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当兵来到海南,刚到部队时还以为错入了别墅群。营房漂亮、整齐划一,营区内铺满草皮并且还种了许多椰子树。好一个蓝天白云、靓房绿地,真让人心旷神怡!不过美中不足一点,这里气候炎热再加上植物一多,因此免不了与各种蚊虫鼠蚁做“亲密接触”。

来之前就曾听说过“海南十八怪,三个蚊子一碟菜”,大蚊子其实咱也见得不多,不过这里就算一般的蚊子,也绝对称得上“够威够力”。晚上熄灯之后,营房就成了蚊子们的天下。没挂蚊帐的,绝对是义务的“捐血者”,不过就算是挂了蚊帐,也未必能够幸免。一天早上,我醒来后发现床上很多血迹,开始还以为是自己训练不小心,哪里“破彩”了。全身上下找了个遍,没发现伤口。正在纳闷着,再仔细一看血迹,其中有许多蚊子的尸体。真相大白!原来昨晚蚊帐没挂好,蚊子们都杀进来了。吃饱喝足到--居然飞都飞不动,掉在床上被我睡觉翻身给压死了,所以床上才会这么多血迹。真是想起来头皮都发凉,这简直就是蚊子中的“敢死队”嘛!

这里的蚂蚁见得最多的有两种,个头都不大,一黑一红。黑色的那种没危险,但红的却很凶,简直是遇人就咬,有一次我就尝到了它的苦头。一天傍晚,我和班长坐在菜地附近的草坪上聊天,突然我觉得腰间仿佛被针刺了一下似的,自然反应伸手一摸,满手都是红蚂蚁。我立刻从地上弹了起来,手忙脚乱地拍打着后背。为时晚矣!“蚂蚁大军”偷袭得手,红蚂蚁已经从我腰间迅速爬向了全身,开始大咬特咬起来。顿时我如同被千万根刺扎到,痛得好难受啊!还是班长经验足、反应快,冲我大吼“快去冲凉!”。我听到后来不急多想,忍着痛就向冲凉房飞奔。好在离得不远,我冲进去打开水龙头一边狂冲水,一边飞快地脱着衣裤。看着那密密麻麻的蚂蚁群顺着水流入下水道,这时候全身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营区内有一种特别的虫,米粒大小,尾巴红通通的,在其他地方我还没见到过。这虫有一拿手绝活:如果被它在皮肤上爬过,当时没感觉。不过第二天,被其所爬之处会红肿跟着溃烂。伤口复原后不但留下深黑色的疤痕,而且还会持续很长的时间。这对于训练经常破皮掉肉的我们来说,并不算什么。但如果这虫爬的地方不对,也还是挺让人头疼的。我们连队有一山东小伙,人是又高又帅。可惜有天晚上睡觉的时候,被这虫从脸上爬过。之后可想而知了,一道长长的黑疤留在了他的脸上。害得他好长一段时间都不敢去照相,怕相片寄回家,家里人看到后误会他在部队里被虐待。

部队的训练生活回想起来的确又累又苦,大自然偶尔对我们也有些残酷。不过这小小的付出,能换来国家的安宁和人民的幸福,一个字,值!在此特向各位已退伍的老兵和正在军营奉献的战士们致敬。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军礼!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