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友杀了我,可我却还蒙在鼓里

twtsonb 收藏 0 269
导读:女友杀了我,可我却还蒙在鼓里

我是一个很普通的人。

别人都这么说我,我也是这么认为的。

每天早上7点,我准时的机械性醒来,而这时,闹钟才开始“当当当”响个不停。每天早上7点,小区楼下的广播,会定时播放一段30秒的音乐;而闹钟能响30秒,正好将这段“乏味、令人生厌”的广播声音,从我的耳朵里掩盖掉。

这时我会走到窗边,将窗帘微微隙开一条缝。我家住在10楼,此时对面8楼的朝北房会有一半窗帘被完全拉开。里面住着一对年轻的夫妇,7点左右,是他们女儿上幼儿园该起床的时候。通常这个穿着贴身睡衣的丰满少妇,准时的会将房里女儿唤醒。如果运气好的话,几乎每天都能免费看到这位美艳少妇的“走光”和“露点”。

7点05分左右,我则把落地窗的窗帘完全拉开,然后拿出哑铃,上身赤膊,只穿内裤,对着窗户锻炼二头肌或做几个飞鸟。而这时,对面楼房12楼的天台玻璃房内,窗帘会偷偷拉开一条缝,我知道一位富婆会在此时看我锻炼。

虽然每天锻炼,但我肌肉并不强健。当然我也不是装作若无其事的,故意卖弄“男色”给对面的富婆看;而是觉得有人在暗中看我锻炼,对我来说,其实是一种监督。

7点10分左右,我来到卫生间,揭开马桶水箱的盖子,取一碗漱口水开始刷牙;然后再取出水箱内一半的水,当作我的洗脸水。

城市中的自来水,有很多氯气和消毒剂,而马桶水箱内,经过至少一夜的沉淀,氯气已经挥发,有毒物质也沉入箱底,所以悬浮在上半箱的水其实是最干净的。用马桶水箱里的水刷的牙,很洁白不会有蛀牙;用马桶水箱里的水洗的脸,很清爽不会生痘痘。

洗完脸后,排泄完“隔夜尿”,拧下马桶抽水按钮,半箱水刚刚好用。

梳理一下头发,穿衣整理后,这样每天大概都能7点45分左右出门。

7点55分左右,我会在楼下书报亭,买一张昨天的日报。

我有读隔日报纸的习惯,每天在地铁里,上班族们拿着今天的报纸,看到我拿着隔夜的报纸看的前俯后仰,都会像看动物园里的动物那样看着我。但对我来说,看隔日的报纸,仿佛是在看笑话报。

比如一些新闻,早上发了后,晚上再看其他新闻,发现报纸与当初写的出入很大。比如某国空难,死了128人,受伤20人;但看当日的晚报,成了死了20个人,受伤120多人。还有一些不实的新闻,再晚上再回头看的时候,破绽百出,完全是捏造的。当然,最好笑的还是股市财经版,操股手当天早上预测,某某股近期会牛,谁知当日一开盘就是“跌停板”,令人啼笑皆非。

读隔日报,就好像做一份已经知道答案的试卷。当然,其中的乐趣不是每个人都能挖掘的。

上班高峰时段,地铁里总是人山人海,每个人的“潜能”都在此时充分爆发。

我等地铁的时候,通常会寻找周围是否有特别高大的人,找到后躲在他身后。当列车进站时,大家都会不分死活的往里挤,而我跟在大个子的后面,他就像挡箭牌一样,既替我开辟道路又能分担掉四面而来的阻力。

今天上地铁时,人多拥挤,我不经意触碰到两位女士的臀部。一位很有肉感,肉质蓬松,就像中等价位的席梦思。再看她的年龄和一身OL打扮,据我推测,拥有弹松不紧致臀部的她,应该是刚生了孩子不久。而另一位女士的臀部,肉紧而富有弹性,肉感就像肥肉中的一层筋肉,这样的臀部应该没生过孩子。如果女士经常穿高跟鞋的话,会使臀部浑圆柔润,而且大腿内侧的肉感和外侧差不多。我看她脸上画着厚厚的粉底,但不是很精致;而且她眼下皮和眼睑处不同深浅的黑眼圈,是极力修饰的结果,掩盖不了晚上的睡眠不足。她的香水味非常刺鼻,打慵懒哈欠的时候,眼神四下飘移。

如果我判断没错的话,现在这个时候,她应该是刚刚“下班”。她应该是一只乘地铁的“暗鸡”。


地铁车厢里非常拥挤,车开动后,我努力往车厢的中间挤。

我“步履艰难”的来到车厢中央,在我前面的是一排座位。靠左一点的,是一位戴着眼睛,翻看《新闻晨报》的人。他翻报的手很奇怪,食指和中指夹住报纸的下角,然后灵活的大拇指不停的拨弄报角,像是在数钱。他在看报纸时流露出的某些特质可以看出,此人应该是公司会计或是银行职员。

