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t江湖第一高手

452245 收藏 66 1963
导读:zt江湖第一高手

第一卷 第一章:高手蒙难(1)


在一间宽敞豪华的客厅里,一个三十来岁其貌不扬的男人面色阴暗坐在桌旁。他的衣着很华丽,身上带着的每一件饰物也都价值不菲。虽然他是那么富足,又有别人难以攀比的权力,但他此时心里却充满了难以融解的愤怒和怨恨。他直到现在还有些不相信这个世上居然有人在知道了他的身份后,还敢招惹他,还敢把奇耻大辱像扣屎盆子一样扣在他尊贵的头上。他一定要把那个人碎尸万段!不把他碎尸万段难除他心中的怒火。他要让那个狗杂种为他愚不可及的行为付出死不瞑目的代价!

一个待从走了进来,待从看到他面色难看遂小心翼翼地说:“太子殿下,陈将军他到了,他现在在外面候着。”


是的,这个心中充满愤懑地男人就是当今太子,也是日后的皇上。的确以他的身份和权力,实在让人难以相信居然有人敢惹怒他。


太子吩咐道:“快请陈将军进来。”侍从出去,须臾进来一个四十多岁身材魁梧面目刚毅的男人。


“臣拜见太子殿下。”“陈将军不必多礼!太子阻住了正要下拜的陈将军。”


陈将军请坐。太子指着对面的椅子。陈将军说:“臣不敢。”“我叫你坐你就坐。”太子温和地说:“陈将军你战功卓著万人颂扬,又统领本朝三十万精锐之师,我虽身为太子,但也是很敬重将军的。”


他略微停顿一下又说:“满朝文武也只有将军一个可以配和我对坐。所以请将军不必拘礼。”


面对太子的青眯陈将军真是很快慰。他坐下后观太子面色阴郁心里又有了几分忐忑。太子看着他说:“你可知我为何深夜招你?”


陈将军说:“恕臣愚钝,不知。”太子故意叹了口气,他说:“我想托你替我办件事。”


“太子有事尽管吩咐,”陈将军站了起来,“臣万死不辞!”


太子满意地点点头,“坐下,坐下说。”


陈将军又坐下。“只是此事……”太子语音顿住,他似有几分难色。


陈将军察言观色低色声说:“太子有何事尽管吩咐,就算事情再难办臣也会全力替太子分忧。”


太子说:“此事并不是太难办,只是陈将军办此事时务必要谨慎保密,不可传出半点分声。”


陈将军说:“太子放心,臣定当把太子吩咐之事办得缜密而不露半点风声。”


他心里却很困惑,到底是何等事居然叫未来的皇上都有所顾忌。一定不是一般的事!如果是一般的事太子也不会深夜召他这个手握重兵的大将军到太子府密议了。究竟是什么事呢?……难道太子要谋反!陈将军心里一惊。转念一想又不可能,现为太子皇位迟早是他的,他又有什么必要冒着天大的风险去弑父夺位呢。


“这就好!”太子听了他的话满意地说。


陈将军说:“有什么事就请太子吩咐吧。”


他心里对太子即将吩咐他办得事很好奇。太子端起举碗呷了口荼说:“我让你去对付一个人!”


陈将军听了有些费解。对付一个人?对付一个人用得着他这个统领三十万大军的威武大将军吗?这也未免太小题大做了!再说太子府中各样人才都有……看来他们一定对付不了那个人所以太子才召他来解决。


“太子让臣去对付谁?又是谁这么大胆敢惹太子不快?”陈将军试探地问。


太子面色变冷眼里就燃起了愤恨地烈焰,“他是一个江湖人!”


陈将军听了很是惊诧,他真是做梦也没想到太子让他对付的人居然是江湖中人!让他这个大将军去对付一个江湖草寇真是……这就像让一只雄狮去捕杀一只老鼠。这无疑贬低了狮子的尊严。但对方是当今太子日后的皇上,就算他这只狮子心中有多么不愿意去办这事他也不能忤逆太子之命。他忽然觉得这很荒唐也很可笑。同时他又很纳闷一个江湖中人又怎么会和贵为储君的太子结冤。但是他心中无论充满什么样的疑问也不便当面询问太子。


太子见陈将军满脸狐疑就说:“将军是否对此事很难理解?”


