广场著名的标志——爱神厄洛斯的铜像已被拆下,但它的精神却无处不在。美国大兵从夜总会和酒吧里出来,一个个东倒西歪,“性致”正浓。在每个街头拐角,都有年轻的英国姑娘在等着他们。


美国兵一旦相中目标就会停下来。这时姑娘们会掏出火柴点着,让对方看清自己的脸,然后再往下照,让对方看清她们穿着高筒袜的腿,因为美国兵喜欢穿袜子的女孩。接着他们谈好价钱,通常3英镑左右。然后在军大衣的掩盖下,交易很快完成。这些姑娘又会去寻找下一个目标。伦敦人把这些妓女称为“皮卡迪利勇士”。美军军官则看不上这些“流莺”。他们喜欢去伦敦的高档住宅区,那里有穿着裘皮大衣的女人在等他们。伦敦西区的卖淫现象如此严重,以至于当时的警察局长科尔在报告中把这里称为“美国人的殖民地”。


“彩虹”俱乐部是美国红十字会在伦敦西区开办的一家俱乐部,这里是美军寻欢作乐的大本营。俱乐部通宵供应食物。巨大的舞池可以同时容纳1000对舞伴跳舞。这里还有一个弹子房、一个自动唱片点唱机、一个擦鞋廊,但美军官兵最常光顾的是“预防中心”,因为这里从1943年起免费供应避孕套。此后的两年里,避孕套成为伦敦西区街头一道独特的景观。每天早上,清洁工都能捡到成筐的废弃避孕套。一位美国大兵在给朋友的信中写道:“我们正在开辟‘第二战场’。我无法描述海德公园夜幕降临后的情景和声音。你可以把它想像成一个巨大的‘性战场’。”


美军掀起了英国的“性革命”


二战以前,英国人对性的态度还是相当保守的。当时的一项调查发现,90%的父母没有和孩子谈论过性的话题。性教育缺乏导致许多人性无知,以至于一些女孩认为,如果她们被男孩吻过就会怀孕。


美国兵的到来改变了一切。他们掀起了英国的“性革命”。他们从1942年起来到英国,为反击希特勒做准备,人数最多时达到150万。与此同时,大批英国青年应征到海外作战,在国内留下了巨大的两性数量差距。弗洛伊德的“战争性欲旺盛”理论在英国女性身上得到了验证。经过3年的闪击战、灯火管制和禁欲后,她们面前突然出现了这些高大、自信、轮廓鲜明的美国小伙儿。正如一位英国作家所说:“好像一部黑白影片中突然出现了亮丽的彩色,给女性黑暗的孤岛带来色彩、浪漫和温暖。”不仅如此,美国兵还财大气粗。在一小块黄油供全家人吃一个月的战争年代,美国大兵却能“慷慨”地散发计女孩子欢心的礼物一一巧克力、尼龙袜、带香味儿的肥皂等等。


美国兵无所不在。他们把英国姑娘带上吉普车,在乡村礼堂里和她们跳舞,还有人住进了当地人的空闲卧室。孩子们也喜欢他们,因为他们有糖果和连环画。但也有些美国兵让人讨厌。许多年轻的母亲受到过他们的骚扰。一到晚上他们就来敲门,谎称是某人让他们来的,如果遭到拒绝就死皮赖脸地说:“行了宝贝儿,我知道你丈夫不在家。”二战期间共有8名美军士兵因为强奸英国妇女而被绞死。


1943年,一位回国休假的英国士兵艾里克回到老家萨默塞特。有一次他到舞厅跳舞。他吃惊地看到,当地的姑娘们沿着墙站成一排,一个美国兵走上去挨个打量她们,选中其中最漂亮的一个,后者兴奋地和他跳起舞来。艾里克对这种奴隶市场似的做法感到恐怖。当这位相貌英俊的英国士兵走上去邀请她们跳舞时,却没有人愿意和他跳,因为他兜里没有钱。“我永远都忘不了那一幕。”


美军四处寻欢,差点儿损失一个整编师


第一次世界大战时,协约国军队中性病的发病率比德国高7倍,15万名士兵先后撤出战斗接受治疗。如果他们洁身自好,很有可能改变战争进程。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同盟国仍没有接受教训。1943年的前3个月,驻英美军士兵染上性病的比例为6%,是平时的6倍。一些士兵甚至错误地以为将它传给别人可以使自己痊愈。


这时英美两国政府都有些慌神了。英国外交大臣安东尼•艾登致信内政部,希望后者加强对卖淫现象的打击,因为“这不仅损害英国的形象,还危及到英美同盟,甚至可能被纳粹德国作为把柄开展一场宣传攻势——它会把英国描绘成一个堕落的国家,纵容放荡的女人去勾引美国大兵”。美军指挥官也担心部队的战斗力和土气因此受到影响。随后,在双方召开的协调会上,美军正式提出要求,希望英国方面拿出具体措施,加强打击妓女拉客现象的力度。



然而英国警方感到无能为力。按当时的英国法律,开妓院是违法的,但卖淫和传播性病并不违法。而且美军官兵只受他们自己法律的约束,英国警察根本管不着。内政部的官员还指出,驻英美军性病蔓延的关键不在卖淫,而在与普通英国女性之间的性接触,其中绝大部分是双方自愿的。


尽管如此,英国政府还是采取了一些措施,先是通过一项名为33B的法案,加强对性病携带者的查处。几百名妓女因此被逮捕。同时,英国政府大力宣传性病的危害,警告年轻女子洁身自好。美军也加强了对部队的管理,如实行宵禁令、加强宪兵巡逻等。这些措施取得了一定成效。在二战的最后两年,驻英美军的性病感染率降低了2/3,1、5万名官兵得以幸免。这相当于一个整编步兵师的兵力。如果少了他们,诺曼底登陆也许会受到严重影响。


美国大兵回国,英国男人吞咽苦果


对许多依靠美军士兵生活的英国女性来说,盟军登陆日(1944年6月 6日)成了“失望日”,因为美军一去不返了。她们中一些幸运者与美军士兵结了婚,战后来到美国。“彩虹”俱乐部变成了“美军新娘”的突击培训学校。她们在这里学习美国的传统等对今后婚姻生活有用的知识。


美国大兵与英国女性之间的“战争蜜月”留下了许多苦果。在战争爆发前,大多数通奸离婚申请是由女性提出的,但是战争结束后,213的此类申请是由丈夫提出的。1945年,英国的离婚申请数量达到了1939年的5倍。美国大兵破坏了无数个英国家庭。根据《星期日泰晤士报》的另外一项统计,英国1939~1945年出生的530万名婴儿中,l/3是私生子,其中相当一部分是美国大兵留下的。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