坐在会计男旁边的,是一位头发光亮的中年男士,看上去很有精神。他正在打电话:“……你把资料快递给王惠琳就可以了……三横王,张惠妹的惠,陈慧琳的琳……”虽然人到中年,但能脱口而出两位女星的名字,加上他打扮不俗,我估计他的工作在演艺公司或是广告公司,是一个娱乐男。

与我站在同排的,有三位,因为我左边是根钢管,所以这三位全在我右边。离我最近的是一位学生妹打扮的女孩,从上地铁那一刻起,一直在专心于打手机。她旁边一个,是位有着白发的老奶奶,个子不高,158cm左右,拎着个破旧的包袋。而老奶奶的旁边,还站着一位西装男,昂首挺胸的往车厢上面看。

而我的身后,与我后背相对的,就是刚才那两位白领女和暗鸡。

车厢里每个人都做着自己的事,一切非常平静……

这时,车厢里有远及近,传过一个卖报孩子的声音。“来,来,看看,环球日报、法制报啊!”

这个男孩灵活的穿梭在拥挤的人群中,所到之处,人们怨声四起。卖报男孩转了一圈,看没人买报纸,就到另一节车厢里去吆喝了:“环球日报、体育报啊!”

“天啊!我的手机不见了!”在我身旁的学生妹突然喊道。众人闻声,纷纷向那个女孩看过来。“我刚买的诺基亚,打完电话放在口袋里不到1分钟,怎么没了?”女孩一边说一边脸色难看起来。

大家都投来惊异的目光,互相打量着。手机被偷,而且发生在不到1分钟之内,那肯定是这节车厢里的人偷的!!

这时,地铁突然放慢了速度,停在漆黑的隧道里。人群又开始微微的骚动,有些人说前面站有人跳轨了,又有些人说,列车出了故障。

我这节车厢里的人却非常的安静,因为地铁停了下来,那个小偷就在大家中间,无法下站。那么究竟谁,会是那个小偷?


我观察了一下女孩的位置,她的左边是我,右边是白发老奶奶和西装男。她的前面是坐着的会计男和娱乐男,后面是白领女和暗鸡。车厢里非常拥挤,所有人都站在原地没有移动过,要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偷那个学生妹的手机,肯定是周围这一圈人!

这时,人群中有人嚷道:“会不会是那个卖报男孩啊!”手机被偷,正是那个男孩吆喝卖报穿过这节车厢的时候。

“不可能会是他。”我说道:“那个男孩左手拿着厚厚一叠报纸,右手高举报纸在吆喝,两只手都没有空,除非他有第三只手!”人群先前的骚动又渐渐平静了。

那个娱乐男说:“这个很简单嘛,小姑娘只要拨一下自己的号码,看手机声音在哪里响,那人就是小偷!”

这个观点得到了几乎所有人的肯定。学生妹说:“对,对啊,我怎么刚才没想到呢?我手机是直板机,打完我就按了锁键,小偷不可能这么快就关机的。而且新手机我买了个套套,电池板也不是轻易就能拿的下来的!”

但是用谁的手机打呢?人群又马上保持了安静,包括先前说用手机打的那个娱乐男。大家似乎都不肯拿出自己的手机,也许是害怕拿出来,自己就有被偷的危险。

“我是老太婆,没有手机,谁好心,拿手机打一下,帮帮这个孩子。”学生妹身旁的老奶奶说道。

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还是没人掏手机。

“那就用我的试试吧!”老奶奶的身旁,那个西装男拿出了自己的手机。

“先生,谢谢你!”学生妹跑过去说。

“没什么,你把自己号码报一下,我拨过去!”西装男说。

“好的,138178XXXXX”

西装男在手机屏幕上按完数字后,又拿给学生妹看。“是不是这个号码,你再看一下。”学生妹看了下手机屏幕后说:“对,就是这个号码!”西装男得到确认后,马上按下了拨通键,然后把手机放在女孩的耳朵边。

这个时候,车厢里静悄悄的,所有人都竖起耳朵,等待着手机铃声从某个地方响起……


“啊!已经关机了!”女孩惊叫。西装男闻言,又把手机拿到自己的耳朵上。“对不起,您拨的号码已关机,请稍后再拨。”

“怎么可能?这么快就被关机了!”女孩弱弱的说,先前的兴奋已经烟消云散,随之而来的是焦急和不安。

大家所期待的手机铃声并没有响起,众人紧绷的神经马上松弛下来。周围的人在窃窃私语,有些人对学生妹表示同情,有些人也在胡乱猜测小偷可能会是谁。

奇怪?号码拨过去竟然已经power off了,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关机或是拔下电池板,绝非等闲之辈!地铁还停在隧道里,并没有人下车;车厢里每个人的位置几乎没有动过。那个小偷,一定就在学生妹的周围!!