陈将军点点头,他巧妙地说:“臣的确有些不明白这个草寇怎敢冒范太子龙威。”


他这话实际上是在暗问原因。太子虽没听出他这话有暗问之音但他还是准备把事情的一些情况告诉他。既然让他办这事得让他多少了解一些情况。太子站起身来,陈将军也赶忙站起身来。


太子在地上踱了个来回说:“我和将军一是君臣关系,二也有朋友之谊,所以我不瞒将军,我有一个非常宠爱的女子,我视她为掌中之物,她也对我情深意坚。此女姓柳名依雪——”


说到此处他心里不由想起了柳依雪,心旌为之一荡。柳依雪也真是如弱柳依附白雪那样美得有境界。他见过的美女不计其数,可没有一个如她那般美得脱世绝尘,美得那么有意境。他第一次见到她时就被她那无可比拟的风姿彻底吸引了,她也是平生第一次对一个女人真动了心真动了情。但是一想到如今这个绝妙的人儿在一个江湖人的手中他的醋意恨意又重新填满了胸臆。


他继续说:“但是却不知依雪怎么会和一个江湖人有了瓜葛。七个月前的一个晚上,那狗贼居然吃了熊心豹子胆闯进了太子府,这狗贼也真是厉害,他打死我府中十九名高手,打死打伤九十八名侍卫……最后硬把我的依雪给抢走了。”


听到此处陈将军心里大惊!他对江湖和江湖中人一无所知,一个小小的江湖人居然能闯入戒备森严的太子府!还打死府中十九名高手、打死打伤九十多名侍卫、最后还把太子最心爱的女人给抢跑了!这个江湖人入太子府简直就像入无人之境,这太叫他感到震惊了,也太叫他感到非夷所思了!


太子又说:“他把依雪抢走后我前后派出了四批高手去追寻,但是前两批人都是有去无回,第三批人回来一个,但他的双手双耳却被那狗贼给割掉了,那狗贼还在他的背上写了许多辱骂我的话!第四批人我把府中全部高手及二弟五弟府中的五十多名好手派出去寻那狗贼,可寻了两个月也没寻到那狗贼的一丝踪迹、最后我一怒之下命当地驻军将领以察乱党为名动用精兵两万追察搜寻,可是那些笨蛋动用了那么多的兵力却还是寻不到那狗贼的踪迹!真是气死我了!”


太子的神情变得激愤起来。“这是我的奇耻大辰!我一定要夺回我的依雪,然后把那个狗贼碎尸万段方能解我心中之恨!”


他走到陈将军面前说:“将军你攻必取战必胜是我朝的威武大将军,虽然我叫你去对付那狗贼有些大材小用,可现在我再也信不过那些无用的笨蛋了!这次我希望将军能替我分忧为我出这口恶气!”


陈将军无论心里多不情愿,但也不能忤太子之意,他说:“主辱臣羞。太子放心,臣定当夺回太子所爱,然后再把那该死的狗贼捉来让太子处置!”


太子欣慰地说:“还是将军能真正为我解忧呐,他日我登上大宝必当重谢将军。”


陈将军说:“即为人臣理当为主分忧,岂敢奢望赠赏,臣不求有功但求无过。”


太子听后哈哈大笑。这下他心中憎恨的那个狗贼是在劫难逃了,从来没有人怀疑过陈将军的办事能力,他也不怀疑。就像他从来没有怀疑过自己不是未来的皇上一样。


太子嘱咐陈将军,“到时可千万不能伤害到依雪。”


陈将军说:“太子放心,臣一定会把柳姑娘毫发无损接回来。”


太子说:“那狗贼你也不用费心长途押解回来见我了,免得路上被他的同党劫救再生事端。到时候你把他就地正法,把他剁成肉酱,把他的心剜出来带回来就行了。”


太子面上浮出残酷地神色。陈将军听到这话身上如被朔风吹了那样凛了一下。他暗忖这个太子也真够毒呐。


“卑职明白。”但他又不能不服从他,然后他问:“那狗贼的姓名太子是否知晓?”


