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一个中南海警卫的传奇经历〈八〉

一个中南海警卫的传奇经历〈八〉

山区的黎明,好像比平原地区来的稍为晚一些,我们的起床哨都响过了(我们警卫部队为了保密一般在外执行任务不吹军号),远处的山上才有一点点曙光。按规定我们适当进行了一些例行活动,就开始吃早饭。

早集合时,队领导又重复了昨晚的工作进度安排,随后各组投入了紧张的工作善后和进一步检查之中。各组由于各有明确分工,一切都在有条不紊的快速进行中。按照队领导的安排:一切工作都必须在上午十时前结束。由于我们部队是长期执行这种任务的,所以一切都井然有序,不到十点钟,各组都已经报告准备工作已经完成。

而此时,负责杨家围子村外道路警卫任务的小组通过对讲机报告:地方武警和公安部队已到村外等候命令进村。陈队长果断的命令到:严格验明证件后可以进村。

陈队长和队里其他领导到村口去迎接并安排他们的警戒任务:杨家围子村外围和村内其他道路的安全保障。

上午10点20分,首长车队的前导车的红蓝警灯已经闪烁着到来了,随后是几辆新中巴,从车上下来了大批的武装便衣警卫。在带队长的命令声中,他们依次散开,各自进入自己的警卫范围。

由村里组织的村民欢迎队伍此时也已经出现在村口,他们有组织的分成两列,分别站在村口道路的两旁,准备热烈欢迎中央首长的到来。几个精心挑选出来,反应较快而且不大怯场的村民,分别站在欢迎队伍的前面,以备首长进村问候时表现村民热情欢迎的场面(这是应电视台拍摄画面的需要)。

来了,首长的车队来了!一溜是8辆中巴车,以大约30公里的时速缓缓地驶进村口,稳稳的停住。前后几辆车里,呼啦啦下来了大批的武装便衣警卫,都是一色的清黑色西服领带,有的戴墨镜,有的不戴,但全部佩戴隐形耳麦,各自按照既定的任务范围,迅速的进入预定的警卫岗位。等到警卫部署完成后,指挥现场警卫工作的副卫士长向还在车上的卫士长报告已经就位。这时,车队中央的几辆车才逐一打开车门。

先下来的仍然一些警卫,这些应该就是首长的贴身警卫,有几个我们有些眼熟,细想才想起来那不就是我们大队X中队的队员吗!随后就是大批的新闻记者和随行人员。

贴身警卫们围在第三辆中巴车的车门口,在镁光灯的闪耀下,我们的中央首长出现了,他笑容满面,缓慢而有力的拍着双手,从车里走下来。欢迎的村民和现场其他记者和地方陪同人员,也同时热烈的欢迎起来!

场面极为热烈,这里的老百姓们大概是第一次亲身这样面对面的见到电视里常见的中央首长,因此掌声极响也格外热烈,大概有的村民的手掌都拍痛了都不觉的。首长走向村民,村民也不自觉的涌向首长。警卫们赶紧在首长四周自动围成一个圈,但在首长前行的正面留下一个空档,供首长与村民接触。

我们这个组,本来就是机动组,此时,给我们带队的毛参谋早已经把我们带到了现场,因此,才让我们平生第一次有幸亲眼目睹了这一庄重的历史场面!认真负责的毛参谋还一一给我们现场讲解,比如早下来的是专门负责什么范围,后下来的是什么职责,很详细的,比我们干巴巴听一些说教强一百倍!

首长走到那几个挑选出来的村民和村干部面前,逐一和他们握手,并问候着今年的收成和生活情况。那几个村民果然不很怵场,还不时的答出一些精彩的回答,引得首长和陪同的各级干部呵呵大笑!此举既博得了首长的兴趣,也使陪同的地方各级官员那颗悬着的心暂时放了下来。

在地方官员的陪同下,首长跟着村民边交谈边向村民家走去,整个警卫队伍和采访队伍也移动着向前。我们几个的脚步也不自觉的要跟着再往前走,毛参谋及时的叫住了我们:咱们不用进去了,再到中层警戒圈去看看。

我们列队跟着毛参谋由另一条道路向村内走去。

忽然从东面一户村民家里传出一阵高叫声,而且一声高于一声,毛参谋稍听片刻,轻声叫一声:不好,有麻烦!跟我来!我们一行寻声向东面那户人家走去。

这是一户在村子靠东南方向的人家,从这户家庭房屋的外观来看,应该是一户家庭条件较差的人家。毛参谋带着我们走进这户人家,发现叫声是这家庭的一个长者发出的。这位长者看来有六十多岁,有一圈浓密的花白色胡子,脸色红润,因为生气的缘故,看起来情绪激动,但也是那种冷静的激动。我们的两位看来是负责看护他们的警卫战士,正挡在他家门口,不让那位长者出门去。

当毛参谋带着我们出现在他们面前时,两位警卫战士一看,就象有了救星,急忙告诉毛参谋:这位老爷子是队长分配给他们两位看管的,他们是村里的重点看护对象,据说因为长者的儿子违反了计/划/生/育/政策,被关在乡政/府计/生/办的禁/闭室里。他昨晚听邻居说有中/央首/长要来,因此听到刚才村口的欢迎掌声,就想去问个说法!我们硬拦着他,好像老爷子要动粗,坚决要去。

毛参谋听明白了,就和气的走过去对长者说:大爷,你要明白我们的职责,这是不允许的。如果你要找领导,最好直接找你们的县里和市里解决,我们首长是不管这些工作的!

谁说不管这些工作?中央领导不是管全中国吗!长者气愤地问:我找过乡上,乡长说就按国家法规办;我找过县里,县长说乡里做得对。他们官官相护,我只好找中/央/领导解决了,你们又看住我不让我去,我到哪里说理去?今天你们是让我去我也去,不让我去我也坚决要去的!

毛参谋只好耐心地说:大爷,中央领导管一些大事,这些小事有县里和乡里管,你还是去找他们。如果你不好找他们,你写个东西,我给你转交县里行吧?

正在气头上的长者断然说:不用!你们一走就永远不见了,我上哪里去找你们!让开,我要去见中央领导!说者,就抬脚往外走。

那两个警卫战士急忙去拦,我们也不怠慢,也围上去。没想到,我们只是以为他只是一个老人,就是想围住他拦住他不让他出去,也还没弄明白啥事,就有两个被他不知怎么一划拉,就趔趄着被拨到了一边。毛参谋和我们才一下子警醒了:不好!有高人!

大家急忙摆开了阵势,毛参谋首先挡在他面前,抱拳慎重地问:敢情是前辈呀!请问先生尊姓大名?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