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上有两种人

一种人.他们很累.学会了所谓的圆滑.于是身体就没有了更加敏感的器官.

另一种人.他们不知道什么叫沉重.也于是用刺去刺痛别人.甚至是他们最致爱的人们,

但是.这吹不起人间烟火.最终.他们总会互相融合.因为他们懂得珍惜.


有人说.在我们35岁之后才会懂得什么才是生活.

或许真的到了35岁.我们这些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孩子们真的会知道怎样生活.怎样来爱自己.

因为那时的我们已经学会了妥协.对生活.对自己.变的圆滑.懂得珍惜.

而现在的挣扎必定带给我们伤痛.无法遏制的痛.


爱情.爱与被爱.就像鱼和熊掌不可兼得.

尽管我到现在都还不明白为什么鱼和熊掌不可兼得.

人们总是在爱过.付出过之后.然后停歇下来.找个爱自己的人.为了寻找那所谓的安全感.

其实爱与被爱.我们都会得到.只是他们在错开的时间空间里.无法相遇.无法相爱.

男女之间的感情是漂浮的.我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升到天边.

也不知道落地的时候是轻盈的.还是会发出毁灭般的巨响.

刻骨的爱只会杀了自己.

天长地久只是一瞬.就如同我爱你只有三个字一样.


想起《如果·爱》中周迅对池珍熙说她没有过去.过去是不值得回顾的东西.

可是.记忆真的那么容易丢弃吗?

那为什么在那么多年以后当她重新回到曾经那间破败的小屋里的时候.

一直固执地筑起的冷漠会这么轻易地被击破?


人们似乎总爱悼念快要逝去亦注定逝去的东西.


静静地看着时间的时候.觉得自己象一个在洪水里面挣扎的无望的人.

想静止在某处.却一直身不由己地被推攮着往前.

有时候我会幻想两个人一前一后地在麦田里奔跑.风扬起我们白色的裙角和长长的发.

我不知道我们会跑向什么地方.也不知道为什么要跑得这么匆忙.

只是突然想就这样向前奔跑.永不停息.好像共同奔跑的时候.两个人的心是紧紧相连的.

可是那颗紧紧相连的心.到底会在什么时候出现.

会用怎样的方式出现.以怎样的方式闯进我的生活.


一直想逃离.逃离这个混乱的圈子.

也许是因为这个地方的天空没有我爱的那种冶艳的蓝.

也许是因为这个地方的空气让我感到了无生趣.

我想念路上那些安静地流淌着的水.

我想念当时天上干干净净的云.

我想念那些灿烂的星空.

于是我在旅行中不停的行走.就如幻想中的奔跑.让自己永不停滞.


我们写东西.写给认识的不认识的人看.

我们说话.说给认识的不认识的人听.

我们都在选择自己的表达方式.为了得到那片刻的安慰和满足感.

所以不要一味的想闯入某个圈子或好心的拉别人进自己的圈子.

那都是徒劳的.


语言是最苍白的.诺言是最华丽的谎言.如果是真用心.就无须这样的浮华...