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说起这个话题,就预着挨战友们的板砖了。不过还好,我体壮脸皮厚,小小苦楚还经受得住。谜底揭晓:当兵之时我最讨厌的就是哨子和秒表了!

当年入伍我是步兵,新兵下连队我“幸运” 地被分到了战备值班连。 “战备值班” 顾名思义,就是别人睡觉我站岗,大家休息我值班的意思。到了这种连队,打紧急集合就成了家常便饭,深更半夜经常能听到那尖锐急促的刺耳哨音。刚下连队紧急集合打得那个猛啊!几乎天天晚上都不放过,有时甚至一晚上还要打好几次。白天训练累得够呛,晚上好不容易上床睡得正香,那讨厌的哨音就响了。老兵们当然早已养成了习惯,轻车熟路地就打好了背包,悠哉游哉地出门集合去了。可苦了我们这些新兵,黑灯瞎火的,跟个盲人似地到处乱摸。刚开始真是手忙脚乱,丢三落四以至于错误百出。最惨的是,这样的训练让人情绪高度亢奋,打完一次紧急集合,老半天都睡不着,有些手脚慢的干脆就和衣而眠。换来的结果就是:第二天我们这些新兵个个几乎都是熊猫眼,日常训练自然也无精打采的了。没办法,连长在每晚的“必修课”之后都会极不情愿地说:“这是最后一次了,大家安心睡觉。”这样子我们这颗极度紧张的心才能稍稍放松,这就是为什么我讨厌哨子的原由了。

我们部队附近有一个不出名的游览区,听老兵们说里面有湖有船,这让我们新兵向往不已,只盼着有机会能去那里好好玩一玩。一天下午,几个班长集合我们全体新兵说要带我们去那个游览区里面划船,听到这个消息大家都欢呼雀跃起来。看着班长们嘴角边挂着的那一丝诡异的微笑,我隐约觉得事情没那么简单。真是好的不灵差的灵,队伍被带到了游览区旁边的一个山脚下,出现在我们面前的是一个又陡又长的斜坡。真相这时才被揭晓,班长们口中的“划船”原来就是冲坡。这种新鲜的训练方法之前没接触过,前几次冲坡大家都很卖力,班长们一边掐着秒表看时间,一边还不断地给我们打气。没过一会儿,所有人都气喘吁吁,上坡走路下坡散步,就差没在地上匍匐前进了。看到时机已到,班长将大家又集合到一起宣布:“现在开始放人休息,时间达到***的可以休息,没达到的继续。”听到这个消息,大家那疲惫的身体又被唤起了精神。“跑!”一声令下,秒表一响,大伙儿个个都争先恐后地向坡顶冲去,谁不想早点休息呀?!可是这规定的标准却是那么难以企及。一大堆人,能在规定时间内回来的却只有寥寥的几个,剩下的还要继续“划船”,不幸的我就在他们其中。班长们一趟又一趟地要求我们这些剩下的苦命儿继续冲坡,虽然时间标准每一次都有降低,但幸运的却总只有那么几个。那时间标准对入伍前极少运动的我来说真有遥不可及的感觉,心里只盼着能早点结束。等到最后结束的时候,我只觉得肚子里在翻江倒海,感觉随时都有可能大吐特吐。看着班长手上那小小的秒表,真有抢过来踩个稀巴烂的冲动。

这下子大家知道为什么我对这两件物品可谓是深恶痛绝了吧!嘿嘿嘿…退伍后偶尔见到它们,每一次都会让我酸甜苦辣咸五味上心头。唉!这深刻的记忆,我看这辈子我也无法将之抹去了吧。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