那么究竟会是谁呢?老奶奶?西装男?会计男?娱乐男?还是背后的白领女或是那个暗鸡?我打量着他们各自的表情,陷入了沉思……


这时,地铁又缓慢的启动了,老奶奶一不留神,差点仰后跌倒,边上的西装男赶紧扶了一把。老奶奶马上神色慌张的将自己的包袋合拢,这才谢谢了那个西装男。

奇怪?老奶奶包里究竟藏着什么东西,这么见不得人呢?

我继续打量其他的人。会计男已经不再看报纸了,他不停的把自己的手机拿出来又放回口袋,像是在看时间或是有没有短消息;娱乐男则抱紧了自己的公文包,好像生怕被人抢了似的。我又回头看,那个白领女拉开自己的包链,取出镜子照了下,然后又放回去,拿出粉饼,往脸上涂了两下后又放回包里,又继续拿出了唇膏……而那个暗鸡,先前还把双手握住地铁里的栏杆,这地铁开动后,反而将两只手伸入口袋中,一动不动,目不旁斜。

“乘客们,陕西南路站快到了,请下车的乘客做好准备!We are now arriving at South ShanXi Road……”

糟糕!地铁到站了,小偷一定要逃跑了!

地铁缓缓的驶入站台,停稳后,车门打开。这时,娱乐男、西装男和白领女三人一起下了车。地铁门口熙熙攘攘,不断有人进来和出去。

“嘟嘟……”地铁响起了快要关门的声音。

突然,我脑子里想到了什么,不顾一切的往门口冲去。就在地铁关上门的刹那,正好跑上了站台。

“站住!小偷就是你!”我对着人群大喊。

娱乐男、西装男和白领女三人同时回过头来,异口同声的说:“你到底在说谁?”


我指着西装男说道:“偷手机的人就是你!”

周围人群哗然,西装男脸红耳赤,结结巴巴的说:“你……你在胡说什么!”

边上的娱乐男大惑不解的说:“你为什么说他是小偷,他是个热心人哩。”

“你们大家都被他蒙蔽了!”我此言一出,人群开始骚动,大家都惊异的看着我。“刚才那个小姑娘的手机被偷后,有人提出用手机打一下那个号码,如果手机铃声在哪里响了,就说明那个人就是小偷!”

白领女说:“可刚才手机没有响啊?”

“不错,手机是没响,但是有人为了掩盖自己偷手机的罪行,于是就拿出了自己的手机拨打……”

西装男怒道:“你胡捏乱造什么!说话要有证据,我看没人肯拿出手机,这才自己拿出来得。”

我转过头问娱乐男:“刚才在地铁上,小姑娘报出手机号码,在这位穿西装的先生按下拨号键的刹那,你在干嘛?”

娱乐男想了想说:“我?唔……我当然竖起耳朵,看周围有没有声响发生。”

“不错。”我接着说:“在这位穿西装的先生拨通手机的刹那,所有人的注意力,其实并不在这个手机上,大家在相互看周围,每个人都在期待声音会从哪个地方响起。而这位穿西装的先生,拨通手机后,就把手机放在小姑娘的耳边,然后眼神一直在看着小姑娘;小姑娘说出关机后,他又平静的拿到自己耳朵边听,整个过程,他的眼神从来没有看过周围的人!试想一下,大家都在期待声音会在哪里响起,但有一个人不会;因为他已经知道结果,已经知道手机不会响起,所以他会镇定自若的不看周围。小偷可以掩盖自己的身份,但是他掩盖不了做小偷的心理!!他潜意识里,已经流露出与周围人不同的行为举止,因为他早已知道手机已经关机的结果。他借手机给小姑娘打,完全是他的一个幌子!”

人群开始叽叽喳喳,娱乐男说道:“以你这种思维,看出小偷的举止会和常人不一样,似乎有些道理。但这只是一种推论,并不能完全断定他就是小偷。”这话一出,得到周围人的肯定,西装男原本紧绷的面容,松弛了下来。

我扫视一下四周后,又说道:“当然,刚才的话,不过是一个推论,只是让我对他产生一点怀疑。但是,刚才在地铁启动的刹那,一位老奶奶差点摔倒,而这位穿西装的先生马上将她扶起,反应和出手之快,令我叹为观止……”

这时,西装男马上将手缩到了身后。

白领女道:“你是说他出手快?有偷手机的本领?但这只能也是有可能,身手敏捷的人,难道全是贼吗?”

此话一出,引来周围围观人群哄堂大笑。娱乐男拍着我的肩膀道:“朋友,你的话有一些道理,但不过是你的一些想象罢了。你只能说对方有可能是小偷,但不能说他一定就是小偷。有些人的行为是比较古怪的,但不能因此就乱说别人是小偷。说归说,但定别人是小偷,是要讲证据的。”

西装男趁机道:“神经病!浪费我的时间,我要走了!”说完,转身就走。

“站住!”我正色大声吼道:“你不是要证据吗?我……我还有第三点没有说完……”


什么?还有第三点,周围的人都很惊讶。

我说:“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想看看你刚才的手机!”

