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岁女孩上学路上被强奸 直肠脱落体外(组图)

战备香烟 收藏 155 37200
导读:10岁女孩上学路上被强奸 直肠脱落体外(组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现场仍留着警察处理现场的手套,苞米秆上还残留着血迹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悲伤的妈妈(右一)守候在昏迷的小玉床边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女孩被抬出手术室,爸爸悲哀地看着还在昏睡的孩子,妈妈痛苦地捂住脸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现场示意图

核心提示


在明晃晃的大太阳底下,一个10岁的小女孩儿,被强暴在上学的路上。


出人意料的是,这个阳光下的罪恶,就发生在距离女孩儿家1000米、距离女孩儿学校500米的地方。


噩梦是怎么发生的?罪恶是怎么实施的?


我们现在除了眼泪,除了叹息,除了悲伤,惟有作下记录,为女孩儿的未来衷心祈祷,为类似的事件不再发生,也为公安的尽快抓获并严惩罪犯,提供一份绵薄之力!


噩梦就发生在10岁女孩上学路上!


事发地距离女孩儿家仅1000米、距离女孩儿学校仅500米!而据小玉的同学房秋良的回忆,小玉很可能就是为了顶替别的同学值日,才那么早来上学的。


6时30分~7时


“爷爷、妈,我上学去啦!”


昨日6时30分,家住抚顺市抚顺县拉古满族乡拉古村的小玉(化名),挥着小手说:“爷爷、妈,我上学去啦!”


小玉上路了,她的家距离学校只有1500余米,需要横穿村子里的一条土路,这是拉古村最主要的交通干道,道两旁密布着成片的苞米地。


在小玉的记忆中,她能走了10多分钟,就看见正面一个男子骑着自行车由北向南驶来。“那个人穿着灰色的上衣,个子不高,挺瘦的,短头发,还有小胡子,也就是30来岁吧。”小玉说。


就在骑自行车的男子与小玉相会的当口,意外发生了———那个男的一下把她拽上了自行车后座,“他跟我要钱,我说我没有,我回家给你取行不?他说‘不行’!”


“在苞米地边,他掐我脖子,捂住我嘴,用拳头打我肋下,还从我书包里掏出手纸塞我的嘴,然后把我拽进了苞米地里,我的双手后来被那个人用红领巾反绑在了背后……”


小玉说,之后她就记不起来了,“也不知过了多久,我醒过来了,我发现自己正躺在苞米地里,身上特别疼。”


“我是自己爬出(苞米地)来的,用舌头把嘴里的手纸顶了出来。”小玉回忆说,就在她再也爬不动时,她看见南边又过来了一个骑着自行车的老头儿。


“我喊,那个人就过来了,是个好人。”小玉说,“他帮我把红领巾打开,之后就离开了。”


7时~7时25分


“有个姑娘浑身是血躺在地上”


60岁的赵凤贤曾看见这个老头儿。


7时05分,家住拉古村7队的赵凤贤在距家门口20米远的那条土路上,遇到了由南向北骑着自行车疾驰的老头儿。


按照赵凤贤的回忆,这个老头超过60岁,肯定不是村子里的,“没见过”!就在两人擦身而过的当口,那个老头却猛地扭回头对赵凤贤说:“南边有一个挺小的小姑娘,浑身是血躺在地上,你看看认识不!”


赵凤贤立刻和邻居潘忠礼向南跑去。


在拉古河前面30米的地方,赵凤贤看到,一个小姑娘正头朝北、面朝西,侧身趴在村子里惟一的土道上。


两人走近了小姑娘,小姑娘的脸上、脖子上全是血,而且已经凝固,“小姑娘扎了个水辫儿,书包也没了,而且光着脚,一只鞋就放在她的身边……”


转到小姑娘的正面,赵凤贤发现原来自己认识,“你怎么啦,小玉?你这是被人强奸了咋的?”这时赵凤贤听见小玉“啊”的一声,之后就啜泣起来。


经过询问,赵凤贤了解到,小玉确实是遭遇了强暴,“小玉说她根本就不认识强暴她的人,30多岁,个子不高。”


赵凤贤告诉潘忠礼赶紧给小玉家打电话,“让她的父母来”。


就在他们继续问小玉是否难受时,小玉的父亲齐永合骑着摩托车来了。


7时30分~9时


“我对不起孩子啊!”


