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门庆自传 绝对原创要求加精

各位看官我实在是冤枉啊,大家千万不要听信兰陵笑笑生在那里胡说八道,篡改历史.人家可是一身清白,从来没有和潘金莲那个贱人有做出什么不起我好兄弟武大郎的事情,天地良心啊.


虽然我生性风流人送外号"玉面飞龙",并且上到九十九下到满地走的妹妹都不会放过,但是我绝对我会去动武大的媳妇,因为我与武家两兄苁前莅研值?他人之妻我怎么可以骑呢?当时的事情是这样的:


我颇有家资,不但开了生药铺和绸缎庄,还和官府关系不错,不但可以逃税还能走私私盐,再放放高利贷,聚聚赌什么的财源就滚滚而来.在官府中我认识了武二也就是武松,看着这条血性大汉我心下当时就有了仰慕之情,于是提议结拜,可是武松说什么也要拉上他大哥,说要效仿桃园三结义,于是我便和他去了武大的家.虽然潘金莲那小妮子长得确实不错,可是我正要和他夫君小叔结拜,又怎么能坏了义气?所以尽量的不去看她,但是我却发现她与武二关系暧昧,背着我和武大总是摸摸索索的,于是我知道他们两个之间必有猫腻.


那天我刚刚送给一个五六岁的小女孩一根糖葫芦,以表我的喜爱之情,一回头就看到武大家隔壁的王婆正在门口泼水,虽然那女人已经年过半百,但是身材仍然保持的很好,特别是秀发在空中飞舞,徐娘半老的样子让我的心也痒痒的.我以前就想泡她,所以认她做了干娘,我想唤起她的母爱,可以更加接近她.


谁知道我正在自己美滋滋的欣赏着眼前的美景,我的头就被什么坚硬的东西打中了,那叫一个疼啊.我左右一看你猜怎么着?潘金莲在二十多米远二楼窗口冲着我笑,我低头看脚边落满了洗澡盆,晾衣杆,晒衣架,还有梳子毛笔什么的满地都是(还有一些书籍,像什么金瓶梅啊,水浒传,三国演义,红楼梦,西游记什么的,还有一些厚厚的天龙八部,小兵传奇,武林外传这些没听过的书),我想怎么一个女流之辈有如此力气可以在那么远的距离砸中我,看着一地的东西我明白了----她是故意的.


我本来第一反应就是破口大骂,不过在王干娘的面前怎么可以破坏我的形象呢?我借着引子和王干娘说话,没想到她会错了意,竟然以为我要泡潘金莲那个婊子.不过看她盛意拳拳,又想多些时间和王干娘在一起,所以只好顺水推舟与潘金莲厮混起来.不过我们绝对没有作出格的事情,不过弹弹琴,唱唱曲写点情景喜剧什么的打发时间.不过潘金莲私下和我说,他和武二趁着大郎出去卖炊饼的时候已经结下私情.这样的禽兽行为怎么可以让我容忍呢?


于是我连忙找到武大郎告诉他:"防人之心不可无阿,你今后一定要晚出早归,卖不了的炊饼我全包了,你如果出事做兄弟我的可怎么办啊."武大郎看到我这么说非常感激,于是每天我们家里都要吃一大堆他卖不了的炊饼,虽然我受点苦,但是心里甜啊.能为兄弟做点事情值了.


谁知道这样防着潘金莲还是不行,我听说他逼着武松杀了武大,然后娶她过门.我当时想去营救已经迟了,他们咬定大哥出门做生意,一段时间内不能回来了.后来我辗转打听到他们竟然把武大送到了万里迢迢之外的岛国,也不知道那里的人吃不吃炊饼,希望我以前教给大哥的炊饼做法可以受到当地人的欢迎(把面和稀与其他菜在铁板上烤熟食用.)大哥竟然就这样离开了我,这口气怎么咽的下呢?


我和王婆与找武松理论,他却说是我们合伙害死了他大哥,这不是贼喊捉贼么?他的武功实在太高强了,我只好带着心爱的王婆浪迹天涯.后来听说武松用我的家财贿赂了兰陵笑笑生和施耐庵那个老鬼,于是从此我就蒙上了不白之冤.


苍天啊大地啊谁给我出这口气阿?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