西装男闻言,脸色马上阴沉了下来,看他的眼神有些慌乱。而人群的目光,齐刷刷的看着他的口袋,那种感觉对他来说,犹如芒刺在背!

他抖抖颤颤的从口袋中拿出手机,然后交给我。我说:“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想借你的手机用一下……”西装男顿时瞳孔放大,脸色惊恐!!

我慢慢的在键盘上按了几个数字,然后按拨通键,把手机放在耳边。“对不起,您拨的号码已关机,请稍后再拨。”

果然是这样,与我想象的没错!于是我把手机递给娱乐男:“你拨下自己的号码试试!”娱乐男接过手机,口中念念有词的拨起来,然后放在耳朵旁。“对不起,您拨的号码已关机,请稍后再拨。”

“这…这怎么可能。”娱乐男马上拿出自己的手机。“我的手机明明开着的,怎么会关机的?”

“不错,刚才我拨自己的号码,也是关机的声音。”我接道:“事实只有一个,如果我料想的没错的话,这不是一只普通的手机,里面的线路板可能被改装过。无论你在键盘上拨什么号码,手机屏幕上显示的是正确号码,但最后拨通后,永远被指向一个已经关机的号码!”

人群顿时大骇,边上一个男的夺过手机道:“什么手机这么好玩,让我也玩玩。”

我继续道:“刚才在车厢里,趁卖报孩子穿过人群的时候,他看准时机,乱中下手,将小姑娘的手机偷走。可他没想到小姑娘发现的早,也更没想到,最后地铁还停在隧道里,自己无法逃脱。在别人想到用手机拨打号码时,他为了遮人耳目,拿自己改装过得手机替人拨打。因为他心里已经知道,小姑娘的手机铃声不会响起,所以他故作镇定;这与其他人东张西望,搜寻手机铃声可能会在哪里响起的举动,形成了鲜明的反差。这个时候,我有点怀疑你了,我也觉得很奇怪,小姑娘新买的手机,不到1分钟的时间,能去除锁键或是电池板的概率微乎其微。既然小姑娘用你的手机,无法使自己的手机铃声响起,那么事实就只有一个:你的手机里有玄机!”

“嗖”一声,西装男见势不妙撒腿就跑。

糟糕!那只偷来的手机还在他身上!我顾不得迟疑,撞倒一位大肚子孕妇后,舍命往楼梯上狂奔。

在出闸门口,西装男一个飞跃,像刘翔跨栏一样飞过。我当机立断,趴在地上,从闸机下钻出。出了地铁站,西装男往复兴路方向逃窜,我拼尽全力狂路奔袭。

终于在建国西路口,西装男渐渐慢了下来,我从后面将他推倒在地,摁在地上。西装男喘着粗气,嘴唇皮煞白。全身上下没有一点力气,像软瘫一样。

“我……我从昨天中午开始,就没吃过一点东西……”

我的慢慢松开自己的手,然后拿出皮夹子,掏出20块甩在他身上。他看了我一眼,将口袋中偷来的手机放在地上,然后拿起20块钱,步履蹒跚的消失在我的视线中。

我始终不相信这个世上会有坏人,由于家庭的因素或是成长环境,也或许是贫穷和饥饿,才会让他们铤而走险。家境富裕,衣食无忧的富家公子们,是决计不会干这种事的。他也是为了生存,一种原始的本能,其实本质并不坏。

当我到达公司门口的时候,已经9点30了,足足迟到了半小时。我没有去按门铃,而是呆呆的在门口站了5分钟。


我不去按门铃,不是我在为迟到而忏悔,而是因为前台小姐不喜欢听到门铃的声音。每天公司进进出出这么多人,前台小姐听惯了单调的门铃声,所以她非常抵触。我经常等在门外,等她从玻璃门里面看见我,然后才为我开门。当然有时候她在修指甲,或是低头干其他的事,没看见我站在门外,那我可就要多等一会儿了。

人与人之间,其实最重要的,是相互尊重。

我在一家《法制与法律周报》报社工作,担任校对一职。一份报纸,通常由记者采访、写稿,然后编辑选题、排版,通过流程交给设计部,设计部再出样稿。这时就轮到我校对上场了,看看样稿中有没有错别字、标题对不对、政治导向是否有错误等。我们校对一般以删改为主,很少添加内容。等校对完样稿,交给主编看看,然后签字后,就交给印刷厂印刷了。也就是说,校对这道工序,是出版印刷前的最后一步。

校对组一共四人,除了我是20多岁外,其他3个都是40岁以上的。校对是一项枯燥而细致的工作,要尽量避免差错。今天是周一,积压的稿子很多,我一直干到下午1点多才基本完成,然后拿出眼药水,左眼滴一滴,右眼滴两滴。

报纸的排版,由于读者的习惯性阅读,通常把图片放在左边,而文字在右边。这样我在校对的时候,右眼的疲倦度比左眼要高,所以对右眼要滴两滴眼药水。

我伸了个懒腰,正要出去吃饭,老王叫住了我。“钟钟,千万别去那家淮安村吃饭。”我疑惑的问;“怎么了?”

