倭寇法西斯鼻祖竟当庭殴打东条英机

SAS 收藏 40 28376
导读:倭寇法西斯鼻祖竟当庭殴打东条英机
近期热点 换一换

为了防止已经有网友发过,这里我要补充一点关于这个大川周明的信息。熟悉9.18事变的中国网友对于石原莞尔这个人都不会陌生,这个石原曾经和板垣征四郎被并称为“石原之智,板垣之胆”,由此可见石原莞尔在日本军队中的影响。这个石原莞尔就是大川周明的弟子。


大川装疯逃脱


1946年5月3日上午8点42分,押送日本战犯的车来到远东国际军事法庭门口。在《朝日新闻》记者眼里,“这群战犯就像一支匆匆送葬的队伍。”


卫勃读完开庭词,首席检察官季南开始宣读起诉书。一个日本记者对开庭第一天曾作过比喻:“每一幕都恰似观看莎士比亚的名剧!”


在季南宣读起诉书的时候,法庭突然出事了:坐在被告席最上面的大川周明突然朝他前面的东条英机的秃头就是一巴掌。表情僵硬的东条苦笑了一下。而这之前,大川周明已打过东条一巴掌了。


大川周明在日本投降后据说受了刺激,开庭前,他的辩护律师曾请求对他做精神鉴定,但被驳回。


当庭长下令把大川周明带出法庭时,他一边挣扎一边高喊:“我要杀死东条!”


第二天,法庭准许大川周明退庭去进行精神鉴定,医学专家最后认定他患有精神病。在远东国际军事法庭最终宣判后不到两个月,大川周明被释放。奇怪的是,他的疯病居然好了,从此逍遥法外。


据说,他在临死前向记者透露:“我是装的。”梅汝璈对他曾这样评述道:“这是对法律正义的嘲弄。”


大川周明是日本法西斯鼻祖,能够阅读中文、梵文、阿拉伯文、希腊文、德文、法文和英文,东京帝国大学的法学博士。


大川周明在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受审,坐在他前面的是东条英机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远东军事法庭


1945年12月16日,苏、美、英在莫斯科举行会议,决定组成由美国、中国、英国、苏联、法国、澳大利亚、加拿大、新西兰、荷兰、印度和菲律宾11个国家参加的远东国际军事法庭。根据《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宪章》,法庭有权审判犯有以下三种罪行的日本甲级战犯:破坏和平罪;普通战争罪;违反人道罪。美国人约瑟夫·季南被任命为远东国际军事法庭首席检察官兼盟军总部国际检察局局长。


1946年1月28日,盟军总部公布了参加远东国际军事法庭的11国法官名单,中国法官梅汝璈位列其中。1946年2月7日,中国检察官向哲浚向国际检察局递交了中国认定的11名战犯的名单。位列第一的是日本侵华的间谍头子土肥原贤二;第二是曾任日本关东军司令的本庄繁,但当时国民政府并不知道他已自杀;第三个是南京大屠杀制造者谷寿夫;板垣征四郎、东条英机、梅津美治郎也在名单内。


然而,由于日本投降后有计划地销毁了大量侵略证据,中国检察官带来的除战犯名单外,没有更多证据。而日本对中国的侵略犯罪,将是整个东京审判中的重头戏,缺少足够的证据,后果不堪设想。为此,工作人员多次前往中国过去的敌占区和遭受过侵略迫害的难民中寻找人证与物证。


1946年春,国际检察局开始撰写起诉书。经过争议,1928年1月1日,即张作霖被日本人炸死的“皇姑屯事件”发生日,被正式确定为中国对日本战犯起诉的起始日。


1946年4月29日,季南正式向法庭递交起诉书。一天后,起诉书被送到28名被告手中,丧钟即将为倒行逆施者敲响。


法官座次争执


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开庭的前一天,进行了最后一次隆重彩排。彩排中,一场尖锐冲突差点儿毁掉即将开始的东京审判。冲突由法官们的座次安排引发。


法官的席位原本应以受降签字的先后为序,即美、中、英、苏……但庭长卫勃却想让和他亲近的英美法官坐在他的左右手。中国法官梅汝璈坚持主张按日本投降书签字次序排座次。


法官们争执不下,卫勃始终没有表态。直到开庭前的一天,终于摊牌了。庭长卫勃宣布说:“排列次序是美国、英国、中国、苏联、加拿大……卫勃还补充道:“这是经盟军最高统帅部同意的。”


梅汝璈表示:“我绝不接受这种于法无据、于理不合的安排!中国是受日本侵略最烈、抗战最久、牺牲最大的国家,在审判日本战犯的国际法庭里她应有的席位竟会降低到英国之下,这是不可思议的事情!”他气愤地脱下法袍。


看到梅汝璈已经准备离开,卫勃急忙拦住他,表示和其他人再商议。很快,卫勃回来了,他表示照原来的安排彩排,正式开庭的安排再讨论。对此,梅汝璈表示坚决拒绝。当再去商量的卫勃第3次来到梅汝敖面前时,他盯着梅汝璈说:“预演就照受降签字国次序进行。”



2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