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永别了我的大学......

只眼看天下 收藏 2 69
导读:(原创)永别了我的大学......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实验室的空气里永远是这种味道。我像一个等待救赎的教徒,渴望上帝的垂青,几乎在同时,我的眼神却变得开始怜悯,开始虚无,开始怀疑抑郁的尽头是不是还是抑郁。

“你自己想办法吧”!!

这句话飘然而至的时候,我几乎晕倒,生气吗?不贴切,郁闷吗?更不应该这样,因为这样的场景在实验室里司空见惯,而每次我都会为老少女话音未落时的干练和潇洒而倾倒,只是呆呆得,像极了一只美味,绝望的肉鸡。

老少女是一位60多岁,精明,强干,经历丰富的女性,除了化学她唯一的爱好来自于对金钱占有的渴望,坚韧不拔,永不服输。当然她是我的导师,正因为如此,我对导师才有了更深刻的认识。真的希望她的光辉可以永远笼罩着我,给我温暖,然而恰恰相反,老少女似乎练就传说中神奇的武功“沾衣十八跌”,每次当我接近她的时候,总会摔得很远、很惨。这次也不例外,我为了自己可怜的论文,再次将手伸向她长满苔鲜的欲望,结果可想而知。

于是我只能坐在实验室等待的空气里,等待奇迹的出现,宿命的结果,而自己什么也不做。

“哗”的一声,结束了生命的火柴爱上了cigarette,无怨无悔地彻底奉现了自己,到死它也不会明白,这是一件多么荒唐的事。不一会儿,实验室里烟雾缭绕,焦油和尼古丁的香气让人不由得缥缈起来,好舒服啊……那一刻,刚才的不快忽然之间全都蒸发了,甚至连思维也无影无踪。“咳”,我长嘘了一口气,影绰绰的声音更增加了实验室里的迷离——我钟爱的迷离。然而这一切来得太快,所以他比如消失得也快——当我从手中燃着的香烟尽处看到那张精明强干的布满化学皱纹的脸时,我知道,happy time gets it's ending。

实验室里的空气也顿时紧张起来,特别是我和老少女四目相对时。令我惊奇的是我竟然可以那样无视她的存在,而她竟然可以那样地漠然。我们就这样对视着,我并没有熄灭手中的香烟,而她似乎害怕踏入实验室,怎么也不进来,只是半掩着门。差不多有5秒,我们对视的默契终于在时间的煎熬里改变了形式——我熄灭了cigarette,她离开了实验室。对了,忘了告诉大家,实验室里是禁烟的,当然,不只是cigarette。

“不如重新开始”。我想起了《春光乍泻》里的这句话。其实人和人之间本质上是难以靠近从而无法交流的。重新开始的徒劳只能让人伤神。我相信,我和老少女的默契会一直这样继续下去,直到我毕业,开始寻求另一段默契。而实验室就是这默契的牺牲品,可爱的瓶子、罐子、管子和房子。

其实我想这默契也许会让她孤独,每天的黄昏我基本上都会看见她孤独的身影,一个人回家——那是一间110平米的大房子,现在只有她一个人住,而且灯总是黑的。据说她的三个孩子都幸福地生活在美利坚合众国,她很高兴,真的。

那天老少女转身的时候,我看到了她的侧影,我想40多年前的某个春天的下午,她也一定会像这样的离去,带着一脸的娇羞和红晕,大概还有甜蜜的默契。每一次的离去,天上就会有颗星又熄灭。

(待续)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