老王说:“我今天中午就在那里吃的,一个顾客在吃饭的时候,皮夹子被人偷了!”

皮夹子被偷?怎么被偷的?

老王说:“他也不知道,很玄的。当时他在吃扬州炒饭,皮夹子就放在他桌子上,可一眨眼的功夫,皮夹子就没了,好像长了腿一样。”

嗬嗬,这世上怎么可能会有长腿的皮夹子呢?

老王道:“这不是骗你,我听店里人说,前几天有两个顾客,也是这样,皮夹子刚放在桌上,一眨眼就没了,就在自己的眼皮底下被偷,你说怪不怪?”

哦?放在桌上的皮夹子会不翼而飞?而且就在众目睽睽和自己眼皮底下?如果真是有人偷的话,那么这个小偷的偷技,可谓神乎其技!

我拍拍老王肩膀道:“谢谢提醒了,听你的,我今天中午就到别的地方吃吧!”


下班回家的路上,发生了堵车,当我在楼下吃完饭的时候,到家已经夜幕沉沉了。

我脱下外套的时候,发现口袋中滑落出诺基亚手机。晕,刚才忘记了,从地上拿起手机后,就放在了口袋里,然后就急匆匆的上班去了。我一看手机,怎么关机了?哦,也许上午在追西装男的时候摔在地上,强行关机了,怪不得我一个下午口袋里静悄悄的。

我把手机开机,然后放在桌子上。

刚想洗把脸的时候,我的手机响了。“喂!”

“老哥是我啊,你回家啦?”

“嗬,原来是你。饭吃了没,还在寝室里做功课?”

“没有,早做完了。老哥,祝你生日快乐!”

“什么?今天是我的生日?”

“对呀,农历的!”

我摸了下脑袋,掐指一算,今天确实是我26岁的农历生日。其实对我来说,过不过生日无所谓,也不过是365天中很普通的一天。

“对了,老哥,这个时候是不是觉得很寂寞啊?是不是想要有个人来陪伴你啊?对了,我同学的一个姐姐长得不错哦,要不要让你们认识一下……”

“你这小丫头,想给我相亲明说不就行了吗?干嘛还说祝我生日快乐,绕这么大一个圈子?你老哥一个人过得很开心很自由,根本不需要什么女友。”

“唉,你这人真是越来越古怪了,好,就当我没说过,over!”

挂完表妹的电话后,我开了一瓶红酒,倒在高脚杯里,然后拿出一只康师傅欧式蛋糕,再从冰箱里找到了8根,去年过生日时剩下的小蜡烛,一根根的插在小蛋糕上。

8根蜡烛一一点上火后,感觉很温馨。虽然对自己来说,是一个小小的节日,但既然想到了,就要庆祝一下。

我拿起酒杯在手中摇晃,突然间觉得缺少了什么?到底少了什么呢?

是少了一种气氛!一个人过生日,显得有些冷冷清清,要是这个时候,有人对我说一声,生日快乐!那该是多好的一件事啊!

“铃铃……”这时,桌子上的诺基亚手机响了。

“喂!”

“啊……啊……居然有人接了……你千万别挂手机,你千万别挂手机!”手机那头传来急促的声音。

我说:“我不挂机。”

“好,你听我说。这个手机是我新买的,但并不重要。手机里面有很多港台明星的照片和我朋友的一些信息,这对我很重要!你可以开个价,多少钱都无所谓,1000?2000?但你一定要还我手机……”

“我不需要你的钱。”

“好,没问题,只要你还我手机,我什么东西都可以给你。你说吧,你要什么?”

“我要你对着话筒说4个字,生日快乐!”

“什么?你说什么?生日快乐?”对方大惊。

“限时10秒钟,现在开始123。”说完,我将手机调到扬声。

“好,好,我说,生-日-快-乐!”

“呼……”她话音刚落,我一口气吹灭了8根蜡烛。“手机我会还给你的,明天中午在人民广场,具体时间地点,你明天再打这个手机。”说完,我把手机一关,仍在沙发上。

我拉开窗帘,远处的南京西路灯火璀璨,人流如织。在这么深的夜里,我也感觉到了寂寞。将近两年了,一直一个人生活,每当看到街上小情侣卿卿我我,就快步的走开。圣诞、情人节更是不敢出门,害怕看到别人亲热的场景。

而今天,祝我生日快乐的,竟然是一位陌生的女孩。这对我来说,是一种可怜还是嘲笑?谁不害怕寂寞,只是有些人会像我一样掩饰。一个人的日子,就像一口干枯的井,了无生气。

我拿起手机,拨通了表妹的电话。“喂,是我。唔……嗯……你刚才说得那个同学的姐姐长得到底漂不漂亮?”