据小玉的妈妈宫香回忆,她和丈夫赶到现场时,小玉还趴在土道上,手上的捆绑已经被打开,“孩子看见我就哭,一个劲地喊‘爸爸、妈妈’,裤子上全是血。”宫香一下子就扑到了女儿的身上,把女儿抱了起来。丈夫齐永合报警。


“从家到学校要走20多分钟的路,路上还要翻过山走过一大片苞米地,道挺背的,以前也是孩子自己上学,从来没有出过什么事。”宫香说。


“我要是送她一下就好了!”小玉的父亲齐永合回忆,早晨他下夜班回家,路上还遇见了孩子,“孩子说‘爸爸,你送我上学吧’,我跟孩子说‘我怪困的,你自己上吧,路上小心点’。”齐永合痛苦地自责,“我对不起孩子啊!”“孩子命苦啊,家里困难,到现在也没穿过一件新衣服。”孩子的姑姑哭着说。


9时20分~13时许


“这样的伤实在太残忍”


9时20分,小玉的父母搭车将女儿送到抚顺市第二人民医院。


“这样的伤害对于一个刚刚10周岁的孩子来说太残忍。”这位5年前曾经给与小玉相似经历的受害女孩小兰做过手术的妇科主任黄秀云愤怒地说。


据黄秀云介绍,小玉被送进医院时,直肠和腹腔大网膜已经脱落出体外。


孩子被立即推进手术室。“打开腹腔后,我们发现孩子的肛门括约肌彻底断裂,直肠2至3厘米撕开,阴道右后侧壁裂开,裂口进入腹腔。”黄秀云说,在孩子的腹腔里发现有10多厘米的破损,“整个腹腔破烂不堪,盆底肌肉也有损伤,直肠和乙状结肠有大面积充血。”“这样的伤口不用说孩子,就是大人也受不了……”黄秀云主任不忍说下去。


经过两个小时左右的手术,孩子被缝合了盆腔底部,黄秀云主任给孩子做了阴道壁修补术,“缝了好几层,根本数不过来多少针。”


病情进展 目前孩子还在危险期


“如果不发生感染,恢复好后,对孩子今后的生活不会产生太大的影响,但是,心理影响可能是一辈子的事情。”昨日下午,黄秀云主任告诉记者,“目前孩子还在危险期。”


“孩子在手术前曾经说是被人用手伤害的。”黄主任说,目前,医生们无法断定孩子的伤是被什么手段或者工具造成的,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即使是人类的手也可以造成这样的伤害。

昨日下午,记者来到拉古村,在向数名村民询问过后,记者才找到惨剧的事发地。


记者看到,现场有10余棵苞米被压倒,在成片的苞米地里,这成为了惟一一个空地。在这片被压倒的苞米丛中,有一棵苞米秆儿已经折断,顶部残留着血迹,它的周围布满凌乱的

脚印,有的血迹已经渗透入土里。


同样是在这棵折断了的苞米秆旁边,放着两个透明手套,记者事后了解到,这是公安人员在勘察现场后遗留下的。


沿着折断了的苞米秆儿继续搜寻,记者发现,在不远处,还有数片已经被血迹染得通红的苞米叶子。


在事发地,记者观察了10余分钟,没有发现一名从此经过的村民。据这片苞米地的所有人介绍,这片苞米地非常偏僻,“我们平时只是侍弄苞米时才来这里,除此之外,连我家自己人都不过来……”


对话女孩 我坚强,我不哭


据手术医生介绍,小玉在手术前表现得非常懂事,在手术前,妈妈宫香看着疼得不停打颤的小玉哭成了泪人,并给即将进行手术的医生们跪地磕头。


这时,躺在病床上的小玉安慰妈妈:“妈妈不怕,妈妈你别哭,我不怕,我没事!”


孩子的坚强在手术两个小时后,记者再次目睹。


手术两个小时后,昨日14时许,记者走进了小玉的病房。


10岁的小玉小脸微黑,但是掩饰不住失血后的苍白,“叔叔、阿姨不伤心,我坚强,我不疼。”小玉说话的时候,由于失血干裂的嘴唇渗出血丝。


“姑姑,我眼睛有东西,你帮我擦擦。”小玉告诉坐在床边的姑姑。


“姑姑,我想老师和同学,想我王青(音)姐,你帮我找王青姐来呗。”在得到姑姑肯定答复后,小玉的脸上露出笑容。


“叔叔求求你们帮我抓住那个坏蛋吧。把他腿砍下来。”采访中小玉数次发出这样的哀求。问她原因,小玉天真地告诉记者:“因为他把我害得腿上全是血。”


天真的孩子还不知道,这样的伤害对她意味着什么。


记者:你是个又机智又勇敢的小姑娘。


小玉:我当时特别害怕。


记者:宝宝,你现在还害怕吗?


