震惊!一位北大副教授的工资单

已经变异的蝉 收藏 3 596
导读:震惊!一位北大副教授的工资单

最近,网上攻讦很多,因为俺在凤凰《一虎一席谈》里表述了一个观点——“人类社会分出阶层并不可怕,分出阶层利于激励勤勉,鞭策后进,这是资源不足的情况下分配制度的基础,这并不可怕,可怕的是,高阶层对低阶层没有关爱”——这意思一出,一帮希奇古怪的网名便炸了营,纷纷断章取义,说阿忆讲了,要把财富全给精英,让劳动人民饿着,因此这个叫“阿忆”的人,应该是北大最无耻的副教授。

这些网名,千奇百怪,不好记,有几个还追杀到俺这博客净土,但本博早有言在先,超越批评而成市井之谩骂者,即行删掉,毫不手软。所以帖子没了,更记不住他们的网名,但今起回应,却没有对象在目。好在这些千奇百怪都有一个共同之处——有键盘而无头脑——所以,俺就叫他们“无脑人”吧。注意,这是文人之讽,不属于市井之骂。

这些无脑人骂了很多,从俺在《一虎一席谈》里反对司马南的庸俗平等观的插话,到指责俺“整天”主持电视节目,又“整天”做电视节目嘉宾,简直太不敬业,道德和人格十分可疑,直至借着教师节彻底攻击内地所有大学教师四处走学术穴是不务正业。

时间有限,咱今天借此良机,以俺自己为缩影,把教师和走学术穴这个问题说清楚。这问题,早在9月1日凤凰《跄跄三人行》中,俺的本科同窗同舍孔庆东副教授已从宏观角度做了长篇阐明,今天只俺只以自己为例,解剖了一下自己这只小麻雀,让这些无脑人研究研究,给俺们这些不敬业、不合格、人格和道德上都十分可疑的教授和副教授们指一条明路,最好也给讲师和中小学教师们指条路,他们比俺们活得更拮据,请告诉俺们这些人,如果不想办法增加收入自救,仅凭学校发的那点工资能不能活下去。如果不能,是不是应该放俺们一条生路,让俺们自己动手,丰衣足食。

俺这麻雀这么小,从哪儿下手呢,咱就从月入谈起,以月入结束,浅尝辄止,一目了然!首先,要给无脑人——特别是还没工作过的无脑人——讲讲,家庭总收入由什么构成:


家庭总收入 = 工资总收入 + 其他总收入


那么,什么时候人们无须挣外快而全身心干本分工作呢,这需要工资总收入超过所在国家和区域的一般标准达到节余以备未来之需,最不济要达到一般标准。那么什么时候你必须挣外快哪怕挣外快要影响自己的本职工作,那一般是因为工资总收入不足,当然也可能是因为此人缺乏职业道德,但更多的是前者。

什么是其他总收入?就是传说中的外快!只要你的工资总收入不足,你不得不去挣外快,否则你必死无疑!换句话说,什么时候你不用辛苦地去挣外快,那是你有充足或基本的工资总收入。那么以俺为例,看一看内地的副教授一职,不去挣外快行不行。

这里首先声明,俺的情况特殊,不用挣外快一样活得很好,因为俺在去年底正式调入北大之前,早已挣够传说中的外快。俺要说的是,如俺一样的职称却没能像俺这样幸运的同行们,如果不允许他们去校外讲学,参加某些节目以贴家用,他们该怎么活下去!这里请那些没脑人记清楚,俺来北大教书是2004年秋天,调入北大是2005年底,但俺买经济适用房是2001年秋天,买汽车是2003年春天,听清楚了,这些与北大光环没有任何关系。俺那时候的身份是自由职业者,靠的是自己的勤劳和智力。而现在每月贴补北大工资不足的费用全部来自俺在来北大之前的辛苦所得。再请你们注意听一遍,俺知道你们没有脑,记性不好,注意力不容易集中,所以听好了——对俺个人而言,搭上10年钱去贴补不足俺也不发愁,俺以自己为例站出来说话,是为那些一直在校园里辛辛苦苦工作而不具备经济实力的同行们鸣不平。他们就这么一点点工资,不靠自己的力量挣外快,如何生存,怎能安心教学!