“嗬嗬,老哥,忍不住了吧。我懂你意思了,马上替你安排!”

“这个嘛……也就大家聊聊天而已。不过时间和地点都要我来安排!”

“行,没问题,我这就去问问,5分钟后等我电话!”

挂完电话后,连我都看不懂自己了。晕,我怎么会打这个电话?唉,都是寂寞惹的祸!

5分钟后,表妹电话就来了。

“人家说行,没问题,我还粗步帮你了解了下。大约164,身材苗条,大学毕业一年多,工作不久,还有点学生的味道。平时是个追星族,超喜欢港台明星,几乎每场演唱会都看。还有,她今天手机被人偷了,她暂时用小灵通,我把号码告诉你吧!对了,还有,她晚上在上英文课,最近要考试了,所以时间很紧,她说明天有空的。”

“明天?”

“怎么了,你没空?”

“没……明天不错啊,当然越快越好!”

“老哥,你这人真是表里不一啊,刚才还说不要女朋友的,可你急起来比谁都急啊!”


第二天5点45的时候,我在报社整理了下东西,然后出了门。本来昨晚和学生妹说好,今天中午在人民广场“交易”手机的,但她上午来电话说,改到晚6点的淮安村门口。因为我昨天晚上,和表妹的同学的姐姐发了消息,约定今晚6点在淮安村见面,这真是太巧了。所以我想这样也好,在同一个时间,同一个地点,我把手机给学生妹,再和那个表妹的同学的姐姐碰头,也省去了我的奔波。

我来到淮安村门口,今天里面吃饭的人还真多,6点左右是一个高峰期。

我站在饭店的门口,看了下表,已经6点05分,两个人怎么一个也没来?这时,我看到不远处,昨天在地铁上的那个学生妹缓缓向这边走来,步伐很慢,一边走还一边打量周围。她来到淮安村门口,一看就认出了我。“原来那个小……”学生妹欲言又止。我看了她一眼,然后从口袋中掏出诺基亚手机,递给她。

她胆怯怯的接过手机,然后马上拿着手机翻看。“上帝啊,昨天下午烧香没白少,失而复得。”她的脸上又露出尴尬的脸色,对着我说:“谢……谢谢!”

我一言未发,继续站在淮安村门口。她呢,拿了手机后,也不走,还也站在淮安村门口。两人的目光不经意的碰在一起,非常的难堪。

“唔……没人给我打过电话吧?”

“是的!”我说,然后又各自转过头去。

我看了下表,已经6点20分了,约定的那个女孩还没出现。现在的女孩,为什么总是架子这么大!于是,我拿起手机,拨通了她的电话。

“喂,你到了吗?”

“到了到了,我也正想给你电话,你在哪里?”

我说:“我就在淮安村的门口。”

那个学生妹把头转过头来看了看。“没啊,门口空无一人,我已在门口了。”

“什么?你已在门口?”我转过头看了看。“可我没看见什么人啊?”

我和学生妹的目光又聚在一起,马上又各自移开。

“我来了很久了……咳咳……”学生妹咳了两声。

“怎么?你咳嗽了?”

这时我突然意识到了什么,放下手机,慢慢把头转过去。

与学生妹目光相触的刹那……

“啊!!”学生妹突然一阵尖叫。


“哈哈~~”学生妹在椅子上笑得前俯后仰。“你早说呢,我还以为你是小偷。昨晚我妹妹说给我介绍个朋友,我就把我的小灵通号码给了她。然后晚上你发了消息,说非要6点在淮安村见面。第二天中午,本来和小偷约好的,但我有点害怕,毕竟一个女孩子家。所以我想,反正晚上要相亲,就不如约在同一个地方,这样至少还有一个人保护我,所以我改了时间和地方。但我没想到,那个小偷和你,竟然是同一个人,哇哈哈~~”

我眼神呆滞的看着她,并没有觉得一点好笑。拿起筷子,夹起桌上的一只小笼包就吃起来。

“对了,你昨天是怎么确认,那个小偷并没有关机的?”

“因为我听到你说,这个手机是你新买的。新的款式,按键多多少少和以前老的机型不同。小偷可能精通很多手机,但对于新的机型,这么短的时间,并不一定能如此快的关机。”

“哦,是这样啊!对了,既然你知道那人是小偷,那为什么不在地铁上就抓住他呢?”

“实话告诉你,我对他最多也只有8成的把握。地铁到站后,有3个人下车,目标又缩小了范围,于是我这才指出他就是小偷。那时也没有十成的把握,最多9成。”

这时服务员端来了,两个春卷,一碗大排面和虾仁馄饨。

“对了,我听别人说,你是个追星族?”