如果不知道对方的姓名他这个大将军就是再有本事,天下之大人海茫茫地又该如何去寻。幸好太子知道对方的姓名。太子不光知道狗贼的姓名他每日还把这个可恶的名字诅咒百遍。


“这狗贼叫贺星寒!”太子咬牙切齿地说。“贺星寒。”陈将军轻念一遍就把这个姓名牢牢记在了心里。但他却没曾想到,直到死,他也忘不了这个姓名和拥有这个姓名的人。


陈将军走的时候太子对他说:“一个月内,你把事情办好。”轻淡的口吻里带着不容置疑的命令。王命难违!“卑职明白!”


陈将军回到将军府。他在客厅内来回踱着步子,今夜他真是难以入睡了,虽然他的夫人以催他好几次叫他去睡觉。先前他还认为太子吩咐他办得事是小菜一碟很好办,但现在仔细想这事却很棘手。太子府中那么多高手却被这个叫贺星寒杀伤近百……当他驻军将领出动两万精兵猛将居然又连对方的踪影都摸不到…… 这人到底是人还是鬼呐!当然是人,可他真不敢相信人世间居然会有这么厉害的人!


陈将军停住脚步。“江湖?……江湖中人?”他口中喃喃念道。


江湖和江湖中人对他来说都是完全陌生的。知已知彼方能百战百胜,可如今除了知道这个江湖人叫贺星寒外,其余有关他的任何情况他都一概不知。他如何才能在偌大的江湖中找到他?找到他后他又该用什么样的办法对付他?陈将军忽然觉得很头疼,这件事如果办不好,太子不会给他好果子吃,更何况这个太子就是日后的皇上。难,他用手拍着脑袋,真难啊!陈将军蓦地想起一个人来。我怎么把他给忘了!真是人急无智。陈将军想到此人后心里顿时豁然开朗,头也马上不疼了。


“来人!”他冲外大声喊。门外值夜的侍从进来。


“将军有什么事?”“快,快去把岳天杨岳将军给我请来。”陈将军一脸轻松之色。“就说我找他有很重要的事商量。”


陈将军砌了两碗好茶坐在桌旁等待着岳天杨的到来。“只要天杨来了此事并不难办。”他自言自语。


如今他心里没有了怕完不成使命而遭责罚的不安了,他现在心里有的是将要圆满完成使命的欣慰和快乐。岳天杨是他手下的一名将领,他很喜欢他又非常常识他,虽说他们是上下级关系,但他心是从来都把他当朋友当兄弟当最可信赖的人看待。对方待他更是如兄如父。俩人是分不开的。岳天杨虽然机敏冷静勇敢,但论办事能力他一点也不比岳天杨差,但是在办这件事情上岳天杨却有他难以相比的优势。岳天杨曾经是个江湖人,而且功夫还很不弱。是江湖中的人就知道江湖中的事,就知道该用什么样的办法去对付江湖中的人。更何况这几年来岳天杨虽以离开了江湖,可他暗他里一直还是很关心江湖上的事。他知道岳天杨有很多江湖中的朋友。他相信这次岳天杨一定有帮他这个大忙。


岳天杨来了,他三十四五岁年纪,看上去很斯文一个人,一点也不象驰骋沙场的将领,倒更像是一个教书先生。


陈将军见他来了站起笑道:“岳老弟,我三更半夜把你叫来惊了你的好梦了。”


岳天杨笑着说:“正好今晚我睡不着,永夜难消,我正然没办法打发时间,正好大哥派人叫我这才使我免去了失眼之苦,我还要谢大哥呢。”


俩人在桌旁坐下,岳天杨端了茶来喝。


陈将军问:“听说弟妹快要生了?”


岳天杨放下茶碗说:“快了,也就是这几天的事。”然后他问陈将军:“大哥深夜叫小弟来一定有重要的事吧?”