好啦,那就来看一看俺的工资总收入吧,看看俺如果没有其他总收入,能不能活下去。俺是副教授,总工薪要扣除各种税费,包括杯水车薪的住房公积金,等等等等,剩余是1918元进入工资卡。

感谢国家,副教授还有一笔津贴,虽然寒假暑假不发,但教学月扣掉税,还能剩下1368元进工资卡。但全年只9个月,平摊到12个里,每月不到1368元。既然国家对咱们这么慷慨,咱就算它12个月都发吧,而且好算账,还算每个月是1368元,至于寒暑假开课却无津贴,就自己补助自己。

现在,无脑人,您可千万别吓着,特别是当你是年轻白领而以你用自己的工资总收入去胡乱猜想曾经教过你们的40多岁的大学老师时,你可能根本不会相信,他们的月薪就只有这3286元!

要感谢学院和系,当然也要谢谢自己在求学治教问题上一直没松懈,这样可以被安排出去,1学年有机会讲授1个研修班大课,但全要利用每周周末休息日,就别想和家人搞什么耳鬓厮磨了。这笔收入税前是1万,这学期开学刚刚通知,扣税再次提高,也就是拿不到1万。但为了知恩图报,咱就假装自己是免税的,就算1万!

这样,除了研修班教学这一项收入1万元,再加上法定节日时有时无的临时补助,每年大概有6000元,总平均一下,等于每月又多了1333元收入。

还有,每年暑假前夕,硕士论文要答辩,俺做上10篇论文的评议人和10场答辩委员会的主席或委员,虽然头晕眼花,但有2000元补助,平摊到12月,每月167元。

算一下月薪总账——


1918 + 1368 + 1333 + 167 = 4786元


呵呵,这是一个北大副教授的工资总收入,这真的不算少了。(请眼睛没长好的没脑人看清楚,记明白,俺说啦,而且是大声说啦,“这真的不算少”,特别是比起农民和矿工,比小学老师也多多了)但是接下来,咱们得还得算一算一名中年男性副教授,他每个月有多少“必花钱”要支出去,非必花者不算在内。(此处请注意,俺从1996年开始,忙得无可分身,便动员太太辞职在家,帮俺处理那些必须延伸到家里来完成的繁重公务,同时承担亲族中5个家庭的各种杂事,请听清,俺太太为俺分担工作却无任何收入,俺的工资总收入就是俺们全家的工资总收入。再次提醒,请无脑而好臆想的人看清楚)

好啦,为了一目了然,俺直接用减式算法——

4786

-1400 儿子高三借读费、主要是路、还有餐费学费杂费校服费

3386 (被生父遗弃,每天上学往返50公里,放学太晚吃住在同学家)

- 680 女儿幼儿园费,儿乃太太上次婚姻结晶,俺初婚,合法生一女

2706 (北大幼儿园)

-1000 汽油费,北大资产管理部不借房,无班车,无车补,京大家远

1706

- 280 为避免迟到,减少堵车耗费宝贵时间,每月交纳的高速路费

1426

- 30 校园停车费,车体因学校自行车刮蹭受损,甘愿自理,不计

1396

- 20 本校教师上网费

1376

- 450 餐费,每顿10元盒,中晚,为工作自费请其他师生用餐不计

926

-1425 房月供,无房补,北大资产部更改政策,不提供校区暂租房

???


好啦,请看清楚,咱不继续算下去了,如果继续算,还有是不是该在回家看望父母的时候买些礼品,还有子女除了上学之外是不是该去趟动物园,看看故宫,学学钢琴,等等等等,咱把这些东西都算成资产阶级的统统算成是非必须花费,都扔掉,咱就算到这儿为止,您不会看不明白,俺好像已经要搭着钱为学校服务了。

猜得到,你一定会说俺情况特殊,少一个孩子就少了有份花费。但你放心,北京这地方,省下的1400元还有别的用场,你不需要为了外事活动准备至少一套好西装吗?这可是涉及民族的面子,学校的荣誉。你不需要看场电影,要不你的学生说起世事你全然不知,怎么交流。你不需要到学校的游泳馆扑腾两下吗?北大游泳馆对本校老师8块钱1次。你可能会说,俺们这个小城镇和边远山区没这些奢华,是的,既然生活在北京的北大,是不是就应该放着这些设施不用,像在小城镇一样生活呢?请你弄清楚,俺这里还只算的是必花钱,你只在学校吃饭回家喝西北风吗?你不用电用水买家具吗?你不买电脑吗?你的家小就全然不用任何装修吗?你打电话不交费吗?你和你的家人从来不生病不吃药吗?你家里来了几个远方朋友,您不掏出150元请一次中档饭吗?您家里难道每月只来一次客人?这些花费挑出几项,加起来,能帮你把1400元花出去了吧?