学生妹眼睛里立刻放出光芒。“是啊,是啊,我最喜欢帅哥了,王力宏、周杰伦……还有哇,上次看张学友《雪狼湖》真是酷毙了……”

“我想看一下你的皮夹子。”

“什么?你说什么,为什么要看我的皮夹子?”

“但凡追星族,皮夹子里都会有几张帅哥的照片。我只要看一下,就知道你喜欢什么类型的男孩子了。”

哦?学生妹用疑惑的眼神看着我,她慢慢拉开包链,取出一个粉色的皮夹递给我。我接过她的皮夹子,打开一看,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张F4的全家福。我小心翼翼的翻了下夹层,从SHE到FIR,再从蔡依琳到王菲,可谓应有尽有。我把皮夹子合上,又还给她。

“你是一个好色女。”我说。

“什么?”

“喜欢看帅哥,喜欢欣赏男色,所以你是一个好色女!”

“神经!我看你有神经质,你个神经质男!”她有些生气。

“说明你的心态还不成熟,盲目的跟风,胡乱消费。”我接着说。

“我看你才是个老古董!你有什么资格对我说这种话?我们不在一个层次,代沟你懂吗?”她忿忿不平道。

“低幼!这和弱智有什么分别!”我的声音稍微大了些。

学生妹的脸色刷一下就红了,大吼道:“你……”

这时,服务生将一个蒸笼放到我们的桌上,然后就走开了。奇怪?我们小笼不是已经有了吗?我问她,你又点过小笼吗?

“没有!我的还没吃完,怎么可能又会点!”学生妹轻蔑的看了我一眼。

于是我转过头来,叫住那个服务生。“我们没点过小笼,这客不是我们的。”服务生闻言后,马上走过来,抱歉的说:“不好意思,我搞错了。”说完,拿起蒸笼就走了。

我缓了下神道:“看来我们两个人性格不同,谈不拢。”

学生妹针锋相对道:“是的,我也是这么认为的,你令我很失望!”

“既然这样,我想,我们已经没有必要再继续下去了。对不起,我还有事,失陪了,你请便!”说完,我连春卷也没吃,匆匆离座,向门外走去。

“什么东西!这个人真是脑子有问题!要走你自己走,我先吃饱再说。”学生妹拿起调羹,有滋有味的吃起虾仁馄饨来。

过了大约5分钟后,我听到淮安村里面有一个雌性的声音在尖叫,然后是一些桌椅碰撞的声音;再后来,学生妹直接从门口冲了出来。她发现了倚靠在墙上的我。

我把烟蒂甩在地上,又用皮鞋狠狠的踩了几下,然后从口袋中,掏出一个粉色的皮夹子。“我想你这么急出来,一定是找这个东西。”

学生妹冲到我面前,“啪”一声,举手就是给我一记耳光。“你卑鄙!”说完,抢过我手中的皮夹子扭头就走。

走了没几步,她停了下来,然后又朝我走来。

我说:“你是不是想问我,偷了你的皮夹子,为什么还要在这里等你?”

学生妹说:“告诉我,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其实在昨天我就听人说,这家店里,经常有顾客被偷东西。而且都是在眼皮低下被偷的,丝毫没有察觉。”我说道:“所以我今天约你到这里见面,是想试一下自己的运气,看看那个神乎其技的小偷,究竟是用什么瞒天过海的方法,把东西,从别人眼皮底下偷走的……”

“继续,继续说。”

“是的,到了店里以后,匆匆聊了两句后,我在想,想要让小偷现身,就必须要放诱饵。”

“所以,你故意借看我皮夹子,引诱我拿出来。”学生妹说。

“是的,我以要看你皮夹子中的明星照为由,引你拿出皮夹子。我故意看了两下,消除你的怀疑,以为我真是在看你皮夹子里的明星照。于是我马上又把皮夹子还给了你,为了不让你把皮夹子再放回包里,我就……”

“你就开始故意激怒我,吸引我的注意?”

“是的,你想的没错。我只能以激怒的方法吸引你的注意力,让你全神贯注的面对我,而把皮夹子放入包中的事缓一缓。当然,事实上,你开始以为我真的是在说你,所以就开始和我吵嘴,皮夹子不经意间就放在了你身旁的桌上。眼看我放饵成功,但最为关键的一步,我要吸引小偷的注意。所以我除了继续和你争斗外,还将自己的声音调高……”

“哦,怪不得你一下子拔高了声音,原来是想引起小偷的注意。”

“是的,其实我还想给别人一种错觉,就是我们两人真的是在吵架,而且非常投入,双方的注意力只集中在对方身上。这时,我看到一个服务生走过来,放下一个蒸笼后,就走了……其实那个服务生就是偷你皮夹子的人。”

“这么说,这时你已经知道那个小偷就是服务生?”