小玉:现在不了,有爸爸、妈妈、姑姑,还有这么多叔叔在,那个坏蛋不敢来了。


记者:你见过那个人吗?


小玉:没有,从来没见过,可是他的声音就是咱们那边的。他一开始跟我要钱,我就觉得他一定是个坏人,我就想骗他说回家给他取,可是他拽住我不放,我跑不了了。


记者:你真是个聪明勇敢的孩子。


这时,坐在床头的姑姑齐淑清再次落泪,小玉仰着头安慰姑姑:“姑姑,你别哭了,我坚强,老师说坚强就是力量。”


事件影响 天还大亮没孩子敢在村里玩


昨日,记者来到抚顺市拉古满族乡中心小学,小玉就是这个学校的3年级学生。这时16时许,正是学校的放学时间,记者看到,学校门口此时已经伫立了多名学生家长。他们全是听说了小玉事件后,特意赶来接放学孩子回家的。“发生了这样的事儿,实在是让我们这些家长担心啊!”


记者随后找到了学校的老师,但任凭记者询问,老师们都是不愿意再谈论此事,一名老师说,学校正在筹款,准备帮助小玉渡过难关。校方已经有领导前往医院进行了慰问。


随后,记者来到拉古村,村书记房常友说,“村子里肯定是要出钱的,这在拉古村的历史上,应该是最大、最恶劣的事件了……”虽然仅仅是16时30分,天空仍旧是大亮,但记者在村子里行走时,却没有发现一名玩耍的孩子,“发生这样的事以后,谁家还敢让孩子自己出来玩儿啊”!


各方关注 抚顺市委市政府高度重视


-警方:全力侦破


“小玉事件”发生后,立即引起抚顺市委、市政府主要领导的高度重视。


截至昨晚22时许,记者获悉,此案件侦破工作已经全面展开。


-抚顺市妇联:感到震惊


抚顺市妇联权益部部长谢英闻听此事后,大吃一惊,“这就是第二个小兰事件!”谢部长表示,抚顺市妇联将联合本报,共同关注事态的进展,并呼吁,必须严惩犯罪分子!


-省妇联:关注事态发展


省妇联权益部嵇部长也对此事表示了震惊,她表示,省妇联将与晨报一起,共同关注事态发展。


-抚顺县领导:看望家人


事发后,抚顺县委副书记王志、县委宣传部副部长王罡等领导赶到小玉家里看望小玉的家人,对小玉的遭遇表示同情和安慰。


-抚顺市民:群情愤怒


昨日,小玉事件在抚顺一些市民中传开,愤怒的情绪在市民中蔓延,很多市民自发来到医院看望可怜的小玉。“这是抚顺人的耻辱。”一位民警愤怒地说。


-自发捐款:记者洒泪


在小玉接受采访时,多名记者当场洒泪,本报记者掏出身上仅带着的200元钱交给小玉的父亲。望花区居民杨三也掏出500元现金交给齐永合。


事件追思 村里、学校曾呼吁不要让孩子独行


在记者接近一整天的采访中,听到的都是“太偶然了,实在是让人想不到”!


但实际上,在扩大范围进行采访之后,记者发现,这样的悲剧也许可以避免。


拉古村,是抚顺市的最西边,发生悲剧的那条土路实际上与沈阳市接壤。这条路以前使用率并不高,但随着拉古村几年前举行了大集,并朝着工业化道路发展,“从外地过去的人就越来越多……”


拉古村村书记房常友向记者证实,他和村部的领导、学校的老师,曾多次向孩子家长呼吁,孩子早晚上下学时,一定要有家长接送,如果家长没有时间,那么就要多个孩子结伴行走。但实际上村民们执行的并不理想,许多村民觉得村子里的人都一起生活了数十年,根本就不会发生危险。


与他的说法相印证的,是小玉的爸爸说的话,“我想不到能有人对这么小的孩子下手,我对别人都好,为什么会有人这么对我呢?”




22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5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