陈将军说:“很重要,也很难办,所以我才深夜把兄弟找来,请兄弟替我想个法子才好。”


岳天杨说:“是什么事居然能把大哥难住?”


陈将军就把太子命他办的事详细说给了岳天杨听。岳天杨听完后带着几分苦笑说:“为了一个女人,居然死伤了那么多高手侍卫,还动用两万精兵,现在又命大哥你这个威震八方统领三十万大军的威武大将军去给他抢回这个女人,去为他消气——真是荒唐啊!”


陈将军也带着苦笑说:“谁叫他现在是太子,日后又是皇上呢,王命难违,如果这事我给他办不好,你也知道太子这个人心胸狭隘,我怕日后会招祸事,所以这件事我们一定得给他办好,办得叫他心满意足。”


陈将军又补了一句:“不管这事有多荒唐。”


岳天杨看着陈将军,他了解陈将军的苦衷。如今朝廷内派系林立勾心斗角,有好几个佞臣想找些莫须有的罪名来弹劾陈将军,如果这次陈将军能完成太子所命之事讨得太子支持他也不会怕那些奸佞之臣了。


岳天杨说:“大哥放心,小弟就是拼死也会替你把这事办好。”


是的,他岳天杨为了陈将军可以去死,死而无憾!士为知已者死。陈将军不光是他的知已还是他的救命恩人。如果没有陈将军也就没有他今日之命,今日之荣华富贵功成名就。他原本也是一个江湖中人,三年前,他被几个仇家追杀,经过一场恶战他冲出重围。那时他浑身是伤,血从身上二十三处伤口不断涌出,终于他跑到一条山路上跌倒再也难以爬起来了。那一刻他清楚地知道自己的陷入绝地再无生还的可能了,纵然他不是流尽血而死身后的仇家也将会很快追来。那时候他将会死得更惨。就在他完全绝望想用刀割断自己喉咙的时候,山路上走来一队军马,前面的将领就是陈将军。陈将军救了他的命,而厌倦了江湖生涯的他就从此留在了陈将军身边。后来他凭着英勇善战机智勇敢就慢慢升成将领了,也成了陈将军最可信赖的朋友、兄弟。陈将军对他的再造之恩他时刻铭记在胸一刻不敢忘怀,所以就算叫他去为陈将军去死他也不会皱一下眉。现在陈将军遇到了麻烦事他当然会不遗余力去为他分忧。


陈将军欣慰地说:“有你替成分忧我就可以安心了。说实话,如果叫我用兵布阵攻城拔寨我可以毫不费力游刃有余,但叫我去对付一个江湖中的高手我真是想不出什么太好的办法来。”


岳天杨端起荼碗喝了口荼问:“不知那个江湖人叫什么?”


陈将军说:“太子对我说了,那个江湖人叫贺星寒。”


“贺星寒!”岳天杨听后大惊之下手中的茶碗也滑脱掉在地上打了个粉碎。


岳天杨强烈的反应令陈将军是吃了一惊,他不明白一向沉稳的岳天杨怎么会在听到这个人的姓名后会如此惊震!居然连荼碗也惊落在地。


“兄弟你认识这个人?”陈将军急问。


岳天杨的表情很怪,须臾他沉重喟叹一声说:“怎么偏偏会是他!”


“他到底是谁?你快说啊?”陈将军真有些急了。


岳天杨稳了一下心神说:“其实我并不认识此人,但是我听说过他的名号。不光我听说过他,”岳天杨眼中忽然闪烁着一种很难叫陈将军看懂的光茫。“江湖上,所有的人,都听说过他。他的名字威震江湖!他的一身武功更是深不可测!他十九岁时就杀了黑道上令人闻风丧胆的川中四煞、杀妖山五老、千面狐靳三娘、长白山龙虎八寨的八大金刚、天恶帮帮主龙九横;他二十岁的时候又把长白山龙虎八寨连窝给端了,又杀了江湖中无人敢惹的两大魔头鬼见愁孙霸、风云怪仇千云、和许多黑道的一流高手。他二十一岁那年——那一年也是所有江湖中人不会忘记的一年。他为了向江湖上的各派高手证明他惊世骇俗的武功他独闯少林,力拼少林四大护法长老。四大护法大老为了维护少林寺声誉不得已连手对付他,却最终还是败在了他的手下。十天后他又上了武当,结果他又击败了号称天下第一剑的无尘道长。一个月后他又击败了南宫世家的南宫无恨和四川唐门的三大暗器高手。那一年被他击败的顶尖高手就有三十二位——三十二位呐!而那年他才二十一岁!”