“不,我没有,一开始他放蒸笼的时候我还没察觉。因为店里人非常多,经常有一些别人点的东西,错放到你的桌上。这一点我不得不佩服那个服务生,他将这个偷窃的过程,掩盖的非常好,因为蒸笼下面是空的,先趁人不备,将蒸笼盖住所要偷的东西上。而顾客一旦发现自己没点小笼,肯定会叫他再回来将蒸笼拿走,那他就确实可以天衣无缝的将偷窃之物拿走。而如果顾客察觉的话,他也可以说,自己放错了地方。这种偷窃的方法,的确不易被人发觉,可谓神乎其技……”

“那你是怎么察觉他是小偷的呢?”

“就在我叫他拿回蒸笼的时候,我发现他的动作有些古怪,并不是直接拎起,而是先将蒸笼拖到桌沿,这才拿走的。因为先前我就一直在留意你的皮夹子,后来我一看你的皮夹子突然没了,我心里其实已经明白了一大半了……”

“那你既然猜到他就是小偷,为什么不当场抓他!!”

“因为6点多是顾客吃饭高峰期,如果我这样一来的话,势必造成轩然大波。大家到店里都是来吃饭的,不是来看抓贼的,如果我这样一来的话,店内就更加混乱了……再者,毕竟我一开始没有看到偷窃的过程,只是事后发觉,觉得应该是那个服务生干得。况且最重要的一点,既然是服务生偷的,他又不是顾客;顾客吃完就走了,而那个服务员是跑不掉,他还会在店里,所以我心里并不是很急,只要我先不点破,他是不会逃得……”

“所以接下来,你说了伤害我的话,然后自己故意借机离开?”

“基本是这样的,因为你的皮夹子被偷了,我还不能让你知道,你知道的话一定会大叫。因为服务生是这个店里的,这里或许有他的同党,你这样子当众指出那个小偷,我怕他们会对你不利或是日后报复。所以我就继续和你故意吵嘴,让你不去察觉皮夹子……然后我一看不能脱的太久了,于是借故和你吵架,生气后离开……”

“这么说,你为了我的安危,自己去找那个服务生?”

“是的,我想我是男的,即便他们以后要报复我的话,都与你无关。于是我想自己一个人去把皮夹子找回来,再还给你,不让你出面……”

“那后来又发生了什么事?”


“我假装与你吵架后,就愤然离座,其实我出了大门,然后拐到后门的厨房,去找那个服务生。我不顾一切的冲进厨房,终于在一个储藏室中看见了那个服务生,此时你的粉色皮夹子正在他手中!他发觉我后大吃一惊,脸色很惊恐,仿佛世界末日就要来临了。我把那个蒸笼翻过来一看,底下是一层双面胶。怪不得他拿蒸笼的时候,要拖到桌沿才拿起,是为了将皮夹子粘在蒸笼的底部……”

“很好,你把他人赃俱获,我想你报了警!”学生妹说道。

“不错,当时我第一个反映就是报警,于是我拿出了手机,准备拨打110。这时我发现那个服务生非常老实,他就呆在那里一动不动。这有点出乎我的意料,我还以为他一定会狡辩或是逃跑的。而就在我打电话的时候,门口又出现了,几个戴着高帽子的人,好像是厨师。他们一进门就向我求情:先生,放他一马吧,他妈妈患了胃癌。他是一个孝子,因为没钱治病,他才来上海打工。最近他妈妈生病垂危,急需钱开刀,我们为他捐了1000块,可还是不够……”我有些哽咽,说不下去了。

“原来他也是迫不得已才偷的,这么说,后来你原谅了他?”

“是的,特别是看到他那张老实诚恳的脸,我实在无法将这张脸与小偷画上等号……他偷钱并不是为了自己享乐,而是救妈妈;他那张老实的脸,为了救妈妈,竟然去偷钱,我不能不为之感动……后来我掏出200块钱塞给他,他顿时泪流满面,号啕大哭……”

“这,这也很出乎我的意料。”学生妹接道。

“当我从他手中接过你的皮夹子的时候,心情忽然变得很沉重。我倚靠在淮安村门口,抽了只烟。然后就听见店里一声尖叫,之后你就出来了……”

学生妹先前傲慢的神色,此刻慢慢松弛下来。“原来是我错怪你了,刚才那记耳光……”

“没什么,一个正常的、有理智的人都会这么做的。”

路上一辆出租车开过来,我招了招手。车子停下来,我拉开后车门,示意学生妹进去,然后对司机说,送她回家。

车子开了100米左右,停了下来,又倒车来到我的身边。学生妹探出脑袋。“还有一件事,我非常想知道。一开始你就说今晚约会时间和地点都由你来定,是你刻意这样安排的,目的就是为了抓小偷,并不是想和我约会,而我只是被你利用的工具?”

“是的!”我脱口而出,然后继续向前走。

车窗关上。“司机,麻烦你快开车!”学生妹喊道。

“嘟”一声,车子一眨眼就消失在渐行渐远的夜色中。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