还有人会冒充有头脑,说你阿忆不代表其他副教授,你有车有房有老婆在家不工作(注意,俺太太没不工作,俺的工作的三分之一由她在家里完成),所以花费高,别人没那么高花费。俺请问你,谁规定的其他副教授就不该有房有车有太太一道分担自己的劳碌?就说这房一项,是基本所需吧,凭什么一个副教授必须按你们设想的方案在学校旁边租房?学校不负责,副教授就不能自己买房?如果买房,他们比俺阿忆的压力还大!为什么他们不可以有自己的车呢?非得按你们的设计去坐共车吗?如果不,他们的压力比俺大!

置换一下这些因素,他们与阿忆无异,“工资总收入”不足!

怎么办呢?很简单,在不违法、不影响本职工作、不逃税的前提下获取“其他总收入”,这样,“家庭总收入”可以维系,甚至变得更好。而且,仅仅是“不影响本职工作”吗?哪个教授获取其他总收入时不是凭借着自己的看家本领,去卖烧饼茶鸡蛋的毕竟是少数,那这些本领去到一线实践,把它检验和丰富之后再带回课堂,这岂不是一举两得的天大好事!有什么不好?

至少对于俺,俺可以全然不在意“工资总收入”少,甚至可以从“其他总收入”中拿出钱来贴补在工作中,所以俺从来不拿着发票到学院会计那里去报销,为俺心爱的学院省些钱,这不是好事吗?有人想知道俺的“其他总收入”是多少,对不起,俺没有义务告诉你。最重要的是,俺在这篇博文中要表达的意思与此无关,俺只需牺牲自己的“工资总收入”的家政机密就足够了,足够证明俺的许多同行和俺一样,“工资总收入”严重不足,必须要用“其他总收入”来维持家庭收支平衡,这是必须获得全社会理解的。这不是不敬业,是生存的第一需要。

如果这反倒成了坏事和丑闻,就请你们这些高明的没脑人给俺和俺们这些不敬业的教书匠出出主意,给俺们指条不出校门就能安身立命的光明大路。


发现教授卖烧饼,你们大喊不要脸,请你们给教授找张脸……

听说教授调北大,你们叫嚷着这是去北大捞钱,请你们告诉俺们怎么捞钱……

得知教授自己创收你们又眼红,说这是不敬业,请你们告诉俺们,如果不自己动手谁来养活俺们,怎么去为学生和相关工作去贴上私房钱?


没脑人一定会问,除了钱,你们这些混蛋还享受了福利呢!好,俺来问问你们这些还没有成家立业的没脑人,如果你的家与校区隔着十万八千里,你会因为自己或女儿感冒而深夜跑到冷漠的校医院看病吗?或在繁忙的工作中抽出空儿去找那些始终怀疑你多买了1盒感冒药的会计去报销?你如果有人格,你不会去,那好,你要为你的人格付出代价。你必须放弃这项原本属于你的福利,自己去花钱买药看病,甚至自己为自己去买高额保险。

你们还可以问出更多问题,但多半一样可笑幼稚,因为你们肩膀上没长着自己的脑袋,也不懂得什么是客观调查,只知道道听途说。锻炼锻炼自己吧,其余问题,自己设想,自己用调查研究来自己解答,否则脑袋永远长在别人肩上。


最后,俺要告诉你们,俺和俺们不如你们高明,没有想出其他办法,俺和俺们只能靠自己的力量,自己动手,丰衣足食,而且是在首先绝不耽误任何教学任务和校内任务的情况下,走出校园,在自己熟悉的领域打份工,或像被你们蔑称的那样如艺员们一样四处走走学术穴,这些来自校外的完税收入足以让俺和俺们安身立命,对得起学校里期待着俺们的学生和学术,对得起教师节里学生们送来的鲜花和祝福卡,并把一线的实践和学术交流成果直接带回了课堂。

不要认为这仅仅是北大,仅仅是俺一个人的人生。北大尚且如此,其他高校更可知之。俺只是其中的一个缩影,多少人比俺生活得还不如,所以俺很知足,俺只是希望没脑人再不要不负责地胡言乱语。(转贴)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