岳天杨说完低下了他的头,陈将军知道岳天杨一般是不轻易低下他的头的。陈将军虽不了解江湖中的人,但听了岳天杨的讲述后他的开始心惊肉跳了。现在这个江湖草寇居然让他这个统领三十万精兵猛将的在将军想到心惊肉跳了。难怪此人能入太子府如入无人之境,现在他也终于明白其中的原因了。


“他真……真这么厉害?”陈将军良久问。


岳天杨抬起头,他的神色很沮丧。他的沮丧让陈将军感觉到太子命他办得这件事成功的希望是那样渺茫了。


岳天杨徐徐地说:“就这么厉害。江湖中有四个被公认为武功最高的人,他们合称为武林四大天王!这四大天王是‘拥翠湖’的周煜,缺月山庄的冷缺月,风雪狂刀苍雨,还有就是他。而他更是位居四大天王之首,所以,他是江湖中百年来公认的武学奇才。也是江湖中百年来公认的——江湖第一高手!”


“江湖第一高手!”


陈将军咀嚼着这句话也变得沮丧起来。他像是自语说:“为什么太子命我去对付的这个人偏偏是江湖第一高手。”说完他沉重地叹了口气。他是一般不轻易叹气的。


就这样俩人呆坐着,各自缄默无语,也不知彼此心里到底在想什么。


过了好一会儿陈将军打破沉默:“这么说如果要对付他是很难了?”


岳天杨苦笑说:“难如登天。陈将军听了发出一声叹息。然后他闭上眼睛,他忽然觉得自己目前的处境就像闭上眼看到的一样——一片黑暗。他可是在太子面前把握十足夸了海口的,可他万没想到这个贺星寒居然是江湖第一高手。现在他似乎对江湖有一些了解了。武功越高、杀人越多、名气越大,你就越难对付他了。太子对付不了他,所以太子就把这个烫手山芋扔给了他。他开始觉得这个山芋并不烫,但现在这个山芋就算能烫死他他也扔不掉了,压根就不能扔,因为这个山芋可是未来皇上扔给他的。君命臣死,臣不敢不死!更何况是让他去办事.


岳天杨站了起来,他觉得身子很僵硬。陈将军看着岳天杨,他发现岳天杨的精神状态变得很差了,好像他刚才得知自己得了某种不治之症似的。他想他不能再难为这个好兄弟了。


陈将军故做轻松说:“其实我叫你来也只是询问一些江湖上的人和事,现在我知道贺星寒是什么样的人了,也就没你什么事了……我会想办法对付他的。”


岳天杨说:“贺星寒虽然武功盖世狂傲不羁,但他却常除恶铲邪并不做什么伤天害理情理难容的事,他的口碑在江湖上也不差,这次他不会无帮闯入太子府杀伤那么多人而只为抢一个女人。太子一向好色,看来他钟爱的这个女人和贺星寒有牵连,所以贺星寒才闯入太子府杀人抢人。这其中的事看来是太子犯错在先。”


将军很赞同岳天杨的推想。他说:“但是太子毕竟是太子,贺星寒也只是贺星寒,现在不是说谁错谁对的时候,而是太子下令要夺回柳姑娘提贺星寒的心回来见他,王命难违,这次就算贺星寒是神我也要想办法除掉他!”


岳天杨缓缓点着说:“你说得对,既为人臣,必尽忠义。大哥你放心,给我五天时间,我一定会想出对付贺星寒的办法。不过我这么费心不是为了太子,而是为了大哥。太子在我眼里——什么都不是。”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6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